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24章 狡猾,说服宁安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韩芸汐到宁安宫里,宁安十分意外,正要行礼,被她拦了。

    宁安比韩芸汐想象的要年轻很多,虽是宁承的姐姐,也大不了一两岁。

    韩芸汐在她身上看不到常年吃斋念佛女子那种平静,反倒是干练凌厉。这让韩芸汐忍不住想起了在她面前哭得泪眼迷离的宁静,也不知道她和唐离怎么样了。

    有些女人虽然会哭,肩上扛着的重任并不输男人,骨子里的坚强,更不会输男人。

    宁静和唐离两人的兵械行和暗器之争,到如今也成了西秦皇族和东秦皇族的家国天下之争。唐门是龙非夜手中最隐蔽的势力,即便龙非夜东秦皇族的身份曝光,百里军府白族的身份也曝光,但是,据韩芸汐说知,唐门这股势力,至今没人知晓。

    宁静又知晓多少呢?

    公主殿下,龙尊就在后院,属下带你过去吧。”宁安的话打断了韩芸汐的思路。

    小皇子名龙尊,是天徽皇帝亲自赐的名,登基之后年号是永光。

    虽为皇帝,可实际上上朝的次数屈指可数,宫外没人把他当皇帝,宫里更没人将他放在眼中,大家都直呼他的名讳。

    别人都是“母凭子贵”,到了他这里,是“子随母贱”。

    韩芸汐从屋子里穿过,她看到桌上放了一个小包裹,应该就是龙尊的行礼了。她特意放慢脚步,观察屋内的一切。

    很明显,这屋子是临时腾出来个龙尊和奶娘住的,宁安的卧房在另一边。

    在楚清歌死之前,龙尊都一直跟着楚清歌。

    “就收拾这么点东西?够吗?”韩芸汐随口问了一声。

    “他也就这么点东西,楚清歌在世的时候根本不管这孩子,没给他添置过什么。这些都是衣服。”宁安见韩芸汐脸色不怎么好,也不做声,她琢磨着韩芸汐和楚清歌敌对那么久,怎么会对楚清歌的孩子挂心呢?

    韩芸汐不走了,慢条斯理坐下来,一边打开行礼,一边不悦地问,“后宫是你做的主,天宁皇族家底不薄,你云空商会也财大气粗,就差这一小娃娃几件衣服?”

    “冤枉!公主殿下。”宁安连忙解释,“后宫的例钱是属下这边发的,该给她的从来没少,还都是按太后的规格给。孩子是楚清歌自己的,她都不管,外人哪能管那么宽?”

    “也是!”韩芸汐冷冷笑了笑。

    她将行礼里的几件衣裳都挑出来,饶有兴致地看着,迟迟都没说话。

    宁安不明白韩芸汐要做什么,但是,她的眼睛并没有离开过那韩芸汐的手半刻。

    韩芸汐当然是在绞尽脑汁地想,该怎么把她要问的问题,借龙尊送出去呢?

    一来,不能让宁安发现。

    二来,这个行礼跟着龙尊从天宁皇都到医城,会经过多少人的手,如何才能确保安全?

    三来,这东西到了医城,又如何送到她信任的人手上?

    这是一个冒险的行为,只要一个环节发生意外,让宁承知道了真相,韩芸汐就玩完了,她都无法想象宁承那头披着羊皮的狼,会对她做出什么来。

    可是,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了呀!

    “公主殿下,这衣服……有什么问题吗?”宁安先沉不住气。

    韩芸汐挑眉看去,“你觉得呢?”

    “属下……”宁安想了半天,“这都是那孩子平常穿的,没什么问题。”

    韩芸汐立马将手里的衣服丢了,又把桌上的也扫在地上,怒声,“要让医学院的人瞧见这些东西,还不得骂我西秦无情,连一个孩子都善待不了?楚清歌已经死了,这孩子在宁家手里,宁家就得对他负起责任,连一个孩子都善待不了,你宁家如何为本公主打天下,如何能善待天下百姓?”

    韩芸汐站了起来,低声,“宁安,丢了宁家的颜面事小,失了医城的心,事大!顾北月下落不明,我亦不在城中,医学院如今就是副院和长老会一同主事,副院里沈决明说的算,长老会里洛醉山说的算。这二位,可是最痛恨虐童者。当年催生之事,顾云天还有意保凌古易,正是这二人反对到底,才把凌古易驱逐出医城。”

    韩芸汐话说到这里,宁安立马就懂了。

    虽然韩芸汐比龙非夜更有掌控医城的能耐,但是,宁家也不能得罪医城。

    一旦西秦皇族挂旗,和东秦皇族正式争夺天下,医城的支持至关重要,无论是医学上的支持,还是人心上的支持,都会造成几大的影响。

    宁家不仅仅不能得罪医城,还得讨好,给医城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换句话说,韩芸汐是在提醒她,送龙尊过去,正是讨好医城的大好时机。

    “谢公主殿下提点!”宁安大喜。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狡黠,一本正经地说,“谢就不必了,把事情办好便可,一切都是为了我西秦大业!”

