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912章 坑了一大笔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韩芸汐一听到“小产”二字,再看一眼地上那摊血迹,立马大吼,“你别哭了!带我进去,快点!”

    沐灵儿被吓着了,“我……我,我得去……”

    “快点!”韩芸汐怒吼。

    沐灵儿顾不上解释,连忙推韩芸汐进门,宁静没想到韩芸汐会过来,她怒问沐灵儿,“药呢!大夫呢?”

    沐灵儿被这两个女人吼过来,吼过去,强忍着泪水,“姐,我把脉过了,宁静的孩子保得住,她现在急需要安胎要,我说找大夫是保险起见。”

    “需要什么安胎药?”韩芸汐问道。

    沐灵儿连忙念出几味药材来,韩芸汐竟直接从医疗包里掏出来,确切的说,她是从解毒系统里取出来的。沐灵儿说的几位药材都很常见,她的解毒系统还是有存货的。只是是用来配制解药的,没想到会有拿来配制安胎药的时候。

    沐灵儿和宁静都很很好奇,但是,顾不上多问,沐灵儿确定了药材没错之后,立马亲自去煎熬。

    韩芸汐确定宁静暂时无大碍之后,急急出去把院子里那滩血迹给处理掉。

    她回来之后,宁静望着天花板,发呆,也不知道想什么。

    韩芸汐吐了口浊气,都不知道今日宁静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该怎么去跟唐离说。

    韩芸汐坐了好一会儿都没出声,宁静睁眼看过来,“韩芸汐……”

    韩芸汐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韩芸汐,你一定觉得我很可笑吧?”宁静苦笑地问。

    韩芸汐骤然冷声,“你简直是可恶!这么大的事,你居然瞒着唐离!”

    宁静眼底掠过一抹苦涩,也不想多解释什么,她侧过头去,不再说话。

    韩芸汐也沉默着,很快。很多事情,还得让唐离亲自来跟她说吧。沐灵儿送来药汤之后,韩芸汐便出去找大夫了。

    她带大夫过来时候,宁静已经喝完药,睡着了。

    大夫检查了一番,又看了沐灵儿开的药方,又补充了一帖药,说孩子虽然保住了,但是宁静一定要卧床一个月。

    送走了大夫,沐灵儿终于崩溃了,低低哭了起来,“姐,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韩芸汐这才发现沐灵儿叫她“姐”了,看着泪眼模糊的沐灵儿,韩芸汐无奈极了,“你跟我说对不起有何用。”

    “姐……呜呜……”沐灵儿哭得更大声了。

    韩芸汐立马捂了她的嘴,“你安静点成不!宁静需要休息!”

    沐灵儿立马不敢出声,瞪大了一双泪眼,可怜兮兮的。她都没发现自己已经叫了韩芸汐好几声“姐”了。

    韩芸汐淡淡问,“你跑这儿来做什么?”

    沐灵儿这才想起另一件事来,“姐,我,我……我还闯了一个祸。”

    韩芸汐心惊,“什么事?”

    “我被金执事追杀了。”沐灵儿怯怯地说。

    韩芸汐更震惊了,“到底怎么回事?”

    沐灵儿这才将事情始末说出来,她昨晚上去东来宫的竞拍场挥霍,一晚上花了三两个多亿,把东来宫昨晚上竞拍的东西全都买了下来。

    她今天早上刚到万商宫门口,就撞见金执事,金执事要杀她,幸好她反应快,及时逃进来,金执事才不敢追。

    原来金执事昨晚上把东坞钱庄交给了五长老,已经身无分文了,今早上消息才传出去,钱庄来不及封锁他的不封顶金卡。简单地说来,因为她昨晚上一夜潇洒,挥霍无度,原本只是身无分文的金执事欠下了两个多亿的债务。

    两个多亿对于之前的金执事来说,也就一夜豪赌罢了,但是,对于现在的金执事来所,那简直是天文数字呀!

    他就算是想拿命去偿,他这命也是属于万商宫的呀!

    韩芸汐原本还有些生气,一听沐灵儿解释,她险些笑出来!没想到沐灵儿也这么能坑人,怪不得金执事要追杀她了。

    “金执事欠了一屁股债?”韩芸汐喃喃自语起来,似想到了什么。

    “姐,我没想到会事情会闹得这么大。”沐灵儿也只是想报复一下金执事,没想到会把金执事害得这么惨。

    虽然发放不封顶金卡的钱庄不像东坞钱庄这种地下钱庄,但是,逼人还债的手段也是很可怕的。金执事从今开始,日子不会好过了。

    “姐,要不我把我竞拍来的那些东西贱卖出去,能卖多少就让他还多少吧。”沐灵儿终究是心善的。

    “不必,且让他急几日再说。”韩芸汐淡淡说,她已经一计上心头了。金执事的冬乌族人,应该会冬乌族语,说不定这个家伙会是她在万商宫扭转乾坤的关键人物。

    “灵儿,你留下来照顾宁静,这件事千万保密,知道吗?否则,宁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韩芸汐认真道。

