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90章 不许他们离开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唐离一句“不玩了”,让全场的人都傻眼。现场无比热烈的气氛就像是被泼了冷水,刹那间安静了下来。

    原本的冤大头唐离成为最大的赢家,白赚五亿,顾七少连输四场一共四亿八千万,虽然只有一亿两千万是宁承白给的,但是,他依旧是最大的输家,才一盏茶的时间就白白没了三亿六千万,作为庄家的千金厅也就输了一亿多。

    换句话说,唐离赢的大部分是顾七少的钱。

    顾七少听了身旁侍从的话后,毫不避讳仰头朝二楼的宁承看去,宁承早就后退到看台内侧,谁都看不到他。顾七少其实在隔壁玩得很开心的,被千金厅的热闹吸引了过来,想过来凑凑热闹,玩得更开心一些。他虽然白那宁承一亿两千万筹码,但是愿赌服输。如果程叔没有出老千,他就算输了自己的钱也心甘情愿。

    可是,这四场下来,程叔每一场都出老千,专坑他。他能不怒吗?

    他才不管他的银子都被唐离赢走了,他认定了千金厅,认定了宁承这个大庄家。宁承派人来说什么让他回去,要如数奉还他银子?门都没有!豪赌的雅兴被打扰了,他不坑回几倍来就不叫顾七少!

    程叔见形势大不妙,也不敢再玩下去,顾七少这人没定性没原则,向来不按常理出牌,万一真把他惹恼了,他和赌场杠上黑楼那件事天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顾七少输的三亿多虽然目数大,但是,千金厅还不至于拿不出来。

    且当为了大局着想,花钱消灾了。至于唐离那边,只可惜了这个好机会,只能日后在算账了。

    程叔也不知道宁承是怎么想的,这形势下只能自己做主张息事宁人了,虽然这不符合赌场的风格,但谁让他们撞上顾七少呢?

    “呵呵,既然唐公子不玩了,那就请诸位休息休息,一盏茶之后咱们重新开局。”程叔说道。他得争取出时间,单独和顾七少谈一谈。

    顾七少这才看过来,不屑而笑,“怎么,怕本少爷输不起吗?”

    “不不不,只是唐公子退场,咱们也……”

    程叔话还未说完,顾七少便将最后一张金卡丢到程叔面前去,“本少爷要换种赌法,真金白银来赌!本少爷这张卡是不封顶卡,你要是赢了,这张卡归你,你要是输了,回去跟你家主子要一张卡来偿!”

    一听到不封顶金卡,周遭众人的眼睛都亮了。云空大陆的金卡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有不同等级的区分,最高等级的莫过于不封顶的金卡。这东西相当于是不封顶的信用卡,没有额度的限定,要花多少就花多少,花出去的就是卡主的债务,钱庄自是会跟卡主讨债。

    整个云空大陆不封顶的金卡大概就十张,要办理这种不封顶的金卡,并不容易,若非拥有足够的资产,财力,那些大钱庄是不会放行的。

    唐离才刚刚刷新三途黑市赌场的新纪录,顾七少立马给破了纪录,他不仅仅是第一次下注多豪的人,而且还是一天之内输钱最多的人,更是破了赌场的规矩,拿金卡出来做赌注。

    一开始大家都还不想探究那张金灿灿面具之下藏着怎样的一张脸,一个身份,可是此时此刻,大家都好奇极了。

    “看样子他不是托呀……什么来头?”韩芸汐一肚子狐疑,这些年来金卡她见了不少,可印象中不封顶的金卡她就见过两张,一张是龙非夜自己用的,一张是龙非夜当初第一次带她去药城送给她的。

    龙非夜饶有兴致看着黑衣金面人,眼底掠过一抹欣赏。其实,之前一大堆筹码看得他都有些兴意阑珊了,直接拿金卡来赌,他倒是有点兴趣。

    不得不说程叔打量着顾七少这张不封顶的金卡,也有些心动,毕竟整个云空大陆就只有十张,云空商会也就只有三张而已。

    正和宁静要去把筹码兑换成银票的唐离也回头看了过来,他都有些同情这个黑衣公子这时候铁定被赌场里那些放高利贷的人盯上了,在这么下去铁定会背上一身债的。

    当然同情归同情,唐离并没有折回去提醒,也没有丝毫内疚之心,赌桌上的一切本就是心甘情愿的,怨不得别人。要有那么多抱怨,就别上赌桌。他至今还紧紧牵着宁静的手,心情愉快。今天晚上宁静好几次在桌子下拽他,提醒他,让他都真把宁静当作和自己同一条船上的妻子了。

    他低声问,“静静,你要偷的那个库房里有五亿吗?”

    “没有。”宁静淡淡回答,她也都忘了偷库房是她编造出来的谎言,忘了她今夜要在黑市里逃脱。

    说谎者连自己都骗了,这是幸还是不幸呢?