    宁安当场就下令,令人给龙尊添置各类衣服、鞋帽,等一堆东西,韩芸汐默默听着,最后随口补充了一句,“一个奶娘哪够?好歹配个懂事的老妈子,几个丫鬟太监,还有贴身保护的侍卫,最好还得有陪读的书童。”

    宁安看着韩芸汐,不解的眼神里透出了些许狐疑。

    “多吗?”韩芸汐问道。

    “公主殿下,如此……会不会太过,弄巧成拙?”宁安问道。

    韩芸汐不耐烦地白了她一眼,“不这样如何表现出你们对这个催生孩子的同怜悯?他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多给他点关心,就是太过了,也是可以理解。”

    “公主殿下,这孩子已是孤儿,送去医城,也终究不能还当个养尊处优的皇帝吧?这些人,就是送过去,也会被医城退回来。”宁安说道。

    “就是要医城把人退回来!人退回来了,你再送几个过去,以表诚意。而且还得以你个人的名义送去,如此一来二往,你和沈副院不就熟识了?”

    韩芸汐无奈感慨,“宁安,在买卖上,你铁定没你妹妹厉害。”

    宁安一时也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韩芸汐,觉得韩芸汐这一招,还真能拉拢医城的心,为将来铺路。

    她照单全收,立马命人按照韩芸汐说的去做。

    “记住,一定要找靠得住的人。”宁安认真交待。

    韩芸汐一边喝茶,一边眨巴着那双透彻狡黠的眼睛,也不知道又在琢磨什么了。

    原本今日就要把龙尊送走,被韩芸汐这么一搅,只能延缓两日。

    韩芸汐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忽然后院传来孩子的哭叫声。

    韩芸汐连忙赶过去,只见龙尊的奶娘坏中,死命挣扎,嚎啕大哭,时不时叫上几句,却听不清楚他在叫什么。

    “怎么回事?”韩芸汐问道。

    “送过来就这样,玩得好好的就突然哭闹,哄都哄不了,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宁安答道。

    “还不会说话吗?”韩芸汐震惊地问。

    “连叫娘都不会呢,奶娘说这孩子学得比同岁的孩子都慢,这都两岁多了,才刚刚学说话,走路也没全会。”宁安如实回答。

    “怕是催生害的。”韩芸汐心头有些堵,忍不住想起顾七少来。

    这时候,龙尊又叫了起来,还伸手指向门外。

    “他是不是要找不着娘了?”韩芸汐问道。

    奶娘连忙将哭闹的龙尊交给宫女应付,疾步过来,“公主殿下,这孩子不会找娘的。楚太后生前抱他的次数五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平日里在宫里,楚太后就是坐在他面前,他都不搭理的。”

    “他还不知道什么是娘吧,怕是这儿陌生,吓找他了。赶紧抱出去,别扰了公主殿下。”宁安不悦训斥,多年不育的她见到小娃娃时的心情总是复杂的。

    奶娘连忙把龙尊抱过来,龙尊瞧见韩芸汐忽然就安静了,他看了她一会儿,小小的手又指向门外去,忽然就叫了一声,“娘……”

    他要找娘!

    即使娘不要他,他也要娘呀!

    一时间,所有人全都安静了,就剩下孩子的哭闹声。

    在孩子的世界里,没有善没有恶,没有什么身份也没有什么利益,只有依靠,血脉相连的依靠。

    这个孩子,不知道楚清歌是怎样的人,不知道自己现在落在谁手上,更不知道云空大陆现在什么局面。他只知道他有一个娘亲。

    谁说,他不会找娘了?

    这个世界,连这么小的孩子都受伤害,那么多利益纷争,有何意义?

    他们这帮人,连一个小奶娃的愿望都满足不了,有何颜面说“强大”?

    东西秦相互仇恨之余,可曾想过,多少无辜的老百姓会仇恨他们?

    “还不赶紧把他抱回去!”宁安骤然怒声,神情惶恐,不安,十分失态,伺奉天徽皇帝多年,她怎么可能没有过孩子?只是,她不允许自己有!

    哭闹声渐渐远去,韩芸汐和宁安都松了一口气。

    “宁安,东西秦二皇族原本各据一方,相安无事,当年的内战到底谁挑起的?”韩芸汐认真问道。

    她从龙非夜那里了解到,当年南部洪涝严重,引起瘟疫和灾荒,东西秦皆派出钦差抗灾治水,可西秦却在灾民里散布谣言,慌称东秦的太子是灾星转世,会给云空大陆带来不尽的灾难。

    当时的东秦皇帝病弱,太子登位在即,西秦谣言一出,被东秦几位皇子利用,在皇帝驾崩之后,出现夺位之争,朝局不稳。西秦借此机会发起了战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