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40章 也没一丝丝顾虑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此时此刻,比起龙非夜,韩芸汐要理智三分。她清晰地看到他眸中yu色,是她所熟悉却又陌生的,是她见过,却从未经历过的。

    这深深沉沉的眸色,和先前任何一次都不一样,韩芸汐也说不上哪里不一样。

    她只觉得,龙非夜这么冷清的一个人,眼中染了qy的色彩,真的好迷人,好迷人!他什么都不必做,一双眼足以撩起她心底最深的欲望。

    “夜……”

    她不自觉轻唤,声音柔得人心都化了。

    她什么都不必做,就一句轻唤,足以击碎他心底最后的防线。

    龙非夜埋头而下,这一回却没有在她唇上停留太久,而是一路流连而下,沿着她的玉颈,时而啄吻,时而吸允,时而轻咬,一路而下。

    韩芸汐记得上一回,他在马车里欺负她,欺负得最惨的一次,也是这样。只是,那一回他坏的是手,而这一回,他坏的是唇。

    衣裳渐渐被他撩开,韩芸汐已经在龙非夜湿热的吻中,浑身发疼,意乱情迷。

    然而,龙非夜却在这个时候,忽然退下来。

    这种戛然而止的感觉她太熟悉了,四年来,她从来不问,却不代表她不在意。身前一空,她顿是失落。

    “龙非夜……”

    她正要起身,却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龙非夜那么尊贵的人竟然埋首在她脚下!

    “龙非夜……”

    韩芸汐颤栗得后面的话都说不出来,因为龙非夜吻住她的脚踝,一路往上,一边啄吻她匀称的腿,一边褪去她的底衣。

    韩芸汐身上就剩下一抹酒红色,根本包裹不了她的美好。她脸早已绯红,人亦彻底清醒。

    面对龙非夜霸道的目光,她下意识双手遮掩,正要开口,谁知道,龙非夜却猛地一扯,一把扯掉了她最后的遮挡。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龙非夜怔了,眼睛都看直了。

    其实,这幅曼妙之躯,他早就看过几次,可这却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

    他简直霸道到无耻!

    直勾勾地欣赏她的每一处美好,从下而上,没有放过任何一处,哪怕是最隐蔽之处,他都毫不避讳,理所当然地审视。

    似在检查她是否完好无缺,又似是欣赏她的绝美,更是在仔仔细细地审查他的所有物。

    韩芸汐见他那霸道而又理所当然的视线,又羞又恼,冰肌雪肤蒙上了一层粉红,她并不知道此时此刻的自己,有多么诱人。

    龙非夜,早已彻底沦陷!

    此时此刻,他正直勾勾地盯着她傲人的曲线看,眸光深得她都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只是,他还能想什么呀?

    她羞恼地双手护住自己,“龙非夜,你够了!”

    “不够。”他沉声,粗哑。

    这,便是他们第二次谈判,第一句对话。韩芸汐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因为,这之后几乎每一次龙非夜欺负她,他们都要上演这一局对话。

    “龙非夜,你够了。”

    “不够!”

    还未开始,怎么就够了?

    她都不知道,这四年来,他为了噬情之力隐忍了多少。

    龙非夜的身体立马贴过来,紧紧贴上她。

    “啊……”

    韩芸汐禁不住惊叫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忍不住。

    龙非夜却似乎非常喜欢她的反应,他褪去了所有遮挡,拥得更紧。

    这一回,没有衣物的阻碍,相触是那样真真切切。

    韩芸汐完全受不了了,紧紧抓住他的肩头,怒目瞪他,“龙非夜,我讨厌!讨厌你!你放开我!”

    他低头看来,原本完全被情yu蒙住的双眸,忽然变得特别清澈,特别温软,似清可见底,波澜不惊的湖面。

    他柔柔地问,“为什么?”

    又羞又恼的韩芸汐,看到这样的龙非夜,忽然好想好想哭。

    她忽然发现这个男人其实并非因情yu而失去理智,他刚刚所有霸道,所有坏都是认认真真的。

    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利用她,骗她呢?

    “因为……因为有一个问题要问你。”韩芸汐哽咽地回答。

    这话,回答得牛头不对马嘴。

    然而,他竟不假思索地回答她,“不会!”

    他这话也回答得莫名其妙,可是,她却听得懂!

    他这样的反应,想必是已经收到沈决明的信,知道她留在龙尊仆从背后那个问题了。

    龙非夜,如果我不是西秦公主,你还会喜欢我吗?

    他的回答是,“不会”。

    韩芸汐忽然无力至极,任由一身吃果果,任由他的骄傲紧抵她的柔软,她无动于衷,闭上眼,淡淡道,“滚!”

    谁知道,就这瞬间,龙非夜竟毫不顾虑地直捣黄龙,韩芸汐疼得大叫起来。

    龙非夜却俯身在她耳畔,用人世间最温柔的声音,安抚她,“芸汐,你说怎么办?我早就爱上西秦公主,全世界都不信,你……相信吗?”

