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964章 玉如意不如意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医女在抢救苏小玉,白玉乔却失去了平日里的干练利索,风行霹雳。她茫然无措地站在一旁,豆大的泪珠不停地扑簌而下,不知不觉中,已经哭得一塌糊涂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医女又一次将苏小玉从死亡边缘拉回来。

    其实,这一回苏小玉非常危险,但是庆幸的是她不像前几次那样反抗,而是顺从了很多,否则真会救不回来的。

    确定苏小玉没有性命之忧后,医女才朝白玉乔看过来,这才震惊地发现白玉乔哭成了泪人儿。

    “白姑娘,你……怎么了呀?”医女胆怯地问。

    白玉乔像是疯了一样,一把揪住医女的衣领,质问道,“她没事了吧?我告诉你,她要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也别想活了!”

    医女又害怕又委屈,“白姑娘,我……我……”

    “她怎么样了?说呀!”白玉乔怒吼。

    “她,她没有,没有性命之忧了,但是病症还很……很严重,身体也……也弱得很。必须慢慢治疗,慢慢……慢慢养着。”医女的声音都在发颤,她和白玉乔接触那么久,还没见过白玉乔如此事态过,就像是失心疯。

    “那你还愣着干嘛,赶紧治!”

    白玉乔一把将医女推开,慌张得左右观望,怎么都不敢看向眼前的苏小玉。

    半晌,她才说,“这,这……丫头很重要,一定一定要治疗好,养好。需要什么药材你尽管开口。”

    白玉乔说完便往门口跑去,直到看到门口有一群巡逻的士兵走过,她才戛然止步,猛地转身背对他们。

    也就这个时候,她才冷静了一些,胡乱抹掉自己脸上的泪水,小心翼翼,悄无声息往牢房里走去。

    她没有惊动医女,就站在暗处,静静地看着医女为苏小玉施针。

    她很想走过去,把苏小玉背后那个纹身细细地看一遍,但是,她还是不敢。

    她是师父从女儿城带回来的,不知道父母是谁,但是有一个妹妹。除了这些,师父什么都不告诉她。她却早就暗中调查,她找遍了百毒门,找遍了整个大央县,终于找到了当年把她养大的嬷嬷。

    只可惜,那位嬷嬷知道的也不多。

    嬷嬷说,她背后有玉如意的纹身,却不完整,只有一半。嬷嬷推测说,如果她有妹妹,那另一半玉如意纹身,应该就在妹妹背后。

    当年白彦青让嬷嬷随便给取个名字,嬷嬷因为看到玉如意纹身,所以取了一个“玉”字,因为嬷嬷姓乔,所以就取了“白玉乔”这个名字。

    刚刚,她就在苏小玉背后看到了一个玉如意的纹身,也只有一半,但和她背后的竟然可以拼成一把完全的玉如意。

    年幼时候的纹身会随着长大,身体的变化而变形,她背后的玉如意纹身早就变形了,但是,还可以看得出形状来。而苏小玉背后的,竟也是变形了,变形程度和她背后的相差无几。这便证明了,苏小玉背后这个纹身也是小时候就纹上去的。

    ”苏小玉……苏小玉……”

    白玉乔喃喃自语,苏小玉名字里也有一个“玉”字呀,这个名字是谁帮她取的,也是因为她背后的纹身而取了一个“玉”字吗?

    百毒门和这边军中,有些熟悉的长辈都叫她玉儿,韩芸汐他们都称呼苏小玉为小玉儿。

    她是大玉儿,苏小玉是小玉儿?

    思及此,白玉乔的眼泪又控制不住流淌了出来!

    她背着师父,寻寻觅觅了那么多年的亲生妹妹,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竟早就在她身旁的!却被她折磨了那么久!又是病,又是伤,几番都险些命丧刑架。

    为何会这样?

    她自小到大,玲珑剔透,早就看出师父不真心疼爱,师哥不是真心相待,独自一个人孤零零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知道拥有至亲之人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如今拥有了,为什么会那么心痛,那么难受,那么害怕?

    终于不再孤独了,终于有一个人可以相拥了,不是应该高兴的吗?

    为什么她的眼泪一直掉不停,为什么她那么想嚎啕大哭一场?

