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18章 扑空,宁静露陷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面对龙非夜决绝的询问,唐离才意识到刚刚是龙非夜第一次求他。

    确切的说,也不算是求他,若龙非夜,他也当不上唐门门主,今日也没有资格让龙非夜求。

    自小一起长大,没有人比唐离更加了解龙非夜了。

    其实,唐离之前隐隐就猜到真相,只是他不愿意相信,也无法接受,而如今,面对龙非夜,他无法答应,却也无法拒绝。

    “哥,一个女人而已。”他说这话,自己都觉得违心,他见过龙非夜对韩芸汐太多例外了,也见过严重洁癖,保守的他,如何当众抱那个女人,深吻那个女人的。

    简直是宠到骨子里去,爱到血液里去。

    这么一个人儿,宠了四年了,怎么可以说不要就不要了呢?

    “哥,就算你可以不顾她的身份,就算咱们东秦所有人都可以不顾她的身份,可是,她呢?”唐离认认真真地问,“她会恨你,她只会当你再利用她!”

    当初,龙非夜对韩芸汐隐瞒身世,不正是担心她的恨意吗?来自西秦公主对东秦太子的恨!

    相爱的两个人永远都是对等的,谁都没有资格因为自己的付出,而执意要求别人也这么付出,更没有理由,相信别人亦会这么付出。

    一如,他可以忽略她的身世,却不奢求她也可以办到。

    唐离这句话让龙非夜一颗心都沉了下来。

    唐离叹了一口气,“哥,其实我挺喜欢宁静的,可是……”

    他苦笑了笑,“她怎么可能真的喜欢上我,愿意为我生孩子呢?咱都别自欺欺人了。”

    他们成婚至今,他没少折腾宁静,尤其是婚后外出的一个月,可是那个女人的肚子就一直没消息,这事情再明显不过了,她用药了。

    无疑,唐离对宁静的感情,出乎龙非夜的意料。

    但是,他无暇多想,他冷冷问,“你知道是谁劫持她的?”

    一见龙非夜不再逼他帮忙,唐离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只说了一句话,龙非夜就明白了。

    他说,“这几日我和宁静冷战,我出门之后,又两次特意折回去,都没发现宁静在屋里。昨晚上我等到了半夜,她才回来。她瞧见我在,吓到了。”

    之前杏林大会,天宁的军官已经走了,云空商会在医城的产业早就交给宁诺打理,跟宁静并无关系。

    宁静在医城能有什么事非得忙到三更半夜才回来的?而且,她分明还是瞒着唐离去做的。

    “哥,搞不好宁承就在医城,我昨夜已经连夜派人去战地调查了,如果宁承不在战地,就一定在医城!一定是他劫持韩芸汐的。”

    唐离看了龙非夜手上的紫纱衣一眼,认真说,“哥,这个节骨眼上,劫持韩芸汐的就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咱们东秦的人,一种就是西秦的人。”

    “宁承!”龙非夜眯起了双眸。

    东秦的人要劫持韩芸汐,不必那么大费周章,找楚西风要人可以了,所以,一定是西秦的人。

    劫匪之所以撕扯韩芸汐的衣服,极有可能就是为了确定她身上是否有凤羽胎记。

    幽族的楚天隐尚且的西秦,这几日不断来函询问顾北月韩芸汐的身世,离族黑族至今还未有线索,至于风族,龙非夜有绝对的把握,风族不会在这个时候劫人。风族要劫人早就劫了!

    见龙非夜一脸危险,唐离就知道他恢复了。

    “派人跟踪宁静了吗?”龙非夜冷冷问。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早就安排下去了,宁静昨晚上没出门,但是,今儿一早就出去了。已经派人盯着了。”唐离答道。

    龙非夜点了点头,冷幽幽地看入唐离的眼睛。

    唐离一开始还没察觉到异样,但很快就避开了他的视线,“哥,不是我帮你,而是……反正我接受不了这件事!”

    “上几辈人的恩怨,为何要她一个女人来担?她做错什么了吗?”龙非夜问道。

    “哥,上几辈人的恩怨,不都你担着吗?她和你是一样的,你们谁都身不由己!你们这辈子注定就是敌人,你天天跟一敌人在一起,你心里不咯噔吗?”唐离认真地问。

    龙非夜沉默了很久,最后淡淡道,“至少,本王要亲自问一问她。”

    唐离纠结了好久,最后用了缓兵之计,“成,我答应你。只要韩芸汐不恨你,不怨你,我就帮你!要是她怨恨你,呵呵……到时候休怪我唐门手下无情!”

    唐离说着,又补充了一句,“还有,韩芸汐是特例,其他人,无论是幽族也好,狄族也罢,唐门绝不手软!”

