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958章 狄族,必反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为何全场的看客忽然集体惊呼起来?

    因为高高的战台之上,龙非夜忽然转身,一手圈住韩芸汐的腰肢,猛地一捞就将她捞近,另一手勾起她的下巴,而后非常霸道、干脆地吻了下去。

    韩芸汐有些始料不及,但是,她并没有挣扎,双手很快就圈住龙非夜的腰,享受他的霸道的同时,也霸气得回应他。

    而她一回应,他便更加放肆地攻入,掠夺,吻得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激烈,简直把周遭上百人全都当作空气。

    若是平常,韩芸汐还会避讳。

    可是,此时此刻,她早忘了所有,她努力地回应龙非夜,生怕他觉得不够,生怕他不满意,生怕辜负了他的热烈。

    在一波波惊呼声中,韩芸汐和龙非夜紧紧相拥,激吻,激烈火热,缠绵悱恻。

    他们掌控着天下,也在天下的注视之下,可是,这一刻,他们忘记了天下,眼中心中只有彼此。

    他们,便是彼此的天下。

    云空商会的长老们全都看呆了,包括三长老,他们活了那么大把年纪,还从未见过如此大胆的举动,这两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百里齐聿都有些不淡定了,在他的印象中,殿下可不是作风开放之人,在这方面殿下是相当保守的。难不成是被韩芸汐勾引坏了?

    全场就只有一个人没有往台上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穆清武。

    他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看。该羞涩的明明是台上那“不知廉耻”的二位,可是,穆清武这个看客去耳根子红了一片,不敢往台上多看。

    幸好大家都关注在台上,否则,穆少将军的纯情估计会传为百毒门一战中最大的笑话了。

    回想当年,他光着膀子替穆琉月跑大街,得下多大的决心呀?

    龙非夜和韩芸汐吻了很久很久,吻得彼此都快不能呼吸了,可龙非夜放开她,给彼此一点喘息的时间之后,立马就又吻下来。

    再吻下去,韩芸汐都害怕会某人会失控。幸好,他还是停住了。

    龙非夜放开韩芸汐的唇,却将她拥入怀中才转身面对众人,这下子,众人立马安静下来。

    行动派的男人,向来不喜欢废话。

    方才的行动,正是告诉众人,尤其是东西秦两阵营,韩芸汐这个女人他要定了,东西秦的联手也是必定的。

    百里齐聿是沉默到底了,云空商会几位长老至今都还有些缓过神来,尤其是三长老,他愣愣地站在高高的战台前,似乎都忘了自己到这里来做什么。

    龙非夜可没空在这里耗着,他正要带韩芸汐离开,谁知道,一个军人打扮的中年男人突然从云空商会几位长老背后走出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宁承最信任的副将,薛副将。

    他一身铠甲相当惹眼,身前一个“狄”字更加引人注意,即便大家不认识他,但是也都看得出来他是狄族军方的代表。

    “公主殿下,白彦青所供出的真相,末将不服,宁家军亦不服!末将恳请公主殿下分清楚个人感情和国家大事,切勿将私情和复仇复国大计混为一谈,被人骗了还丢了西秦皇族的脸。”

    这话,够直接!

    大家很快就安静下来,韩芸汐看着薛副将,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她一直都知道,真正的麻烦其实不是云空商会,而是宁家军。

    商人重利,军人重令重义,长老会几只老狐狸会审时度势,知分成懂进退,但是宁家军并没那么容易妥协。

    薛副将一旦站出来,想必不会再忌讳她公主的身份了。

    宁家军服从的是宁承,不是她。

    韩芸汐没有猜错,薛副将紧接着的一句话,非常不客气。

    薛副将说,“龙非夜,你为什么把白彦青带下山来对峙,而要一剑杀之!你心虚吗?你害怕白彦青说出什么真相来吗?你杀白彦青,不会是灭口吧?”

    其实,这种可能性,在场所有人都猜得到。

    只是,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龙非夜和韩芸汐没有理由这么做?东西秦的仇恨是他们家族的仇恨呀!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曾经因为这个仇恨,势不两立过。

    他们怎么可能会联合起来,自欺欺人也欺骗天下人呢?

    要报仇的是他们两人,又不是大家,大家说到底终究也是看客罢了。

    “公主殿下,你可莫要负了西秦皇族,负了狄族一片忠心耿耿!”

    “公主殿下,你千万别被龙非夜骗了!龙非夜一直都在利用你,你至今还看不出来吗?”

    “公主殿下,白彦青到底说了什么?你自己心中有数,你得问心无愧!”

    ……

    几个长老也激动起来,豁出去一切,直言劝谏。

    韩芸汐料得想事情没那么顺利,但是,她一直都以为云空商会和狄族军方会在事后私下质疑她,没想到军方的人竟公然跟她叫板!

