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70章 军营,突发状况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侍卫不敢耽搁,连忙帮唐离开门。

    可是,外头的锁打开了,门还是推不开,唐离这才知道宁静从里头反锁了。

    “叫她开门!”他冷声,并不自己动手。

    侍卫一叫,宁静睡得再沉也醒了,只是,她没当回事,翻了个身,埋头在枕头里,继续睡。

    “门主,不会出什么事吧?”侍卫担忧地问。

    唐离太了解宁静了,她若不想开,就算侍卫叫破了嗓子她也不会理睬。

    他二话不说,从一旁破窗而入!

    他都跳进屋了,宁静还是窝在丝被里,无动于衷,她知道,敢闯进来的除了他,没别人。

    唐离疯了一样箭步冲到床榻前,可是,看到宁静安静的睡颜,他忽然就冷静了。哪怕知道她是装睡,他也没有揭穿。

    他冲过来做什么呀?他也不知道。他就这样站着,半个时辰之后,宁静终于转身看过来,“有事?”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你的印章交出来,否则,我现在就把你送到黑牢里去。”唐离冷冷说。

    “随便。”宁静还是这俩字。

    唐离忽然拽起她的手来,将她往外拖,宁静任由她拖到门口。直到门口的侍卫猛然转过身去,唐离才意识到宁静衣衫不整,春光乍泄。

    本就阴沉的脸忽然阴得更加骇人,他一脚将侍卫踹飞出老远,回去抓了一件衣服丢给宁静,“不要脸!”

    “拜你所赐!”宁静不客气反驳。

    “穿上!”他怒声。

    “我乐意!管你什么事?”宁静反问道。

    过去那几个月,若非唐离一直让着,就他俩的性子天知道一天要吵几次呢!

    “别忘了你是本门主明媒正娶回来的!在你死之前,别给本门主丢脸!”

    唐离说着就又要拽宁静,然而,宁静喊住了,她说,“放手,我答应你!”

    她等着机会,他就找上门,她自是要抓住的。刚刚的“随便二字,不过是做做样子。

    “算你识相!”唐离立马伸手过来要印章。

    宁静打量了他一眼,忍不住呵呵笑起来,“唐离,看你那么会做戏,我当你很聪明,没想到你蠢到家了!”

    “废话少说,东西拿来!”唐离冷声。

    “那么重要的东西,我会随身携带吗?”宁静反问道。

    “你嫁入唐门之后,仍旧管辖兵械行的一切,印章不随身携带,如何同兵械行信件往来?”唐离反问道。

    兵械行的人,只会见章办事,没有印章,宁静就算写再多信件,兵械行的人都不会买账。

    “我的信都转送到一个人手上,他替我盖章之后再送到兵械行!信不信由你。”宁静解释道。

    “人呢?”唐离问道。

    “在北历。”宁静答道。

    “让他把东西送过来,马上!”唐离是命令的语气。

    “你果然蠢!”宁静又骂了一次,“之所以把印章留在他手上,正是因为我哥当初对唐门和龙非夜的关系有所怀疑。你现在这么做,只会引起我哥的怀疑。”

    “在北历哪里,是什么人,长什么样子?”唐离想派人去找。

    “他叫欧阳靖,是我哥的亲信,掌管云空商会在北历的生意。”宁静故作无奈,淡淡道,“云空商会在北历基本没什么买卖,他明着是生意人,实际上我狄族在北历的眼线。他的身份是北历总商会会长的义子。”

    “收拾一下,明日我带你下山,一块去找。你要敢耍什么花招,后果自负!”唐离很干脆。

    宁静把玩着好看的指甲,冷冷道,“我不会跟你去的……”

    “有什么条件尽管开!放了你,没门!”唐离其实也很了解她。

    “拿到我个人印章,得了云空兵械行,你得答应保我性命,好吃好喝供着我!”宁静认真说,她并没有注意到唐离眼底掠过的一抹欣喜。

    他等她让步,等她妥协,很久很久了。

    只要她愿意让一步,他就算得罪了唐门所有长老,就算和他父亲闹翻,就算得罪东秦阵营所有人,他都会保住她的命!

    他不想她离开,更不想她死。

    “一言为定!”唐离伸出小指头来。

    宁静瞥了一眼,十分不屑,她拒绝跟他拉钩,而是拉起他的手来,同他击了一掌。

    然而,就在宁静的手掌触碰到唐离的手掌这刹那,唐离忽然拉住她的小手,猛地将她拽到怀里去。他埋头下去,非常熟稔地吻住她,霸道地撬开她的齿贝,长驱直入。

    然而,才一会儿,宁静便猛地挣脱开他,满眼不解地看着她。

    唐离瞬间就清醒了,扯了扯嘴角,冷笑道,“希望你我合作顺利,多一个暖床的女人,本门主……”

    话还未说完,宁静便一巴掌甩了过来,她的力气很大,打得唐离的脸直接肿了,可是语气依旧平静,甚至还笑着对唐离说,“办不到,不如你现在就杀了我。”

