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92章 宁承赌大了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买卖?

    听到这两个字,白玉乔完全可以肯定宁承一定是和顾七少闹翻了,又别无选择,所以才会铤而走险独自一人来找她。

    这一路上,白玉乔早就将宁承和顾七少对比个透了,这两个男人都很可怕,但是顾七少远远比宁承还恐怖一些。以为你顾七少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狠起来就像是个恶魔,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毁灭一切,赔上自己的性命都在所不惜。

    宁承不一样,宁承的手段再阴险、再狠绝,也终究是有底线的,毕竟宁承掌控这狄族宁家,掌控着西秦阵营。宁承有忌惮,有牵挂,知分寸。

    顾七少和宁承比起来,白玉乔更喜欢和宁承合作。

    “什么买卖?”白玉乔认真起来。

    “你帮我对付白彦青,不论事成事不成,我都放了你……”

    宁承说到这里,白玉乔都无动于衷,可是,宁承后面的话让她怔住了,宁承说,“我可以现在就支付你一亿六千万银票佣金,事成之后,再给两个亿?如何?”

    “当真!”白玉乔认真问。

    宁承没回答,而是从袖中掏出了一张一亿六千万的金卡,丢过去。白玉乔一把接住,看了一眼确定是真货。

    宁承嘴角泛起冷笑,他是商贾家族出身,向来相信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他又补充道,“白玉乔,你应该知道,顾七少压根没打算放过你。无论事成事不成,你都得死。”

    白玉乔确实喜欢钱,她很快就笑起来,“宁大家主果然财大气粗呀,比顾七少厚道多了。只是,为何尾数是六千万呢?”

    白玉乔怎么都琢磨不明白这个数。宁承淡淡道,“本家主喜欢这个数而已。”

    三亿六千万,正是今夜顾七少输给赌场的,他原本如数奉还,可惜顾七少不要,他正好拿来收买白玉乔。

    “呵呵,六这字数吉祥!”白玉乔笑靥如花,“我怎么就没早遇到宁家主呢?若是早遇到宁家主,我也不必沦落到去给白彦青当奴才。”

    “现在遇到也不迟。”宁承冷冷问,“答应还是不答应,你没有考虑时间。”

    “呵呵,看在钱的份上,我当然得答应你!”白玉乔非常爽快,又补充了一句,“宁大家主请放心,在我们合作期间,我不会对你下毒的。”

    这话,明显是揭宁承的短板嘛。这也正是宁承要的承诺,如果宁承不是忌惮这她的毒术,何必这样跟她谈合作呢,花这么大笔银子?

    三个多亿在挥金如土的赌场了都是大钱,何况是在赌场之外?三亿多足够养一支大军三年了,还能补充一批兵械。

    “本家主也相信你。”宁承说得其实有些违心,他向来多疑,岂能轻易相信白玉乔这么精明的丫头。

    但是,与其和顾七少合作,他宁可赌一把!

    顾七少在赌场上闹,天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天知道到最后会不会狮子大开口,而且,更重要的是他骗不了顾七少太久,这几日万一顾七少发现了韩芸汐那封密函有假,又或者韩芸汐通过别的途径联系上顾七少,那后果就非常难收拾了。

    宁承这一举动并非冲动,而是迫不及待的孤注一掷,这个决策的对与错,胜与负也就在这几日了。

    “你刚刚说黑楼的侍从都是你的心腹?”宁承认真问。

    白玉乔笑呵呵地说,“宁大家主,既然你我合作,你就拿出些诚意来嘛。”

    宁承眼底掠过一抹不悦,却还是令人开了锁,把白玉乔放出来。

    白玉乔一脸狡猾的笑意,就像一直小狐狸,她大大咧咧盯着宁承看,一步一步朝他走近。

    宁承缓缓地眯起眼睛,亦是盯着她看,看她步步靠近。程叔在后头看得心惊胆战的,生怕白玉乔不守承诺,对主子下毒而逃。

    没一会儿,白玉乔就站在宁承面前了,就一步的距离,宁承很高,白玉乔又偏娇小,都还不到他胸膛的高度。白玉乔仰头看去,宁承睥睨而下,白玉乔忽然娇笑起来,“宁大家主,你有种!放心吧,我白玉乔说到做到,一定不会对你下毒!我就有个额外的小要求,如果你答应我,我现在就带你去黑楼,我有办法对付我师父。”

    不得不说,白玉乔笑起来很甜美,眼睛大大的,特别好看,可宁承无动于衷,还是冷着脸,“说!”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你有机会对付顾七少……帮我多捅他刀!”白玉乔笑意盈盈的眼眸骤冷,仿若恶魔。

