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925章 开口要钱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君亦邪爬起来,宁承还要追过去打,几个侍卫急急过来拦下来。宁承盯着君亦邪看,双眸里的怒火熊熊燃烧,似永远不会停息。

    君亦邪被打碎了牙齿,鼻青脸肿,径自爬起来,白玉乔顾不上自己的身上的疼痛,冲过来要扶他,却被他一把推开了。

    白玉乔摔在地上,君亦邪看都没多看她一眼,或许,他根本就没注意到过来扶他的是白玉乔,只当是某个侍卫吧。

    白玉乔被就被宁承踹得疼痛,又这么一摔,简直痛得爬不起来了。

    君亦邪拭去嘴角的血迹,唇畔泛起了冷邪而狂佞的笑意,如果宁承说出别的理由来,答应和他合作,他还会怀疑。

    但是,宁承说的这个理由,他绝对不会怀疑!

    狄族虽是商贾出身,却是七贵族里出了名有气节的家族,就算狄族对西秦失望,也不至于同他黑族合作,做出背叛西秦的事情来。

    但是,宁承因爱生恨,那就宁当别论了。

    君亦邪舔了舔嘴角的血迹,又一次打量起宁承脸上那个凤羽面具来,他是越看越意味深长呀。

    他呵呵笑道,“你用凤羽挡住那只瞎眼,倒是有意思呀!”

    “你想怎么个合作法?”宁承冷冷问。

    君亦邪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将宁承请入军营。

    到营帐中,君亦邪大大咧咧在主座上坐下,非常直接地告诉宁承,“军饷!”

    宁承眼底掠过一抹轻蔑,反问道,“你需要多少?”

    “北历皇帝断了我所有粮草,这里的三万军马需要粮草,接下来的一个月,第二批和第三批军马会陆续抵达,都得银子养着。冬天的粮草是最贵的。”君亦邪非常直白要钱,一点都不脸红。

    “就这些?”宁承装傻。

    “我手下还有一万骑兵。”君亦邪又说。

    “就这样?”宁承再问。

    君亦邪正要点头,宁承冷冷道,“君亦邪,你该清楚,咱们的合作不是生意。你要多少就说多少,本家主没心情跟你讨价还价!”

    君亦邪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肩膀,大笑,“好,够爽快!我要十个亿!”

    若是别人,听了这个数必会吓到,可是宁承面不改色,眉头都没皱一下。他冷冷说,“就九万军马,一万骑兵,过个冬,所有军资,撑死两千万。”

    宁承不仅仅是商人,也是带兵打仗的将军呀,军中的行情,他清楚得很。

    “这么说来,宁大家主只打算和我合作一个冬天喽?”君亦邪挑眉反问。

    “我只是先算一季而已。”宁承淡淡说。

    “我这要养的可不止九万军马,一万骑兵。”君亦邪站起来,走到悬挂在墙上的地图,指了好几个位置,“这些地儿的军队,平素可都是我在养着的。”

    君亦邪要钱之余,自是要跟宁承炫耀一下兵力。

    宁承扫了那地图几眼,便记下了上头所有标注,从那些标注上面可以看到北历各地的兵力情况。

    看样子白玉乔也没有骗他,君亦邪确实有实力对抗北历皇帝,如果他有足够的军饷,一旦发兵,北历必定内乱,北历皇帝虽然不会至于溃败,但是也占不到君亦邪什么好处。

    “就算加上这些,也不需要十个亿。”宁承平静地说。

    “十个亿,包含黑狄两族合作所有费用,将来无论是对付龙非夜,还是收西周天宁,我都不会再跟你要一个子!”君亦邪认真道。

    宁承笑了,“我可以给你十个亿,你黑族能给我什么?”

    “你要什么?”君亦邪反问道。

    宁承冷冷说了三个字,“韩芸汐!”

    君亦邪眼底掠过一抹冷笑,他起身走过来,拍了拍宁承的肩膀,试探道,“兄弟,何必呢?你我将来共同执掌云空,要怎样的女人没有?”

    “你若办不到,一切免谈!”宁承很决绝。

    君亦邪立马扬开手,放开他的肩膀,“宁大家主,要抢女人的话,你自己去抢!我没兴趣!”

    宁承眼底掠过一抹阴险,冷冷说,“给我三万军马,一万骑兵。”

    虽然宁承一而再强调韩芸汐,可是,这句话一说出来,还是引起君亦邪的戒备。

    君亦邪意味深长地打量起他来,没出声。

    “你助力我狄族大军对抗龙非夜;我可以养你所有的马和兵,还可以再加一亿两,供你征兵。这个冬天,你只需要把北历搅乱了!来年一开春,你便挥兵南下,执掌中南!”

    君亦邪还是不出声,他走回到座位上,慢腾腾坐了下来。

    三万军马给宁承的话,宁承的兵力大增,再加上狄族的红衣大炮,狄族就真的可以和龙非夜抗衡了,或许,还会有胜算。

    他留有六万骑兵,再加上北历各地的势力,足以抗衡北历皇帝手里的兵力。待宁承和龙非夜两败俱伤之时,他也正好收拾掉北历皇帝,南下坐收渔翁之利了。

    可是,万一宁承后悔了,岂不白白坑了他三万战马?

