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75章 往事不能想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原来这就是韩芸汐推开龙非夜的理由!这么紧急的情况下,她根本没有得选择。刚刚她如果不推开他,他运功待她飞开,他就没救了。龙非夜看着自己捧在手里心宠爱的女人,竟这样瘫在自己面前,自己却无力改变。他深邃的眸光怒火熊熊,似永远都无法熄灭,手里的剑似乎都感受到他的怒意,铿铿作响。“龙非夜,我求你!我求你!”韩芸汐都快哭了,她害怕他一冲动,一切就都无法弥补。百里元隆和百里茗香愣得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百里元隆还有什么理由怀疑韩芸汐呀!韩芸汐的腿,断了!断了!蛇后可不会怜悯任何人,见韩芸汐负伤,见龙非夜不动,狡猾的蛇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个转身,又是用尾巴攻击韩芸汐。就在这个时候百里元隆飞过来,拉着韩芸汐避开,往龙非夜这边飞来,他大吼,“茗香,上去搬救兵!”百里茗香缓过神来,立马往上飞去,大喊,“徐东临!徐东临!”然而,很快,峭壁上就跃出了一条毒蛇,扑到她身上,她吓得尖叫,直接给摔了下来。这才发现刚刚挂在蛇后身上的那些毒蛇,全都爬上到峭壁上去了。百里茗香怕蛇,非常非常怕,但是,她毅然又往上飞去。而此时,蛇后已经又发起攻击了,百里元隆能力有限,带着韩芸汐和龙非夜根本逃不远,才避开蛇后两次攻击,他就不行了。“百里元隆,带我们去右侧,无论如何帮我争取一盏茶的时间,我才能帮殿下解毒!”韩芸汐纵使满腔怒火,都也只能依靠百里元隆。“一定办到!末将立军令状!”百里元隆坚定地回答。他咬着牙,带着龙非夜和韩芸汐硬是躲开蛇尾的袭击,将他们二人送到毒窟右侧的角落里。“百里元隆,你不要离开太远,蛇后不敢用毒攻击我,只敢用蛇尾!你就站在我身后,就不会中毒!”韩芸汐说道。“好!”百里元隆立马答应,想当初在中南都督府他对韩芸汐亦是这样唯命是从的呀!往事不能想,一想就流泪……韩芸汐也管不了百里元隆到底能为她争取多少时间了,她只有一个念头,帮龙非夜解毒,保龙非夜的性命。他活着,大家才能活;他要出事,谁能活?交待好百里元隆,一转头,韩芸汐就迎上龙非夜那双寒彻的眼,里头满是戾气,似乎要毁天灭地!她惊了,连忙急急握住他的手,“夜,你听话好不好,你冷静一点!我没事的!真的!就是……就是腿断了而已,能治好的!”她都不知道他会不会忽然就拔剑冲杀出去,一旦那样,气血冲上心头,她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果然,龙非夜的收按住了剑。韩芸汐急急按住,“龙非夜,我的命就在你手上!你的毒若不解,我们都得死!我一双腿而已,能抵得上你我两条命?”“龙非夜,我求你了!”韩芸汐没时间了,确切的说是龙非夜没时间了。韩芸汐一手拉他的衣带帮他解开上衣,一手紧紧地按住他的手,生怕他动武。衣服一解开,她就必须双手行针了。可是,他还是盯着她的跪着的双腿看,一身杀气越来越重。韩芸汐拉着他的手,按住自己的心口,“龙非夜,我需要你给我力量!”语罢,她放开他的手,在他腹上开始寻穴行针,逼迫自己专心。龙非夜一手按着剑,一手按在韩芸汐心口上,一手暴戾,一手柔软,一手冰冷,一手温暖。他的自制力向来很强,可从来没有像这一回这么冲动,恨不得豁出这条命去毁天灭地!好几次想放开韩芸汐,可是终究舍不得她心跳的,他完全就游走在失控边缘。忽然,腹部一凉,他低头看去,竟见韩芸汐流泪了,泪水就滴在他小腹处。这个时候,他才惊知一贯坚强冷静的她已经泪流满面了。韩芸汐一边行针,一边忍着双腿的疼痛,一边担心龙非夜冲动,一边担忧着百里元隆能否拦住蛇后,根本就专心不了。原本一会儿就能解决的,如今却感觉怎么都做不完。她都快要崩溃了!龙非夜这才从暴戾中缓过神来,这个时候,他怎么可以失控,怎么可以崩溃?韩芸汐需要他呀!无论各自的能力有多强大,身份地位有多高,有一点,他永远都要胜过她的,那就是心的力量。无论什么时候他的心都要比她强大,才能谈得上保护!