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76章 虎口咬痕,她的痕迹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拥有强悍的能力,强悍的心理素质,可是,当他们面对彼此的时候,却轻易就会崩溃。就应了那四个字,“关心则乱。”韩芸汐是彻底冷静下来了,她看着龙非夜那缄默的样子,她知道,她的腿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他要大开杀戒了。虽然很害怕他会失控,可是,她还是坏坏地想多看一看他为了她都快崩溃的样子。当然,提前是他们处境很安全。半晌,龙非夜都一动不动地,唯有俊朗的眉头越拧越紧。这个家伙,怎么拧个眉头都那么好看呢?韩芸汐再坏,也会心疼的。即便双腿还疼痛的,她还是笑开了,“就的断了,真的,没大碍。”刚刚解除了危险,她才有心思顾及自己的褪,不必检查她也能确实只是断了骨头,小事一桩恢复得了的。找个普通的大夫复位固定一下就没事啦。龙非夜并不相信,怔怔地看着她,眼中的心疼和自责浓得都化不开。蛇尾那么大的撞击力,韩芸汐虽然有一点点内功,却不会用,怎么可能只是骨折那么简单?此时此刻,他那张冷峻得一塌糊涂的脸既严肃,又自责,又心疼,又宠溺,还有些慌。看得韩芸汐险些都笑出来了,刚刚的生死一线似乎也算不上什么了,只要他没事便好。她拉着他的手,晃了晃,“真的!骗你是小狗!我疼死了,赶紧去找大夫。”龙非夜这才缓过神来,“当真?”“哎呀,你烦不烦呀!”韩芸汐好无奈,一旁的影卫却都吓出一身冷汗。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女人敢嫌殿下烦?太可怕了!更更可怕的是殿下居然笑了,一边摇头,一边苦笑。龙非夜既然拿这个女人没办法,又十分庆幸。她若真有个三长两短,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事情来。他正要蹲下来,韩芸汐却拦住,她朝他伸手,“不要你屈尊,拉我上去。”他是最尊贵的,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他屈尊,因为她也在尊贵的,她要同他并肩!“好!”他一口答应。两个人怎么看怎么甜蜜,这对话让周遭的影卫回味不已,徐东临偷写在《夜汐语录》上又多了两句,但是,这个时候他还是不得不打断他们俩,“殿下,公主的双腿都骨折了,最好还是别拉她了。”徐东临心下暗自感慨,公主好歹也是也评上了七品医圣,在医学院长老会占据了一席之地,怎么就连这点急救常识都忘了呢?不过,想想刚刚那场面的惊险,徐东临都还心惊胆战,公主还能笑得出来已经非常不错了,什么都忘了也是正常的嘛。徐东临这么一劝,龙非夜就立马停住了,韩芸汐都嘲笑自己吓坏了,居然这么大意。骨折之后,必须赶紧用甲板固定住伤处,否则轻则骨折的部位会乱动,影响神经血管,造成麻痹。她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腿不仅仅疼,还有点点麻痹的感觉。刚刚骨折至今,被百里元隆拖着逃避蛇后,又跌跪着那么久帮龙非夜施针,想必骨折的地方已经移位得乱七八糟了,而且一定内出血,出现淤血。她现在还保持着跪坐着的姿势,不得不说,当注意力专注到伤口上,她才感觉到无法承受的疼痛。“徐东临,马上去找大夫过来!”龙非夜冷冷命令,骨折这种事情其实对于他们这种练武之人来说,有些时候如果不是非常严重,随便找个人接一下,固定一下就没事了。可是面对韩芸汐,龙非夜可不敢大意。他也会接骨,可此时就看着韩芸汐干着急,搀都不敢搀她了。韩芸汐给自己施针了两针止痛,“龙非夜,扶我一把,让我坐起来。”这么跌跪着不是办法,会压迫神经造成淤血和严重麻痹的。“会疼,我让你咬。”龙非夜一手搀她,一手伸过来。韩芸汐原以为自己施了两针,应该不会疼到哪里去了,但是事实证明她太高估自己的抗疼能力的了,她才动了一下就疼得倒抽了口凉气。龙非夜急呀,可是又不得不让她做起来,“忍着点,我让你咬。”他真把手伸过来,她真就咬下去,看得周遭的影卫都面面相觑,他们震惊之余,真的特别特别好奇……咬殿下是一种什么感觉呢?