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84章 你我不离不弃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虽然三途黑市的水很深,那可是对于一般人而已的,唐离可不怕这里的深水区。但是,有些条件他得很宁静谈清楚。他打量了宁静一眼,冷冷道,“你想拿回多少银子?”宁静心下暗暗送了一口气,她知道唐离这么问就说明这件事有戏了。“银票和地契,无法估量,总之够我花一辈子。”宁静答道,其他压根不知道财库里有多少银子,也压根就没有钥匙。万商宫财库的要求掌控在宁承一个人手里,即便她为云空商会付出再多,也没有资格得到。她这些年来其实藏了不少私房钱,就算日日挥霍都用不玩,她没必要冒这种风险到万商宫里偷呀!她找出这么个借口来不过是为了蒙骗唐离罢了,甚至那个叫做“欧阳靖”的人也是子虚乌有的!她料定了从唐门去北历必经三途黑市,只要进入三途黑市,她就有摆脱唐离的机会了。唐离,过了这一夜就再见吧!再也不见了!狄族,过了这一夜也再见吧,下辈子都不见!唐离哪里知道真相,他只当宁静到黑市里去是想找机会给宁承通风报信,想宁家的人求救。他也不是觊觎万商宫财库那些钱财,刚才那样问宁静是在试探,试探万商宫真正的财力。“怎么,你万商宫一个财库里就那么点东西?没别的了?”唐离又试探。宁静当然知道有别的,但即便她要离开狄族了,也不会再透露狄族任何秘密的,她挑眉而笑,“当然有别的,不过我拿不走也不想要。走吧,过去瞧瞧你就知道了。”“好!我跟你进去!”一听唐离这话,宁静阴郁了好几天的心情忽然就晴朗之余也不知道为什么竟有点点伤感。伤感?她那么务实的一个人,自小到大就从没有过这种感觉。宁静不愿意多想,也不敢多想,果断忽略了内心深处的感受,大大咧咧拍了拍唐离的肩膀,“就冲着你信我,钱到手了,我分你一半。回头回到唐门,你好好照顾我,怎样?”她眸光烁亮,一脸慷慨,说得就好像是真的一样。唐离没回答她,从袖中取出了一对精致好看的白玉手镯,宁静一见这东西,顿是色变,“唐离,你什么意思?”这东西叫做刑镯,是唐门暗器的一种,专门用来束缚敌人的双手。功能和手铐很相似,但远远比手铐好用。两个玉镯子的大小可以随着手腕的大小自动调整,一旦戴上就会自动调整到无法挣脱的状态,而两个镯子由一条细得肉眼都看不清楚的细线连接着,细线最多就只能拉长一米,哪怕是再风刃的剑刃都劈斩不断这条细线。这对手镯如果戴在一个人的双手上,那此人基本是用不了双手了,如果是分别戴在两个人手上,那这两个人便得如影随形,最远距离永远超不过一米。在宁静惊恐的目光之下,唐离慢条斯理地将一个镯子戴在自己手上。带好了,他就抬手在宁静面前晃,“好看吗?”宁静强硬着眼底的愤恨,没出声。唐离拿着另一个桌子,一改冷冰冰的态度,笑得特别痞,“静静,为夫帮你戴上,咱们夫妻二人这辈子都不离不弃,可好?”一时间宁静都有些恍惚,仿佛又回到了几个月前,他总是痞痞地调戏她,好似……好似他们真是对欢喜冤家,恩爱夫妻。她看了许久许久,都没出声。“不好?不好咱们就继续北上吧?”唐离还是笑着,却特无情。宁静轻轻咬着牙,看似平静,内心却早就天翻地覆了,她知道事到如今,唐离不会再让步的。如果,她拒绝,他们继续北上。继续北上,她上哪里去找“欧阳靖”?北历她完全不熟悉,要寻找逃跑的机会就更难了。到最后极有可能会被唐离发现她的谎言,而唐离一旦知道她有逃跑的念头,她怕是再也离开不了唐门了。如果,她答应他,戴上这个刑镯,她还怎么逃呀?原本她都计划好到了黑市中逃跑的路线,可唐离这东西却让她进退两年,骑虎难下,怎么办?唐离并没有催她,挑眉打量着她,耐心地等着,冷冷的眸光就像是在嘲笑她的阴谋。宁静看着他,绝望之余,一腔愤恨,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一口。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个男人?为什么她会遇到他?上辈子欠他一屁股债吗?如果那日在路上,她遇到的不是他,而是真正的修仙弟子,那一切就都不太一样了!她就可以一直留在云空商会,专心打点生意上的事情,就不必卷入这么多阴谋诡计,卷入东西秦两大阵营的冲突中,就不用这么累了。