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994章 虎牢,难进难出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君亦邪万事俱备,随时都会出兵北上。韩芸汐他们在等,宁承也在等君亦邪对苏小玉她们几个人质做出安排。

    带着人质征战那是自找麻烦,君亦邪不至于那么冲动,他要么将人质留在天河城这儿囚禁,要么秘密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这日一大早,君亦邪便亲自来找宁承。

    “带你去个好地方,去吗”他笑着问,近来,心情都很好。

    “哪里”宁承问道。

    “呵呵,去了你就知道了”

    君亦邪一个眼色,侍从就过来帮宁承带上眼罩。宁承多少猜到了些什么,也没有多问,在侍从的牵引下,跟君亦邪上了马车。

    一路上,宁承都无话,默默地计算着时间,根据马车的颠簸程度,揣着着地形,路况。马车跑得极快,临近中午的时候,他们才下车。

    君亦邪似乎怕泄露什么,也一直没吭声。走了一段路后,君亦邪才亲自摘下宁承的眼罩。

    宁承这才发现,君亦邪不止带了他一人来,还带了宁静他们。宁承瞥了一眼,发现宁静,沐灵儿,苏小玉,金执事,程叔全来了。而白玉乔就站在他们一群人后头,脸色并非怎么好看。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片茂密的丛林,茂密得都看不到路,不远处有两座小院落,围墙颇高,在树木掩映之下,十分隐蔽。若是天色再暗一些,就看不到屋子的轮廓了。

    宁承很快就明白,君亦邪打算把几个人质都囚禁在这里。可是,这地方除了隐蔽一些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呀

    幸好他有先见之明,这几日寻了机会,把该交待的事情都交待了宁静。否则,他就再找不到机会和宁静单独说话了。

    “君亦邪,你要干什么你有种跟我姐单挑去,你劫持我算什么本事”沐灵儿怒骂道。

    宁静沉默着,虽然有宽松的裙子掩护,她还是站到了沐灵儿背后,努力挺直腰板,生怕被君亦邪看出异样来。

    苏小玉都还有些站不稳,得婢女搀着,她眼睛贼溜溜地打量所有人,也不知道心中琢磨着真名,始终没出声。

    君亦邪朝沐灵儿看过来,忽然张嘴冲她嗷了一声,沐灵儿吓了一跳,退了几步才骂,“疯子,我才不怕你”

    谁知道,这话音一落,四面八方竟突然传来了一阵阵虎啸声,整片密林都颤动了起来。

    有老虎而且还不少

    大家终于意识到这个地方的危险了。沐灵儿惊恐起来,听着一阵阵虎啸声,只觉得毛骨悚然。

    天啊,君亦邪居然养了老虎为看守他们这个家伙真是个疯子

    她乖乖地闭了嘴,生怕自己再多说话,会引起老虎的注意,成为被攻击的对象。

    宁承心下琢磨着,黑族通兽语,擅驭兽,想必周遭的老虎是君亦邪驯养的。君亦邪把人质关在这里,不仅安排了毒卫把守,更安排了老虎群把守。

    这防守确实很周到,严密。若不是有白玉乔这个内应在,想必要救出宁静他们,比登天还难。

    宁承不经意地朝白玉乔看去,只见白玉乔的眉头紧紧锁着,注意力全都在苏小玉身上了。

    “苏小玉留下,其他人全带进去吧。”君亦邪慵懒懒地说。

    宁承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却还是不出声。他原以为君亦邪会把程叔和金执事留在他身旁的。看样子,君亦邪是一个可用之人也不留给他呀

    沐灵儿使劲挣扎着,却是第一个被送进门去的,金执事非常安分,不必侍从押送,自己走了进去。

    宁静回头朝宁承看过来,“君亦邪,你凭什么把我跟沐灵儿关一块了你让我待我哥身边,我保证帮你捞到唐门最厉害的暗器”

    宁静这是做戏呢,巴不得君亦邪把她丢在这里别管。

    程叔是真的不甘心,可是,他却一反常态,不吵不闹,乖乖地跟侍从走。

    “唐门呵呵,你不必着急,等本王和你哥凯旋回来,本王一定会好好跟唐门主商量商量,怎么来赎你回去”

    君亦邪朝宁承看去,问说,“你说是吧”

    “你做主便是。”宁承冷冷说。君亦邪今日带他来这里,让他亲眼见识虎牢的危险,亲眼看到宁静被关。

    无疑是在警告他,接下来的时间里如果他敢耍什么手段,宁静就不会好过的。“到时候把沐灵儿还我便是,说好了,这人质是我的。”宁承又补充了一句。

    “没问题”君亦邪爽快地大笑。

    人都被他囚在这里了,到时候怎么用,还不得他说的算。

    宁静是他牵制宁承的棋,也是将来拉拢唐门的一步棋。沐灵儿则是他将来挥军南下,对付韩芸汐和龙非夜的重要筹码。

    这几个人太重要了,他不得不启用虎牢来囚。

    人都押进去了,君亦邪才对白玉乔说,“把苏小玉关到地牢去,这儿就交给你。我回来之前,要还是审不出迷蝶梦的下落,你也不必跟在我身旁了。”

