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38章 本太子对她没兴趣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百里元隆一听说殿下要孤身前往,他立马劝说,“殿下,属下必须陪同,军务上诸多细节,属下是最清楚的,属下必须……”

    话还未说完,龙非夜就冷冷打断了,“你的意思是本太子不熟军务?”

    “不敢!”

    百里元隆这才知道自己逾矩,“属下是担心殿下……”

    “本太子还能被一个女人蒙了不成?”龙非夜厉声打断,“还是,你和唐子晋兄妹一样,至今还怀疑本太子会对韩芸汐念旧情?”

    经过第一次谈判,殿下将西秦主仆羞辱成那样,百里元隆早就不怀疑了,他跟着去不过想第一时间了解情况,而为殿下做参谋罢了。

    他正要解释,龙非夜又冷声反问,“怎么,你觉得本太子会为了一个女人,忘掉自己是谁?”

    “不!不!”

    百里元隆立马单膝跪下去,“殿下明鉴,末将绝无此意!末将绝对服从殿下所有命令!只盼殿下此行,多加小心,提防有诈。”

    龙非夜这才放软语气,“忙你的事去,谈判一事,本太子自有安排。”

    “是!末将恭候殿下好消息。”百里元隆终于退下去了。

    龙非夜搞定百里元隆还是容易的,毕竟龙非夜一身绝世武功,无需任何人担忧。而且,他向来的风格就这样霸道果断,不需要他人多言。

    可是,韩芸汐就不一样了。

    若没有宁承帮忙,韩芸汐这个废材,连登上那么陡峭的悬崖,都办不到。

    她努力地想说服宁承,给她安排侍卫便可,可是,宁承无论如何都不放心让她独自前往。

    一番讨论之后,韩芸汐还是败下阵来。

    “公主殿下,待来日得闲,属下教你武功,如何?”宁承问道。

    韩芸汐心想,自己要会武功今日就可以说服宁承了,她苦笑着,“我学不会。”

    “怎么会学不会?公主殿下还从未学过吧?”宁承又问。

    韩芸汐正要告诉宁承,自己早被坚定为天生的废材,无法聚气修炼内功,所以无法学武。

    话还未出口,侍从就过来了,拿来了一个韩芸汐很熟悉的东西,暴雨梨花针!

    韩芸汐的心跳咯噔了一下,看着宁承接过那东西,朝她走来。

    “给!”宁承认真说。

    “这……”韩芸汐装傻。

    这暴雨梨花针早就被唐离在逃婚的路上用光了,已沦为废物。当初宁静嫁入唐门时候,唐门把这废物当作聘礼骗了云空商会,没想到宁承至今还当这东西是宝。

    “暴雨梨花针,唐门第二暗器!给你,收着防身用,比你袖中藏的暗器,厉害百倍。”宁承说说着,又补充道,“我费了很大的劲,才打听到如何启用这东西。你像这样拿着,启用的时候按下这个机关便可。记住,一定要瞄准了之后再按。”

    宁承一边示范,一边讲解,“这里藏针是有限的,用掉一枚就少掉一枚。所以,若非关键时刻,生死关头,决不能随意使用。”

    韩芸汐怔怔地点头,心虚无比。

    要知道,这暴雨梨花针早就被她用掉过好几枚了,而且,唐离和龙非夜当时都还夸她拿这暗器的姿势非常好看,不输男人。

    宁承要知晓真相,会是什么反应呢?

    韩芸汐正心虚着,宁承沉沉地说了一句,“公主殿下,这东西……就留着对付龙非夜吧。”

    韩芸汐就知道,宁承舍得拿出这宝贝来,就是冲着龙非夜去的。

    一时间,她所有心虚都烟消云散,“不必给我,我相信龙非夜还不至于真对我一个女流之辈动手,你自己留着吧。”

    “公主……”

    “宁承,你若安全,我便安全,不是吗?”

    这话简直说到宁承心坎里去了,宁承也不再推辞,韩芸汐淡淡问,“宁静那边,什么情况?”

    “昨儿个刚刚收到消息,正要禀告公主,”宁承说,“宁静落在龙非夜手里,唐离以唐门门主出面跟他要人,被拒绝了。公主,这是个极好的机会,属下已经派宁安赶赴唐门,或许,咱们可以借此机会,说服唐门和西秦合作。”

    宁承说着,又问,“公主,你之前可否见过龙非夜和唐门有什么私下的往来?”

    韩芸汐惊得下巴险些掉下来。她下意识摇头,“没……没见过。”

    她都还担心唐门是否已经暴露了,却没想到唐离居然有本事把事情搞成这样,让宁承产生这样天大的误会。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唐离囚禁了宁承,然后推卸给了龙非夜。

    宁承希望和唐门合作,这会儿,唐离估计就在唐门,等着宁承送上门去吧!

    只要唐门抓住这个机会,假意和宁承合作,到时候,唐离还不在龙非夜各种指示下,坑死宁承?

