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50章 没白疼你们几个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韩芸汐的警惕,让百里茗香失落极了。

    不过,她很快就安慰自己,王妃娘娘对她戒备也是正常的,毕竟,如今她们立场不同了。

    “王妃娘娘,茗香没别的……”

    话还未说完,韩芸汐便不悦打断,“我已经不是秦王妃,你不必这么称呼我。”

    “可是……”百里茗香急得抬起头来。

    “龙非夜也不是天宁秦王了,不是吗?百里茗香,我之前我当你是姐妹,但是,如今我们姐妹缘尽了,你走吧。”韩芸汐的心其实堵得难受。

    她穿越之前是孤女,一个人孤单单的,到了秦王府从被瞧不起,被羞辱到后来被大家爱戴,她都快相信自己不再是孤单单的一个人了。

    只可惜,好景不长。

    想起楚西风的仇视,想起百里元隆的敌意,再想起赵嬷嬷,想起曾经在秦王府当差的那些影卫,如今大多都是仇人了吧。

    百里茗香似乎想说什么,听了韩芸汐这话,眼眶一红,便默默地退了下去。

    她退出去之后,韩芸汐暗暗轻叹。

    龙非夜以行针的名义,把百里茗香带在身旁,是为蒙蔽白彦青,让白彦青误以为百里茗香是可以跟他双修之人。

    龙非夜下天山之后,没有负伤不必行针的秘密暴露,想必白彦青此时会更加怀疑百里茗香便是可跟龙非夜双修之人。

    龙非夜为什么选择百里茗香,韩芸汐也没有细想,毕竟她对双修不了解,她只当百里茗香是鲛族之人,容易得龙非夜信任,所以选她理由充分吧。

    她正沉浸在自己思绪中,谁知道,都已经走了的百里茗香忽然又掀起垂帘来,走了进来。

    “你干什么?”韩芸汐吓了一跳。

    百里茗香却上前,跪坐在榻榻米前端,“王妃娘娘,茗香知道殿下不会不会要你的。”

    这话一出,韩芸汐微惊。

    百里元隆都没瞧出她和龙非夜有什么异常,百里茗香怎么瞧出来的?这不科学?难不成是试探?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马上出去。”韩芸汐冷了声音。

    “王妃娘娘,殿下当初弃军往医城赶,要去找你,在路途上听说你的身世被揭穿,疯了一样就弃了马车去找你。茗香看得出来,殿下不是恨你而是担心你,而且,殿下一定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了。”百里茗香紧紧解释。

    韩芸汐眉头紧锁,沉默着,百里茗香继续说,“王妃娘娘,你……”

    她抬头朝韩芸汐锁骨处看来,韩芸汐先是一愣,随即立马拉上衣襟遮挡。她怎么就忘了这一茬了。

    百里茗香这女人看似柔弱,可心细,眼尖得很呀!

    龙非夜前两日在她身上留下了无数印记,就马车上那一回,就在她脖子下啃了好处淤青。百里茗香虽是黄花大闺女,可是也是成年了,能看不明白?

    这种印记也就两三天便消,她两三天前就落在龙非夜手上,除了龙非夜,谁有这个胆子呀?

    有脑子的人,想想都知道怎么回事!

    就龙非夜那种有严重洁癖,又严重自律的人,若非爱到骨子里去,能把韩芸汐这么着了?

    不必百里茗香多解释,两个女人都心知肚明。

    韩芸汐沉默着,没说话。

    百里茗香更着急了,连忙说,“王妃娘娘,其实茗香早就知道你的身份。苏小玉烫伤你,茗香替你上药的时候见过那个凤羽胎记。茗香小时候,曾在库房里的一本古籍上见过,西秦皇族之女,五代之内,背后必有凤羽胎记。”

    韩芸汐大惊,没想到百里茗香居然藏得那么深,早就知晓这件事,竟能瞒到现在。

    宁承曾经详细跟她说过胎记的事情,天心夫人的母亲是西秦皇帝嫡亲之女第一代,天心夫人是第二代,到她这算是第三代,所以她一定有这个胎记。

    其实,若非西秦皇族被灭,她这个公主的外孙女离皇族正统已经算远的了。

    见韩芸汐的表情,百里茗香连忙解释,“王妃娘娘,茗香一直以为殿下不知情,所以也不敢说!茗香……”

    百里茗香眼眶都湿了,“茗香只希望王妃娘娘永远都是王妃娘娘,殿下,也永远都只是殿下。”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她第一次在家里后院的湖边看到龙非夜的情形,永远都不会忘记他那张缄默的脸。

    她不喜欢那么洒脱的王妃娘娘背负那么多,更不希望秦王殿下背负那么重的责任。

    她只希望他们安好,她什么都不求,若能安安静静伺奉前后,便好。

    韩芸汐看着百里茗香,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徐东临的话让她感动,没想到还有百里茗香这么个傻丫头。

    谁说,仇恨无法被抹灭的呢?

    韩芸汐感动不已,笑道,“总算没白疼你们几个!”

