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43章 韩芸汐,你还不走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宁承不是笨蛋,找不着韩芸汐,冷静下来,势必会想到龙非夜的。

    毕竟,当场有侍卫看到龙非夜也追下深渊了。

    影卫的禀告,让韩芸汐原本温软的眸光一下子就冷沉下来,满满的不悦。

    撇开东西秦的恩怨,宁承撕毁韩芸汐衣裳,窥视韩芸汐胎记一账,他都还未跟他算呢!

    若非忌惮风族的阴谋,估计连韩芸汐都拦不住龙非夜,龙非夜早和宁承单挑了。

    这个烦躁的时候,宁承来,绝对是撞枪口上。

    “告诉他,西秦公主正在跟本王谈判,没他什么事!”龙非夜冷冷说。

    韩芸汐哭笑不得,却也没有阻拦。

    刚刚那瞬间,她忽然想到了一件事,确实需要和龙非夜好好谈一谈,她相信龙非夜的影卫团,还是可以拦得住宁承的。

    “你笑什么?”龙非夜不悦地问。

    “你不是办不到吗?不是要我走吗?我正好跟宁承走,从此以后,你是东秦太子,我是西秦公主,咱们战场上再见吧!”

    韩芸汐说着,便真起身要走,龙非夜一把将她捞过来,压在怀中,不由分说便吻下去,确切的说,不是吻,而是啃噬她的唇。

    “韩芸汐,我的气话,你也当真?我的真话,你偏偏忘了!”龙非夜冷笑不已。

    真话。

    江山不换吗?

    她记得清清楚楚。这是对君亦邪说的。当时,她都还不知道高高在上的秦王殿下心悦她这个卑微的韩家女。

    “那好,我们现在就走。我们都隐姓埋名,远离这一切。”韩芸汐认真说。

    “我带你上天山,现在敢过去,正好能敢在大雪封路之前。在也不下山了。”龙非夜亦是认真的。说着,便拉起韩芸汐要下马车。

    然而,韩芸汐还是拦住了,她知道,他愿意,他未必会安心。

    正如,她愿意,她未必会安心。

    他们,要么不在一起,若在一起,必要潇潇洒洒,恩恩爱爱,轰轰烈烈!

    韩芸汐拉起龙非夜的手,同他十指相扣,“夜,我有件事想问你,很重要的事。”

    “说。”他没放手。

    “夜,你之前说过当年沙江洪涝,东西秦皇族联手抗洪,是引起内战的原因?”韩芸汐认真问。

    她真的没办法了,没办法化解仇恨,只能从仇恨源头寻找一切可能。

    她想起宁安和龙非夜的说辞,出入极大,走投无路之际,也就生出了奢望,奢望这场仇恨能从源头化解。

    或许,并非因为各自立场才各执一词,这场仇恨或许真的有误会之处。

    这么多年来,没有人可以既让东秦皇族信任,也让西秦皇族信任,让二者都说实话,韩芸汐她是第一个。

    “是。”龙非夜答道。

    “你可有骗我?夜,我想知道真相!”韩芸汐认真地看入龙非夜的眼睛。

    “此事,我没有骗你!”龙非夜认真说。

    当年,东西秦联手抗衡,西秦皇族散布谣言,慌称东秦的太子是灾星转世,会给云空大陆带来不尽的灾难。当时的东秦皇帝病弱,太子登位在即,西秦谣言一出,被东秦几位皇子利用,在皇帝驾崩之后,出现夺位之争,朝局不稳。西秦借此机会发起了战争……

    “当真?”韩芸汐又问。

    龙非夜立马蹙眉,韩芸汐连忙解释,“我……我想确认一下。因为,我听到事实并非如此。”

    “宁承告诉你的事实?”龙非夜冷冷问。

    “不是宁承,是宁安。”韩芸汐知道龙非夜对狄族满满的敌意,她连忙解释,“夜,你觉得他们会对我说谎吗?”

    韩芸汐刚刚已经把她在狄族那边的情况,都告诉龙非夜。至少到目前为止,宁承宁安对她都是非常信任。

    “宁安怎么说?”龙非夜终是让步。

    估计,这件事也就韩芸汐在他面前说,才有让他让步的机会,其他人,永远都办不到。

    “你可知道当初沙江中游有一个铁矿的事情?”韩芸汐问道。

    “知道,这个铁矿归属东秦,是当时的武太子所有。”龙非夜回忆了片刻,又道,“如果要保铁矿,就必须毁掉大坝,牺牲下游的百姓。当初是黑族手下的军队掌管这个大坝,武太子下令黑族在水漫河提之前,尽可能将已开采的铁矿运走。”

    龙非夜说到这里,韩芸汐心下一咯噔,却没有打断,继续听他说。

    龙非夜继续道,“当初黑族军队抢运铁矿的时候,效忠西秦的风族大军突然袭击黑族军队,抢夺铁矿。黑族军队自是抵抗,而当时东秦皇族皇位之争激烈,西秦皇族借此机会,发起了战争。”

    “风族……黑族……”

    韩芸汐听得直摇头,喃喃道,“夜,我听说的是,东秦为保铁矿,下令黑族军毁大坝,西秦派出风族大军阻拦,两皇族由此发起内战,黑族大军灭了东秦。”

    龙非夜冷笑不语,“毁大坝?你可知道当初鲛族为了保护大坝,牺牲了多少鲛兵?东秦怎么可能会毁掉大坝?笑话!”

