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932章 一个狠绝的决定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婉妃在自杀之前,留给龙非夜两句话。

    一句是,“非夜,记住我和你父皇是怎么死的。”

    一句是,“非夜,记住你活着的意义。”

    唐离沉默下来之后,韩芸汐的心,痛得无法呼吸。她真的无法想象,龙非夜承受了那么多,这种承受不是肩膀上的承受,而是心里的承受。

    只有知道他承受了多少,才知道他让步了多少;才知道他选择接受她,爱上她,甚至当初极力隐瞒她的身世,内心经受过多少挣扎,多少煎熬。

    可是,一切的一切,他只字不提,云淡风轻,就好似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她一无所知。

    比起她出于“西秦公主”这个身份的责任来说,龙非夜所承担的,是真真切切的内心煎熬呀!

    见韩芸汐那红彤彤的眼眶,唐离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太多了,他正要开口,韩芸汐冷不丁拽住他的衣袖,认真道,“唐离,宁静和沐灵儿就交给你!还有,别告诉你哥,我知道那么多。”

    幸好,幸好这个女人还是理智的。

    唐离松了一口气,“我懂,你放心去吧!”

    韩芸汐没有再派人去通知龙非夜改时间了。她给自己半个时辰,平复心情,收拾情绪,将所有疼痛都藏在心底,她才离开,去处理掉万商宫的一切事情。

    “大长老,合作的事,都通知下去了吗?”韩芸汐问道。

    “昨儿个长老已经协商过了,还是待公主离开之后才通知下去,公主请放心,下头的事情,长老会摆得平。”大长老认真道。

    有大长老这话,韩芸汐就放心了,她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又道,“通知下去之后,把消息也散布出去!我要整个云空大陆都知道东西秦联手!”

    大长老犹豫了,韩芸汐冷冷说,“不趁这机会和东秦对质清楚,难不成还由着东秦继续污蔑我西秦皇族吗?我要天下人都知道,当年大秦帝国内战,不是我西秦的错!”

    大长老都被韩芸汐的气势过感染了,心情也激动起来,“是!属下一定照办!”

    大长老并不知道,此时此刻,韩芸汐心下做了一个非常狠绝的决定。

    “公主,宁静的事……”大长老试探地问。

    按照狄族的规矩,作风,宁静的事并不如风族之事来得重要,即便宁静有性命之忧,一切也都必须以风族之事优先。

    只是,大长老这些日子和公主相处下来,并没有摸透她的作风、脾气,关键是失踪的不仅是宁静,还有沐灵儿,所以,大长老不敢擅作主张,只能先试探了。

    “宁静之事已全权交给五长老,你盯着些,让五长老和唐门主多配合。龙非夜那边我已经约好了,午后就启程。”韩芸汐认真说。

    “公主一切小心,属下安排了两个侍卫,随行保护。”大长老说道。

    韩芸汐也没拒绝,淡淡道,“到门口侯着吧。”

    距龙非夜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多时辰,韩芸汐已经处理妥当所有事情,若是以前,出门之前她必会好还泡个澡,准备些干粮的。

    可是,她哪还有那个心思呀!恨不得马上就见到那个男人,紧紧地拥抱他一下。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什么都不告诉她?要瞒她一辈子吗?怎么可以自己承受那么多?

    和龙非夜分开那么多回,甚至是之前分开了好几月,感觉都没有这一个多时辰来得难熬。

    韩芸汐坐在轮椅上,独自一人关在屋里,等着消息,等他派人来接。她已经无法在冷静地思考什么了。

    终于,敲门声传来,“公主殿下,东秦太子派人过来了。”

    韩芸汐猛地抬起头来,只见房门打开,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徐东临。

    “西秦公主,请吧。”徐东临不卑不亢,抢在婢女之前来推韩芸汐的轮椅。

    大长老在一旁侯着,韩芸汐出门之后,他立马示意两个侍卫跟上。

    一路送到了后门,大长老才出声,“公主殿下,保重。”

    “放心,天下人皆知的事,龙非夜不敢乱来。”韩芸汐临走,还给大长老下迷汤,想必很快大长老就会让东西秦合作的事传遍云空大陆的每一个角落了。

    五长老和四长老也来送行,当着徐东临的面,他们都缄默着没多什么什么。

    到了后门,几位长老就都止步了,徐东临送韩芸汐上了马车,两个侍卫一路跟着,直奔三途黑市西门。

    韩芸汐终于看到她熟悉的马车了,四平八稳的大马车安安静静地停在那儿,高伯侯在一旁,龙非夜应该就在车里了。

    而大马车之后,还有一两小马车。两个侍卫以为那小马车是给韩芸汐准备的,可是,韩芸汐知道,百里茗香就在车上。

    这里终究是三途黑市门口,而且身旁还有侍卫跟着,徐东临很激灵地将韩芸汐请到小马车那边去。“公主,这边请吧。”

