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918章 效率,坐地涨价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五亿

    龙非夜狐疑了起来,韩芸汐不会无聊到跟他开这种玩笑的。

    如果是万商宫要买的话,也不至于开出这么高的价格。

    “怎么回事”龙非夜问道。

    见龙非夜这态度,韩芸汐心下百分百肯定程叔有问题了。如果龙非夜手下那人真的开价五亿,那这么大笔买卖,必定会禀告龙非夜的。龙非夜如今对这件事一无所知,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程叔虚报了价格

    程叔为何要虚报价格,是要中饱私囊呢赚万商宫的钱呢,还是给她出难题,刁难她又或者二者兼有

    好个程叔,宁承不失踪,他的胆子就肥了

    “五亿你卖不卖嘛”韩芸汐笑得更意味深长了。

    “六亿,你买吗”龙非夜反问道,他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始末,但是他可以肯定,这笔钱一定是万商宫出的。

    “六亿,那就是一座园子三亿。”韩芸汐煞是认真地算起来,“六亿就有点贵了呀”

    “七亿,要就赶紧订下来,否则,十亿都不卖”龙非夜也颇为认真地说。

    这算什么,一句话的功夫就涨了一亿两那五大长老知道了,会不会齐刷刷吐血身亡呢程叔知道了又会做何感想

    赌场的买卖再好赚,也没龙非夜这赚钱的效率呀

    “买买买七亿就七亿,不许再涨价了”韩芸汐说完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不算是她帮龙非夜抗万商宫吧,这只能说宁承管教下属不严,自己被下属坑了。

    三千万的宅子转手三个亿卖掉,龙非夜赚一笔,够不少商贾之家赚上一两年喽

    “到底怎么回事”龙非夜煞有介事地警告,“你再不说,就多准备一亿吧。”

    八亿

    韩芸汐的嘴角都抽搐了,这价格高得实在离谱,长老会必定会极力反对买这两园林的,这件事会黄掉的。

    她立马将程叔那日说的情况告诉龙非夜,龙非夜一下子就明白怎么回事。他也不多评价什么,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只说了一句,“打理那两个园子是人叫贾戴,明日我派人过去交待一下,剩下的事你自己处理。”

    他说完便取出密函来,靠在床榻上,一封封拆看。

    韩芸汐双手撑榻上,拖着双腿坐起来,看着龙非夜,笑而不语。

    龙非夜没抬头都知道她在看他,他也没理睬,看完了手中那份密函,才问,“笑什么呢”

    韩芸汐笑得更深了。

    龙非夜摸了摸她的小脸,“又打什么鬼主意七亿都给你,记住,一个子都不许万商宫欠”

    “我才不要你的钱。”韩芸汐立马拒绝。

    龙非夜终于抬头看她,“不劫财,那劫色吗”

    韩芸汐立马摇头,还未开口,龙非夜就逼近了,“那你笑什么”

    韩芸汐搂住他的脖子,特认真,“就觉得有你好,真好。”

    龙非夜缓缓低头,额头抵着他的额头,柔声,“也就对你一个好。”

    他说完,低头下来轻轻地在她唇上吻了一下,便拿开了她的手,又专心看起密函来。

    韩芸汐心头微微一咯,有些始料未及。

    她一搂他的脖子,他绝对不会再放过她的,尤其是这几个晚上,只要他上了这张榻,就绝对不会让她闲着,非得折腾到她无力晕厥不可。

    可是,今夜,他怎么了

    韩芸汐满心狐疑,抱着枕头坐在一旁,只见龙非夜专注是密函上,心无旁骛。韩芸汐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这还是她的殿下吗还是她那头喂了两个多月,怎么喂都喂不饱的饿狼吗

    韩芸汐心想他这些密函应该很重要吧,于是便在一旁乖乖地等着。龙非夜看完了所有密函,就侧躺下来,对她道,“还不过来。”

    韩芸汐心下暗笑,自己果然误会他了。她乖乖地依偎到他怀中去,她都猜得到他下一步会做什么了。

    可是,韩芸汐等了许久,龙非夜却不似以往那般挑拨她,而只是拥着她,安安静静地闭上眼睛,睡觉。

    韩芸汐眼睛睁得大大的,眼底一片复杂,她如果还感觉不出龙非夜的异样,就白陪了他那么多年了。

    安静了许久,她轻轻地拉住他的手,龙非夜随即将她的小手握住。

    “你还没睡呀”韩芸汐低声问。

    “睡吧。”龙非夜拉着她的手,圈住她的腰,将她抱得更紧一些。

    韩芸汐怎么睡的着呢又安静了片刻,她的小手小心翼翼地挣脱开龙非夜的大手,可一挣脱开,龙非夜便又拉住,低声,“乖,睡觉。”

