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914章 无论如何要带她走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韩芸汐到宁静屋里时,只见沐灵儿在书房里专心的配制药物。

    “你这是做什么?”韩芸汐不解。

    “我想办法把这两个药方调配一下,让宁静能更好的吸收药效,降低药物对胎儿的影响。”沐灵儿认真说。

    “她情况如何?”韩芸汐低声问。

    “大半天都不出声,我也不敢跟她说话。”沐灵儿说着,压低声音问,“姐,宁静和唐离是真心相爱的?”

    “不相爱能有结晶?”韩芸汐反问道。

    沐灵儿悻悻地点了点头,“姐,有七哥哥的消息了没?黑楼到这里也就半天的路,他怎么还不回来?”

    沐灵儿不问,韩芸汐都忙得忘了这一茬事,“是该回来了呀,难不成没找着人?”

    虽然她和龙非夜提前回来,可是,狄族的人和龙非夜的影卫都还在岳山附近追踪白玉乔的下落,顾七少如果是黑楼爆炸的第二日就赶过去,应该能遇到那些侍卫的。

    “七哥哥一定会去那的!”沐灵儿说着,忽然大惊,一把拉住了韩芸汐的手,“姐,七哥哥不会出事吧?”

    韩芸汐也有些担心,她连忙吩咐侍从让五长老加派人手去找人。

    “跟我一道进去瞧瞧她?”韩芸汐问道。

    沐灵儿至今都满心愧疚,不敢直面宁静,“姐,你自己进去吧,我……我刚刚看过她了。”

    韩芸汐也不为难,都走远了才回头看来,笑道,“丫头,你叫我姐还叫得满顺口的嘛。”

    她说完得瑟一笑,轻轻撩了下刘海,风华万千,转身进屋,留沐灵儿愣在原地。沐灵儿这才意识到自己叫了人家两天“姐”了。

    韩芸汐一进来,宁静立马询问赌场和竞拍场的事情。

    “你不问我唐离怎么样?”韩芸汐反问道。

    “少跟我提他!你应该知道竞拍场和赌场的风波是你唯一的机会。”宁静虽然身体恢复得慢,精神却恢复得不错。

    韩芸汐将今日会议的内容详细告诉了宁静一番,宁静沉默了半晌,最后竖起了大拇指,“韩芸汐,你行呀!”

    可惜沐灵儿没跟进来,否则沐灵儿一定会哭的!她虽然不知道七哥哥当初打算如何算计宁承,但是,她知道金翼宫的主子是七哥哥呀!

    当然,如果顾七少此时在三途黑市的话,指不定把金翼宫都送给韩芸汐了,还斗什么斗?

    “金翼宫会不会是风族的产业?”宁静狐疑地问。

    “不会,如果风族有金翼宫在手,君亦邪就不会缺军饷了。”韩芸汐认真说。北历皇帝牵制君亦邪的诸多措施之一就是扣住了所有军饷。已经抵达的三万匹马,和在路上的三万匹还有即将上路的三万匹,可都是真金白银去伺候的。

    “我怀疑你哥未必落到白彦青手上,否则白彦青和君亦邪不会坐以待毙的,早就威胁上门了。”韩芸汐认真分析。

    “那白玉乔能带我哥去哪里?”

    不止宁静琢磨不明白,韩芸汐也琢磨不透,她们怎么会想到白彦青和君亦邪之间的间隙,更不会知道白玉乔会让这份师徒关系恶化到怎样的地步。

    韩芸汐和宁静就这样闲聊着,宁静不想提唐离,韩芸汐也就不提了。她总希望唐离能亲自来告诉宁静他的真心,而非她来转告。而且,她现在说出真相,万一宁静不听劝执意要下榻去牢房,那罪过可都是她的了。

    聊着聊着,韩芸汐随口问了一句,“宁静,你觉得程叔这人怎样?”

    “他是我父亲的随从,我父亲过世之后就一直跟着我哥哥。在狄族里,也就他敢跟我哥呛声。”

    韩芸汐试探地问,“那……咱们合作的事能否……”

    话还未说完,宁静就打断了,“谁都不能说,尤其是他!韩芸汐,跟在我哥身旁的人,能不跟他一样固执吗?你想掌控住狄族,就先得把程叔控制住!”

    韩芸汐点了点头,心中有数了。

    “你且养着,待会我出去做场戏。就说你在赌场突然昏迷,操劳过度,大夫说要卧榻修养一阵子。”韩芸汐低声交待,“大夫和侍女我会安排妥当,你就放心养着吧。这阵子赌场和竞拍场的事,我会派人告诉,你也帮我盯着,避免些纰漏。”

    “放心,我会盯紧的。”宁静认真说。

    韩芸汐离开之后,按照计划慌称宁静病了必须卧榻,她收买了五长老那边都一个婢女,又从外头找了一位大夫过来,总算把这件事给瞒过去了。

    忙完了,她又赶忙让侍女推她到牢房里去。

    大老远的就听唐离大喊,“嫂子……嫂子!”