    这是要造反的节奏吗?

    如果她今日坚持和龙非夜联手,那宁家军是不是真的会反?

    如果宁承在,宁承会是什么态度?

    或许,跟军方和商会的态度是一样的吧,毕竟军方和商会对宁承是绝对的服从。

    当众天下人的面,难不成狄族要逼宫?

    要威胁她?要她在龙非夜和狄族之间选择其中一方?

    虽然有些不安,但是韩芸汐还是非常淡定地回答,“薛副将,你把本公主当作什么人了?本公主岂会因为儿女情长,忘记国仇家恨?西秦皇族被灭,本公主也是受害者,本公主自幼寄人篱下,在韩府受尽委屈,白活了二十多年才知道自己的身世。这一切,本公主都记着,若非当年的内乱,本公主不用吃那么多苦头,也不必站在这里被你们一群大男人质疑!我告诉你,家恨是我西秦皇族的恨,国仇也该先是我西秦皇族的国仇!你们如此质疑本公主,是在侮辱本公主,侮辱我西秦皇族!你有什么资格质疑本公主?你居心何在?”

    在“真相”一事上,韩芸汐确实造假。

    可是,此时此刻,她的愤慨并非装出来的,而是真的。

    狄族口口声声拥护,效忠西秦皇族,可是,除了万商宫那位五长老之外,狄族上下有什么人是真正效忠于她这个公主的?

    这个朝代的君与臣,就像是将与兵,讲究是绝对的服从,讲究的是君命军令不可违,可是,狄族这帮人哪有像做人臣子的样子?

    对比起龙非夜对东秦阵营的掌控,韩芸汐真不觉得自己像个公主,像个皇族唯一的遗孤。

    “薛副将,本公主没有忘记仇恨,而是认清了敌人!本公主今日若非弄清真相,必会继续是受人挑拨,东西秦之间将永无宁日。”

    韩芸汐说着,看向众人,“试问,东西秦之间永无宁日,云空大陆可会有和平之日,老百姓们可会有安定之日?”

    韩芸汐说得铿锵有力,并没有一点点心虚。

    因为,在她看来,过去的恩怨已经过去,无论是个人,还是国家都应该往前看。与其执着于过去的恩怨,不如过好当下,谋划好未来。

    活在过去的人,必是不爱好和平之人。

    往大处说,恩怨、是非、对错只有一个评判标准,那就是否可以为云空大陆带来和平。

    云空大陆本就是一体的,本都属于大秦帝国。只有有功利性的人,才会在这里计较过去那些恩怨,那些国仇家恨;老百姓们不会计较这些,老百姓们只需要和平、安稳,岁月静好。

    带着这样的信念和坚持,韩芸汐俯视在场所有人,从容淡定!

    很快,人群里就穿来一片叫好声音。

    穆清武早已抬头看来,嘴角不自觉勾起了一抹笑意,他对于韩芸汐,除了深藏心底那一份暗恋之外,更多是欣赏。

    不得不说,韩芸汐这一番话完全说到他心里去了!

    身为一个军人,他一直都认为,保家卫国的真谛不是仇恨,而是保护老百姓的安定生活。太多太多人,打着护国的幌子,打着维护和平的幌子挑起战场,谋求的却是自己的权势。

    在这方面,穆清武曾经多次和他父亲起冲突过,虽然被教训了无数次,甚至被父亲失望过无数次,他依旧坚持着自己的信念。

    今日,听到他欣赏的女人说出这样一番真正大义的话来,穆清武心底那一抹欣赏已经悄然转为了崇拜。

    一如他崇拜龙非夜那样,对于韩芸汐,他多了好几份敬重。

    龙非夜看着韩芸汐,也有些意外,他将韩芸汐拥得更紧,以此告诉她,他认可她的说法。

    韩芸汐是正义的,也是聪明的。

    当她把话题上升了“云空和平”这个高度,薛副将再争辩下去,只会陷入不义不仁之地。

    谁知道,薛副将不争辩,也不服从,居然作了个揖,甩下一句,“告辞!”转身就走了。

    而薛副将一走,几个副将也紧随其后,云空商会的几位长老亦是跟上去,他们甚至都没有跟韩芸汐告辞。

    望着他们的背影,龙非夜低声,“狄族,必反!”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狄族的势力等于整个西秦阵营的势力,狄族一反,这天下岂不得乱了?

    “我不会客气的。”龙非夜冷冷说。

    要收拾狄族,他甚至都不用非一兵一卒,就万商宫此时的状况,他轻而易举就能断掉狄族的财路。

    只要狄族财路一断,他们顶多只能撑一年。

    “龙非夜,无论如何咱们都不能跟狄族耗上,君亦邪和北历皇帝可都盯着咱们呢!”韩芸汐认真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