韩芸汐没法坐,躺在地上,而龙非夜的手留下一道深深的咬痕。他只是瞥了咬痕一眼,便下令影卫全都背过气去,撩起韩芸汐的长裙替她检查小腿,韩芸汐则盯着他手臂上的咬痕,看个不停。龙非夜检查一番竟发现伤势真的没他想象中那么严重,眼底掠过一抹诧异,他立马帮韩芸汐把脉,这一把脉才知道她居然受了些内伤。“你……刚刚动用内功了?”他不解地问。“没有……我又不会。”韩芸汐知道自己有内功,但是不会用呀!龙非夜身上有两重内功,一是噬情之力二是梵天之力,传授给韩芸汐的是梵天之力,没想到她体内的两重梵天之力竟会自动保护她的身体。这是一种应激状态,一般得修到五成以上的内功才能拥有这种力量,没想到韩芸汐只有两成,就办到了。她的天赋果然惊人。“看样子你很适合梵天之力,今日若非梵天之力保护你,你可……”龙非夜没说下去,取而代之是一身长叹。徐东临很快就把大夫找过来,找的不是军医而是附近村子里的郎中,毕竟公主的身份还得保密。他们这一群人便装过来,一般人认不出的。郎中一到蛇窟见了蛇后的尸体,吓得不轻,而一撞上龙非夜幽冷的双眸,险些跌倒。“大夫且放心,这里很安全。”徐东临低声安抚,郎中才平静了细一些。他很仔细地检查韩芸汐的伤势之后才开始治疗。所有影卫都背过身去,就龙非夜盘坐在一旁盯着看,这让郎中倍感压力。虽然接骨这种事情不像把脉,无法隔个垂帘露出手,可是,郎中总觉得自己像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根本不敢多看殿下一眼。接骨这种事,原本得跟患者聊天,转移其注意力的时候,瞬间就给接上,可是,在龙非夜审视下,郎中根本不敢开口。他准备一切之后,索性豁出去了,猛地一拉一推!“啊……”韩芸汐痛得整个人都不好了,郎中没有停下,立马又接了另一腿,长痛不如短痛呀!韩芸汐真真承受不了,猛地拉来龙非夜的手,一口就咬下去,咬得特别狠。龙非夜却连眉头都没蹙一下,由着她咬,轻轻撩拨她的刘海,十分温柔。郎中还以为自己会完蛋了,见龙非夜没发飙,他无比庆幸,连忙上药固定,包扎好后一切也就完成了。郎中开了些药材,交待了几句主意事宜便急急跑到徐东临身旁去了,他还是怕呀!怕龙非夜一个不高兴想挖掉他的眼睛。然而,龙非夜没理睬他,他的注意力全在韩芸汐腿上,“还疼吗?”“不疼。”韩芸汐指了指他的手,一脸抱歉,“你……疼吗?对不起……”龙非夜这才发现自己左手虎口处,被咬得血肉模糊,咬痕特别深。“赶紧处理一下,要不会留疤的。”韩芸汐急急说,她不是故意的,可刚刚真的受不了。虎口这地方根本遮掩不了,万一真留疤了,很容易会被人看到的。龙非夜抬起手认真打量,方才至今,总算笑出声了,“呵呵,不处理了,就留个疤吧,挺好看的。”“龙非夜!”韩芸汐急了。“且当你补给本太子的七夕礼物吧!”龙非夜心情大好。韩芸汐除了无语望天还能怎样,她琢磨着今晚等他睡着了,她就偷偷帮他处理伤口。咬痕这东西不同别的伤疤,一看就知道是被咬的,再看咬痕粗细就能判断出是女人咬的。龙非夜明显就是留她的罪证嘛!郎中都要被送走了,龙非夜冷不丁开口,“一定要一百日?”伤筋动骨一百天呀!“是,是……是的!一百日才可痊愈,白日之内切勿……”郎中结结巴巴的,说的都是一般情况,龙非夜冷声打断,“有没有什么药可速愈?”韩芸汐笑了,“徐东临,送大夫离开,记得把诊金付了。”这种乡村郎中又不是什么隐世高人,哪里懂那么多呀?龙非夜这个冷面阎罗再多问两句,铁定会把人家吓坏的。“先回去吧,问问医城和药城那边。”她忍不住低声叹息,“要是顾北月在就好了……”  至今联系不上,白衣公子呀白衣公子,你在白彦青那,一切可好?你什么时候才能来亲自和芸汐姑娘坦白一切呢?徐东临干嘛让下人把郎中送走,固定了伤处便可以移位了,龙非夜一把横抱起韩芸汐,正要走又回头看过来,“徐东临,这这条蛇后带回去,剁碎,丢去喂狗!”韩芸汐哭笑不得,“蛇后可是好东西!徐东临,把蛇头和蛇丹留给我。”徐东临当然知道这蛇后浑身是宝,可是,殿下说了喂狗,他除了忍痛割爱于狗,还能怎么着?龙非夜抱着韩芸汐轻松飞出蛇窟,此时天已经亮了。百里父女都还在外头,两人的情况都不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