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14章 忠诚,不如践踏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概不赊账?

    这事情搞不好他该残疾了。

    明明该着急的,宁承嘴角却无声无息泛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他点了点头,“好,属下领罚。”

    宁承真就不管自己灼痛难耐的脚了,他就坐在地上,都已经激动了一夜,此时此刻眼中还难掩欣喜,他说,“公主殿下,属下一直都在找你,当年……”

    话还未说完,韩芸汐便打断了,“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等这燚毒入骨,废的可不止你的脚,毒会从你的脚骨蔓延到全身的骨头。”

    宁承先是一愣,随即便哈哈笑起来,他说,“既然公主殿下有心提醒,必是有心饶了属下。属下斗胆,请问公主殿下如何才能饶属下一命?”

    韩芸汐蹙眉,冷冷道,“宁承,我可没跟你开玩笑!”

    “公主,属下要是死了,谁替你复仇、复国,谁替你打天下?”宁承笑了下,才认真起来,“公主殿下,若不能赊账,要不咱换个罚法?”

    一旁两个婢女都看待了,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她们真不敢相信宁王居然会有笑得那么开心的时候。

    要知道,过去就是有天大的喜事,宁王也都不苟言笑的。

    找着了西秦公主,狄族上上下下都非常开心,可宁王也不至于性情大变吧?

    他到底高兴什么呢?

    “放了本王妃!只要把本王妃送回医学院,我马上给你解药。”韩芸汐认真起来,“否则,这件事没得商量,你等死吧!”

    韩芸汐的话,就是一盆冰水,浇灭了宁承所有热情与兴奋。

    那上扬了一整夜的嘴角瞬间就僵硬了,显然,韩芸汐的态度出乎他的意料。

    这个女人,确实不是在跟他开玩笑。

    只是,她什么意思?

    她不应该为身为西秦唯一的公主而骄傲吗?

    她不应该痛恨龙非夜吗?

    她不应该比他还心急要复仇复国吗?

    她居然还想回医学院?!

    难不成,她还念着儿女私情,念着西秦的仇人,龙非夜?

    要知道,西秦的公主当了东秦太子的妃,这是西秦极大的耻辱!

    “宁承,你脚上的毒不会等你,你考虑的时间不多。”韩芸汐冷冷说。

    “韩芸汐,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份意味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肩上担着多重的任务?”宁承终是怒声。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你冒犯了我,你劫持了我!”韩芸汐寸步不让,反倒逼近,“放我回去,否则,后果自负!”

    “公主殿下,龙非夜是西秦皇族最大的仇人,你应该以当过他的王妃为耻。公主先前不知情,往后,请不要再以‘王妃’自称。”

    宁承一字一字怒声说,“至于属下冒犯了你,属下现在就给你一个交待!”

    他说着,冷不丁挥起长剑朝自己的脚砍去,砍了这只脚,是赎罪,也是保命,脚没了毒便无从蔓延,自是可以保命。

    韩芸汐有些意外,但是她没有拦下,她不相信宁承真下得了手。

    谁知,宁承还真是动真格的,韩芸汐心跳一咯,依旧没有拦。

    砍一脚算什么,昨晚上她都想杀了他。

    岂料,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门忽然被踹开!

    一直在门外偷听的宁静冲了进来,一脚踹偏了宁承锋利的剑刃。

    “哥,你疯了?”

    韩芸汐非常意外宁静会出现在这里,唐离和这个女人不一直形影不离的吗?唐离呢?

    “没你的事,滚出去!”宁承冷斥。

    虽然宁静平素对宁承有诸多不满,可是在大是大非上,她绝对是认她这个哥哥的,看着宁承那溃烂的脚,她都心疼死了。

    她最最骄傲的大哥,狄族最最尊贵的族长,怎么能被一个女人伤害,羞辱成这个样子?

    她豁了出去,非但没有离开,反倒避开宁承的手,狠狠推了韩芸汐一把。

    韩芸汐始料未及,后退了好几步,险些摔倒。

    韩芸汐也怒了,“你们做戏做够了吗?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幽族已经玩过了,你们还玩,不腻吗?复仇,复国都是我自己的事,不需要你们提醒我,更不需要你们逼迫我!宁承,你想拿我当借口,招兵买马帮你狄族跟龙非夜争天下,门都没有!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宁承手中的剑忽然哐当一声落地,他俊朗的眉头锁得非常紧,像是绷到极点的弦,随时都会断裂。

    宁静勃然大怒,“韩芸汐,你知不知道我哥哥十三岁挑起狄族重任,执掌云空商会还要兼顾宁家军,吃了多少苦头?你知不知道他有多少次被北历铁骑踩在铁蹄之下,断了多少根肋骨才建立去宁家军,掌控天宁的西北兵系?你知不知道我姐姐宁安,背弃了青梅竹马的心上人,十五岁就嫁入宫,任由天徽那个老皇帝糟蹋!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来,狄族上上下下多少人付出了无法承重,却必须承重的代价?你知不知道这全都是为了你,为了西秦皇族!如果我狄族有私心,何必等到现在?以我哥的权势,以我宁家军的实力,以云空商会的财力,早在几年前就可以吞掉天宁,独霸一方!何必等到天宁内乱,何必为了你的下落,和楚家纠缠不清?”

