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19章 除了爱,何以解恨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医城戒备那么森严,宁承是怎么把韩芸汐悄无声息带出医城的呢?

    其实,早在韩芸汐清醒的当日,宁承就带她离开医城了,宁静三更半夜外出,不过是故意要试探试探唐离罢了。

    此时,宁承和韩芸汐正在赶往天宁的路上。

    韩芸汐窝在马车里,宁承亲自驾车,周遭跟了几个侍从,随行保护。

    韩芸汐疲得要死,却怎么都睡不着,她探出脑袋,问道,“喂,你到底怎么逃出来的?”

    她是被蒙着眼带出医城的,很明显,宁承并不完全信任她。

    宁承驾车疾驰,目视前方,反问道,“公主殿下考虑清楚了吗?”

    要她考虑的,自是承认西秦公主身份,扛起西秦复仇复国的重任一事。

    韩芸汐冷笑,“我还有考虑的权力呀?”

    宁承终于转头过来,怒目瞪她,打从那日她将狄族和幽族相提并论,宁承对她就不再毕恭毕敬的。此时的他,反倒让韩芸汐觉得真实。

    “你凶什么?我本就没有考虑的权力,你何必多此一举让我考虑?反正,即便我不愿意,我也得跟你走,不是吗?”

    韩芸汐越说,宁承的眸光就越冷,可是,韩芸汐偏偏不怕,“难不成我现在告诉你我不愿意,你就会放了我?”

    终于,宁承的眸中透出了失望和鄙视,“你可以选择拒绝,但是,我不会放了你……”

    “所以喽……”

    韩芸汐话还未说完,宁承便又道,“我也不会强迫了,但我会杀了你!你死了,狄族不再有使命,从此以后大家都痛痛快快只为自己活!”

    韩芸汐怔住了,她心想,这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呀!

    宁承陡然逼近,眸光杀意闪烁,吓得韩芸汐急急后仰。他一字一字说得特狠绝,“公主殿下,属下最后问你一次,你考虑清楚了吗?”

    韩芸汐扯着嘴角笑了,非常爽快地回答,“考虑清楚了,我答应你们……”

    即便她还没想好要怎么跟宁承说风族的阴谋,但是,先答应他们是必须的。不答应,她连机会都没有。

    韩芸汐笑得很好看,宁承却不笑,反倒更严肃,“公主殿下,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请你认真一点。”

    韩芸汐收敛了笑容,认真道,“你放心,我说到做到。”

    谁知道,宁承还不满意,又道,“请公主殿下发誓。”

    “好,我发誓如果我韩芸汐……”

    韩芸汐还琢磨着要以什么起誓呢,宁承便冷冷道,“如果公主殿下违背今日承诺,龙非夜便不得好死!”

    刹那间,韩芸汐眸中闪过了一抹寒意,只是,她掩藏得极好,即便真近的距离,宁承没有察觉到。

    韩芸汐笑起来,“宁承,你觉得我是因为喜欢龙非夜,所以拒绝你们吗?”

    “还有其他理由吗?”宁承反问道。虽然这个理由很令人寒心,可是,他还是很直接的面对。

    他想不出来,除了这个理由,还有什么理由让韩芸汐在复仇复国一事上,如此犹豫不决?

    即便她曾经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可是,当她身体里留着西秦皇族的血液呀,当她知晓一切之后,她怎么能没有恨呢?

    家国是唯一的归宿,一个人,怎么可能不爱自己的家族,不爱自己的母国?怎么可能对国仇家恨无动于衷呢?

    宁承不知道韩芸汐来自将来,她的灵魂和西秦皇族一点关系都没有。

    所以,他不懂。

    所以,他只能将一切归结于爱。

    除了爱,何以解恨?

    韩芸汐缓缓推开了宁承,“宁承,我的选择,和龙非夜无关,和我爱谁,亦无关。我希望为自己而活,所以我犹豫。”

    宁承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不痛,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韩芸汐又问,“宁承,如果你有选择的余地,你是否会为自己活着,做自己,而非西秦的仆?”

    宁承立马就避开了韩芸汐的目光,他说,“公主殿下,你我都没有选择的余地,请你马上发誓。”

    “好。”韩芸汐举起手来,大声道,“我,西秦公主发誓,如果我违背今日的承诺,龙非夜将不得好死!”

    她永远都只是韩芸汐,而发誓的是西秦公主。

    韩芸汐这样安慰自己。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逃出医城的了吧?”韩芸汐认真问。

    “毒宗毒草库有一条密道,可以直通医城之外。”宁承如实回答。

    “你怎么知道的?”韩芸汐心惊。

    “百毒门门主送来的消息。”宁承在收到风族来信之后,又收到了百毒门门主的来信,否则,他还真逃不出医城。

    “君亦邪?”韩芸汐狐疑地问,据她了解,君亦邪应该还在冬乌族。

    “不,是君亦邪的师妹,一个叫白玉乔的一个姑娘。”宁承认真解释,“百毒门本就是毒宗的分支,他们得知公主的身份后,愿意为毒宗效劳。一直联系不上公主,后来公主身世传开之后,他们找到了属下。”

    韩芸汐冷笑不已,“低声下气来认主,可不是百毒门的做派!”