    “那是当然!”龙非夜眼底的杀意,比唐离还有浓。

    兄弟俩先回去医城等探子的消息,龙非夜将那件残破的紫纱衣缠绕在手臂上,紧紧地系好,才拉下宽大的衣袖。

    唐离看了一眼,心无端地就疼了起来。

    其实他特希望韩芸汐怨恨龙非夜,这样一来龙非夜就可以干干脆脆和西秦打一仗了,可是,见了这场景,他心疼得不得了。

    要是韩芸汐真的怨恨龙非夜,龙非夜的心该被伤成什么样子呢?

    爱情里,谁爱得多一些,谁就一败涂地。

    唐离忽然发现自己的心其实比龙非夜要狠一些,或者,他不够爱吧,只是有些喜欢而已。

    冷静下来的龙非夜很多事情要做,既然宁承和宁静是怀疑的对象,就说明宁承还在医城里。

    他找了沈副院,增派了人手把守四方城门,与此同时,韩芸汐调派过来的毒卫和女佣兵也都抵达。

    庆幸的是,这帮下属还是服从龙非夜的命令,龙非夜做了谨慎的部署,就等着跟踪宁静那个探子的消息。

    与此同时,他回了唐门和百里军服的信。

    这两封信是他还未抵达医城就收到的,全是询问韩芸汐身世的信函。他都只回了五个字,“谣言不可信”,没做任何解释。

    他处理好手上的事务之后,唐离立马飞冲过来,“哥,在杏林!在杏林里!”

    唐离还在门外,龙非夜便飞掠了出去,唐离险些都给撞翻了,他赶忙追上,“哥,宁静在城里绕了好几圈,最后偷潜入杏林里去了。”

    若非医学院盛会,杏林是不会对外开往的,宁静满城绕圈子,就是为避人耳目,而且进入杏林,目的更是明显。

    徐东临跟过来,龙非夜却命令道,“各自守好你们的地,不必过来。”

    龙非夜得提防着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呀。

    只要确定人在哪里,以他如今的武功,别说一个宁承,就是三个宁承都逃不掉!

    在密探秘密引导下,龙非夜远远看到了一座废弃的院子,唐离为了避嫌,躲在暗处,并没有出现。

    “殿下,属下亲眼看到宁静进那个院子的,属下不敢跟太近,就在这里守着,至今没瞧见她出来,也没瞧见什么人进出。”密探低声禀告。

    “很好!”

    龙非夜话音一落,身影便飞掠而去,快得令人看不清楚。

    所有担忧,恐惧,思念在这一刻全都不重要了,他只想见到她!

    可是,当龙非夜闯入,却撞见宁静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哭。

    “你……秦王?”宁静惊声,猛地站起来。

    龙非夜察觉到异样没理会她,立马闯入屋中,可是他将几间屋子找了个遍地,却都没看到他要的人影。

    他回到院中,宁静还一脸泪水,一脸迷茫地。这自然是装出来的。

    龙非夜一刻都没有停留,转身就走!

    这个院子是废弃的,可是,其中有个屋子是床榻,桌椅却是干净的,有人住过而且绝非宁静。

    这果真是调虎离山!

    龙非夜一离开,立马亲自赶赴城门,幸好四方城门都一片安静,没人硬闯。

    “徐东临,唐离呢?”龙非夜低声问。

    “还在杏林。”徐东临答道。

    “让他不必装了,宁静早已怀疑唐门。”龙非夜冷冷说。

    宁静必定是怀疑到唐离,所以才会提前让宁承离开,所以他们才会扑空。事情都到这份上,唐离也没必要装了。

    云空商会的兵械行,他们不要也罢了。唐门的暗器,就是东秦军最大的助力!

    徐东临还未去找唐离,唐离就自己过来了,“哥,你守着东门的话,我就去西边守着,几个密道入口都封了,我就不信宁承能长翅膀飞出去不可!”

    “宁静呢?”龙非夜冷冷问。

    “我把她绑了,要命还是要兵械行,让她自己选。”唐离说得特潇洒,“哥,就算她选择兵械行,兵械行的所有账本,进货来源我都能找出来,反正,一定能完成任务!”

    如果是往常,龙非夜必定而不话说就让唐离走,可是,这一回他没有。

    他目光有些异样地看着唐离。

    唐离避开了他的视线,哈哈大笑起来,“本门主等这一天等很久了!哥,再找不到宁承,咱们明日就把那个女人吊到城门下,暴晒个三天三夜,我就不信宁承不出来!”

    龙非夜冷冷道,“你明媒正娶的妻子,自行处置。”

    “就这么说定了!”唐离一脸愉快地离开,眼底那一抹失落藏得极好。

    龙非夜还在守,还在找,然而,宁承早就带韩芸汐离开医城很远了。

    他们昨夜连夜离开的,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他们是怎么离开医城的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