“唐离!”她忽然怒声,似乎想对他说些什么。“在呢!”唐离淡淡道。宁静一肚子的活,一肚子的真话终是硬生生地憋回去了。话说得再真,他会信吗?就算他信,她还能真的和他在一起吗?她自小就是要什么,争取什么,敢想敢做,从来不会退缩。如果唐离不是东秦的人,即便唐离不喜欢她,她也一定会继续努力地争取。可是,唐离不仅仅是东秦的人,而且还忠心耿耿,她想争都争不了。她会逃离狄族,却绝对不会背叛狄族!终究,一肚子的真心话全化成了一句娇笑,“好呀,你帮我戴上,从此以后你我夫妻,不离不弃。”她说着,还特坚定地补充了一句,“下辈子还要在一起!”“好呀!”唐离欣然答应,低头帮宁静戴起刑镯,就像在帮自己的妻子戴一件首饰,特认真。宁静看着,心下冷笑着。不离不弃?世界上哪来的不离不弃呀?断掉她一只手,不离不弃就是个笑话了。唐离,我们下辈子再在一起吧!玉镯子戴好,宁静抬起手来端详,笑道,“还挺好看的。”“喜欢就送给你,一直戴着吧?”唐离亦笑。宁静认真起来,“先说好了,等出了黑市就立马帮我脱掉!”唐离没回答她,替宁静蒙上了蒙面,淡淡道,“走吧。”为了隐瞒身份,宁静并没有带唐离走秘密通道,她自是有办法伪装身份,避开审核。其实唐离也多的是办法可以进入三途黑市,他却始终不动声色。就在他们通过最后一道关卡的时候,唐离不着痕迹地朝守关者使了个眼色,宁静并没有发现。夜越深,黑市越热闹,尤其是竞拍场和赌场。唐离和宁静过关卡之后,宁静就带他就朝最近的赌场走去,唐离一眼就看出这个赌场是属于万商宫的。热闹迎面扑来,在寂静被人群淹没的时候,唐离低声,“现在就去财库?”“当然。这个时候是万商宫最忙的时候,是最好的时机,我知道一条密道,待会过去了,你帮我搞定那么些守卫。东西到手后,咱们就从密道出去!”宁静低声。前面就是万商宫最热闹的赌场,到了里头,她趁着唐离不留心的时候砍断手,制造混乱逃走。这个赌场有一个密道,直到万商宫的私人通道。她只要逃到密道里就安全了。有万商宫的侍卫在,唐离是进不来的。反正宁承在军中,以她如今的身份在万商宫还说得上话,那些侍卫断然不敢拦路,到时候她随便捏造个借口离开。待东窗事发,宁承再来审这些侍卫,也无济于事!宁静是绝对的生意人,再她看来,用一只手换肚子里的孩子和自己的自由,值了。渐渐地,两人便淹没在人群中,前后左右都是人,人来人往拥挤不已。唐离垂着眼,眼底一片复杂。走着走着,他冷不丁就伸手将宁静拥入怀中护着,避免她被人撞到。他拥得有些紧,低声,“你最好乖乖的,别耍什么花招。”“你想多了。”宁静淡淡道,她正留心周遭的赌客们。赌博的人忌讳多,在下注的时候是最忌讳被打扰的。只要她找到个凶悍一点的人,狠狠撞过去,保证一盏茶的时间里能闹得全场沸腾!很快,宁静就相中了一个衣着华贵的壮汉,她瞥了赌桌上的筹码一眼,见筹码所剩无几,无疑,这个壮汉输了不少钱。输钱的人脾气尤其火爆,正愁着没处发泄呢,只要她撞上去……渐渐地,他们越来越接近了壮汉,而就在这个时候,右侧忽然有人挤过来。“小心!”唐离惊声,急急护着宁静侧身避开。“没被撞到吧?”唐离问道。“没……没事。”宁静淡淡回答。其实,刚刚就算被撞了,也没什么事。那个人的动作并不大的。 两个人都撕破脸了,何必这样护着她呢?宁静发现自己忽然好留恋唐离的怀抱。今日之后,怕是永远都不能再像现在这样,被他拥着,护着,只需要抬头,就可以看到他谪仙般清俊出尘的容貌。一步一步在拥挤的人群里往前,眼看都已经快接近那个目标彪汉了,宁静还是没动手。终究,他们从目标彪汉身旁走过,什么都没有发生。宁静很快就狠下心寻找第二个目标,可惜,机会就在眼前了,她还是错过了。她接下又找了第三个,第四个,还是没法动手。很多时候,只需要一个怀抱足以让人一生留恋。再往前就是密道了,宁静不得不做出选择,她相中了第五更目标人物,正发狠要挣脱唐离的怀抱时,不远处一张熟悉的人忽然闯入她的视野。这个人戴的是青铜打造的蒙面,像口罩一样只遮掩了嘴鼻,他的眉目深邃,眸光孤冷傲慢!向来淡定的宁静突然哆嗦起来,因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亲哥哥,万商宫的主子,宁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