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966章 不死不灭的痛苦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宁静,我姐也是怕你动胎气。而且这事唐离也想亲自跟你说,所以……你别怪我姐,我姐也不知道咱们会被劫持呀!”

    沐灵儿也算是个好妹妹了,这种时刻还没忘帮韩芸汐说话。

    宁静一手拉紧了沐灵儿的手,一手捂住嘴巴。她沉默好久好久,才哽咽出声,“灵儿,你知道吗?我……我好想好想他。”

    沐灵儿本就是个爱哭鬼,听宁静的声音哽咽成这样,她忍不住就哭起来,“人家也想七哥哥了,呜呜……”

    程叔被惊醒了,气冲冲地走过来,却被金执事拦下。

    “这么吵下去,把人引来怎么办?”程叔怒声。

    “这已经是君亦邪的地盘,你还怕什么?”金执事反问。

    程叔也没话反驳,只能气呼呼地出去。金执事又坐回原来的位置,双手环胸,腰杆挺直贴着墙壁,闭眼小憩。

    刚刚,他隐隐听到沐灵儿喊了一声“七哥哥”,那丫头想个人还能哭成这样?

    他低下头,细碎的刘海遮掩了他的眉目,只见他嘴角紧抿,状态并不怎么好。

    宁静想唐离了,沐灵儿想七哥哥了。

    唐离和顾七少分头行动找她们,却至今还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唐离把百毒门通过天河城的几条路都给统计出来,一共是十五条。他派人一条一条走,一条一条找,自己也日夜不休地奔波,四处寻找暗号。

    可是,暗号这东西并不好确定,他在很多树上,屋角都看到刻有暗号,全都临摹下来送给顾七少。至今送了十多个,全都被顾七少给否定了。

    按顾七少的说法,他真的忘记了。

    如果唐离知道那暗号的样子,找起来有目标性就快多了,只可惜他不知道。

    终于,这一日,唐离意识到靠顾七少是不靠谱的,他一边开始地毯式的搜捕,一边以唐门的名义向全天下宣布,只要把宁静还给他,他愿意让出唐门三十个绝密暗器制造图纸。

    这消息一出,天下哗然!

    最先沸腾的自是唐门,可是,唐门的正主是龙非夜,门主是唐离,唐子晋等人既找不到龙非夜,也联系不上唐离。他们不至于公布唐离的命令无效,就只能静观其变了。

    金执事和程叔都非常意外,不得不说,若非想从宁承那拿回卖身契,金执事还是会动心的。唐门近百年都是各方要笼络的势力,三十个绝密暗器价值可不非呀!

    其实,程叔也心动。程叔琢磨着等见了宁承,宁静会是宁承和君亦邪合作的一大筹码。

    顾七少已经找遍东部的山林,进入北历境内,他收到这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唐离不靠谱,居然只要宁静,不提沐灵儿。

    于是,顾七少立马以药鬼大人的身份向天下宣布,只要把沐灵儿还给他,他愿意将整个药鬼谷拱手相让。

    没几日的时间,消息传遍了云空大陆,宁静和沐灵儿一时间成为了云空大陆人人追寻,人人议论的对象。也同时成为云空大陆女子们的羡慕嫉妒对象,只可惜,两个傻女人都被蒙在鼓里,对此事一无所知。

    这日,顾七少正要离开北历回三途黑市去,却忽然收到一封黑色的信函,信里的字是红色的。

    丹书不详……

    顾七少看完之后,那张倾城倾国的脸瞬间就黑了。

    丹书有多重含义,其中一种就是帝王下达命令用的。这封信是龙非夜命令外加警告他,马上去毒宗面见,否则后果自负。

    顾七少挑眉睥睨手里的信函,一脸不屑,“你叫老子去老子就去吗?哼!老子要去了,就把这信吃了!”

    他说完,把信函揉成一团抛到了山沟里去。他潇洒地转身就走,可是,没几步却停住了。玩世不恭的脸上露出了认真而严肃的表情来。

    信里其实也没说什么,就让他马上去见而已。可是,顾七少心里非常明白龙非夜的意思。

    龙非夜要他马上过去,一是要他这个同是不死不灭的怪物过去对付白彦青,二便是为问清楚他不死不灭不老的事情。

    龙非夜一直信守承诺没透露他的秘密,只是,这一回他去了,秘密还守得住吗?

