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65章要见得到光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韩芸汐能不崩溃吗?

    这么几年来她坚信自己的武学废材,曾经还一度为此郁闷,没想到自己居然是云空大陆武学界,天赋最高之人!

    她简直……简直被坑得彻底!

    也就龙非夜这个家伙,能这么坑她!换成是别人说她是武学废材,她还会怀疑,可是龙非夜……

    韩芸汐气得整张脸都白了,话都说不完整,“龙非夜!龙非夜你你……你!龙非夜你知不知道我因为不会武功,郁闷了多久!”

    曾经好几回,她拖了后退,她是多么希望自己会武功呀!

    “罚我传授你内功,待你的内功与我持平,我们便开始双修,我……”

    龙非夜说着,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本秘籍来交给韩芸汐,韩芸汐打开一看,竟见这是一本手写板的武学秘籍。

    她不会看秘籍,就上面图画上的一招一式看来,像是暗器之术。她认真从头开始翻看,竟发现这果然是一套暗器之术,教人如何运用内功,配合特殊的手法,使用暗针这一类暗器。

    “我花了两年的时间自创的,适用你的毒针暗器,明夜开始,每天晚上教会你一个时辰,只要需要好招数和眼力,内功一提升,你便可一针杀敌,待你我双修成功,你这一针的威力,不会亚于暴雨梨花针。”龙非夜认真说。

    韩芸汐盯着他看,忽然就沉默了。

    龙非夜当然知道她有多希望能学武,他以为见了这量身定制的秘籍,她会消气,谁知道她居然如此沉默。

    他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淡淡道,“再也不骗你了,真的。我就剩下最后一个秘密,也告诉你。韩芸汐,我若修成噬情之力第三阶,便为无敌,全天下只有你能杀我。噬情之力忌情,你若对我刀剑相向,我便内功进失。”

    即便,将来他们会兵戎相见,可是,他仍是道出了这个秘密。

    韩芸汐,现在,你们之间的一百步,算不算走完?

    其实,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如此欺骗。

    谁想背负这谎言,那么累得活着呀?

    独自一人保守秘密是最艰难的事情,谁都不知道这四年来,面对这个女人他有多少耐心,多少隐忍,多少坚持。

    “芸汐,我……”

    龙非夜正要开口,韩芸汐捂住了他的嘴,“也就你能把我骗成这样,龙非夜,我认了!我们,会有兵戎相见的一天,但是,永远不会有刀剑相向的一日!好不好”

    兵戎相见,是东西秦的事情;刀剑相向,是他们自己的事!

    龙非夜揉了揉她的刘海,“一定。”

    曾经说过,欺骗她一次,当百次。

    可是,即便他欺骗他百次,她一定无法怨,无法恨。

    手上这本他一步一画亲自写出来,画出来的秘籍,沉淀了这些年来他欺骗的善意。

    若非他的欺骗,她和他未必能走到今日这一步,她也未必能好端端的活到现在。

    回想起曾经跟他到处行走,并肩作战的日子,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必多想,竟是那么轻松,无忧。

    如果,如果他能像计划中那样,永远瞒住她的身份,她便不会再有此时对西秦的歉疚和责任了吧。

    韩芸汐一点儿都不怪龙非夜,只有心疼……心疼他这些年来,一个人孤零零的背负一切。

    “龙非夜,你传授内功给我,你自己怎么办?”韩芸汐认真问。

    “每次一成,我恢复得了,放心。”龙非夜自有分寸。

    韩芸汐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无奈而笑,“白彦青一定想不到他要找的人会是我!”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冷意,“可惜昨夜不是他亲自来,否则……一切都结束了!”

    “你把百里茗香留在身旁,她岂不很危险?”韩芸汐认真问。

    “她的最好的人选!”龙非夜挑百里茗香也算是千挑万选,百里茗香是鲛族之人又是女子,虽然之前不伺奉他身旁,却早就以婢女的身份进秦王府,当时还在天宁帝都引起不小的轰动。

    就白彦青的多疑和谨慎,必定会调查到这些事的。

    如果他制造百里茗香得宠的假象,白彦青反倒会怀疑。正是因为这些事情都暧昧不明,白彦青反倒更会怀疑百里茗香。

    “她是鲛族之女,为东秦大业而亡,是她的荣幸。”龙非夜冷冷说。

    不得不说,韩芸汐对身旁的人,总多一份心软,她不如龙非夜心狠,她身旁的人本就不多。

    她笑道,“我好不容易才救回她的命,倒头来又得为你们东秦送命。”

