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35章 还你是心甘情愿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终于看那到他了!

    即便距离那么远,她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他来。

    这刹那,韩芸汐恨不得冲过去,紧紧地抱住龙非夜,再也不放开,哪怕被他赶,也不放。

    龙非夜亦终于见到日思夜想的人儿了,他想自己上辈子一定是负了这个女人,所以这辈子注定要来还债,心甘情愿为她把自己折腾成如今这模样。

    他恨不得马上就飞过去,什么都不解释,直接将她掳走,永远都不放开她的手,带她远离这一切纷繁复杂,忘记自己是谁,也忘记对方是谁。

    两人都是冲动的,可是,两人同样都是非常理智的。

    他们一直以来,都是同类人。

    龙非夜背后是百里元隆,韩芸汐背后是宁承,他们是两军的主将,是两大阵营里最忠诚的势力,也是最仇恨彼此的势力。

    韩芸汐花了多大的代价,甚至不惜以西秦公主的名义发誓,才赢得宁承的信任;而龙非夜又是费了多少心思,在顾北月那封密函的帮助下,才让百里元隆心甘情愿停战,接受谈判。

    他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这些日子以来的努力,但是,都和对方一样,非常珍惜这次机会。

    这次谈判,若有一个好的开端,接下来要见面就不难了,甚至要单独见面,都是有可能的。

    两人都一动不动,远远地看着对方,静谧的月光之下,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世界似乎就剩下他们两人,又似乎,他们两人自成了一个世界,将所有人摒弃在外。

    可哪怕同在一个世界里,他们却站在宿命的两端,中间是国仇家恨,是儿女痴情,是命途多舛,百般无奈。

    终于,韩芸汐忍不住了,往前一步,迈上吊桥,龙非夜的心跳立马加速。

    就在这个时候,宁承箭步上前,低声,“公主,小心,属下带你过去。”

    破旧的吊桥,十分危险,一脚踩空,下面便是万丈深渊,韩芸汐这个不会武功的人,怎么可能走得过去?

    “公主,得罪了。”

    宁承低声,一把揽住了韩芸汐的肩膀,而这刹那,龙非夜的眸光骤寒,眼中迸射出的杀意,足以将宁承碎尸万段一百回。

    他终于淡定不了,忽然凌空而上,气势汹汹朝韩芸汐他们飞掠过来,大家都还没回过神,他便落在韩芸汐面前,冰凉凉的视线盯在韩芸汐肩头。

    宁承立马将韩芸汐护到身后去,“龙非夜,这就是你谈判的诚意?你什么意思?”

    龙非夜没回答,冷幽幽地看着韩芸汐,韩芸汐立马非常自觉地退到一侧,同宁承保持一定的距离。龙非夜仍是非常不满地盯着她看,那目光像是要吃人,韩芸汐不自觉低下了头。

    这一幕,多么熟悉。

    过去多少回,只要他一蹙眉或一沉眸,她就知道自己犯错惹他发火了。韩芸汐都有些错觉,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们又回到了从前。

    龙非夜呀龙非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今,你有什么资格,对我的行为这样表达不满呢?

    不满,就像是他本能。

    哪怕是在这个需要小心翼翼的场合,他都无法自控地表现出来。

    只是,他没有想到她还是像以前那样,只要他一蹙眉,一瞪眼,她就会乖,会怕,温顺得像只小兔子。

    韩芸汐呀韩芸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今,你不是应该恨我入骨吗?她还这么怕我作甚?

    宁承立马就看出异议,又一次拦在韩芸汐面前,以自己的身躯,挡了龙非夜的视线,他冷冷问,“龙非夜,再对公主无礼,休怪我不客气!”

    龙非夜是来谈判的,还是来复仇的?明明是他利用了韩芸汐,他这是什么态度?

    宁承曾经很欣赏龙非夜,而今,打从心底瞧不上。若非他们有止战的需求,他早就动手了。

    龙非夜终于正眼朝宁承看来,冷声质问道,“宁承,你有什么资格跟本太子说话?狄族什么时候可以全权代表西秦公主发言了?”

    宁承冷笑,“像你这等利用女人的小人,本族长还不屑跟你废话。龙非夜,是你要谈判的,怎么……”

    宁承的还未说完,龙非夜一抬手,影卫便飞落在他身旁,将一个扁平的锦盒放在他手上。

    这是……

    宁承和韩芸汐皆纳闷,追过来百里元隆也不明白,来谈判之前,殿下可没有提过这东西呀!

    这是什么?

    韩芸汐也是第一次看见那个锦盒,十分陌生。

    这东西,有点像是装女人饰品,衣物的盒子,里头装什么了?

    众人注视之下,龙非夜缓缓打开了锦盒,见了里头的东西,所有人都都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即全都朝韩芸汐看了去。

    锦盒里静静躺着是,不是别的,正是韩芸汐被宁承撕碎的那件紫色纱衣,这是她被欺负的证据,是她作为女人的耻辱!