    “韩芸汐,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将我们跟楚家相提并论?你怎么可以这样污蔑我们?”

    宁静极少极少哭过,此时此刻却泪流满面,“韩芸汐,守护和效忠是我狄族至高无尚的使命与荣耀,即便你想西秦公主,也不能践踏!不能!”

    韩芸汐怔住了,想是被什么东西迎面击中心口,措手不及。

    “还有,韩芸汐,你知不知道影族的下场?东西秦长达五年的战乱之后,七贵族中,幽、狄、黑、白、风、离都还留有实力,但是,影族当年就剩下一个人!你知道为什么吗?”

    影族……

    顾北月那张温和而安静的脸又一次浮现在韩芸汐脑海里,她喃喃自语,“为什么?”

    “因为影族是拿性命在守护你西秦皇族,当年最先被灭的,其实不是狄族,而是影族!东秦大军攻入西秦皇宫之后,屠宫三天三夜。影族本可以全身而退,可是,他们无一人离开。东秦军每杀一个西秦皇族之人,都必须先杀掉守护的影卫。当年影族全族就剩下一个人,就是抱着你祖母离开的那个影卫,就剩他一人。韩芸汐,你既是西秦皇族之后,你就必须担任你该有重任,就算你辜负了所有人,你都不能辜负影族!”宁静说完了,愤懑都还写在脸上。

    宁承原本打算先带韩芸汐走,再慢慢告诉她过去的恩恩怨怨,他没想到韩芸汐会是那么无所谓的态度。

    他也没有再赶宁静走,他看着韩芸汐,眸光恢复了一贯的冷肃。

    一室寂静,宁家兄妹俩都盯着韩芸汐看,韩芸汐面无表情,可是,心却终究无法平静。

    她不是真正的“韩芸汐”,她对西秦也没有一点点感情,她可以理解得了西秦皇族的恨,也理解得了东秦皇族的仇。但是,她感受不到。

    听了宁静这一番话后,她的心却不由自主地揪了起来。

    她看到的不仅仅是两国曾经的仇恨,还有双方阵营这么多年来的执念和付出的惨重代价!

    他们要复的仇,不仅仅是东西秦皇族对彼此的仇恨,亦是双方阵营里里对无数的仇恨,灭国,灭族,灭家。

    一如楚西风,他痛恨她,亦痛恨所有效忠西秦皇族的势力。

    他们要复国,亦不仅仅是东西秦皇族要复国,亦是双方阵营一直以来的信念、信仰、希望。

    这已经不单单的两大皇族自己的事情了。

    宁静说得没有错,她没有资格践踏狄族的忠诚和荣耀。

    谁都没有资格看低别人的信仰,西秦皇族,便是狄族的信仰。

    她不是真正的公主,可是,她拥有了这个身份,这个独一无二的身份,那就意味着她必须对这个身份负责。

    她没有自私的权力让这么多年来,苦苦寻找,守护这个身份的人们,失望,绝望。

    可是,她是西秦公主的同时,她也是她自己呀!

    她曾经希望能和龙非夜携手,打下云空天下,建立起属于他们的新国度,破除种种不公,能真真正正为无辜的老百姓们谋一些福利。

    可是,要她牺牲自我,去光复一个她毫无感情,毫不了解的西秦国,她办不到,她自认为自己没那么伟大。

    何况,她还没打算和龙非夜彻底决裂!

    他还欠她一个交待。

    而她,还有话要问。她不想天山一别,再见便成沙场之敌。

    就算龙非夜利用了她,即便龙非夜将她视为宿敌,她一样要问清楚那个问题!

    一室寂静,韩芸汐跌坐了下来,陷入了全所未有的两难之地。

    也不知道为什么,顾北月那张温和而安静的脸,又一次浮现在她的脑海,那四月春风般的温和,总能抚平所有烦躁与不安。

    顾北月,你到底知晓多少真相?你……可否也有复仇复国之心?

    见韩芸汐不表态,宁静急了,怒声,“韩芸汐,你不会到现在还惦记着龙非夜吧?我不妨告诉你,风族已经现世,风族族长正赶往战场。风族擅奇门遁甲,行兵阵法,只有有风族相助,至少半年,龙非夜还拿不下天宁南部。”

    宁静冷冷而笑,压低声音,“还有,北历铁骑就掌控在风族手上,半年之后,北历铁骑恢复元气,大举南下,龙非夜输定了!”

    “风族……”韩芸汐陡然心惊,要知道她心中行刺顾北月的嫌疑人,正是风族之人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