    “她手上有能对付白彦青的东西,只要白彦青不使毒,她降得住白彦青的,能不能活命,就可能她的命。”龙非夜淡淡道。

    “什么东西?”韩芸汐好奇了,她凑过来,龙非夜便低声告诉他。

    “天啊!”韩芸汐非常意外,她想,接下来的日子,百里茗香都会跟着他们,有她在,并不怕白彦青使毒,百里茗香如果能用好她手里的东西,非但不会有事,反倒还能立功。

    “龙非夜,百里茗香到时候要是立功,你可得赏她个军衔,别让她在当婢女了。”韩芸汐这话说得多好听呀,龙非夜的脸总算没那么臭,他颇为满意。

    “龙非夜,跟我说说你小时候吧?你父母是怎么……过世的?”韩芸汐认真问,今日知道了那么多事,总觉得还不够。

    “都过去了……”龙非夜一边说,一边替她整理秀发,他将她三千墨发全拢到背后,轻轻地锊齐整,“不提也罢……我现在只有你。”

    “龙非夜……”韩芸汐还是想知道。

    “乖……都过去了,待有空再同你慢慢说吧。”龙非夜还是不说。

    快乐可以分享,但是,有些苦痛是无法分享的,因为有些苦痛一旦分享就变成了两份。曾经那些事,已经随着逝去的人淹没在地上,谁都改变不了,抚平不了。多一个人知道,多一份痛楚。

    他舍不得这个女人知道他伤痕累累的过往,永远都不想让她知道。

    龙非夜不说,韩芸汐没有强求,参与不了他的过去,她一定要参与他的现在和将来。

    天亮了,徐东临和赵嬷嬷就送了早膳过来,“殿下,该用膳了,早上还得审那几个舞女。”

    龙非夜和韩芸汐穿戴整理起来,韩芸汐还是那身侍卫打扮,徐东临看了一眼,窃笑不已,公主绝对是他们影卫团有史以来,最贴近殿下的一人!

    笑归笑,想起他的楚老大来,他还是伤感不已,也不知道楚老大现在怎么样了,要是知道殿下和公主在一起,楚老大能想开吗?

    龙非夜和韩芸汐坐一块用膳,徐东临和赵嬷嬷自是到外头守着。

    “对了,我给顾七少写信了,他……有知情权。”韩芸汐认真说。

    龙非夜只是冷冷而笑,没说什么。对于顾七少,他的态度就这样。

    “这几日顾七少该收到信了……”韩芸汐又说。

    龙非夜没说话,顾七少要进他的军营,不可能!当初两人说好的,顾七少隐瞒哑婆婆的事,他隐瞒顾七少不死之身的秘密。

    既然订立了契约,无论如何都不能违背,顾七少居然将真相告诉韩芸汐,幸好他有机会和韩芸汐解释清楚,否则,他绝不会放过顾七少的!

    韩芸汐知道在龙非夜面前提顾七少,纯属白搭!

    龙非夜静默地吃完早膳,才淡淡道,“至今还联系不上顾北月,你有办法找到小东西吗?我想知道顾北月的选择。”

    如果龙非夜有朋友的话,顾北月算是一个。虽然心中有猜测,但是,他还是想知道面对如今的形势,顾北月是什么看法,会做出何种选择。

    韩芸汐无奈地摇头,“只怕落在白彦青手里了,上一回顾北月托楚天隐给龙非夜密函,并没有提及小东西的事情,只能说明他也没见到小东西。小东西不跟着顾北月,就只有可能被白彦青困在他的储毒空间里了。”

    好久不见,都怪想念那小家伙的。

    龙非夜点了点头,“走吧,去水牢。”

    龙非夜手上一直都有一条线索,能找到白彦青,但是,既然有了那几个舞女细作,他自是要审一审,或许能有新的消息。

    韩芸汐跟着龙非夜走出营帐,发现昨夜竟然下雨了,都说七夕之日一定会落雨,那是织女的眼泪。

    雨后的空气特别清新,清晨的阳光灿烂却不刺眼,韩芸汐的心都有种雨过天晴的感觉。她折回去将营中几盆向阳花都搬出来,放在营帐外头。

    她特意拉着龙非夜站了一会儿,原本有些耷拉的向阳花见到阳光之后,便渐渐地抬起头来,迎上东方。 8±8±,o

    她要他们的爱看得见光,抬头,向阳,灿烂!

    待所有向阳花都抬头后,韩芸汐才心满意足,她放开龙非夜的手,像个小侍卫和徐东临跟在他后面,往水牢走去。

    七夕之夜过后的清晨,有多少人还在梦中?

    深山幽谷中的一处溪畔竹屋里,顾北月已经梦醒,一袭白衫胜雪,一身单薄,在绿水青山之间,似乎随时都会乘风而去,羽化成仙。

    他站在窗口,望着远处的青山,此时,一只飞鹰正在山顶盘旋。

    直到飞鹰飞过山顶,消失在天边,他才收回视线,苍白的嘴角泛起淡淡的笑意,恰似四月的春风,温柔、温柔、还是温柔……

    “北月贤侄,今日醒得早呀!”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不是别人,正是白彦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