    龙非夜一手挑起那纱衣,嘴角噙着冷笑,饶有兴致地瞧着。

    宁承的脸色立马就白了,而韩芸汐的脸却绯红一片,其实,她不仅仅脸红了,就连眼眶都红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熬了那么久盼了那么久,坚强了那么久,却等来这样的羞辱。

    龙非夜,你真真是有心了!

    韩芸汐看着自己最最熟悉的男人,心,开始慌了,乱了!

    可是,龙非夜却没有停止。

    “宁承,她背后的凤羽胎记,你可看清楚了?”他的声音像是从脚下的黑暗深渊里传出来,低沉幽冷,令人毛骨悚然。

    “是你宁大族长连主子都欺辱,还是……”

    龙非夜似有些犹豫,却还是说了下去,“还是,她心甘情愿让你看!”

    话音一落,全场一片寂静,宁承脸上一阵白一阵红,他都忘了去反驳龙非夜,他下意识回头朝韩芸汐看去,只见韩芸汐的眼睛红得像兔子。

    宁承张了张口,想对她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什么谈判?什么止战?

    龙非夜就是诚心来羞辱公主的吧?利用了公主那么久,如今还这般羞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宁承正要拔剑,谁知道,韩芸汐忽然箭步冲到龙非夜面前,一巴掌甩了过去,“龙非夜,我即使心甘情愿,也与你无关!你是我谁呀?”

    “啪”

    一记耳光,响彻静谧的悬崖。

    龙非夜背后的人都倒抽了口凉气,谁都没想到谈判还未开始,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百里元隆心想,唐子晋兄妹应该是多虑了吧,太子殿下怎么会对这个女人还有留念,还有旧情?

    再得宠的女人,在国仇家恨面前,都是一文不值的!

    “放肆!”

    百里元隆率先拔起长剑,随即宁承亦是拔剑,寸步不让。

    然而,龙非夜和韩芸汐却都没有动,他们四目相对着,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龙非夜轻轻抚过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面无表情,正要把锦盒递给影卫,韩芸汐却冷声,“我东西,还给我!”

    龙非夜还未出声,韩芸汐便夺了过来,谁都没有发现,这一瞬间,龙非夜松了一口气。

    他太了解韩芸汐了,所以故意惹恼了她,让她来夺这锦盒。

    也只有用这种方式,宁承才不会怀疑上这个盒子,也不会过问这个盒子。

    这锦盒有夹层,他盼着这个女人能细致一些,没让他白挨了人生中这第一巴掌。

    哪怕千百般心疼,他终究还是避开了韩芸汐通红的眼,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淡淡道,“好了,西秦公主,你们恩怨两清,也该谈正事了。”

    正事?

    所以之前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都不算正事?

    韩芸汐的心都快碎了!

    她原以为自己有足够的勇气,坚强到底,冷静理智到底。

    她一直努力地说服自己,龙非夜利用的只是西秦公主,而她不是,所以,她还有机会!

    她一直期盼着,如果没有仇恨,龙非夜或许还会是她一个人的龙非夜,她一个人的殿下。

    可谁知道,直面这个男人的时候,她终究还是被伤得体无完肤,心如刀割。

    龙非夜,你可知道我在医城面对楚西风的软禁,是如何苦苦等你出现,盼你出现?你没来!

    龙非夜,你可知道,面对宁承的无礼,我心底有多恐惧?你不在!

    龙非夜,你可知道,这些日子在宁承身旁,我费尽了多少心思才熬到现在,和你相见?你竟如此羞辱我!

    龙非夜,所有人看到的都是冷静,理智,勇敢畏惧,甚至是无情的韩芸汐。

    可是……可是他怎么可以和所有人一样,看不到我背后的苦苦支撑,傻傻坚持?

    此时此刻,韩芸汐多么希望自己就是西秦公主,真正的西秦公主。这样的话,爱和恨都那么简简单单。她也就不会再那么痛苦了吧。

    龙非夜,我韩芸汐爱不起你,至少,恨得起!

    “跟你们没什么好谈的!”宁承气得脸都白了。

    紫纱衣之事,因他而起,他无法辩驳什么。

    其实,这件事宁安问过他不下三回了,为什么他当初就那么莽撞,直接冲去找韩芸汐了,还亲自察看她的胎记?

    他当初但凡待个侍女去,或者将韩芸汐先劫持出来再检查那胎记,也不会落到今日这尴尬境地。

    可谁能知道他当初得知韩芸汐身份的兴奋与激动?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韩芸汐的金针那么执着。直到知晓韩芸汐身世的那一刻,他才懂了。

    所有的执着,非爱即恨,亦或者又爱又恨。

    当他知道自己又爱又恨的女人,竟是自己的主人,自己从此不必与之为敌,而是可以一生效忠其左右,他能不失去理智吗?

    这是他心底最后悔,也是最不想后悔的事情,那一夜所见的美好,全都烙印在他脑海,像是毒,荼毒了他的余生。

    “公主,我们走!”宁承宁可独自去面对风族,都不愿意公主受这样的侮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