    “叫魂呢?”韩芸汐不悦问。

    “宁静呢?”唐离等了大半天,还以为韩芸汐会带宁静过来呢。

    韩芸汐没打算说的,可是,犹豫了半天,终究觉得宁静有孕还险些小产是件极大的事,唐离这个当丈夫的有权利也有义务知道。

    反正唐离迟早都会知道的,她现在不说的话,日后铁定会被唐离责怪。

    韩芸汐冲唐离勾了勾手指头,“你过来,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不似上一回,这一回唐离箭步冲过来,乖乖地俯身而下,洗耳恭听。

    然而,当韩芸汐把事情说出来的时候,他就不再乖了。他二话不说就要往牢外冲出去,幸好韩芸汐有先见之明,刚刚进来的时候随手锁上了牢门。

    且不说外头全是弓箭手,唐离冲不出去,就算他冲出去了,他能怎样?他和宁静如今就像她和龙非夜一样,公开不了。

    狄族尚且不知道唐门和龙非夜的关系,但是,暴雨梨花针已经让狄族和唐门彻底决裂了,要是宁静怀孕的事传开,吃大亏的就是宁静。唐离也只能受制于狄族了。

    唐离使劲地踢踹牢门,回想起之前宁静在医城说的话,他简直想扇自己几巴掌,他怎么就那么笨,怎么就那么粗心呢?

    那个时候,他软禁宁静,连着三天三夜只给她喝水三餐都不给,还把她双手吊起来折磨,还威胁她要把她吊到城门去。那个时候,宁静笑着对他说,“阿离,我怀孕了。”

    “宁静,你这个傻女人!不傻不傻啊?”唐离的心疼得都碎,虽然是怒骂,可语气里却透着宠溺,仿佛宁静就站在他面前。

    他总算明白为何一向倔强的宁静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妥协了,原来是为了她腹中的孩子。他该有多庆幸宁静妥协了,否则他无需把她吊到城门上去,只需要再饿她三天三夜,她就撑不住了,他的孩子就没了呀!

    “嘭!”一声巨响,唐离恶狠狠地一拳头扎在牢门上。

    待唐离发泄了一番,韩芸汐才淡淡开口,“唐离,想保住你孩子的命,你最好冷静下来。否则,她们母子俩的麻烦会很大的。你别忘了这是什么地儿。”

    其实不必韩芸汐说,唐离应该更清楚后果,他紧握的拳头死死地抵在牢门上,安静了下来,也忍耐了下来。

    半晌,唐离才开口,“嫂子,真没办法把我弄出去吗?”

    “办法是有,可是这个节骨眼上太冒险了。”韩芸汐很为难。

    谁知道唐离却非常果断,“那你帮我照顾好他们娘俩……”

    他沉默了一会儿,又继续说,“嫂子,你们要对付白彦青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无论如何,我要带宁静回唐门!”

    韩芸汐忽然有种唐离长大了的感觉,她毫不犹豫地答应,“好,到时候让你哥帮你安排。”

    韩芸汐总算想起龙非夜了,她天还未亮就把他抛下,一直忙到现在,天都快黑了。龙非夜这会儿已经跟在去西周的路上了吧。

    唐离的孩子,那得管龙非夜叫一声叔呀。龙非夜当叔叔了?

    韩芸汐忽然觉得很不可思议,回想起龙非夜之前问过她好几回的问题,她心中难免苦涩。

    孩子……岂那么容易说想要就能要的呀。若有朝一日兵戎相见,孩子怎么办呀?

    韩芸汐甩了甩头,不愿意多想。她觉得自己还是抓紧时间处理赌场和竞拍场的事,如果能赶在龙非夜回来之前,把这两件办妥了,拿下万商宫长老会,他们也趁早找白彦青算账。

    顾北月的处境,小东西的下落一切都还是未知数,真真怪想念他们的。

    于是,韩芸汐离开牢房之后,蒙上面纱便让婢女推她去了竞拍场。就在她从前门离开的时候,龙非夜正好从后面潜进来。

    龙非夜又一次在屋里等了一晚上,三更时候才等到韩芸汐回来。

    这一回,他目睹了韩芸汐泡澡的整个过程,直到韩芸汐收拾干净,裹着丝质睡袍窝榻上,他才冷不丁从屏风后头走出来,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累了,想睡了?”

    韩芸汐真的吓到了,差点就从床榻上栽下来,她不可思议地瞪他,都有些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你……你为什么不早出来!”韩芸汐昨夜也问过这个问题的。 c≡c≡

    可是,今日的话外之意完全不一样!昨夜他是趁着她泡澡到一半的时候冒出来,今日他居然……他居然悄无声息地看她泡完澡才出现。

    他刚刚……到底看到了多少呀?

    思及此,在看龙非夜那双审视的眼睛,韩芸汐忍不住想起他们的第一次,她衣衫尽褪,他是那样认真而又霸道地审视她的身子,她的全部。

    这个男人看她的目光,有时候都会让她害怕,感觉自己随时会被吃干抹净。

    “全看到了。”龙非夜还是像昨夜那样直接,他随即又嘲讽起来,“你的动作停灵活的嘛。”

    韩芸汐总算弄清楚他眼中的不悦,虽然她的腿好了很多,也能偷偷迈两三步了,可是他绝对的禁止,要她在养一阵子才进行康复训练。

    韩芸汐连忙转移话题,“龙非夜……你不是去西周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