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10章 云空大陆沸腾了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龙非夜迟到的信就只有一句话,“韩芸汐,你还相信我吗?”

    指腹轻轻拂过墨迹,墨迹已经没有温度,却散发着淡淡的墨香。其实她很少见到他的笔迹,但是却记得很清楚。

    这字迹苍劲有力,霸气潇洒,无不透露出他的气息。

    都说字如其人,可是,她怎么都看不出来他写下这几个字时的心情。

    浪漫的粉紫配上他笔锋苍劲的字迹,恰似她的柔情和他的铁血,相互交融,似乎紧密地融入彼此,却又似各成一个世界,相互违和,无法成为一体。

    韩芸汐,还相信他吗?

    她抚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像往常那样,小心翼翼地将信纸折整齐,收入信封,然后贴身藏好。

    然后,她像往常一样给他回信,却不再是那一句“龙非夜,我想你了”,而是一封空信。

    龙非夜收到韩芸汐的信时候,正在赶往医城的路上。

    已经连续赶了两天两夜的路,今夜不得不休息,否则,马和高伯都受不了。

    倚坐在马车外看信,他还是一袭黑衣劲装,在夜色中散发出令人无法抗拒的尊贵感和神秘感。

    他微低头,低垂的眉宇略显冷漠,侧脸弧度在夜色中显得更加俊冷,他安静地看着信,自成了一个世界,一个冰冷冷,孤单单的世界。

    明明是一片空白的纸,他却看了很久很久。

    百里茗香和高伯,影卫阿东在一旁休息,视线却全落在秦王殿下手里的信函上,能让秦王殿下看那么久的,必是王妃娘娘的信。

    可是,秦王殿下这一回未免看太久了吧?

    顾北月之死的真相如何,他们也不知道呀!

    百里茗香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出之前听过的那几个字,她本就话少,这些天来更是沉默。

    高伯朝百里茗香使了个眼色,百里茗香摇了摇头,不敢过去,最后,还是高伯自己过去了。

    “殿下,不早了歇息吧,身子重要。”

    这几日来,殿下一直忙于处理各路来的密函,根本无暇休息。

    东秦皇族的身份一公布,那就意味着秦王殿下征战天下的开始。百里大军已经快攻下天宁的潇南郡,中南都督府所有世家势力一致表示拥护秦王殿下,愿为东秦皇族效命。而西周和天安,甚至天宁内部都有一些地方割据势力纷纷来密函,表示愿意投降,效命东秦皇族。

    形势一片大好!

    秦王殿下本该在军中常驻,可他偏偏放手一切,秘密出行。

    若是婉妃娘娘还活着,怕是得活活气死,而唐子晋要是知晓此事,必定放了茹姨,马上追来。

    龙非夜缓过神来,收起了空信贴在心口处藏好。

    他冷冷问,“你还不休息?”

    高伯受宠若惊,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谁知道,龙非夜接着便道,“不休息就继续赶路,三天内赶到医城,你就回唐门养老吧。”

    高伯欲哭无泪,从这里到医城最快也得四天呀,要三天里赶到,他们估计又得不眠不休了。

    秦王殿下的心情明显不怎么好,他哪敢怨言呀?

    他喊了百里茗他们,便继续赶路。

    百里茗香还是坐在高伯身旁,她不仅想起秦王殿下跟影卫说的那几个字,也想起了王妃娘娘背后的凤羽胎记。

    她已经很肯定,王妃娘娘至今都还不知道自己是西秦皇族遗孤。

    会不会,顾北月发现了王妃娘娘的身世,也发现了秦王殿下的身世,和秦王殿下起了冲突,被灭了口?

    又会不会,顾北月不知晓王妃娘娘的身世,也不知晓秦王殿下的身世,秦王殿下利用顾北月拿下医城之后,先下手为强了?

    还是,顾北月尚且不知道王妃娘娘的身世,先发现了秦王殿下是东秦之后,顾北月想为西秦皇族复仇,跟秦王殿下起了冲突,被灭口?

    那秦王殿下呢?他到底知不知道凤羽胎记的意义,到底知不知道王妃娘娘的身世?他对王妃娘娘的盛宠,是真是假?

    百里茗香琢磨着种种可能性。

    总之,影族和东秦皇族势不两立呀!根本没有任何化解仇恨的理由!

    秦王殿下杀顾北月的动机,理由都太充分了!

    百里茗香想念起了王妃娘娘,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否还能像以往那样,遇到再难的事都能冷静从容,漂漂亮亮化解。

    王妃娘娘,她了解东西秦的宿仇吗?