    他的动作那么狠绝,他的声音却那么温柔,这一刻,这一撞击,这一句话,她永生永世都忘不掉。

    她脑海里就剩下他的声音,还未回答,他便道,“韩芸汐,请一定相信我。”

    韩芸汐,请一定相信我。

    这话,不正是那九封信里回给她的吗?

    他怎么知道她穿越而来,在他心里,韩芸汐就是西秦公主,西秦公主就是韩芸汐。

    所以,他这话……

    初尝人事的痛楚,瞬间就被他温柔的告别所抚平,韩芸汐紧紧抱住了龙非夜,满腔的话要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抱住,吻他。

    天翻地覆,忘情忘我地吻他。

    龙非夜,有你这句话,足矣!

    随着她的吻,他很快就反客为主,而身下也开始了动作。他一动,她便惊得停住,似要说话,他却不再给她机会。

    “疼,是我对你的惩罚!”他说罢,终于再也自控不住了,放纵了自己所有的隐忍。

    她之所以问,不正是因为怀疑吗?

    他并不介意她的怀疑,只是,他要惩罚她。

    真的是惩罚呀!

    好狠好狠。

    一次次惩罚都不余余力,几乎每一处都冲刺她的颠覆,这让韩芸汐根本问不出什么问题,疼痛更只是片刻而已,只剩下情不自禁,无法承受的惊叫。

    然而,他到底是在惩罚她呢,还是在惩罚自己?

    那一声声叫喊,让他几乎陷入疯狂,哪怕是融为一体,都还觉得不够,都还不满足。

    韩芸汐呀韩芸汐!

    到底怎样拥有,才能拥有你?

    本太子真真恨不得将她吃掉,连骨头不剩!

    节律越来越狠,亦越来越快,汗水沿着他刚毅的脸廓缓缓流淌下来,滴落在她脸上,她看着他大汗淋漓的样子,看着他疯狂发狠的样子,看着他野性而又帅气的脸,忽然就笑开了。

    这种时候,她竟还能看着他,看得走神!

    他是该笑,还是该哭呢?

    “韩芸汐!”他不满!

    “嗯、嗯……”她呢喃,非常享受。

    他忽然发狠,韩芸汐立马就颤栗起来,浑身颤抖,“龙非……”

    话还未出口,已在他发狠的冲锋之下,化作一声声最动人的高歌。

    韩芸汐被爱得心神俱醉,最终,无法自控,惊呼出声,“阿夜……我爱你……”

    四年夫妻,今日终是做实,可谓之激烈。

    幸好龙非夜专属的马车,足够宽敞,结实;也幸好暗卫们都退得远,听不到什么东靖。

    马车外,月明星稀,秋高气爽,山林寂静;马车内,似芙蓉软帐,春色无边。

    激战之后的一片狼藉,他和她都无暇收拾。

    她趴在他胸膛上,感受他呼吸的起伏,他一手搂着她,一手轻轻撩拨着她的刘海,暂时忘却了一切,搂着她的手渐渐有些不安分起来。

    她明明已经没有一点力气,眼皮子在打架,合上眼就能睡的着,却偏偏还硬撑,不合眼,她不想错过这个温存的美好时刻。

    然而,韩芸汐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这压根就不是温存的美好时刻。

    龙非夜是一头狼,而且还是一头凶猛的狼,更是一头饿了多年的狼,一旦开荤,岂是那么好打发的?

    他对猎物非常挑剔,而一旦挑中,食量绝对惊人。

    这不,他那不安分的手,已经开始撩拨韩芸汐的敏感。

    “阿夜……”韩芸汐娇嗔。

    “你叫我什么?”龙非夜笑道。

    韩芸汐立马不回答,埋头下去,龙非夜嘴角勾起好看的笑意,大手坏坏地往下探,韩芸汐惊得避开,“你够了。”

    “不够!”

    他一手圈住她,又一次将她压下,执着而邪佞地问,“你叫我什么?”

    韩芸汐脸红了一圈,她刚刚怎么就那么顺口呢?那个称呼是她在最忘情的时候叫出来,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刚刚的一切。

    “说,你叫我什么?”他逼近,坏坏地威胁。

    她别过头去,他却将耳朵贴过来,执着地问,“叫我什么?”

    “阿夜……阿夜……”她柔柔地叫,这声音就像是魔咒,轻易勾起了他的坏。

    很快,韩芸汐便又一次感受到龙非夜的坏,她被他折腾得险些昏迷,最后窝在他怀里,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龙非夜还未满足,他恨不得现在就将这个女人带走,可是,她不仅仅是他的女人,还是西秦的公主。

    今日,他们还有要事没有谈判。

    龙非夜轻轻抚摸着韩芸汐的小脸,安静地等着她醒来。

    而此时,宁承却还在深渊底,失心疯般的找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