    有韩芸汐这句话,百里茗香总算松了一口气,“王妃娘娘愿意相信茗香,是茗香几世修来的福气。”

    “明明很聪明,怎么尽说傻话呢?”韩芸汐一脸无奈,她拉着百里茗香坐过来,“也好,我睡不着,你陪我说说话。”

    百里茗香不敢坐太近,还是保持了距离,虽然不近,可是,她将韩芸汐脖子上的痕迹,和手臂上好几处吻痕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都是殿下留下的呀!就那么多,那么深,该有多少回?多激烈?

    殿下那么清冷的一个人,热起来该是什么样子呀?

    百里茗香不敢多想,急急摒去了这个可怕的问题,她耳根子红彤彤的。

    注意到百里茗香的羞赧,韩芸汐将衣服拢紧,把挽起的袖中放下,裙摆往下扯。百里茗香是中规中矩保守的女人,哪受得了她这身清凉,何况,还一身暧昧痕迹。

    虽然韩芸汐入乡随俗,又被龙非夜限制,平素穿着上也规矩得很,但是,睡觉的时候,她真真习惯不了古人的约束。

    被束缚了一天,睡觉的时候必须要无拘无束,解放一夜。

    她的睡裙,睡袍都是订制的,在云闲阁的时候就寝时顶多套件睡裙,或者裹件系带的睡袍。

    要是疲惫得需要补眠的时候,必是泡个热水澡,然后吃果果地窝到被褥里去,舒舒服服,庸庸碌碌睡个天昏地暗,直到饿醒。

    无奈,此事在军营里,而且她的衣服都没带,只能将就,这不,睡袍之下她还穿那一抹酒红。

    百里茗香也主意到韩芸汐发现她的羞赧,她更是尴尬了,低着头不敢再看她。

    亲密之事情,韩芸汐自然不会拿出来当谈资。

    她一句话化解了尴尬,“你父亲和龙非夜去哪了?”

    “我也不知道,下午在操练场那边,殿下先走的,我爹爹回营收拾了东西,急匆匆就追过去,好像去附近的城镇了。也不知道多久会回来?”百里茗香答道,连忙补充了一句,“王妃娘娘,我是专程来提醒你的,我爹爹还防着你和殿下呢?”

    “怎么,他怀疑什么了?”韩芸汐问道。

    “我爹爹回营的时候,我问了几句,他的意思是……”

    “直说无妨。”

    “他的意思……得防着……防着王妃娘娘勾引殿下,使美人计,他说……殿下这么多年来,也毕竟就你一个女人。殿下对你不一般。”

    百里茗香这话一出,韩芸汐险些笑出来。她都忍不住起了怀心思,恨不得让百里元隆知晓一切,气死他!

    不过,不得不说,百里元隆对龙非夜还是了解的。

    “嗯,我会主意的。”韩芸汐认真说。

    “王妃娘娘,军中多有不便,要不,等我爹爹回来了,我跟他说,让我过来伺候。就骗他说我来监视你?”百里茗香兴奋地说。

    “你爹没那么好骗,你千万别过来。”韩芸汐果断拒绝,百里茗香之前不顾百里元隆反对,跟了她那么久,这个节骨眼上再过来,那必是添乱了。

    “回头让殿下找个婢女过来便可!”韩芸汐直接叉开了话题,“茗香,双修是什么呀?怎么个修法?你懂吗?”

    她真正想和百里茗香谈的,是这件事呢!

    百里茗香为难了,“我也不知道,我去天山,剑宗老人就教我修炼梵天心法,教了我一些剑术的套路,也没说其他的。”

    “你就一点也不了解?”韩芸汐狐疑了。

    百里茗香想了一下子,连忙说,“对了,剑宗老人说双修必须是和殿下一样,武功天赋非常好的人,才可以。反正,只能高于殿下,不能低于殿下。”

    “两个武功高手,一起闭关练功?”韩芸汐喃喃自语。

    “应该是吧。”百里茗香也是这么想的。

    韩芸汐想起了顾北月,顾北月的影术超绝,有那样的影术,必定拥有极强大的内功,顾北月年纪轻轻,凭那病弱之躯能修出那么高绝的影术俩,武学天赋必定极高。

    顾北月要是恢复武功了,那不失为一个好人选。

    “茗香,你少到我这边来,最好别过来。”韩芸汐认真说,“殿下既拿你来引蛇出洞,想必白彦青会派人盯着你。”

    百里茗香这才想起这件事,她立马就明白了。她身旁除了阿东,还有好些天山剑宗的高手保护,也正是等着白彦青出手呢。

    “王妃娘娘,那茗香告辞了。”百里茗香急急就要走。

    “别往娘娘长娘娘短的,以后就叫公主。”韩芸汐提醒到。

    百里茗香点了点头,匆匆离去。

    这一宿,龙非夜都没回来,翌日一大早,韩芸汐到天亮才疲惫睡去,可没一会儿就被一个熟悉的味道扰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