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984章 非常及时的机会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到底有什么大事,能让一向骄傲自负的白玉乔下跪宁承?

    宁承等着白玉乔回答,白玉乔却说,“宁承,只要你答应我,你要喝什么酒,我都愿意帮你买!”

    似乎觉得自己的条件不够,白玉乔连忙补充,“其他事也可以!只要你帮我!

    谋害君亦邪的事情,她也会做吗?

    宁承才不会这么轻易相信白玉乔,他不耐烦地说,“若不说什么事,你出去,我要休息。”

    白玉乔急了,压低声音,“帮我救一个人!”

    宁承忍不住笑起来,“白姑娘,你未免也太高估我了吧?”

    他在军中,处处受制于人,就连说话都要小心谨慎,白玉乔都救不了的人,他能救?

    白玉乔大半夜睡不着,来寻他开心的吗?

    宁承指了指门外,要白玉乔滚出去。

    白玉乔连忙起身来,将声音压得更低,“你帮我救苏小玉,只要能救她离开北历,我什么都答应你!宁承,我没跟你说笑!”

    宁承眼底掠过一抹复杂,还真没想到会是苏小玉。如果是救苏小玉的话,白玉乔还真救不了。如今,在君亦邪眼中,苏小玉就等于迷蝶梦了。

    前阵子君亦邪还没怎么过问,这两日他隔两天就会亲自去瞧瞧苏小玉,还亲自审了一回。

    “呵呵,你跟那丫头非亲非故的。你救她作甚?”宁承挑眉朝白玉乔看去,质疑道,“白姑娘,你这是要背叛你师哥吗?”

    这几日,白玉乔想尽了办法,都没有万无一失的办法,自己无法保证苏小玉绝对安全,所以才来求宁承。

    为了亲妹妹,她只能选择背叛师哥。

    虽然她自小就喜欢师哥,可是,一直都只是一厢情愿而已。理智如她,绝对不可能因为一个“一厢情愿”而牺牲了自己亲妹妹。何况,妹妹在她手上吃的苦头已经够多的了,她必须补偿妹妹,否则,她就是死都无法赎罪!

    白玉乔没说话,宁承一字一字认真地问,“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白玉乔低着头,咬着牙关,似乎有些犹豫。

    宁承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回答,他总觉得白玉乔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到底怎么不对劲。这么晚了他也不想多跟白玉乔纠缠。

    这个丫头如果真的有求于他,必定还会再来的。

    宁承也不赶人了,转身就要出去,白玉乔终于说出了真相,“宁承,我求你救我妹妹!苏小玉是我妹妹,我那日才发现她背后有半个玉如意的纹身,和我背后的是一对。她一定是我失散的妹妹!”

    宁承不可思议地回头看过来,谁知道,白玉乔竟然背过身去,将衣裳脱下,露出了赤裸的后背。

    宁承猛地别开眼,怒声,“把衣服穿上!”

    “宁承,你若不相信你,我大可亲眼看看!我和苏小玉背后的纹身是一对的!我都安排好了,现在就可以带你去看苏小玉的纹身!”白玉乔认真地说。

    宁承虽不想看,但是,刚刚回头还是瞥见了白玉乔背后那一大片纹身。

    他没看清楚形状,就知道有。

    白玉乔这事,还真有可能会是真的了。

    “你想我怎么救人?”宁承问道。

    白玉乔急急穿好衣服,上前来,“你帮我想办法支开君亦邪两日,只要他离开天河城两日,我自有办法把人带走!”

    白玉乔今晚上就可以把苏小玉带走了,但是,她很清楚自己就算出了天河城也逃不出君亦邪的势力范围。而一旦被君亦邪知晓苏小玉的身世,她们姐妹俩就都完了。

    事关重大,她不敢冒险。

    宁承要支开君亦邪两天,那简直是易如反掌,他只需要给君亦邪几张手写单子,让君亦邪到隔壁县城,云空商会的钱庄兑换银票,君亦邪必定马上走。

    当然,宁承不会这么轻易用掉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还有很多事情,得用得到白玉乔。

    他谨慎得说,“你把宁静找来,让她看清楚纹身,我只相信宁静。”

    “好,我马上去办。”白玉乔大喜。

    夜深人静,很多事情都方便多了。白玉乔立马就去找宁静,宁静和宁承一样谨慎。

    她跟苏小玉到宁承营帐里,确定不是白玉乔坑她之后,才跟白玉乔到牢房里去。

    白玉乔让医女借口去施针,她和宁承就躲在暗处里看。

    苏小玉睡得迷迷糊糊的,这些日子医女经常来给她施针,用药,而且她一日三餐的伙食也改善了很多。她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白玉乔做的,还以为是宁承帮了她一把。

    宁静看得非常仔细,只有,又认认真真检查了白玉乔背后的纹身,发现两人的纹身十分吻合,而且都有变形的痕迹,并非近期纹上去的。

    宁静心中唏嘘不已,怎么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此事来得太突然了,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则是太及时了。有了苏小玉这个把柄在手,她相信宁承一定能好好利用白玉乔的!

