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15章 韩芸汐强大的理智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风族!北历铁骑!

    这两个字让韩芸汐一下子就从不知如何是好的绝境里惊醒,她差一点点就从椅子上跳起来,惊得她都无法掩饰自己震惊的表情。

    宁承和宁静误以为她是被这个消息震慑到了,认清了他们有足够的势力抗衡龙非夜。

    而实际上,韩芸汐除了震惊之余,她还想笑,想仰天大笑三大声!

    风族!!!

    没想到风族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冒出来,还勾搭上了宁承!

    真是太平铁屑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功夫呀!

    风族,熟知天文地理,谙熟奇门遁甲之术,而且有御风之能,这是龙非夜曾经告诉她的。

    她第一次接触御风术,应该是在渔舟岛。

    当年龙非夜在盛怒之下,下令百里水军包围渔舟岛,欲将君亦邪困死在渔舟岛,渔舟岛却突起毒雾,百里水军因之混乱,君亦邪被人趁机救走。

    她和龙非夜赶去现场已经来不及了。

    渔舟岛常年风盛,雾气难以聚集,更被说持续一晚上,所以想在在雾中下毒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这也是为什么明知君亦邪谙熟毒术,他们还放心把君亦邪困在岛上的原因。

    那个时候她百思不得其解,后来,龙非夜跟她提起御风术的时候,她就怀疑救走君亦邪的人极有可能就是风族之人。

    而且,还有一个很关键的线索。要在那么大规模的雾气里下毒,即便是她都不太容易办到,所以,她和龙非夜当初推断,救君亦邪的人毒术极有可能在君亦邪和她之上,放眼毒界,嫌疑人就只有一个,百毒门的前门主,君亦邪的师父。

    在这件事之前,君亦邪因为解了龙天墨种的毒蛊,而被医城盯上,医城开始调查百毒门,可惜一无所获。

    而龙非夜和药城王老也一直设法安排细作潜伏百毒门,可惜也没能查出什么来。

    韩芸汐至今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给龙天墨下毒蛊,致使龙天墨的大肚病复发,但是,当初顾七少一眼就看出龙非夜是中了毒蛊,故意让洛醉山把事情闹大。

    她问过顾七少,顾七少的毒蛊之术,就是从顾云天地下密室里那些毒经典籍里学来的。

    毒蛊之术,是毒宗的密术!若非从顾云天毒经典籍里学到,便极有可能的毒宗嫡亲,口口相传而得。

    君亦邪是从哪里学来的?极有可能就是他师父教的!如此说来,他师父和毒宗嫡亲关系非常密切。

    综上所述,君亦邪的师父很有可能既和风族有关,又和毒宗嫡亲有关。

    再者,在迷途的时候,韩芸汐在迷途的迷雾里下毒,那个和她斗毒术的神秘毒师能耐极大,几乎是一瞬间就解了她下的毒药,哪怕她用了新型毒发,都被瞬间化解。

    韩芸汐一开始想不通,但是,后来她想明白了,她下的毒并不是被解了,而是被收了!

    储毒空间的第二阶,可以将对自己有敌意的毒,瞬间收入空间里,占为己有。能拥有储毒空间的人,必是毒宗嫡亲!

    不管这个神秘的毒师和女儿城冷月夫人什么关系,可以肯定的一点,他们是冲着宜太妃来的,也就是冲着龙非夜的身世来的。

    而不久之前,行刺顾北月的那个玄衣刺客,一样是瞬间就解了肩头上的毒,那可是毒水池里信长出来的毒药呀!纵使有天大的本事,都不可能瞬间解毒的,所以,韩芸汐非常看定,那个玄衣刺客拥有储毒空间,一定的毒宗嫡亲。

    玄衣刺客故意当众使出剑宗剑法,刻意模仿龙非夜,他真正的目的不是顾北月,而是要让她误会龙非夜,旨在挑拨离间。

    君亦邪的师父,和风族有关,又和毒宗嫡亲有关;

    迷途幻湖的神秘毒师,拥有储毒空间,必是毒宗嫡亲;

    玄衣刺客,一样拥有储毒空间,亦必是毒宗嫡亲。

    以小东西的性子,敢伤顾北月者,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小东西都会死咬不放,可是,小东西却没有第二次进攻。如果韩芸汐没有看错的话,小东西怕那个人。

    能让小东西害怕了,除了毒宗嫡亲之人,还会是什么人?

    就这三件事看来,君亦邪的师父,神秘毒师和玄衣刺客,十有八九就是同一个人!既是毒宗嫡亲又是风族后人,也是……她的亲人。

    韩芸汐是毒宗嫡亲的身份已经公开了,玄衣刺客为何不跟她相认,为何还要伤害顾北月?

    风族,一直效忠于西秦皇族,和影族必是盟友。

    可是,玄衣刺客在看到顾北月使出影术之后,并没有停止行刺,反倒变本加厉,非至顾北月于死地不可!