    龙非夜坐在大马车里,面无表情地看一份特制的地图,他听到了徐东临的声音,却也不动声色。

    韩芸汐一上小马车,百里茗香便不敢坐了,可这马车小,站也站不起来,她便手足无措。

    韩芸汐没出声,一把将按住她肩膀,让她坐回去。百里茗香并不知道外头有侍卫跟着,她不明白公主怎么跑她这里来了。

    “还不快走,赶在天黑之前找到落脚处,本公主可不想露宿荒山野岭。”韩芸汐催促道。

    虽然正主没出声,可是,高伯和徐东临都不敢怠慢韩芸汐,两人立马就驾车启程。马鞭一甩,马儿跑得特别快。

    大长老派来的两个侍卫骑马,跟在韩芸汐坐的马车后紧紧追随。

    韩芸汐会怎么处理这两个碍事的侍卫呢?

    甩掉吗?

    徐东临等着两主子吩咐呢。徐东临猜先开口的一定会是殿下,可谁知道,他们远离三途黑市之后,韩芸汐就出声了,“徐东临,停车!”

    徐东临立马拉缰绳,将马车缓缓停下,喊了高伯也停车。两个侍卫有些纳闷,落了马,正要上前去,却忽然听韩芸汐大喊,“龙非夜,你还不过来!”

    两个侍卫立马愣在原地,徐东临和高伯都被吓到了,公主这是闹的哪一出呀?百里茗香看到万商宫的侍卫,也震惊不已。

    其实,龙非夜也他们一样感到意外。这两个侍卫自是要支开的,但是不是这个时候,好歹也得留几日,让他们送几个消息回万商宫,让长老会放心之后,他再动手处理掉。

    这才刚刚离开三途黑市,天都还没黑呢,韩芸汐是要做什么?

    她急吗?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黏人了?

    思及此,龙非夜嘴角泛起了一抹浅笑,他不做声,由着韩芸汐去任性。就算她任性出再大的祸,他都替她收拾得了。

    “龙非夜,你还不过来?你过不过来!”韩芸汐又大喊了两声。

    龙非夜很“听话”地下车,走过去。

    他今日并非黑衣劲装,而是穿了一袭宽松的白袍,三千墨发随意挽起,整个人给人一种慵懒高贵之感,他就像个高高在上的神尊,不可冒犯。

    哪怕是高伯和徐东临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何况是女人们?百里茗香不敢看,她低着头。只看着他的靴子他的衣摆,她的心就会膜拜,臣服。

    韩芸汐笑得眼睛都弯了,看着龙非夜一步一步走近。龙非夜今日的装束,让她想起他们还住在天宁帝都那座秦王府的时候。

    她经常在院子里偶遇他,他就是这样一身胜雪白袍,慵懒懒地走在回廊里,要么散布,要么路过。

    她好几次多看呆了呢。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龙非夜走到了马车前,一旁两个侍卫相互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该往前,还是该继续观望,随时准备保护。

    公主殿下如此不客气地叫龙非夜下车,应该不会是小事。谁知道,韩芸汐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们差点就原地栽倒!

    韩芸汐说,“龙非夜,你还不抱我过去!”

    所有人都愣住了,就是龙非夜也始料不及,可是见韩芸汐伸出双臂,他果断地将她从马车上抱过来,横抱着。

    “公主!”

    “公主,你,你……”

    两个侍卫惊得都说不出话来,韩芸汐轻轻一拂手,便打出了两枚金针。侍卫始料未及,都来不及躲就中针了。

    “要么浑身溃烂而死,要么乖乖跟着,明日我会给你们解药!”韩芸汐冷冷说。

    一听“浑身溃烂”四字,两侍卫吓得险些腿软,不敢多问,连忙跪拜,“公主殿下饶命,属下一切听公主殿下吩咐!” 8±8±,o

    龙非夜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他抱紧韩芸汐便回大马车上去。

    马车里的事,岂是外人能知晓的?高伯和徐东临继续驾车去,两个侍卫心惊胆战着,乖乖跟上。百里茗香放下小窗帘,她曲起双膝,双臂紧紧地抱住膝盖,孤独得就像是被全世界都遗忘了……

    马车里,龙非夜刚把韩芸汐放座位上,正要询问,韩芸汐却忽然抱紧他,抱得非常非常紧。

    他明显感觉到她的异样,柔声问,“怎么了?”

    “没事,就想抱你。”韩芸汐然的眼睛里已经没了笑意,只有心疼。

    龙非夜硬是撅起她的下巴,逼她抬头看他,“韩芸汐,谁欺负你了?”

    韩芸汐说,“龙非夜,我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