    宁承脸上有些尴尬,毕竟,他也是低声下气认主的一个,韩芸汐知他尴尬,却还是冷冷地看着他。

    她向来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她记仇,记仇宁承撕她衣服的仇。不能杀他,也不能让他太好过!

    宁承要确定她背后是否有凤羽胎记,大可先把她劫持走,找个宁静,或者找个婢女来看。她就想不通了,宁承干嘛要自己做这件事!这个家伙,就是下流!

    宁承虽尴尬,却也没发怒,他说,“属下之前说过风族掌控了北历铁骑,公主殿下可好记得?”

    “难不成,君亦邪是风族之后?”韩芸汐急急问。

    “正是!”宁承自己所了解的,毫无隐瞒了。

    “君亦邪……”韩芸汐喃喃自语着,心中直呼骗子!

    如果君亦邪是风族之后,当年就不会在渔舟岛吃了那么多苦头,才被他师父救走了!

    君亦邪不是风族之外,他师父才是,宁承被骗了!风族果然不安好心!

    “百毒门虽是毒宗分支,那都是数百年前的事情了,君亦邪他们怎么知道毒草库的密道?”韩芸汐试探地问。

    知晓毒草库密道的人,必定是君亦邪的师父,毒宗的嫡亲,或许……或许还是她的父亲。

    “这属下倒没多问,百毒门的人经常出入毒宗禁地,熟悉那地方也是正常的。”宁承解释道。

    韩芸汐看了宁承许久,才问,“宁承,君亦邪还远在冬乌族,是白玉乔写你写信的吗?”

    “正是。”宁承如实回答,“早在龙非夜挂出东秦军旗之时,白玉乔就赶赴战场。书信先行,从战场转送到我手里。这会儿,她应该到战场了。”

    “白玉乔可全权代表君亦邪?”韩芸汐又问。

    宁承仍是点头。

    韩芸汐不解了,宁承也是谨慎之人,怎么就这么轻易相信了风族?

    她继续试探,“单单以书信,你何以确定白彦青就是风族之后?而且……你怎么就确定风族不是第二个幽族呢?”

    宁承命侍从来驾车,自己和韩芸汐坐到马车里去,他从袖中取出了白彦青的亲笔信函,韩芸汐认真看了一遍没发现什么特殊之处。

    这信函里提及了风族对西秦皇族的效忠,提及了百毒门,也提及了北历铁骑,却没有证据证明君亦邪的身份。

    “公主殿下,你看背面。”宁承低声提醒。

    韩芸汐将信函翻过来,竟见背面印着印章,中间有“西秦”二字,周围一圈纹路,乍一看非常复杂,看不出规律来,但是,认真一看,竟发现这纹路是一条盘着的龙!

    “王妃娘娘,这是西秦皇族的玉玺,是当年天下第一巧匠花了三年的时间雕刻出来的,这条龙纹,没人模仿得了!”

    宁承认真解释,“当年战乱,皇族将传国玉玺交给风族保管,这些年来,狄族和幽族不仅仅四处寻找你的下落,也在寻找这枚玉玺。”

    韩芸汐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东西,但是,这不是她要问的重点,她压低声音又一次试探,“宁承,你又如何能肯定,风族不是第二个幽族?”

    宁承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如果风阻和幽族一样,有背叛之心,又一己之私,狄族根本对抗不了风族。

    原因有二,第一,风族擅长行军布阵之术;第二,风族掌控北历铁骑,当狄族在前线和龙非夜两败俱伤了,风族铁骑一到,先灭了狄族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待到军中,还请公主殿下拿回传国玉玺。云空商会会掌控北历铁骑的粮草,纵使风族有反叛之心,也无反叛之力。”宁承并非没有防备之心,只是,他现在需要风族的帮助,否则,他应对不了东秦大军那么强劲的攻势。

    宁承的防备之心,让韩芸汐多少有些安慰。只要宁承对风族有防备之心,那么,她就有机会说服宁承,相信风族的阴谋。

    韩芸汐如今也拿不出太多有说服力的证据,她想,她还是先沉住气,等到了战场,见一见白玉乔再做决定吧。

    “公主殿下,时候不早了,请休息。再过三日便可抵达天宁帝都,属下安排你见一个人,她有影族的消息。”

    宁承说完就要出去,韩芸汐心跳都漏了一拍,急急拉住他,“你说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