    白玉乔无声无息哭着,无声无息地抹掉眼泪,撑着,站着。

    医女行完针,开了药方,等婢女把煎好的药送来,守到了苏小玉意识恢复,喂了一碗药。

    一切都处理妥当之后,医女才朝白玉乔走来。

    见白玉乔低着头,整个人都暗淡了一圈的模样,医女也不敢多问,只认真说,“白姑娘,再过三个时辰我再过来把脉,喂药。这期间如果人醒了,就婢女喂些小米粥。”

    白玉乔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挥了挥手示意医女出去。

    待医女离开之后,偌大的牢房就空了,静了。只有苏小玉单薄瘦小的身子,安安静静躺在那儿,给人一种特不真实的感觉。

    白玉乔靠着墙壁,缓缓滑落下来,跌跪在地上。她把脸埋在双手里,很快就浑身颤抖,发出呜呜声。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大,响彻在阴暗阴森的牢房里,十分凄凉。

    苏小玉缓缓睁开了眼睛,其实,被喂完药她并没有昏迷。她只是太累了,不想动。她怕白玉乔知道她没昏迷,会过来问她,宁承跟她说了什么。

    苏小玉躺着不敢动,她看了周遭一圈,受限的视角里并没有看到暗处的白玉乔。她没听出这么凄惨的哭声是白玉乔的,更不会想到白玉乔会哭成这样。

    她好奇不已,到底是谁在这里哭呀?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最后,她想应该是哪个婢女被白玉乔打骂了,受了委屈才哭成这样了吧。

    就这样,苏小玉又缓缓闭上眼睛,在亲生姐姐的哭声中渐渐地进入了梦想。

    白玉乔平静下来之后,并没有走过去看苏小玉,而是毅然转身离开。

    就她对君亦邪的了解,苏小玉如果没有说出迷蝶梦的下落来,君亦邪是绝对不会放人的,而一旦苏小玉说出了迷蝶梦的下落,就必死无疑。

    君亦邪如今还忙着和宁承合作的事情,无论如何,她都要赶在君亦邪闲下来,想起苏小玉这事之前,把苏小玉救出去。

    君亦邪,是她暗恋了多年的男人。她可以为他付出一切,心甘情愿。可是,苏小玉这件事,她绝不会心软,更不会让步。

    这件事只能藏在她心中,她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好。一旦泄漏出去,或许连她都难逃一劫,更别说是救人了。

    出了牢房,白玉乔低声交待,“多找两个懂事的婢女进去伺候,那丫头是重要的人质,要是有什么闪失,小心你们的脑袋!”

    士兵自是看得出白玉乔的异样,但不敢探究,恭敬地领命而去。白玉乔当夜就派了自己的亲信,继续去调查苏小玉的身世。

    赫连醉香说过苏小玉是楚天隐埋在秦王府的细作,被揭穿后就失忆了。楚天隐是怎么找到苏小玉的,苏小玉又是在何处长大的,她都想知道。

    君亦邪确实没有时间理会苏小玉这边的事情,之前他还会过问几句,最近几乎是全忘一旁了。他正忙着安排那三万战马南下,也忙着督促冬乌国第二批马战尽快送达天河城。

    虽然他答应支援狄族这三万战马,但是,他并不会轻易松手,此时此刻他正在和几个黑族御兽师密探。这几位御兽师也正是三万战马的驯马师。不仅仅全程护送战马南下,而且会留在军中辅佐狄族的骑兵。

    君亦邪的战马准备南下,然而有一群人却已经抵达天河城郊,很快就会抵达他军中。

    这群人正是程叔他们。

    夜深人静,程叔一行人在天河城城郊一个破庙落了脚。百毒门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程叔和金子自都知晓,而沐灵儿和宁静只知道韩芸汐和龙非夜联手去攻百毒门,却不知道结果如何。

    其实他们今日就可以到君亦邪军中去找宁承,可是,程叔还是谨慎得很。决定先缓几日,打听清楚天河城这边的情况,再行动。

    马车停在庙外,金执事在庙中升火取暖,门外北风呼啸,北历已经进入了寒冬时节。

    宁静裹着一件宽大的狐裘大袍,既保暖也能遮掩有点点显性的肚子。有些人怀孕两三个月肚子就很显了,有些人得五六个月后才会显出来。幸好,宁静属于后者,再加上她衣裙宽松,还真就瞒过了众人之眼。此时,她正跪在破旧的蒲团上,对着残破的佛像祈祷。

    程叔坐在一旁的茅草堆上,看着火堆,目光有些失去焦距。也不知道他心里再盘算着什么。

    金执事刚刚去打了些野味过来,在不远处的小溪边处理干净,这会儿正架在火上烤。沐灵儿就坐在一旁盯着看,越看越馋嘴。她都没发现金执事看了她好多次了。

    烤好了之后,金执事就先递给她一只烤鹌鹑沐灵儿想也没想就要接,谁知道金执事却转手递给了程叔,他对沐灵儿说,“你不能吃这种东西。”

    沐灵儿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孕妇”。她白了金执事一眼,起身往门外走。

    “看住她!”程叔立马出声。

    金执事追出去,看到沐灵儿也没走远,就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他犹豫了一会儿便走过去,在沐灵儿身旁坐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