    “明日一早我来接你!”唐离甩下这话转头就走。

    唇还残留着他的气息,宁静咧开嘴笑了起来,满是自嘲……

    夜深深,远在军中的龙非夜并不知道唐离落入了宁静的圈套,他亲自审问那三名舞女细作,那个高个舞女和领舞女被用刑至死,都一声不吭。而今,就剩下绿衣舞女还留着一口气,只是,她也一晚上没说一句话。

    这是龙非夜亲自审问细作最失败的一次,虽然失败,他倒颇为欣赏白彦青养的这几个女细作。要知道,他这一晚上用的刑,都是酷刑。

    他走出牢房,韩芸汐立马从另一边走过来,她一晚上都看着,没露面。

    “殿下,此女还是留着,过几日再审。”百里元隆劝道。他就站在韩芸汐前面,挡住她。

    龙非夜没出声,朝韩芸汐伸出手,百里元隆即便不乐意,也得让开。

    水牢设在军营边的河流底下的溶洞,鲛兵把守,非常隐蔽,道路难行,龙非夜牵着韩芸汐出了溶洞,到岸上才放开她。

    百里元隆跟过来,还未开口,龙非夜便冷冷道,“本太子今夜秘密离开,军中事务还有劳百里将军了。”

    “殿下是打算动用那条线索了?”百里元隆低声问。

    韩芸汐心下微惊,不明白百里元隆什么事情,但是她也没当场问。

    “嗯。”龙非夜交待道,“军中一切照常,水陆两军,随时做好开战准备,还有,留意天安和西周的动态。”

    “是。”百里元隆看了韩芸汐一眼,琢磨着殿下应该是要待韩芸汐一块走了。

    他正不知道怎么劝,徐东临忽然匆匆跑来,“殿下,将军,炊事营那边有好几个士兵中毒了,也不知道中了什么毒,都口吐白沫抽搐不停,几个军医束手无策。”

    龙非夜和百里元隆皆惊,韩芸汐却二话不说,急急往炊事营跑去。龙非夜立马跟上,留百里元隆站在原地,一脸复杂。

    “百里将军,一道过去?”徐东临试探地问。

    百里元隆瞪了他一眼,拂袖就走,当他抵达炊事营的时候,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大跳!而随后赶到的徐东临也震惊不已。

    他离开之前,几个士兵都还只是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这么就这一会儿,这几个士兵全身皮肤就都变黑了,连脸也变成黑炭色,十分可怕!

    韩芸汐让中毒的士兵一一服下解药,随即回头朝龙非夜看过来,“只能保一个,保谁?快点!”

    龙非夜正要开口,百里元隆惊声,“什么意思?”

    韩芸汐一边从医疗包里取出金针、药水来,一边解释,“他们中的是白唇金环蛇毒,中毒超过三盏茶的时间,必死无疑。要解这种毒除了服用解药,还必须寻穴排毒。现在时间来不及了,我只能救一个人,你们快点做出选择,否则一个都救不了。还有,百里将军最好赶紧通知下去,让士兵们提高警惕。白唇金环蛇不动则已,一动必是群体出动,至少一千只,它们不可能只攻击这几个士兵。军营附近一定有大蛇窟!”

    韩芸汐说着,丢给百里元隆一大包解药,“泡两大缸水,分开将士们喝,防范未然!”

    百里元隆接住解药,七份相信,三分怀疑。殿下信韩芸汐,他自会相信,殿下任性是任性,还不至于拿全军的性命开玩笑。

    可是,韩芸汐毕竟是西秦公主呀!他手里的要是毒药,百里大军就得全军覆没了!

    龙非夜挑了士兵里最强壮了一个,“保他!”

    徐东临连忙上前帮忙士兵脱掉上衣,韩芸汐的动作很利索,快而且准,行针的手法,自有一套,动作专业,霸气又迷人。

    百里元隆已经派人去通知这个紧急情况,只是他还是拿着手里的解药,犹豫不决。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龙非夜蹙眉看来,“你还愣着作甚?”

    百里元隆急急转身就走,他回到自己营帐中,亲自将解药泡成两大缸水,却没有马上分给士兵们,而是找了一个士兵来试喝。

    士兵喝了一口,并没有什么大碍,两个军医守在一旁,隔一会让就把脉一次。

    百里茗香闻讯赶过来,见试药的士兵,焦急不已,正要劝说,赵副将疯了一般冲了进来,“将军!将军!大事不好了!西营那边出现大批毒蛇,整个西营的士兵都被咬伤了,只有十几人幸免!目前发现的就只有三百多条蛇,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潜伏的蛇没找出来的。”

    深夜里,大部分士兵都在睡觉,面对毒蛇的群集袭击,根本防不胜防!何况,百里元隆才刚刚通知下去,将士们都还没部署好防守。

    想起韩芸汐说的“至少一千只”,百里元隆眼前一黑,险些昏倒过去。

    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