他终于放开了剑,双手按在她肩上,柔声,“芸汐,乖……不会有事的!”“相信我,一定没事的。”韩芸汐多么希望他给予力量呀,听到他温柔的声音,她的心才安定下来。只要他冷静,她就可以冷静。抹去眼泪,她收敛心思,一针针,动作利索,漂亮!而此时,百里元隆已经被蛇尾甩了好几次,虽然被甩在前胸和后背,但是他动用了内功护体,还是护住了骨头。他的剑已经被甩到一旁去了,一身内伤,他只能靠这副残躯抵抗蛇尾。他卯足了劲,启用所有内功,在韩芸汐背后不远处扎马步,站着!蛇尾要伤及韩芸汐他们,就必须先打在他身上。“嘭”一声巨响。蛇尾重重甩下,一口鲜血就从他嘴里喷了出来,虽然摇摇欲坠,他还是咬牙站稳了。很快又是“嘭”一声,蛇尾再次甩下,百里元隆的身体晃了一下,差点就后仰下去。百里元隆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片漆黑。他索性闭上眼睛,忘掉眼前的一切,忘掉身上的伤。脑海里浮现出韩芸汐舌战中南世家家主,为百里军府争权的那一幕。那个时候,这个丫头跟西秦没有任何关系,纯粹就是秦王妃,他引以为豪的的女主子。“嘭……嘭……嘭!”蛇后疯狂地摔开,一次比一次更狠,一次比一次更快,百里元隆的鲜血都洒落在蛇尾上了。他本就做好了死在这里的准备,就这样死去,倒也安心。一盏茶的时间,到底多久呢?百里元隆都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只觉得自己一身的内功已经快消失殆尽了,他的双腿已经快没力气了,整个人无法自控地往后仰。“王妃娘娘,多久了?”他喃喃自语,都不知道自己叫了一声“王妃娘娘”。如果殿下只是天宁的秦王殿下,韩芸汐只是他们的王妃娘娘,是不是一切都会简单很多。他是个军人,带兵打仗,冲锋杀敌,战略谋略不是殿下指点,就是谋士们商讨出来的。他比任何人都希望,一切都简单一切。他的女儿们,一桩桩婚事都身不由己,他最疼的大女儿隐姓埋名,远嫁北历。至今除了他自己,百里军府上都没人知道百里军府其实有一个大小姐。茗香这个小女儿是留在他身旁最久的,却是吃最多苦头的。这些种种为的就是报仇雪恨,光复东秦呀!他提防西秦公主,何错之有?他已经默许了殿下的任性,难不成连提防之心都不允许有吗?可如今,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对是错了。就在百里元隆缓缓往下倒下时候,徐东临抱住了他,他隐隐听到徐东临说了一句,“来人,送百里将军先上去。”而后,他便不醒人事了。百里茗香已经上到地面,徐东临率二十毒卫赶来救援,其他他早就想下来了,但是碍着殿下的命令,生怕下来妨碍到殿下和公主,拖累他们,只能忍了。百里茗香还未到窟顶,他一听到她的喊声就知道情况不妙,立马赶下来,及时救了百里将军。公主还帮殿下排毒,他守在一旁,二十毒卫联手阻拦蛇后,为公主争取出时间,还是绰绰有余的。这个时候,蛇窟之上,影卫正在替一身是血的百里元隆传送真气疗伤。可纵使如此,鲜血还是不断从百里元隆嘴里流出来。几个影卫都有些慌了。百里茗香跌坐在一旁,眼泪像是决堤了,流个不停。“爹爹……爹爹你千万撑住呀!”“爹爹,你说过要亲自带兵踏平天宁杀到北历去的,你说过要亲眼看到殿下登上皇位的!”“呜呜……爹爹,答应过族人们,待殿下光复东秦,你要亲自下水打捞沙江底的那些鲛兵骸骨!你承诺过要为他们找到家人,要为他们立碑扬名的!”“爹爹,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龙非夜的毒成功排除,二十鲛兵和徐东临守护韩芸汐,龙非夜持剑怒杀蛇后!没有后顾之忧的他在韩芸汐的指点下,轻而易举就避开了蛇后的毒气,三招之内,三剑把庞大的毒后劈斩成三截,而后又一一斩杀了墙壁上的毒蛇。他站在韩芸汐面前,多么希望韩芸汐能像以前那样站起来,圈住他的脖子,可是,韩芸汐只是瘫坐在地上。他不敢检查她的腿,生怕自己承担不了后果。真的……只是断了吗?韩芸汐苍白地冲他笑,“没事了!”他没出声,眸光深深地盯着她看,好一会儿都不说话。在面对彼此的时候,到底谁的心更强大一些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