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924章 黑族,真相大白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听了白玉乔解释,宁承冷笑起来,“君亦邪,你果然被白彦青耍得团团转!北历皇帝不是傻子,你杀了太子和二皇子,又掌控十万战马,白彦青拿什么去说服北历皇帝相信你?这简直是笑话,你也信?”

    君亦邪眼底掠过一抹不悦,反驳道,“就算师父说服不了北历皇帝,但是,北历皇帝也未必限制得了我!只需我一声令下,北历至少有半数骑兵,听命于我!”

    “军饷呢?”宁承反问。

    两个字把君亦邪堵得哑口无言,而白玉乔这也才恍然大悟。想起自己在茶楼跟宁承说的那些话,她自己都觉得羞愧。

    北历的形势,师哥如今的处境,宁承比她看得还要透彻。

    师哥确实随时都可以举兵造反,可是,师哥没有军饷呀!他顶多撑一个月,一个月之后,就是寒冬了,粮草没了,马得饿死,兵得逃亡。

    这才是师哥最致命的。

    “君亦邪,白彦青应该很清楚你手上有多少粮。所以,他一日不来,你就必须和北历皇帝僵持一日。白彦青没想带你打天下,他只不过是利用你牵制住北历,让我宁家军无后顾之忧,倾尽全力和东秦决一死战!”宁承认真道。

    白玉乔连连点头,宁承分析的太对了,如果韩芸汐那时候没有揭穿师父的身份,一切还真的就会像宁承说的这样发生了。

    东西秦混战,北历又内乱,即便东西秦两败俱伤之后,君亦邪和北历皇帝也作响不了渔翁之利,因为他们也会两败俱伤。

    君亦邪终于醒悟了,他喃喃自语,“师父……他在帮你!”

    宁承无奈地点头,某种意义上来说,白彦青确实是在帮狄族,只可惜,他发现得太迟了,只可惜他当初被君亦邪十万战马给吓到了。

    若非刚刚白玉乔的话提醒了他,当他发现了白彦青所作所为的矛盾之处,他还想不到这一点。

    “师父为什么要帮你!”君亦邪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然而,宁承心中有数,白彦青看似在帮狄族,实际上却是要狄族无后顾之忧,全力以赴和东秦开战!

    白彦青下来一大盘棋,算计了龙非夜,算计了韩芸汐,也算计了他和君亦邪,目的就只有一个,就是要东西秦开战,你死我活,永无和解之日。

    韩芸汐的话,又一次回响在宁承耳畔。

    韩芸汐质问他,“当初说好的,给大家一个救赎的机会,你连红衣大炮都动用了,你是什么意思?”

    是呀!

    当初韩芸汐和龙非夜都怀疑白彦青的用心,都怀疑东西秦之间的仇恨会是一场误会,可是,他偏偏不相信,不愿意相信。

    如今,知晓了白彦青对君亦邪的隐瞒,又被白玉乔这么一提,他都不得不怀疑了。

    可是,他想不通,如果当初是风族挑拨了东西秦内战,那风族图的是什么?图这云空天下吗?就白彦青的所作所为来看,他根本无心天下,他只想乱了这片大陆。

    宁承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君亦邪则哈哈大笑起来,“宁承,你别告诉我我师父是真心效忠西秦的!我告诉你,这绝对不可能!”

    显然,君亦邪还没有意识到白彦青的真正目的。

    宁承眼底掠过一抹复杂,问道,“君亦邪,你当了他的徒弟二十多年,那你觉得他想做什么?”

    师父想做什么?

    师父一直都告诉他,风族会帮他黑族夺下北厉的铁骑,夺下云空大陆!

    一如当初,黑族挑起了东西秦的内战,风族是黑族最友好的同盟!

    可是,他自己如今都相信不了这些鬼话了!

    宁承折了回去,一步一步逼近君亦邪,“你说说,他想做什么?”

    “不管他想做什么,他都绝对不会效忠西秦,绝对不会!”君亦邪被逼急了,怒吼。

    白玉乔在一旁看着,几番想插嘴,却终究还是忍着了。

    师哥自小到大,何时被逼成这样了?

    也就只有师父这件事,能真正伤到他吧。白玉乔狠下心不说话,她只希望宁承能更狠一些,把师哥逼醒,骂醒!

    可是,白玉乔错了,宁承的每一句话都是在试探君亦邪!

    他看不透白彦青,所以他希望能在君亦邪的反应中,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君亦邪,你像个傻瓜一样被他耍得团团转,你被骗了二十多年,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他不会?”宁承冷笑起来,“君亦邪,你是装傻,还是真的傻呀!”

    君亦邪忽然一把揪住宁承的衣领,“宁承,我告诉你,风族早就背叛了西秦皇族,不是现在,而是当初大秦帝国内战之时,风族就背叛了西秦皇族!”

