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55章他都干了些什么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这些箱子虽然不大,但是也不小。

    十个箱子,沿着内屋的墙一字排开,一排根本挤不下去,只能排成两排。

    赵嬷嬷笑得花痴乱颤,韩芸汐挑眉打量着她,心也跟着颤抖不已。

    她耐着性子说,“赵嬷嬷,笑够了,就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

    “嘻嘻……”

    赵嬷嬷打从到军营来,每每面对公主的时候都是笑不拢嘴的状态,“嘿嘿……这自是殿下送的,至于是什么,公主自己打开瞧瞧,不就知道了。”

    韩芸汐看赵嬷嬷笑抽成这样,也没指望赵嬷嬷能告诉她什么,她点了点头,“好,知道了。”

    她说完却没有动,等着赵嬷嬷出去呢。

    可是,赵嬷嬷也没有动,就是冲着她笑,没退下去的意思。

    其实,赵嬷嬷也不知道这十箱东西都是什么。

    之前殿下在云闲阁送了公主一大箱首饰,赵嬷嬷打听过才知道殿下买那一大箱首饰,是吩咐影卫去买的,没说要买什么,就说了买最好的,买一箱子让公主自己挑。

    而这一回,赵嬷嬷打听到的是,殿下在城里放了百里将军鸽子,独自去逛了大半天,才买回这十箱东西的吗,而且还没让影卫随从。

    如果不是买什么私密的东西,还能不让影卫跟?赵嬷嬷能不好奇,能不浮想联翩吗?

    韩芸汐其实原也没想让赵嬷嬷退下的,这么多东西,赵嬷嬷在也好帮她整理。

    可是,看到赵嬷嬷那一脸无害的灿笑,她就心慌慌。

    韩芸汐正要开口,赵嬷嬷便笑呵呵抢了先,“公主,老奴帮你打开吧。”

    “不……”

    韩芸汐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赵嬷嬷的动作比她的声音要快很多,冷不丁就掀起最前面的一个箱子。

    只见箱子里满满的全是鞋子,各种款式都有,但是,无一例外全是保守的款式。

    赵嬷嬷似乎有些失望,不过,热情依旧,“哎呦喂,咱们殿下啥时候变得这么贴心了,连鞋子也懂得买了?啧啧,有了媳妇就是不一样呀!”

    韩芸汐正在挑着看那堆鞋子,听了赵嬷嬷这话,不自觉琢磨起来,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

    有了媳妇就不一样……

    这话似乎都是用在夸媳妇贤惠,丈夫能享福了吗?

    她至今没操心过龙非夜的衣着打扮,反倒龙非夜还给她买鞋,赵嬷嬷这么说,不是在讽刺她,又是什么?

    韩芸汐蹙眉朝赵嬷嬷看去,赵嬷嬷也正朝她看过来,意识到自己最快说错话。

    “公主,老奴……老奴没那意思!老奴……老奴这不高兴坏了,乱说的乱说的!”赵嬷嬷连忙解释。

    韩芸汐一脸若有所思,赵嬷嬷急了,“娘娘,老奴真的不是有心的,老奴……”

    “赵嬷嬷,他……穿多大码的鞋和衣服呀?”韩芸汐认真问。

    细细想来,她这个当妻子的,还真不够格。

    赵嬷嬷正要如实回答,却忽然改口,“哎呀,裁缝量的尺寸,老奴放在王府里了,公主亲自替殿下量一量,殿下这阵子瘦了,以前的尺寸也不合身。”

    “其实……”

    韩芸汐话到嘴边立马又咽回去。龙非夜虽然瘦了,可是就脸瘦了些,身子还是很精壮的,没瘦多少。她不仅仅看到了,也感受到了……

    “好吧,回头你帮我找个皮尺过来。”韩芸汐一边说,一边打开了第二个箱子。

    这又是一箱鞋。

    和第一箱一样,全都是做工精良的名品,单一双就价值不菲,何况是一箱子?

    韩芸汐苦笑不已了,龙非夜送礼的作风,可谓是自成一派,无人能及,令人印象深刻呀!

    赵嬷嬷看了一眼,更加失望。这种日常之物,殿下怎么就不知道物以稀为贵呢?他就不怕公主见多了,麻木吗?

    难不成避开了影卫,就买这些东西?

    韩芸汐看了两箱鞋子,安心不少,立马麻溜地打开剩下八个箱子,果然如她所料,龙非夜送的东西都是些衣物佩饰。

    韩芸汐用手指挑起一件裙子,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那裙子很好看,但是,保守得很,领子很高,托着下巴。

    赵嬷嬷扫了一眼,失望透顶,她很想哭,但是,嘴角扯了扯,还是很尽职地笑了出来,她说,“哎呦!哎呦!哎呦!”

    韩芸汐回头看来,“你肚子疼?”