    程叔看得都有些心惊,跟这种丫头合作,主子真是太冒险了。但是,宁承高兴,他扬声大笑,“好!”待他搞定了黑楼的事情,再回来收拾顾七少不迟。

    “你有什么办法对付你师父?”宁承问道。

    “走吧,过去了再告诉你。”白玉乔认真起来,“我们必须尽快过去,这件事拖不得。师父和我去天宁皇都的时候就有说过,想把苏小玉带离黑楼。” 宁承并不冲动,冷冷道,“先说好再走。”

    白玉乔勾了勾手指头示意宁承靠近,宁承俯身下来,白玉乔立马凑近,然而宁承还是同她拉开距离了,他讨厌这么近的触碰,不管是女人还是小丫头。

    白玉乔见状,笑了起来,“哎呀,看不出来宁大家主还是这么洁身自好的人,可惜了可惜了……”

    宁承阴沉着脸,“你说不说!”

    “宁大家主,其实我觉得你和西秦公主特相配,待你们携手光复了西秦,你干脆入赘西秦皇族,当韩芸汐的驸马吧!韩芸汐若不称帝,将来你宁家的种就是西秦的皇帝了呀!”白玉乔笑着说。

    宁承毫不犹豫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这种话,你要敢再说,我保证割了你的舌头去喂狗!”

    白玉乔使劲地拍宁承的手,挣扎,却没有下毒。因为她不清楚宁承是真的愤怒,还是在试探她。

    距离这么近,她其实早就有机会对宁承下毒,而且保证宁承没有时间找韩芸汐解毒。但是,她没想那么做。

    过亿的金卡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师哥从去年开始就收到北历皇帝的牵制,军饷上一直都非常紧张,如果把这笔钱给师哥,师哥一定会很高兴的。更何况,她还有另外的打算。

    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师父,她非常肯定没有韩芸汐在场,宁承和顾七少再怎么样跟她配合,都不可能杀掉师父了。

    她之所以答应宁承和顾七少来黑楼,给他们希望,正是因为她别有目的。她没有说谎,黑楼的守卫确实都是她的心腹,只要到了黑楼,她逃走的机会就大了。

    她之前还犹豫着,顾七少在场,她要如何布陷阱,才能顺利在黑楼出逃,如今宁承和顾七少闹翻了,独自来找她,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呀!

    她怎么可能不对宁承用毒术? 当然,她毕竟收下一亿六千万了,也会帮宁承做点事再逃的。 宁承多年来一直带兵守在三途战场周遭,加之万商宫的财力,他在这个龙蛇混杂的地方,应该有不少的势力。

    所以,虽然明知道杀师父的几率不大,白玉乔还是希望借宁承之力,伤一伤师父,一来为自己报仇,二来为师哥报仇,争取脱离师父掌控的机会。

    她今夜就带宁承过去,收买了黑楼那些守卫之后,部个局,带师父来了,她就马上带苏小玉逃走。

    苏小玉可是追查迷蝶梦下落的重要人质,她当然得尽力掳走,带去给师哥。

    想到这些,白玉乔向来刻薄的脸上都不自觉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无论如何,她都要让一切顺利进行,她想,等师哥知晓真相,看到她为他做的这些事,一定不会再对她冷冰冰的了。

    宁承听了苏小玉的谋略,十分认可。当然,他不至于笨到相信依靠一个小小的策略就可以杀掉白彦青。他暗地里布下多少埋伏,自己又做了多少准备,白玉乔都不会知道的。

    他多少希望韩芸汐此时此刻能跟他一起并肩作战,杀掉白彦青这个叛徒呀!可惜,韩芸汐远在东秦军中呢。

    哪怕是愤懑,怨恨,可每每想起她的名字,宁承那双冰冷傲慢的眼睛,总会不自觉温软下来,他的左手五指轻轻弹动着,似乎想握拢,却始终握不拢。

    他想,韩芸汐不在也好,免得白彦青又故技重施,拿顾北月做威胁的筹码,他又得全功尽弃。

    宁承终于放开了白玉乔,白玉乔跌了好几步才站稳,气喘吁吁的,差一点点就被掐死了。

    “你去准备准备,半个时辰后,门口等我。”宁承冷冷说完,转身就走。

    白玉乔大大松了一口气,刚刚她都快忍不住了。

    宁承一出来,程叔就急急跟上,“主子,你再考虑考虑吧,这事急不得!”

    “白彦青是何等人物,咱们的人手里就没有一个会毒术的,这太冒险了,如果顾七少……”

    程叔话还未说完,宁承便冷冷道,“增加一千弓箭手,还有,把暴雨梨花针拿来。”

    他就不相信白彦青的毒,能快得过暴雨梨花针?这一回,他要杀白彦青个措手不及。

    带宁承准备好要出发的时候,大长老过来了。

    “宁静怎么回事?为什么戴蒙面?”宁承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