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939章 宁承不先付钱了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沐灵儿并不知道金执事一路往北走,就是去找宁承的。

    见金执事震惊,她以为有戏,连忙补充,“金执事,你该知道万商宫对狄族来意味着什么!这事我不骗你,你若不相信,也可以问宁静去!我姐帮万商宫摆平了赌场和竞拍场的事儿,那帮长老们对我姐那是心服口服!”

    金执事眼底掠过一抹复杂,韩芸汐掌控了万商宫,那宁承呢?

    如果韩芸汐和宁承之间存在间隙的话,狄族必是听从宁承的,毕竟宁承才是族长。

    金执事没有告诉程叔这件事,检查了所有布条,确定无误之后,他们便连夜赶路,往北历天河城而去。

    然而,翌日,他们在城镇上听到消息,东西秦居然合作了!

    韩芸汐和龙非夜联手声讨白族,挑战百毒门,要白族出来分辨清楚,当年东西秦内战,到底是东秦之过,还是西秦之错。而发布这个消息的,竟是狄族的万商宫长老会。

    这时候,金执事才信了沐灵儿的话。

    “宁承也一定知道这个消息。”金执事试探道。

    “呵呵,韩芸汐是作茧自缚!你放心,宁承一定不会再终于她!”程叔冷冷说。

    沐灵儿和宁静被困在马车里,并没有听到这个消息,如果,宁静得知这件事,一定会高兴的吧。

    万商宫将消息传遍了整个云空大陆,君亦邪自是早收到消息。

    “啪!”一声巨响,君亦邪将一份密函狠狠摔在宁承面前。这密报禀的正是云空商会几位长老,宁家军几位副将赶往百毒门一事。

    宁承随手翻了翻,冷冷道,“那不正好,替你除掉白彦青。”

    话音一落,君亦邪的拳头就握得咯咯作响,他和师父之间的事情,他从不允许任何人提起。

    白玉乔怕他,宁承可不怕,他冷哼,“君亦邪,你该庆幸白彦青没到北历来,否则,你会很可怜!”

    “够了!”君亦邪掀翻了桌上的密函,怒声,“宁承,韩芸汐掌控了你狄族的钱袋子,你拿什么跟我合作?”

    这是才君亦邪最关心的事情。

    宁承波澜不惊,“狄族永远都是本家主说的算!”

    “你不是已经报平安了吗?如此重大的决策,为何长老会没有支会你?”君亦邪逼近到了宁承面前,怒声质问。

    宁承慢条斯理地推开他,“君亦邪,我是被白玉乔劫持的。只要他们搜查黑楼废墟,就一定猜得到!你觉得在没有确定我平安之前,就凭一封信函,他们会相信什么?”

    君亦邪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变。

    宁承冷冷道,“君亦邪,三万马战如果南下,狄族上下一定都会相信我是平安的。否则,他们宁可听从韩芸汐的,也不会听从一封来路不明的信函!你,一个铜板都别想拿到。”

    “你在威胁我!”君亦邪怒声。

    “是!”宁承大方承认。

    “你别忘了你的命在我手上!”君亦邪厉声。

    “你大可杀了我。”宁承一脸无所谓。就君亦邪这种性子,如果能杀他,早就杀了。

    “呵呵,杀你?我可杀不起!你这条命好歹也值十个亿吧。”君亦邪话外之意,想拿宁承却要挟狄族。

    “如果你觉得划算的话,不妨试试!”宁承淡定如泰山。

    韩芸汐和龙非夜合作的消息,简直帮了他一个大忙,东西秦的合作会让宁承狗急跳墙的。

    他之所以写信给程叔,正是因为程叔平素对韩芸汐就有诸多不满,三番五次教唆他背叛西秦皇族。韩芸汐伤了她的眼睛,他信里就写一句话,足以引起程叔的猜忌。如果他没有赌错的话,程叔不会告诉狄族任何人他的下落,而会亲自来寻,劝他和君亦邪合作。

    有程叔来帮他做戏,要赢得君亦邪的信任,就更容易了。

    君亦邪确实急了,他眯着眼睛盯着宁承看,宁承径自在一旁坐下,淡淡道,“我也不妨告诉你,韩芸汐和龙非夜余情未了。那个女人,早就无视复国大业,东西秦的恩怨拦阻不了她。反倒是万商宫的长老会,会被她牵着鼻子走!君亦邪,你的时间不多,好好考虑考虑吧!”

    君亦邪终于明白了,宁承是拿整个狄族跟他在博弈,如果他让出三万战马,宁承立马出面收回狄族的大权;如果他不让出,宁承宁可把狄族送给韩芸汐,也不会跟他合作。

    而说到底,宁承是要他先把三万战马交给狄族,然后再给他军饷。

    原本谈妥了,一手交钱一手交战马的,君亦邪当然有提防着宁承留一手,只是他没想到短短几日会发生这样的变故。

    韩芸汐到底怎么掌控万商宫长老会的,又是如何说服狄族和龙非夜合作的。

    许久未见,那个女人的能耐见长呀!