    赵嬷嬷显然笑得比哭还难看。

    “没呀!公主,老奴是感慨呀!你说殿下怎么就这么宠你呢?听影卫说,殿下可是自己去逛了大半天才买来的。十箱子这么多,日后公主身上穿的,戴的就全都是殿下送的了!”赵嬷嬷嘿嘿一笑,压低声音暧昧地说,“殿下自小就这性子,霸道!公主,老奴敢跟你打赌,日后你要没穿殿下送的衣服,鞋子,殿下一定会不高兴。”

    “咳咳……”

    正喝水的韩芸汐立马被呛着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可是,她嘴角的还是忍不住上扬,静悄悄地笑得特别甜。

    只要龙非夜亲自挑的,送什么,送多少,她都觉得幸福。

    赵嬷嬷瞥见公主嘴角那一抹甜蜜,总算安心了不少,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和殿下讨论一些送礼的问题,只是,她有这个贼心,没这个贼胆。

    所有女人看到新衣服,都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试穿!韩芸汐也不例外。

    “赵嬷嬷,帮我把衣服全都挂起来,我要一件件试!”

    晚上有篝火晚宴,大家必是盛装出席,她从头到脚全穿戴龙非夜送的,走出去,看他还不想办法让他参加。

    “是!”赵嬷嬷最喜欢这种差事了。

    内屋太窄,赵嬷嬷只能将东西都挪到外头去整理,鞋子全都摆放在地上,衣服全都挂起来,不一会儿,外屋都被占了大半。

    韩芸汐在内屋试衣服,接连试了好几件,都非常合身。她走出来,随口问了一句,“赵嬷嬷,你跟殿下说我的尺码的?”

    赵嬷嬷打量了她一圈,连连夸赞,“殿下真是好眼光,衣服美,人更美!”

    “你告诉殿下我的尺码了?”韩芸汐又问了一遍。

    “没呀。殿下保准是自己量过,怎么,公主不知道?”赵嬷嬷笑呵呵道。

    “没量过一起?他哪来的皮尺?”韩芸汐认真说。

    从她被救到现在,他跟她在一起的时间有限,就算是趁着她睡觉的时候量,也得有皮尺才行。这么合身,绝对不是目测,必是皮尺丈量出来的。

    “是呀,军中怎么会有皮尺那东西。”赵嬷嬷狡黠而笑,“公主,老奴可没法子帮你找来皮尺,不过,老奴可以教你个法子,保准能量得精准,丝毫不差!”

    韩芸汐对镜自照,很是喜欢身上这件粉紫的绸裙,她随口问道,“什么办法?”

    赵嬷嬷立马凑近,张开大拇指和中指,“呐,这是一拃(zha三声)。”

    她一边说着,一边在韩芸汐身上比划丈量起来,“公主,殿下一定是这么量的。你要不懂,让他教你。殿下要知道你要给他做衣裳,铁定高兴。”

    龙非夜什么时候这么量了?难道是她在温泉池中昏迷的时候?

    想到龙非夜将她从温泉中抱起来,帮她擦干净身上的水,穿戴好衣裳的种种细节,她已经不敢想下去。

    如今再想到他以手为尺,丈量她全身的尺寸,她简直无法想象。

    那家伙,到底是先帮她穿戴好,再丈量,还是丈量之后,再帮她穿戴的?她竟一无所知!

    若非跟赵嬷嬷提起尺寸的事情,她都还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

    除了这件事,在她昏迷期间,龙非夜那混蛋还干了什么呀?

    思及此,韩芸汐的脸忽然就烧了起来。然而最擅察言观色的赵嬷嬷却没有主意到韩芸汐的表情,因为,她从箱子底掏出了一个长形锦盒。

    “公主,这是什么呀?”赵嬷嬷狐疑地问。

    韩芸汐一眼就认出这锦盒来,这锦盒和龙非夜之前装她那件被撕碎的紫纱衣的盒子一摸一样。

    那个锦盒和那件紫纱衣她还留在宁承的军营里,但是,九封信她随身带着。

    难不成,龙非夜还特地给她送七夕礼物了?

    赵嬷嬷可不敢擅自打开,连忙呈到韩芸汐面前来,韩芸汐小心翼翼打开,只见里头竟是一对耳坠,十分精致!

    这耳坠为粉紫色,竟是凤羽的造型,坠着垂感十足的流苏,凤羽镶着细细的晶石,盈着淡淡的粉紫光芒。

    乍一看,像极了天使之翼,而认真一看,便会发现这凤羽和她背后的胎记一摸一样。

    韩芸汐太惊喜了,细细打量起来,竟发现凤羽的背面,竟雕着一个“夜”字。

    纵使给她天下,许她江山为聘,都不如给她这一个刻在凤羽之后“夜”字。 ︽2︽2,

    龙非夜,永生永世,芸汐都不负你!

    韩芸汐正沉浸着凤羽之坠的感动中,赵嬷嬷却捣鼓着那个锦盒,从夹层里掏出了一件酒红色的du兜来。

    “公主,殿下还……送了这。”赵嬷嬷说罢,终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公主,这是底衣。”

    韩芸汐看去,只见那du兜儿中规中规的,非常保守,和她在现代穿的背心基本没两样,还真可以算得上是底衣了。

    这东西真真让她羞不起来,反倒好笑不已,龙非夜送这么件东西,竟还藏在锦盒夹层,压箱底!

    若非亲身经历他的坏,她绝对相信他是个不懂风月之人。都不知道他怎么在店里买这东西的。

    赵嬷嬷已在心中叹息了一百遍,“公主,试试吧。别枉了殿下一片心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