    这话一出,宁承立马怔住了。

    东西秦内战的起因是沙江洪涝,当年的风族报的信,说东秦太子为保铁矿,要毁了大坝,将洪水引到下游去。当初东秦皇族派出黑族摧毁大坝,西秦皇族派出风族的大军阻拦。

    而正是因为风族节节溃败,所以内战一开始,西秦皇族就不占优势,一年的时间就里就被灭了。

    那夜在战场交界之地,龙非夜却否认了这个说辞,龙非夜否认了保铁矿一说,龙非夜说当初东秦皇族只是派出黑族去抢运铁矿而已,而黑族大军受到了风族的偷袭,两军才大打出手的。

    如果说风族当年就背叛了西秦皇族,难不成风族假传了情报?污蔑了东秦皇族?

    难不成是风族故意偷袭黑族大军,引发内战的?

    “风族当年怎么背叛西秦皇族了?”宁承惊声。

    君亦邪冷笑不已,“宁承,风黑两族一直都是同盟,当年大秦帝国内战,是因沙河洪涝而起,因风黑两族矛盾而起,你仔细想一想吧。呵呵!”

    宁承还有想吗?

    君亦邪的话,肯定了他的猜测!

    东西秦当真是被挑拨的!所有的一切都是风黑两族挑起的,这么多年来,那么多人执着的国仇家恨,并非东西秦彼此的国仇家恨呀!

    是风族、黑族!

    应该承担仇恨的,是他们!

    宁承连连后跌了好几步,他该怎么接受这个事实?这么多年来,狄族的执着,他的执着全都成了一个笑话!

    真真可笑!

    宁承连连摇头,君亦邪反倒步步紧逼过来,“我师父就算背叛了黑族,也不会效忠西秦的!宁承,我师门的家务事,你就别操心了。我只问你一句,有没有兴趣同我……黑族合作?”

    黑族?

    君亦邪竟是黑族后人?

    宁承震惊了,白玉乔目瞪口呆,不可思议至极,然而,震惊至于,他们很快就恍然大悟。

    君亦邪是黑族后人,怪不得白彦青收他为徒,栽培了他那么多年。

    黑族,通兽语,擅驭兽。

    “冬乌马队里那些驭马师是你黑族之人?”宁承认真问道。

    “正是!”君亦邪大方承认。

    说什么他请来冬乌族的驭马师掌管战马,其实不过是个幌子,为了掩人耳目罢了,那些驭马师都是他黑族之人,也正是因为驭兽之术,所以他在冬乌族得到了冬乌王族的崇拜,轻易买回了九万战马。

    宁承心下感慨万千,他怎么都没想到真相会是这样,想必龙非夜也非常纳闷君亦邪是如何讨好冬乌王族,带回战马的吧。

    “宁承,韩芸汐那个贱人都对龙非夜投怀送抱了,你又何必执着于光复西秦呢?呵呵,你让她当主子,还真真是瞎了眼呀!”君亦邪说得特嘲讽。

    宁承低着头,缄默极了。

    君亦邪敲了敲他那凤羽面具,语气更是嘲讽,“怎么,你还把这东西戴脸上,是要表衷心呢,还是自取其辱呢?”

    宁承打开了君亦邪的手,仍是没说话。

    君亦邪眼底敛过一丝狐疑,冷不丁将凤羽面具摘掉。他正要丢掉,宁承终于拦下了,一把夺下凤羽面具,冷冷道,“君亦邪,我可以跟你合作,江山归你,韩芸汐归我!我不许你伤她分毫,如何?”

    这话一出,白玉乔就看了过来,虽然有所猜测,可听宁承亲口承认,她终究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怪不得了,怪不得韩芸汐忘记了国仇家恨,跟龙非夜勾搭在一起,宁承还死守着狄族不放,原来啊,原来心不在西秦,而在西秦公主呀!

    君亦邪哈哈大笑起来,“不要江山要美人!呵呵!韩芸汐的滋味,确实不错,可惜了!当年……”

    当年,他冲动之下,差一点就得到韩芸汐了。

    君亦邪正笑着,宁承却忽然一拳头狠狠打过来,打在君亦邪嘴上,君亦邪始料未及,整张脸都被打歪了,人也被打倒在地上,吐出了两颗牙齿!

    “宁承!”

    白玉乔怒声冲过来,宁承却一脚狠狠踹开,他怒火滔天,君亦邪还未爬起来,他就一把揪住了君亦邪,又是一拳头挥过去。

    然而,君亦邪拦下了这拳头,他冷笑,“她什么滋味,我还真没尝过。不过……呵呵,龙非夜怕是尝腻味了吧。我对龙非夜的破鞋不感兴趣,你要就留着你!你这么大的力气,留着送给龙非夜吧!朝我来……呵呵,算什么东西?”

    君亦邪说得还真有那么点道理,可是,宁承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挣脱开他的手,左手成拳,又一次打在君亦邪的脸上,直接将君亦邪打飞了出去。

    左手手心的针,随着他握拳的动作而深深刺入血肉中,可是,宁承一点儿都不感觉到疼,比手心还难受的是他的心。

    看着君亦邪的嘴脸,他忽然发现,原来自己和君亦邪一样,都那么不是东西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