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95章 黑楼,谁谁谁重逢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怎么办!

    白玉乔万万没想到自己千算万算,会漏掉苏小玉这个不确定的因素。

    她原本还打算在黑楼待一两天,一边把师父引过来,一边完善她的计划。谁知道师父居然随时都有可能过来。

    “慌什么?”宁承不悦训斥。

    “你不急吗?你根本没时间准备。”白玉乔终究是畏惧师父的,她慌得都没办法好好思考形势。她心下都生出了歹念,她不要利用宁承对付师父了,她干脆对宁承下毒,抢了他身上所有钱财,把苏小玉掳走,去投奔师哥去。

    然而,就在她要动手之际,宁承冷冷道,“一切按计划行事,我早就部署好一切。”

    宁承说着,眯眼逼来,冷冷警告,“白玉乔,你最好冷静下来,配合好我,要是出了什么乱子,即便是我死,黑楼周遭上千弓箭手,饶不了你!”

    白玉乔忽然一个激灵,动都不敢乱动了。万幸自己没有冲动。

    好个宁承,居然早就埋伏好了!

    怪不得呀怪不得,半点毒术都不懂的他敢冒这么大的风险,与她合作。白玉乔心下自嘲不已,她终究还是低估了这狄族的一族之长。他埋伏了那么多弓箭手,她还怎么带苏小玉逃呀?

    “带我瞧瞧苏小玉。”宁承打断了白玉乔的思绪。

    宁承要见苏小玉,无非是为了迷蝶梦的事,白玉乔不得不提醒,“我之前审过几回了,那小丫头的嘴非常严,我劝你还是别把时间浪费在这儿。万一我师父现在就来,咱可前功尽弃了。”

    宁承犹豫了片刻,也就没进去,他淡淡交待,“动手吧。”

    白玉乔没说话,转身就走,而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黑楼的守卫便全都被白玉乔毒杀掉,换成了宁承的人。

    这些守卫当初都是白玉乔带过来的,白彦青根本不认得也不会留神。

    “都处理干净了?”宁承问道。

    “放心,一个活口没留。”白玉乔说着,笑了笑,又道,“宁大家主,弓箭是不长眼的,你可得言而有信,到时候可记得给小妹我留跳活路。”

    她想宁承承诺,她躲在黑楼里偷袭白彦青,宁承趁机摔弓箭手包围黑楼,杀白彦青个措手不及。

    “放心。”宁承冷冷说着,他远远地看了吊这刑架上,垂死的苏小玉一眼,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下了决定,转身就走。

    待宁承走后,白玉乔朝苏小玉走去,寻找最佳的藏身之地。她才不会傻到真的去偷袭师父呢,她要做好准备,趁乱就带苏小玉逃走。

    白玉乔靠近苏小玉的时候,扯了她的衣角几下,苏小玉对一切一无所知,就等着韩芸汐和龙非夜来救了,她虽然有些意外白玉乔会回来,但仍旧装昏迷,理都没理睬白玉乔。白玉乔只当苏小玉真晕了,她先打探好逃跑的路线,又找到给苏小玉解锁的钥匙,而后便寻觅了一个隐蔽之地,躲了起来。

    一静下来,她的心便砰砰砰的狂跳,她紧紧地握住钥匙让自己冷静,她告诉自己,只要过了这一劫,她就要永远跟师哥在一起,就要大大方方地告诉师哥,她喜欢他好几年了!

    白玉乔怀揣着自己的少女春思,渐渐放松了下来,她静静地等着,就好似在等待一场美好的梦,一个美好的将来。然而,宁承压根就没打算放过她。

    宁承已经离开黑楼,和埋伏在黑楼周遭已久的弓箭手汇合了。此时此刻,他就站在一架红衣大炮身边,大手轻轻地抚拍着红衣大炮,像是在抚摸一头温顺的宠物。但是红衣大炮可不是什么温顺之物,炮弹一旦发射出去,便是毁天灭地的。

    得知君亦邪手中有九万战马之后,他第一时间就将手中的红衣大炮做了重新布局,原本分配到三途战场的红衣大炮是留着提防君亦邪的,他自己都没想到会用在白彦青身上。只要白彦青进入黑楼审问苏小玉,被白玉乔偷袭,他立马就会放炮过去,炮击之后才是他的暴雨梨花针,最后才是上前弓箭手的攻击。

    四重准备,他就不相信还拿不下白彦青。他已经不想留白彦青口活了,即便是一具尸体,他一样可以骗到君亦邪!

    虽然苏小玉知晓迷蝶梦的下落,他也舍不得,但是他若把苏小玉带出来,一会引起白玉乔的怀疑,二也留不住白玉乔。

    偌大的林子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安静地等待,龙非夜和韩芸汐亦是在等。只是,韩芸汐的心有些不安。

    昨夜他们还未抵达,影卫就来禀,发现了周遭有大批弓箭手埋伏。韩芸汐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宁承。大批弓箭手埋伏这种做法,宁承在天宁皇城就对白彦青用过一次了。而刚刚她亲眼看到宁承和白玉乔进黑楼,她的心都凉了大半。

    顾七少呢?