    这种战乱之时,十一个亿虽多,但绝对没地儿买到那么多战马!就算他在去一趟冬乌,也带不回那么多战马了。

    如果,宁承得了三万战马之后,反咬他一口呢?

    宁承也不心急,由着君亦邪去考虑,他负手转身,朝墙上的地图看去。

    君亦邪看着宁承的背影,缓缓眯起了眼睛。

    方才因为师父的事情,他多少有些冲动,而今他冷静了不少,回想起自己刚刚轻易就告诉宁承东西秦内战的秘密,似乎有些不妥。

    倘若宁承继续效忠西秦,且不再与东秦为敌,那他今日所作是一切,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君亦邪越想,眸色就越复杂。

    宁承看似关注着地图,可余光一直注意着君亦邪,他犹豫了片刻,又开了口,“君亦邪,我说了,天下是你的,韩芸汐是我的!待我败了龙非夜,那三万战马再还你,也未尝不可!”

    “呵呵,女人如衣,你今日惦记着,兴许过了这个年,你就不喜欢了。”

    君亦邪说得很含蓄,宁承却很直接,“我身中剧毒,天天靠白玉乔的解药活命,你可以不信我,好歹也得信你那师妹的毒药,呵呵!”

    君亦邪这才意识到这一点,宁承有如此把柄在他手上,他也就不怕宁承反咬了。

    “呵呵,如此看来,还得劳烦宁大家主常住我军中了。”君亦邪笑了,言外之意,他要软禁宁承。

    韩芸汐是解毒高手,放宁承回去,他如何能放心,把宁承软禁在身旁,相当于他可以间接通过宁承捞走云空商会的钱,还能操控狄族为他所用。

    打消疑虑的君亦邪太喜欢这笔稳赚不赔的买卖了!

    “那就得有劳照顾了。”宁承淡淡道。

    “客气。”君亦邪笑得十分满意。

    就这样,宁承在君亦邪的马场中“住”了下来,君亦邪看似没有限制宁承什么,却暗地里派了不少人盯着宁承,关注宁承的一举一动。

    他倒没有马上让宁承安排军饷,宁承也不急着给,他哪都没去,一整日下来就坐在军营门口发呆。

    至于白彦青的事情,君亦邪也没有再提起。

    傍晚,君亦邪让宁承先写了一封信回狄族报平安。

    宁承当然知道他的信君亦邪必会过目,他只写了寥寥几个字,“暂住北历马场,一切安好。”

    这信要写给谁呢?

    宁承第一个念头竟想到韩芸汐。

    他失踪这么多日,狄族上下一定都在找他,韩芸汐呢?

    思及此,凤羽之下那只眼睛就隐隐作痛。

    韩芸汐现在在做什么?还和龙非夜在一起吧?还在继续追踪白彦青吗?

    宁承犹豫了一下,在信封上写了两个字,“老程”,君亦邪早就瞥见宁承信里写了什么,他接过信函看都没有多看一眼,饶有兴致地问,“老程?什么人?”

    “跟了我十多年的仆从。”宁承淡淡说。

    君亦邪随手交给了身旁的侍从送出去。

    “听闻万商宫最近不太平,赌场和竞拍场都有人闹事。”君亦邪试探道。

    宁承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却很快消失不见,他不屑道,“三途黑市里,没我万商宫收拾不了的事。”

    外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宁承自己非常清楚,打从云空商会丢掉药材买卖和中南地区的市场后,这两年来亏损极其严重,全靠赌场和竞拍场撑着。这两个地方要都出事了,云空商会怕是撑不了太久,毕竟狄族和他手下的兵,还有云空商会那些暂时都不赚钱的产业全都得靠万商宫养。

    赌场和竞拍场出什么事了?他不在,长老会可否抗得过去?宁静那丫头还在黑市吗?

    宁承的担忧,全藏在心中。

    君亦邪倒真不清楚云空商会这些内幕,他对黑市里那些事也没多大兴趣,总之,他就认定了狄族,有的是银子!

    “你且修养几日,军饷之事,改日详谈。”君亦邪认真说。

    十一亿这数目太大了,宁承是打算一次性给出来,还是打算怎么给?三万战马,宁承又打算怎么接?

    他和宁承合作一事,是要告知天下,还是暗中进行,一切都还有待详细商量。

    君亦邪一离开宁承那,白玉乔就找来了,“师哥,师父的事……”

    “够了!”君亦邪冷冷打断。

    “师哥,难道你还……”

    君亦邪忽然转头看去,眸光发狠,“我和师父的事,轮不上你多嘴!”

    他说完便扬长而去,白玉乔心疼不已,她想至少她努力过,至少师哥知道了真相。

    二十多年的师徒情,岂是说恨就恨的?当然,一旦恨起来,那必是再无挽回之地。君亦邪并不愚蠢,只是他需要时间,躲起来自己舔舐伤口。

    而此时,热闹散去,阴谋尘埃落定,宁承亦独自一人坐在军营上,舔舐着属于狄族的伤口,属于他自己的伤口。

    三代人的信仰,百多年的执着,他的坚持,忽然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一个笑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