    唐离和宁静渐渐远离了赌桌的,大家都被顾七少那张不封顶的金卡吸引,而二楼看台上,宁承却眸光寒彻地盯着他们夫妻。

    五亿,宁承输得起。让他震惊的是顾七少插足,让他脸色苍白的是失去了对付唐离的大好机会。他犹豫了片刻,眼底闪过了一抹狠绝,他低声吩咐身旁的侍从,“让大长老出面,把静小姐和姑爷带到和气堂喝茶,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他们离开万商宫。”

    北历那边的时局越来越紧张,黑楼这边他们也有办法引白彦青来了,如果一切都顺利,不出一个月东西秦便会重新兵刃相向,他继续唐门的暗器支援。唐离既然都到他的地盘来了,他岂能轻易放走?

    大长老不让宁静和唐离离开,宁静该明白他什么意思的。

    “是!”侍从连忙离开。

    宁承往赌桌那边看去,程叔还迟迟没有回复顾七少,顾七少已经叫嚣起来了。

    “怎么,怕本少爷输不起,还是你千金厅赔不起?”

    “呵呵,你万商宫千金厅号称云空大陆第一赌场,不会连一张金卡也不敢接吧?赌不赌给个干脆话,不赌的话,本少爷到金翼宫去!”

    日夜不休,财源广进的赌场最忌讳的就是顾七少这种闹法。赌场是最财大气粗的呀,赌徒想怎么豪赌,赌场都应该欣然接受,热情接待不是?岂有怕的道理?一怕,就会让人怀疑赌场的财力,而这一点是最致命的。

    顾七少才囔囔几句话,周遭赌徒们就都附和起来。

    “千金厅怎么回事呢?一张不封顶金卡就玩不起了吗?玩不起就别开什么赌场!”

    “呸!没想到千金厅这么孬种,没意思没意思!老子不玩了!”

    “呵呵,老子哪天要赢十几亿,千金厅不会兑现不了银票吧?没劲没劲呀!大家都走吧,这地儿不好玩!”

    ……

    不封顶卡毕竟是大事,而且就顾七少这架势不管这不封顶卡的输赢都会继续豪赌下去,程叔已经做不了主了,早就派侍从去请示宁承。

    他一边安抚众人的情绪,一边焦急等待。然而,他等来的并非侍从,而是一个灰袍男子。

    这男子一过来,立马引得众人关注,他个高中等,身材瘦削,面部轮廓棱角分明,五官深邃,鼻子特别高挺,一头金色的短碎发,十分惹眼,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来自云空大陆边缘地带的异域外族。

    他的瘦并非精瘦,也不是病弱而瘦,而是有些“受”,然而,他的眼神一点儿都不“受”。众目睽睽之下,他没把任何人放眼里,径自沉敛着双眸,一步一步走到程叔身旁。

    这个世界上有三种男人,随便往人群里一站都可以引无数围观。第一种是像龙非夜这样的,尊贵和霸气浑然天成,高高在上,不怒自威,令人敬畏,不敢靠近;第二种便是想顾七少这种高调的骚包,绝美的容颜,刻薄的言语让人不关注都不行,第三种就是像眼前这个男子,虽然没有龙非夜的气场,没有顾七少的高调,可偏偏一出现就让人移不开眼。

    他一来,程叔高悬在半空中的心立马就落回心口,安心了。

    他同程叔点了个头,程叔便放心地从旁离开。

    “什么意思?赌不起就要走了?”顾七少对出老千的程叔意见很大。

    “这位公子,荷官没有资格更换规则,所以此桌在下来接手,在下是千金厅的执事,我叫阿金。”

    金执事礼貌却又谦卑,微笑为不讨好,非常有职业素养。可即便如此,韩芸汐还是在他眼中看到了一抹桀骜不驯的痕迹。韩芸汐知道,这个家伙绝非表面上这么安分。

    沐灵儿也一直盯着金执事看,她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会有和七哥哥一样貌美如花的男人。金执事相貌的美和顾七少的绝美不一样,他是纯粹的好看,帅气。沐灵儿忽然很想知道这个金执事笑起来会是什么样子,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那就是不管怎么样金执事不会比七哥哥好看。

    常来千金厅玩的人都听说过千金厅的执事是个赌术极高的人物,但是几乎没有人见过。金执事的到来,让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大家心中都惊叹于他的年轻。

    “你见过这人吗?”韩芸汐低声问。

    “听说过,异域的孤儿,来历不明。”龙非夜低声。

    顾七少才不管来者是谁,他不悦地问,“这么说,你有资格更改规则?”

    “是。”金执事淡定地回答。

    顾七少拉开椅子重新坐下,“好,咱们就玩最简单的,比大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