    其实,他至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毒蛊人。他被养成了怪物,不管得了什么病都不会死,受了什么伤也不会死,到了后来,他发现自己的相貌和身体一直保持在二十岁的状态,没有任何变化。

    传说中的毒蛊人,不死不灭不老,他便以为自己是了。

    医术大会之后,顾云天被关押,他专门去见了顾云天一面,就是试探这件事的。就顾云天的反应看来,并不知道他不死不灭不老。他也就基本确定自己是被顾云天误打误撞,养成的毒蛊人。

    这些年来,他也没少潜入毒宗禁地寻找破解之术,只可惜怎么找都找不到。

    他曾经开玩笑对毒丫头说过,毒女可以救他,其实,那就是一句玩笑而已。他当初寻找毒宗毒女,不过是为了利用毒宗来颠覆医城,毁灭医城罢了。

    顾七少轻叹了一声,吹了声口哨唤来马儿,往医城方向赶去。

    几日的时间,韩芸汐一行人已经秘密赶到医城。龙非夜真真是一只老狐狸,即便他们抵达医城了,他依旧命令伪装成他和韩芸汐的几组人马继续在路上奔波,制造假象。于是,关于他们行踪的消息就到处都是了。

    为了保证行踪的隐蔽性,顾北月只见了医城的几位副院和长老,了解了医城这段时间的情况,交待了几件要事。医城也继续宣布顾北月院长的闭关。

    一路奔波,当日晚上,韩芸汐他们就在医城歇下了。决定明早进入毒宗禁地。

    饭后,顾北月说有事忘了交待沈决明,就先离开了。剩下龙非夜和韩芸汐独自两人坐在院子里。

    韩芸汐双手撑着下巴,盯着龙非夜看。龙非夜看了她一眼,倒了一杯茶送到她面前。

    韩芸汐没动,就是看着笑。

    “最新的冬片,尝尝。”龙非夜说道。

    冬片便是冬茶的别称。春茶贵如油,尤其是明前茶,但是,冬茶也不便宜。

    一半的冬茶是秋芽冬采,也就是秋天生出的芽儿冬天采摘。但是,上等的冬茶则是冬芽冬采。

    韩芸汐还是没动手,但是转移了龙非夜的注意力,她问,“冬片有春茶的好吗?”

    韩芸汐原本也蛮喜欢喝茶的,但是对茶的了解并不多,打从跟龙非夜在一起,经常陪他喝茶,不知不觉也涨了不少知识。

    “春日多雨水,茶叶饱满温润,因而茶汤馥香,味醇,茶香持久。”

    龙非夜一边品茶,一边解说,闲适淡然,“至于冬片,天冷茶叶长的慢,叶片厚实,也就少了苦涩之味,多了几分冷韵之味,尤其是高山的茶,冷韵之味尤为明显。”

    若不知道他的身份的人,见他这一身洒脱悠闲,还真会把他当作隐居的高士,看透天下事,算透天下心,悠然与天下之外。

    然而,知道他身份者,便知他不仅仅看透天下事,亦算头天下心,却不悠然孑立于天下之外,而是将天下执掌在股掌之中。

    不管别人怎么看,韩芸汐最喜欢他现在的样子,她忍不住想抚琴一曲,助他茶兴,且将毒蛊人的麻烦事抛却到脑后去。

    “龙非夜,你那把君语呢?”韩芸汐问道。当年在太后寿宴上,楚清歌挑衅她,邀她比试琴艺,她拒绝了。回到秦王府,却奏了一曲《梁祝》给龙非夜听。当时用的正是龙非夜那把君语。

    君语,君语,时光静好与君语。

    “在江南梅园,想抚琴?”龙非夜问道。

    “没,就是问问。”韩芸汐感慨起来,“咱们何时才能回江南梅园去?再过两个月,满园的梅花都该开了吧?”

    “两个月……”龙非夜默默算着时间,两个月,怕是回不去了。

    他的庄园园林不少,可是,她对别的一点兴趣都没有,就对江南梅园情有独钟。他,何尝不是?

    “明年吧,明年冬天开始,每年都到那过年。”龙非夜承诺道。

    韩芸汐认真地点头,一年多的时间,云空大陆局势也该稳定了些了吧。

    “一年……”韩芸汐也默默算着时间,至于算什么,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几句话的时间,茶就凉了。茶水本就趁热喝才有味,尤其是在冬天。

    龙非夜帮韩芸汐换了一杯,韩芸汐立马又说起另一个话题来,“龙非夜,白彦青不死不灭,该有多孤独,多无趣呀?”

    “会吗?”龙非夜淡淡问。

    “至少会痛苦。他若有心上人,若有亲人朋友,他必会痛苦。”韩芸汐认真说。

    看着至亲至爱老去离去,自己却无能无力,自己却一直停留在原地。亲手送走一个一个至亲至爱之人,该承受多重的疼痛?

    不死不灭的人,最终只会成为被抛弃的人。

    韩芸汐很快就否认了自己的想法,“白彦青应该不会。”

    白彦青的心里估计早就什么都没有了。他只有他自己。

    龙非夜沉默了很久,最后淡淡说了一句,“换成别人……应该会吧。”

    他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敲扣着桌子。顾七少那厮,应该在过来的路上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