    沐灵儿使劲地点头,韩芸汐才放心离去。她一边琢磨着怎么把唐离弄出牢房来瞧一瞧宁静,一边往议事大堂走。

    议事大堂里几位长老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程叔也在场,他都还没找到金执事的卖身契,就被韩芸汐抢了先,不得不说,他心下都有些佩服这个女人的能耐。只可惜了,这个女人的心在龙非夜那儿,否则,她一定能带领狄族光复西秦大业的。

    程叔虽然在金执事一事上没捞到什么好处,但是,他还是不动声色地潜伏着,他知道,赌场和竞拍场的风波,韩芸汐无论如何都是摆平不了的。

    韩芸汐一过来,诸位长老便纷纷起身,行礼之后,大长老说了一句,“来人,去瞧瞧静小姐快过来了没?就说公主已经在等了。”

    “不必了,我让她到赌场去了。”韩芸汐淡淡道。

    大长老还想问,韩芸汐抢了先,“大长老,你来说一说竞拍场的情况吧。”

    “是。”大长老起身来将详细情况禀明。

    竞拍场的风波源于一桩假货,东西确实是假的,但是并非竞拍场造假,而是有内鬼栽赃陷害,把真品兑换掉了。竞拍场的生意最忌惮的就是假货,客人们抓住了这一点,索赔高额的赔偿金。

    “那就赔偿,要多少给多少。”韩芸汐说道。

    “已经承诺给予十倍补偿,可是那位客人不仅要十倍补偿,还要真品。”大长老十分为难,“公主,那个内奸至今不见人影,真品也下落不明呀。”

    “这位客人什么来头?”韩芸汐问道。

    “是西周的一个富商,做茶叶买卖的。”大长老答道,“他好纠结了一伙同伴,天天在竞拍场大门口堵着,他们不走,竞拍场就永远别想开张。”

    韩芸汐点了点头,又问,“赌场那边,什么情况?”

    “赌场的事情都是程叔处理。”大长老一说完,程叔连忙站出来,将赌场的情况如实回禀。

    赌场的情况比竞拍场要糟糕一百倍,自从那日有人揭穿赌场荷官出老千之后,赌徒们就占领了赌场,至今不离开的,好几个赌徒要求赌场赔偿他们三年来输掉的钱,还要加利息。这还算是小事,有几个赌徒根本不要赔偿,昨晚上带了一帮小厮来砸赌场,扬言万商宫的赌场开一日,他们就砸一日。

    “小厮?”韩芸汐冷哼,“一群小厮也能把赌场砸了,守卫都是饭桶吗?白养的呀?”

    程叔连忙解释,“公主殿下,这个节骨眼上,咱们在动武的话,就更加理亏了。所以属下就之劝不拦。属下已经惩罚了那个荷官,可是金翼宫那边把出老千的套路全都公开了,别说咱们的赌场,就是东来宫那边也未必开得下去。除了那些闹事的赌徒,黑市里大多数赌徒都彻底了。”

    程叔眼底掠过一抹冷笑,一脸着急地问,“公主殿下,赌场和竞拍场可是咱们万商宫最赚钱的场子,现在可怎么办呀!军营那边前日就来信,要万商宫调拨银子,准备过冬的军资了。还有北历商会那边几个细作也来讨银子,至今北历商又重新竞选会长,需要大把银子去疏通呢。”

    程叔这话说完,所有人都沉默了,全都看着韩芸汐,等她出主意。

    万商宫长老会什么风雨没见识过,他们也都不是吃素的,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面对如此棘手的风波,他们谁都得谨慎,谁也不敢冒险。

    要知道,这风波没处理好,万商宫的财路一旦断了,战场那边的军需就补给补上了。如果是在平素,还可以东墙西墙补给一下,可是,这个节骨眼上就不成,他们必须留有足够的资金,应对随时可能爆发的战争。

    韩芸汐沉默了很久,最后说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她说,“传令下去关闭赌场!”

    “不行!”程叔头一个站起来。随后除了五长老,其他四位长老也都起身,虽然没言语,但是,他们的意思和程叔一样。

    “那你有更好的办法?”韩芸汐反问道。 △≧△≧△≧△≧

    “公主殿下,恕属下斗胆直言。你这办法不叫办法!赌场一关闭,咱们就断了一条大财路了!现在到处都缺银子,就说……”

    程叔话还未说完,韩芸汐就冷冷打断了,“程叔,很抱歉,赌场这条财路已经断了!”

    不得不说,韩芸汐说的是事实。赌场再开下去,也无法盈利了。

    “东来宫的赌场都没人去赌,何况咱们这里?”韩芸汐反问道,“继续开下去不用成本吗?你们有没有算过,那几个大赌场开一日,需要多少成本?仆人的费用,荷官的费用,场地的费用都不用付吗?就是里头点的灯火,都是需要钱的!”

    全场一片安静,无人能反驳,但是,也无人服气,就是对韩芸汐唯命是从的五长老也舍不得关闭赌场。

    “与其浪费资源,为何不抢在别人发现商机之前,好好利用这些资源呢?”韩芸汐又问。

    大家都不明白,谁知道韩芸汐竟说,“关了三途黑市的赌场,咱们就在附近的县城里,以个人名义开几个大赌场。赌博这玩意,上瘾的人永远是借不掉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