    白玉乔心下无比沉重,却还是硬挤出笑容来,“师哥,这儿是虎牢耶。别说没人能找到这儿来,就是有人能找来,那也进不来呀我不要留下,无聊死了我要跟你上战场。”

    君亦邪傲慢了瞥了她一眼,“不留下,你现在就可以滚。”

    白玉乔立马低下头,没好气地对苏小玉吼,“看什么看,跟我过来”

    带白玉乔把苏小玉带入另一个小院子去后,君亦邪才往周遭看了一圈,拍了拍手。

    很快,四周密林里就缓缓走出了好几头老虎来。这些老虎全都是白虎,但是,不同于一般的白虎,这些老虎的眼睛都是猩红色的。一头头盯着宁承,那眼神真真的是虎视眈眈,似随时都可能扑过来,将宁承撕扯分食掉。

    “毒尸”宁承心下都不自觉戒备起来。君亦邪手下不少毒人,也养了一些毒尸,人可用来养毒,老虎亦可。如果这些老虎是君亦邪驯养的,那拿来养毒就不难了。

    “呵呵,宁大家主见识不小呀”君亦邪笑道。

    “第一次见识的。”宁承一边说,便观察着这些白虎,这群白虎一共六头,虽然对他虎视眈眈,但是没有宁承下一步命令,它们动都不管乱动。

    既是毒尸,白玉乔要毒杀这些老虎也不容易了。宁承算是明白了,白玉乔刚刚的脸色为何那么难看。

    但是,他还有些问题弄不明白,得问一问白玉乔。

    君亦邪招手,招来了一头红眼白虎。红眼白虎一靠近他,便温顺地趴在他脚下。

    君亦邪轻轻抚摸着老虎的额头,笑对宁承道,“我黑族虽通兽语,但是要驯服这等猛兽并不轻松,我可是花了几年的时间才驯服它们的。宁承,待咱们凯旋归来,我送你一头”

    “没兴趣,该我的,不要少便可。”宁承并不客气。

    君亦邪笑起来,“爽快走今夜好好休息,明日随我出兵北上,驰骋草原”

    明日就出兵,宁承就只有今夜有机会见到白玉乔,有机会送出密函了。他朝不远处的院子看去,无法确定白玉乔今夜还能不能离开这个地方。

    宁承还是被蒙上眼睛才被送走,回来路上用的时间却远远比去的路上要少很多,去和回必是不同路。

    是夜,君亦邪把宁承邀到大营里去喝酒,夜深了才令人送他回营。

    宁承在营外站了片刻,真希望进去能看到白玉乔已经在等着,只可惜,他进去的时候,营帐里就只有两个侍从。

    夜都深了,白玉乔还能来吗

    这一夜,宁承揣着一封写好的密函,靠在床榻上坐着,等着。

    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眼看天就快亮了,不少营的士兵都已经起了。白玉乔再不过来,就没机会单独见她了。

    就在宁承要放弃的时候,白玉乔却忽然闯入。她给营帐里的士兵使了银子,又悄声交待了几句,士兵就出去了。

    宁承急急起身,还未出声,白玉乔便道,“宁承,我真没办法随军那个地方叫虎牢,我知道位置,但是,我也带不出人来。我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能不能救我妹妹”

    “我救不了,韩芸汐和龙非夜一定救得了。”宁承低声答道。

    白玉乔大为震惊,“你”

    白玉乔一直都知道宁承并非真心和师哥合作,但是,她万万没想到宁承居然也和龙非夜联手了

    所以,东秦军和宁家军近来的战役都是做戏而已他们联手起来,要害师哥 本书醉快更新{半}}{生

    “你只需要帮宁静送信,我保证在君亦邪回来之前,韩芸汐和龙非夜一定会来救他们”宁承说道。

    韩芸汐和龙非夜联手,连师父都会忌惮,何况是师哥那几头白虎

    白玉乔醍醐灌顶,“宁承,你们要坐收渔翁之利你们好卑鄙”

    “你可以不参入我们,苏小玉也可以。”宁承一脸无所谓,“只是,后果自负”

    这个时候,宁承敢把一切都告诉白玉乔,就不怕白玉乔去告状。

    “你答应过我不杀我师哥的”白玉乔激动了,这是她的底线。

    “放心,留他一条贱命,我还是办得到。”宁承说这话的时候,心是冷的,不让君亦邪死,君亦邪才能生不如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