    先交战马,再拿军饷……君亦邪信中嘀咕着,也掂量着,这风险到底能不能冒,也掂量着,宁承的态度,到底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

    君亦邪没有马上给宁承回复,而是冷冷说,“等着吧!我会好好考虑的!”

    君亦邪出营之后,就见白玉乔迎面走过来。

    白玉乔这阵子找他说了几回师父的事情,他一见到白玉乔就心烦。但是,他还是冷冷问了一句,“苏小玉招了吗?”

    “还没,那丫头的嘴太硬了。”白玉乔如实说,她这些日子没少审苏小玉,审的自是迷蝶梦的下落。

    “马场里多的是极刑,怎么,还审不出来?”君亦邪问道。

    “师哥,万一把那丫头弄死了,咱们可真就什么也问不到了。再说了,韩芸汐对身旁的人都好,那丫头跟了她那么久,也算个人质吧。”白玉乔认真分析。

    这话提醒了君亦邪,如果他和宁承谈不拢,或许还能拿苏小玉做点文章。

    此时,他心烦意乱的,也没有多想便拂袖而去了。

    白玉乔望着君亦邪的背影,担忧起来,韩芸汐和龙非夜联合挑战百毒门,师哥会不会冲动赶过去帮忙呢?

    韩芸汐的毒术高深莫测,足以和师父匹敌,而龙非夜的武功怕是已经云空第一了。他们两人联手,师父毫无胜算,百毒门危矣。

    就师父那狡猾的性子,不一定会露面,而师哥对百毒门的感情极深,万一师父没去,师哥去了,那岂不……

    白玉乔都不敢想下去,她告诉自己,这几日无论如何都要盯紧师哥,别让他做出后悔的事情来。

    白玉乔正要跟过去,这时候一个士兵匆匆跑过来禀,“玉儿姑娘,牢里那个人质出事了!”

    “怎么回事?”白玉乔大惊。

    “喂饭的人没留心,那丫头一头撞地上了,大夫已经赶过去救了!”士兵如实回答。

    “该死!”

    白玉乔立马往牢房走,她到时候,苏小玉昏迷不醒,大夫正在帮她处理额头上的伤口。

    苏小玉被劫持之后,就一言不发,滴水不进,一心求死。白玉乔不仅拿她没办法,还得小心翼翼防着她自杀。

    白玉乔就不明白了,这个丫头小小年纪,怎么就这么倔,这么狠呢?她真不怕死吗?

    大夫处理好伤口后,白玉乔让所有人都退了下去。她独自一人守着苏小玉,安静地琢磨着,到底有什么办法,才能让这个丫头背叛韩芸汐。

    她早就派人追查过她的身世,如果能查出她的身世,找到她的亲人,或许就可以威胁到她了。只可惜至今还没有什么有效的消息。

    孤儿,就像是光脚之人,不会怕任何穿鞋的人。白玉乔太明白这种无所顾忌,无所畏惧的感受了。因为,她也是孤儿,一人吃饱全家温饱,无所牵挂,也就无所畏惧,豁得出去。

    韩芸汐对于苏小玉,就像是师哥对于她,那是唯一的牵挂,可以为之豁出去一切的人。

    思及此,白玉乔忍不住想,万一……万一有朝一日,她找到自小失散的妹妹,妹妹会不会取代了宁承的位置呢?

    她没有想下去,召来了士兵看守,“好好看着,再出问题,小心你们小命!”她交待完了,便去了师哥的营帐,从昨夜开始她就偷偷躲在外头,一整夜守着了。

    距离韩芸汐和龙非夜挑战百毒门的日子,还有七日。白玉乔有得熬了。

    此时此刻,韩芸汐和龙非夜还在路上连夜赶路,万商宫已经把消息散布出去了,她和龙非夜也连笔写了战书,丢给百毒门。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龙非夜,你说白彦青会不会已经把顾北月带到百毒门了。”韩芸汐兴奋地问。

    她恨不得马上就到百毒门,和龙非夜真真正正联手一次,打白彦青个落花流水!

    龙非夜慵懒懒抬手,摸了摸韩芸汐的脑袋,他的心情似乎不错,笑道,“他若故技重施,你还上当不?”

    上一回在天宁皇宫中,她和宁承已经逮住了白彦青,只可惜她的心不够狠,明明筹码一致,白彦青拿顾北月威胁,她就妥协了。

    筹码对等之时,比拼的便是谁更能沉得住气,韩芸汐从来都没输过,就哪一回轻易败给了白彦青。

    “你在,我不会上当。”韩芸汐认真说。她相信龙非夜的心够狠,也够沉稳,她更相信龙非夜不会像宁承那样,真正要牺牲顾北月。

    她期待着龙非夜和白彦青谈判的那一刻。

    龙非夜哈哈大笑起来,“韩芸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想听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