    “顾七少不会落宁承手上了吧?”韩芸汐低声。以她对顾七少的了解,如果顾七少收到她的信,知晓真相。必定不会继续和宁承为伍的。他应该会带走白玉乔,独自寻找顾北月的下落才是。

    如今,宁承和白玉乔一道到黑楼来了,顾七少和沐灵儿呢?

    “顾七少和灵儿不会出什么事吧?”韩芸汐有些着急。

    “你不必担心他,他出不了什么大事。”龙非夜淡淡道,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终究没有将顾七少不死不灭的秘密说出来。

    “会不会是灵儿出事了?灵儿落到宁承手里?”韩芸汐又问,就顾七少那性子,若不是有什么特殊原因,他一定会和宁承死磕到底的呀!岂能这么白白便宜了宁承?

    龙非夜在黑楼埋伏的人不多,反倒不容易被发现。但是,这个节骨眼上,他也没好让影卫彻查,怕被弓箭手发现。

    他淡淡道,“多想无益。白玉乔必是和宁承勾结,咱们且看好戏吧。”

    “他们俩未必对付得了白彦青。”韩芸汐低声,心下暗骂宁承冲动,明明和白彦青过过招了,还如此低估白彦青。

    如果牵制不了白彦青的毒术,即便是龙非夜也不敢大意呀!

    龙非夜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不声不响。他们掩身在茂密的草丛中,百里茗香和徐东临就站在他们背后。

    等待的时光总是漫长的。

    许久许久,都不见白彦青的影子出现,然而,越是这种时候越要耐心等待。韩芸汐坐在轮椅上,龙非夜就蹲在她身旁,大手抓住了她的小手。

    徐东临时刻保持着警惕,警惕周遭的一切风吹草动。

    百里茗香跪坐在草丛里,紧紧地抓住藏在袖中的东西,脑海里不断重复着殿下交给她这样东西时,交待的话。

    殿下说,“看准了再用,你的性命在自己手里。”

    殿下给的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唐门第一暗器烈火莲花。这是一种可以远距离攻击的暗器,她并不一定要靠近白彦青。如果她能掌控好时机,用好这东西的话,不仅仅可以杀掉白彦青,还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

    要她面对白彦青,她岂不恐惧?一直以来,就是殿下这句话温暖着她,给予她力量。

    虽然为东秦光复的大业牺牲是荣耀的,为殿下送命是她心甘情愿的,可是,殿下这句话至少说明她的性命在他眼中并非一文不值,说丢就丢的。

    握着烈火莲花,看着殿下傲岸的背影,百里茗香在心下喃喃自语,“殿下,有你一句话,茗香此生无憾了。”

    时光在等待中慢慢流淌,似他们身上斑驳的树影缓缓移动。

    终于,在烈日当空,正午时候,哒哒的马蹄声打破了山林的寂静。很快便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终于来了。”龙非夜低声。

    韩芸汐缓缓眯起了双眸,没出声。徐东临和百里茗香都有些紧张,尤其是百里茗香,不自觉将烈火莲花抓得死死的。

    而另一边,宁承已蹲在红衣大炮旁,做好了周全的准备,炮弹就如同满弓之箭,随时都可能飞驰出去。

    白彦青还未到门口,几个守卫便连忙出门来迎,齐刷刷跪地,低头。

    龙非夜心下暗暗佩服,宁承手下的兵还是担得起大事的,并没有露出任何马脚。

    白彦青下马之后,立马有守卫过来栓马。他脱去披风,一身风尘仆仆。

    草丛埋伏的人谁都不敢乱动,好些人连呼吸停住了。要知道,若非他们早早埋伏在此,静止不动,他们根本逃不过白彦青的眼力和耳力的。 ︽2︽2,

    可即便如此,白彦青还是回头过来,面容严肃,慢慢地扫视周遭。

    龙非夜和韩芸汐都非常淡定。其实如果没有宁承的搅局,他们并不用这么躲躲藏藏,早就露面和白彦青正大光明打一场了。

    龙非夜的武功略高于白彦青,如果瞥开白彦青的毒术不说,龙非夜还是收拾得了白彦青的。但是,白彦青的毒术忽视不了呀,所以龙非夜只能带上韩芸汐和白彦青打,韩芸汐又双腿不便,如此一来龙非夜的负担就更大。所以,双方的实力很难分出胜负。

    但是,龙非夜他们还有百里茗香这张底牌在,胜算是非常大的。他们二人压根没紧张的必要。

    除了龙非夜和韩芸汐,几乎所有人都心惊胆战着。

    蹲在红衣大炮另一边的程叔正要出声,宁承一个凌厉的眼神拦下了,宁承的右手都握成了拳头,而百里茗香吓得索性闭上眼睛,不敢多看,看不到就不会怕了。

    寂静的林子气氛紧张到了极点,白彦青扫视了周遭一圈,视线忽然定格在龙非夜和韩芸汐这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