    “可是,宁安没必要骗我。”韩芸汐认真说。

    “狄族被人骗了,也未尝没有可能!”龙非夜冷冷说。

    这话一出,两人忽然都愣了。

    “风族!”韩芸汐惊声。

    “风族……”龙非夜缓缓眯起了双眸。

    当初西秦皇族将抗洪一事,都交给风族,黑族大军到底是守大坝,还是毁大坝,那可都是风族说的算呀!

    就风族而今对西秦皇族的背叛,和白彦青表现出来的野心。

    风族欺瞒了两皇族,未曾不可!

    无需多解释,两人都明白彼此眼中的怀疑。

    龙非夜思索了片刻,冷冷道,“看样子,有必要和白彦青好好谈一谈了!”

    在“韩芸汐无名无份”和“永远敌对”这两条路做一个选择,他只能选择前者,他忍受不了后者。

    但是,如果有第三种选择,哪怕只有一点点可能,他也都愿意为了眼前这个女人,暂时放下仇恨,去探究这种可能。

    白彦青,是关键!

    虽然知道怀疑,但是,韩芸汐还是忍不住高兴,总算看得到希望了,她心底甚至有一个小私心,她想,哪怕真相并非她和龙非夜猜测的这样,她也想将这个猜测做真了!

    那些仇恨,都几代人了,纠缠下去,冤冤相报下去,何时了?

    何不给东西秦皇族一个释怀的机会,也给她和龙非夜一个名正言顺在一起的机会?

    “夜,弄清楚一切,再选择,可好?”韩芸汐认真问。

    “好。”龙非夜没有犹豫,果断答应。

    他和韩芸汐是一样的,她的责任感,她的良知,她的两难,他都体会着,也经历着。

    也正是因为他都懂,都承受着,所以有了当初的欺瞒。

    白彦青,既然你揭穿了本太子的谎言,你就必须这这个谎言负责。

    龙非夜暗暗发誓,一定要白彦青付出代价!

    看到了希望,两人之间凝重的气氛也缓和了不少。

    韩芸汐亲自倒了一杯茶端给龙非夜,冲他笑。

    他看着韩芸汐甜美的笑颜,他忽然起了私心,想到了一条后路。也是他为韩芸汐做出的最大让步。

    他想,无论从白彦青嘴里问出什么,无论真相什么,即便当年东西秦之间并没有误会,只有仇恨,他都愿意将仇恨当作误会,化解掉。

    所以,无论如何,他要比宁承早抓到白彦青。

    龙非夜想起了一个人,顾北月!

    见龙非夜被绷着脸,韩芸汐忍不住挠他,“你笑一笑嘛!咱有办法了!”

    龙非夜忍俊不禁,揉了揉韩芸汐的刘海,“嗯,我知道。”

    很快,韩芸汐就和龙非夜谈妥了关于停战的一切细节,包括停战的理由,时间,依旧在停战期间对双方的各种约束,甚至包括如何联手对付白彦青。

    刚刚谈妥,影卫便来禀,“殿下,宁承带了几个亲兵,杀过来了。”

    “让徐东临过去。”龙非夜冷冷道。

    韩芸汐犹豫了片刻,还是拦了,“夜,下回见吧。”

    她已经待太久了,再待下去,拿什么说服宁承,她被龙非夜救了,和龙非夜谈判合作事宜呢?

    在抓到风族,牵制住君亦邪的骑兵之前,他们只能,也必须保持原状。

    当然,韩芸汐不会告诉宁承,她一次就把所有合作细节都谈妥了,若都谈妥了,她还又什么理由见龙非夜呢?

    事情的利害关系,龙非夜比韩芸汐更懂。只是,他终究舍不得放手。

    最后,还是韩芸汐挣脱开他的手,跳下了马车。

    她一下车,龙非夜便又拉住她,“上来,我带你过去。”

    “不要!”韩芸汐立马拒绝,她害怕自己到时候犹豫,不舍,露出太多马脚。

    “夜,下回见。”

    她果断地往前走,只是,走了几步之后,步伐却渐渐放慢,最后终是止步,回头看来。

    只见龙非夜就站在马车旁,看着她。

    凝眸相视,怎一个依依不舍了得呀?

    沉默了许久,终是龙非夜开了口,他说,“韩芸汐,你还不走?”

    韩芸汐原本还忍得住,一听到这句话再熟悉不过的话,她的坚强忽然就崩溃了。

    以往,每一次都是他先走,他都会回头看她,问她,“韩芸汐,你还不走。”

    无论多远,他都会等她,她都会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回到他身旁。

    而如今,却是这般场景。

    看着龙非夜像一样冷肃的表情,韩芸汐眼眶一红,忽然就朝他跑过去,跑到了他面前。

    龙非夜无奈,拥她入怀,“还是我送你过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