    韩芸汐又安静下来了,可是,没多久她的手又一次动了,这一回龙非夜并没有拦她,而是由着她折腾。

    韩芸汐也没怎么折腾,就是轻轻地抚摸他的手指,将他修长的手指一根根轻抚过去,像是失眠百无聊赖,又像是暗暗谋划着什么。

    龙非夜在她背后,其实眼睛一直都是睁着的。原本确实是要睡了,可是她一动,他就比她更加睡意全无。

    韩芸汐把玩着龙非夜的手指,见龙非夜没动静,她竟将他的手拉到唇,轻轻地吻了一下。

    龙非夜嘴角微扬,笑得无声无息,又无奈至极。

    “龙非夜”终于,韩芸汐低低开了口。

    龙非夜不动,不答,笑得又宠溺,又无奈。他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女人也会像他一样,渴望着对方。

    “龙非夜”韩芸汐又低低唤了一声。

    他终究不舍得晾她太久,他拉下她的手藏则丝被中,按住,低声,“好了,乖乖睡觉。”

    韩芸汐终于肯定龙非夜今晚上的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她转身过来,蹙着眉头看他,虽然没问,可是彼此心照不宣。

    龙非夜避开她的视线,将她的脑袋拢入怀中,“乖,听话睡觉了。我抱着你睡。”

    韩芸汐还要动,龙非夜终于禁锢住她,低声,“你的身子要紧,听话。”

    这话一出,韩芸汐恍然大悟原来他顾忌的是她避孕的事。

    一抹酸涩顿是涌上心头,单单一个“好”字,岂能说尽这个男人的好呢

    “龙非夜,你这么好,我当真无以回报。”

    韩芸汐说着坐了起来,龙非夜亦是坐起,正要劝,韩芸汐又一次搂住他的脖子,龙非夜正拿开她的手,可终究狠不下心,他低下头,低声,“芸汐,乖,该睡了。我累了”

    就声音都听得出他的隐忍。韩芸汐问道,“龙非夜,无以回报,以身相许可以吗”

    他锁眉,正要推开她,谁知道韩芸汐忽然将他的脑袋按下,让他埋头在自己胸口中。

    “别闹了”

    龙非夜急了,想起,韩芸汐按着不放,索性拉来他的手按住她的丰腴。

    天下,也就这个女人敢这般强迫他,也就这个女人强迫得了他本就强忍着的龙非夜终是控制不住,他一把狠狠推开她按在他脑袋的手,却没有离开,而是狠狠咬了下去。

    虽然咬得不深,可却在她胸口中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咬痕,有那么点疼痛。一放开,他便低吼,“韩芸汐,你自找的”

    “我乐意。”

    韩芸汐豁出去了的,这个男人怎么可以不要她呢她轻轻抚上他的胸膛,见他蹙眉,她更是发狠,冷不丁就扑过去,吻住了他胸膛的敏感。

    “韩芸汐”

    龙非夜立马仰起头来,低吼了一声,“韩芸汐,你够了”

    “不够”韩芸汐说得特狠绝,她沿着他精炼、分明的肌理,一路流连而下

    龙非夜仰起头,闭上了眼睛,唯有长长的睫毛轻颤着,两鬓都沁出了薄薄的细汗,那表情似乎痛苦,却又欲罢不能。

    这绝对是折磨。

    火,烧遍了全身,似乎灵魂浴在火中,最后灭火的只能是韩芸汐。

    这一夜,韩芸汐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玩火自焚。一夜停停歇歇,睡睡醒醒,直到天亮,婢女来敲门提醒她用膳,龙非夜都还不放开她。

    “我身子不舒服,晚些起,吩咐下去谁都别来打扰。”韩芸汐趴在榻上,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沙哑。

    而龙非夜就欺在她背后,狠狠地惩罚她昨夜的挑衅。

    待婢女离开了,韩芸汐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由他驰骋

    “龙非夜,我好累呀。”

    就在韩芸汐即将睡过去的时候,隐隐听到龙非夜说,“傻瓜,不会再有下次了。”

    她立马清醒,瞪眼他。

    满面红潮,大眼怒瞪,看得龙非夜禁不住笑了起来,但是,他还是很认真地警告道,“把身子养好,你欠本太子一打娃呢”

    韩芸汐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靠近,龙非夜凑近,她便低声告诉他秘方。

    精通寻穴施针的她,自有办法避孕,并不会伤着身子。  . 首发

    龙非夜听了,嘴角勉强扯出一抹笑意,“那便好。”

    他眼中的失落和无奈,她全都看到了。他轻抚她胸口上那个咬痕,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儿,他揉了揉她的刘海,宠溺而笑,“睡吧,今晚楚天隐会过来,我会晚点来。”

    韩芸汐没出声,心口堵得难受。

    龙非夜就像昨夜那样,没有多言,转身离去了。他的背影都消失在窗口,韩芸汐还愣愣地看着。

    过了好一会儿,韩芸汐才坐起来,她并不似以往那样,一清醒就对自己施针避孕,而是穿戴整理好,叫来婢女送她去宁静那边。

    她要做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