    唐离那家伙,哪里来的信心,那么肯定她不会出门唐门呢?要知道,唐门和龙非夜是什么关系,她可清楚得很呢!

    半晌,韩芸汐才回了宁承一句,“是个好办法。”

    有韩芸汐这句话,宁承对唐门也多了几分放心。

    是夜。

    两方人马,如约抵达悬崖。

    一如第一次相见,韩芸汐远远地就看到龙非夜孤身一人,站在吊桥中央。他还是一袭黑衣劲装,面容冷峻。

    他就像个夜之神祗,冷冷清清地立在那里,高高在上,执掌天下,睥睨苍生。

    他的身影和夜色相容,神秘得令人生畏,不敢走近,却又有种魅力,引入入迷,哪怕是赴汤蹈分,飞蛾赴火也要走近他,靠近他,敬他,爱他,惜他,膜拜他,奉献给他。

    龙非夜……龙非夜……

    韩芸汐心中,默默地念着他的名字。

    宁承却主意到,对岸的悬崖空无一人,这一回,龙非夜独自一人前来。

    他,什么意思?

    “公主,龙非夜独自一人来。”宁承低声低声。

    距离还有些远,韩芸汐看不清楚龙非夜的表情,却也不知道为何,总觉得他正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看。

    她不着痕迹地退开一小步,和宁承保持距离,“他本就可以全权做主,何必他人相陪?”

    韩芸汐这话说得自己好像是个傀儡。

    宁承立马解释,“此事,自得公主全权做主,属下只是担忧公主安危。”

    “双方交战,不杀来使;停战谈判,不动干戈。他堂堂一个大男人,还能把我怎么着?”韩芸汐反问道。

    “是。”宁承不再辩解。

    真正谈判的地点,就在桥中,悬空之地,绝无隔墙之外。

    只有相关的人氏才能听到谈判的所有细节,哪怕是他们最贴身的侍卫,也都听不到。

    这地点是宁承选的,双方都满意。

    所有随从都在背后等着,韩芸汐和宁承来到吊桥桥头,龙非夜冰冷的眸光缓缓眯敛了起来,警告之味十足,只是,也不知道他是在警告韩芸汐,还是在警告宁承。

    “公主,属下带你过去。冒犯了!”

    宁承话音一落,都还未动手,龙非夜便冷冷开了口,“韩芸汐,堂堂一国公主,连过半座桥都得别人护送?你西秦皇族就弱到这地步?你有什么资格跟本太子谈判?你回去吧!”

    韩芸汐远远看着他,目不转睛,生怕少看了一眼。

    龙非夜对宁承大声道,“宁承,不如你跟本王谈。本太子对如此无能的女人,没兴趣!”

    “欺人太甚!”

    宁承正要发作,韩芸汐拦下了,她大声说,“龙非夜,你等着,本公主自己走过去!”

    “公主不可!”宁承大惊,“公主,别中他的全套!他是故意的!”

    宁承不笨,只可惜,他还是没有猜到真正的真相。

    龙非夜是在给韩芸汐制造机会,也是在为他们两人制造单独说话的机会。他已经在深渊下埋伏了数十影卫,即便韩芸汐失足落下,都不会出大事。

    再说了,即便没有影卫,以他如今的武功,也绝对不允许她出半点差池的。

    韩芸汐,你若想知道答案,就走过来吧!

    “我知道他的故意的。”韩芸汐淡淡道。

    “那你还……”宁承快急疯了。

    “宁承,身为西秦公主,维护皇族尊严,远远比复仇复国都要重要!”韩芸汐这话是借口,却也是真话。

    宁承正要辩解,韩芸汐又道,“宁承,上一回咱们已经丢过一次脸了,这一回,不能再丢脸!”

    这话一出,宁承便沉默了。

    韩芸汐一脚迈上吊桥,双手抓住左右两侧的绳索,可是,脚下残破的木板还是晃了好几下。

    “公主!”

    宁承急急一脚沉力踩住,替他稳定了木板。

    “我没事,宁承,相信我!”韩芸汐说。

    宁承还是不退下,韩芸汐索性退回来,“也好,你跟他谈,本公主回去!”

    “属下不敢!”宁承立马单膝跪下去,他无比懊恼,自己当初怎么就选择了这么一个破地方呢?

    “宁承,等我回来。这是命令!”韩芸汐认真问。

    宁承不想看她,不想回答,却终究只能服从命令,“属下,遵命!”

    韩芸汐终于又走回桥头,她迈出第一步,站稳之后,毅然继续迈出第二步。

    无论是龙非夜,还是宁承,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丝毫不敢大意。

    脚下的木板在晃动,还发出伊呀呀的声音,似随时都会断裂;双手的绳索很细,根本撑不住韩芸汐多少力气,更很难让她保持平衡,她刚刚迈出第三步,整个人便忽然向右倒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