    为什么?

    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风族和幽族一样,已经背叛了西秦皇族。

    既调查龙非夜的身世,又不认她,又背叛西秦皇族,又主动勾结狄族,这个家伙的居心何在?

    韩芸汐冷静了这几日,琢磨的不止这些。

    她还琢磨着一个她很早很早以前,就琢磨不透的问题,那就是她的父亲是谁。

    天心夫人是西秦皇族之后,也就是说她的父亲是毒宗嫡亲!天心夫人难产而死,是意外,还是谋杀?

    西秦嫡亲之女必有凤羽胎记。

    她的父亲和天心夫人有肌肤之亲,所以必然看得到天心夫人背后的凤羽胎记。

    如果他知道凤羽胎记的来头,必定就知晓天心夫人的身份,也就知晓她的身份。

    前几日,将她的身份诏告天下之人,不仅仅公布了她的身份,还提及了凤羽胎记,甚至还知晓天心夫人就是沐家的沐心。

    知道那么多的人,极有可能就是她的父亲。

    韩芸汐琢磨了那么多之后,得出了一个很可怕的结论,她的父亲,不仅仅是毒宗嫡亲,更是风族之后。

    他调查龙非夜的身世,杀影族之后,不认她,还公布她的身世,甚至假意投靠真正忠诚西秦皇族的狄族,

    这目的再明确不过了,他要挑拨龙非夜和她,造成她和龙非夜对立,与此同时,还蒙骗狄族。

    韩芸汐都可以预见到不久的将来,她这位素未蒙面的父亲会站出来,跟她上演一出父女相认的苦情戏。

    她是西秦的公主,而她的父亲,风族之首,便可名正言顺执掌西秦皇族。

    虽然一切都是推测,假设,但是,韩芸汐绝对相信自己的直觉。

    女人里,很少有她这么理智的。

    她拥有百分之九十的理智,剩下的百分之十便是直觉。

    她绝对相信自己的理智,至于直觉,她愿意相信一次。

    她坚信自己这一次的推测不会错!

    所有的事情背后,藏着一个极大的阴谋,一个坐收渔翁之利的阴谋!

    那个玄衣刺客一定想不到自己的肩膀会露陷!那个时候情急之下,他一定来得及分辨破晓见血和破晓封喉两种毒,直接就收入储毒空间。

    如果没有解毒系统的帮助,韩芸汐还没办法马上就判断他肩膀上的毒没了!玄衣刺客怎么可能想到她是穿越之人,不仅仅拥有储毒空间,还拥有可以鉴毒的解毒系统?

    韩芸汐一脸复杂地朝宁承和宁静看去,她该怎么和这对兄妹说这件事,才能让他们相信她?

    西秦皇族和东秦皇族之间的恩恩怨怨,无论是要复仇还是复国,都得正大光明地较量,不是吗?

    是否……是否可以暂时搁浅下这份国仇家恨,揭穿风族这只大狐狸揪出来呢?

    “韩芸汐,你好好想一想吧,这件事不管你答不应,你都没有选择的余地!”宁静冷冷道。

    “好,我考虑!”韩芸汐终于妥协了,她确实需要时间思考,思考如何劝服狄族,如何将计就计。

    这话一出,宁静暗暗松了一口气,她瞅了宁承一眼,怯怯地退了出去,她知道自己逾矩了。

    直到宁静离开,宁承还冷幽幽地盯着韩芸汐看。

    韩芸汐的定力多好呀,泰山崩于前都从容淡定,云淡风轻,可是,此时却被宁承盯得心里发毛。

    她从医疗包里掏出了解药,“给。你冒犯之罪,就欠着吧,本王妃要算利息的!”

    宁承接过,面无表情,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可是,到了门口,却又回头看来,眸光还是幽幽地冷。

    韩芸汐以为他要说什么,谁知道,他还是什么都没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才转身离开。

    如果不是因为宁静那一份真情流露,韩芸汐也不会那么轻易相信狄族的忠诚,更不会相信这个坏家伙的忠诚,要知道第一次见面,韩芸汐对他的印象就非常之……差!

    宁承双手负于身后,一步步离开,谁都没有看到,他手上正把玩着一枚金针,正是韩芸汐扎在他脚上的金针。

    风族的出现,让已经不怎么能冷静的韩芸汐再次冷静下来,她可以暂时不去纠结东西秦无法化解的恩怨,暂时不用面对两难的绝境。

    她告诉自己,什么都不管,先替顾北月报仇,先把风族的阴谋揭穿了!

    韩芸汐想,龙非夜会怎么看顾北月遇刺一事呢?他能够发现这里头的阴谋?

    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此时,龙非夜刚刚抵达医城,他直奔医学院,冲到了韩芸汐房间门前,他早就收到徐东临的密函,知道韩芸汐被劫。

    楚西风和徐东临,还有一帮影卫全都跪在门口,徐东临手里拽着那件紫纱衣,迟迟不敢上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