    白玉乔和宁静回到宁承营帐中,宁静什么都没解释,就只冲宁承点了个头,宁承就将事情了然于心了。他和宁静一样,很不可思议同时也非常庆幸。

    白玉乔正要开口,他却道,“君亦邪近期是不可能离开军营的,此事,需从长计议。”

    “要多久?”白玉乔连忙问。

    “这可说不定,或许,我考虑考虑再同你商量。”宁承说道。

    今夜能让宁承相信这件事答应帮她,白玉乔也就满足了,她正要告退,宁承却喊住,“白姑娘是否该解了本家主身上的毒,以表合作诚意?”

    这话一出,宁静就惊了。她一直琢磨不透宁承到底有什么把柄落到君亦邪手里,必须待在军中。她没想到竟会是毒!

    白玉乔一脸为难,“宁承,我也不瞒你了。你每日服用的解药既是解药,也是慢性毒药。所以,我现在也不知道你中的到底是什么毒。解药在我师哥手里。”

    “你们!”宁静实在忍不住,但是,宁承将她拦下了,他冷冷笑了笑,“好,我信你。你在门外稍等,我跟宁静说句话,你再送她回去。”

    白玉乔可不敢再拒绝宁承,她点了点头,“你们慢慢谈,我等着。”

    宁静没想到会这么快有机会和宁承单独说话。

    白玉乔一出门,她立马低声,“哥,这里可安全?”

    “现在算是安全的。”宁承的声音也压得很低很低。

    “哥,你的毒到底怎么回事?韩芸汐能解吗?”宁静急急问。

    韩芸汐当然能解,只是,她愿意解吗?

    “死不了。”宁承低声,“宁静,东西秦之间的恩怨是一场误会,是风族和黑族一手挑拨的。”

    宁静知道宁承会有很多话跟她说,只是,没想到第一句会是这句话!

    这是她从来都不敢想象的,不敢想象这样的话会从宁承口里说出来!国仇家恨是他一直以来的执念,报仇复国是他一直以来的目标呀!

    如今,他亲口否认了一切。

    “哥,你怎么知道的?”宁静问道。

    “君亦邪说的,他并非风族之后,而是黑族后人!他被白彦青骗了,白彦青只想挑拨东西秦,他想的是云空天下。”宁承又道。

    宁静更是震惊,一直没有消息的黑族竟……竟会是君亦邪!也不知道韩芸汐知道这个消息,会做何感想。

    宁静没有时间多想,宁承更没有耽搁的时间。虽然有白玉乔帮他们守着,但是,白玉乔也守不了多久。

    待太久的话,被巡夜的士兵撞见,君亦邪会起疑的。

    “我把这件事用密文写在银票上送出去了,银票怕是还没到万商宫。三万战马一旦送到宁家军手里,我这边就得给君亦邪五亿军饷,君亦邪十天之内,一定会出兵,攻到北历皇都里去。”

    宁静没敢出声,静静地听。

    宁承又道,“三万战马到宁家军手里大概二十日,所以,我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哥,你想……”宁静忍不住打断。

    “在战马送抵之前,你和沐灵儿一定要离开。你们只有二十天的时间。”宁承认真说。

    “那你呢?”宁静急了。

    宁承冷笑起来,“我自是要陪着君亦邪出兵北上。”

    宁承原本没打算个君亦邪军饷的,但是,如果君亦邪一拿到军饷就出兵北上,他不介意救济他一些军饷,让他继续自大下去。

    “这一个月里,万商宫一定会收到银票,他们会全力配合好公主的。”宁承很有信心。

    他在银票里有密文就写了两句话,一是东西秦的真相,君亦邪的身份;二便是要狄族无条件服从韩芸汐的命令,见韩芸汐如见他!

    只要君亦邪一出兵,狄族和东秦大军联手就可坐等渔翁之利!

    宁承没有下令,狄族上下是绝对没有人敢下令动兵的,所以,宁承并不担心狄族这边。

    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他和君亦邪勾结的消息传出,龙非夜和韩芸汐会先对狄族动手,如此一来,他们便是内耗了!而且,到时候万商宫收到银票,误会解除,双方一停战,君亦邪难免会有怀疑。

    如果他现在能赶紧把这里的真相告知韩芸汐他们,狄族和大秦军队大可保持对峙的状态,一不内耗,二在君亦邪这边也说得过去。

    “龙非夜因为忌惮三万战马,而陈兵备战,却迟迟不敢冒然开战。”这样的说辞,合情合理,君亦邪必会相信。

    宁静了解了一切之后,心中五味杂陈,她说,“哥,我有件事……骗了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