    马车急速前行,龙非夜没有再给韩芸汐回信,他仍像以往那样熬夜处理各种信件,只是,他处理急件的时候从来不会发呆,这一日却走神了无数回。

    百里茗香就是个纠结的女子,而在她纠结了一天一夜之后,一个消息犹如一声惊雷,响彻整个云空大陆,震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心惊肉跳!

    这个消息是韩芸汐的身世!有人公布了韩芸汐的身世!

    秦王妃韩芸汐并非韩从安之女,而是天心夫人和毒宗遗孤的女儿,天心夫人是沐家的沐心,沐心的母亲是西秦皇族的公主。

    韩芸汐虽然不算西秦公主,却是如今世上唯一一个拥有西秦皇族血统的人,是西秦皇族唯一的遗孤,理当被尊为公主!

    当影卫急匆匆来禀之后,龙非夜甚至没有叫停马车,而是直接从车内飞窜出来,看到一半的密函散落一地。

    他夺了阿东的马,骑马疾驰而去,只留下一句话,“百里茗香,军中所有事务由你父亲全权负责!”

    百里茗香怔怔的,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纠结的问题竟突然就这样被公布于众了,可是,都公布于众了,她还是弄不清楚秦王殿下之前到底知不知道。

    阿东从马上摔下,还瘫坐在地上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高伯一手捂住心口,一口气险些没缓过来!当他缓过来之后,便喃喃自语个不停,“天啊……天啊……天啊……王妃娘娘居然是……”

    龙非夜疯了一样,纵马疾驰,他无法想象韩芸汐知晓这个消息之后,会是什么反应?更无法想象她会遇到什么危险。他恨不得现在就到她面前去。

    哪怕面对韩芸汐的空信,他都还冷静,理智着。可是,此时此刻,哪怕是一点点冷静他都无法保持!

    他把一切藏得那么好,费尽心思抹掉所有线索。

    知晓一切的哑婆婆已经死了,到底谁知晓了这件事?竟在这个节骨眼上,公布于众!

    到底……是谁?!

    是他吗?

    公布这个消息之人,分明是有所预谋,消息一出,便散布到云空每一个角落,即便唐门那样的隐世之地,也是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唐子晋火冒三丈,正要冲下山却被唐夫人拦住。

    “你要去哪里?”唐夫人的脸色也煞白煞白的。

    “去哪里?呵呵!”唐子晋冷笑不已,“当初意茹偷听到影族的事,早就有所怀疑,没想韩芸汐还真是西秦之后。之前没有证据,现在底子都被人揭出来了,我自要去好好质问质问非夜要如何处置那个女人?”

    唐夫人推了他一把,冷冷道,“以非夜的精明,他会不知道此事?他真能允许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留在自己身旁?”

    这话点醒了唐子晋,唐子晋冷静了下来,“你的意思……非夜他,他竟……他竟有意隐瞒?”

    唐夫人叹息了一声,“十有八九,昨日阿离不是来信提了顾北月的事?依我看,那事必是非夜杀顾北月灭口!”

    “胡闹!西秦皇族的列祖列宗,我唐门的列祖列宗,绝不允许他干出这等荒唐事!”唐子晋怒声,转身就往后山去。

    “你又去哪?”唐夫人追了过去,唐子晋头也没回,越走越快,“找意茹去!”

    愤怒的不止唐子晋,还有百里元隆。

    当他得知韩芸汐的西秦皇族之后,简直怒不可遏,立马就写信劝谏秦王殿下尽快杀人,一来杜绝后患,二来告慰东秦将士之心。

    东西秦当年的战争,牺牲了白族多少无辜的族人?多少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多少隐姓埋名,不见天日,这一切都是西秦皇族造成的!

    剑宗老人得到消息之后,第一反应便是,“韩芸汐是西秦之后?这……这,非夜竟被一个女人给骗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整个云空大陆都沸腾了。

    有人说秦王殿下被韩芸汐骗了,有人说秦王殿下早知道韩芸汐身份,有意利用伤害,也有人说他们不知道彼此身份,而今知晓了,必会反目成仇……

    却没有人追究,到底是谁散布这个消息的。

    医学院中,韩芸汐在屋内起起坐坐,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想起了哑婆婆!沐家那位哑婆婆!

    打从她知晓自己毒宗身世之后,就再也没有怀疑过自己是西秦皇族之后,她怎么会想到天心夫人不仅仅是沐家之女,还会是西秦皇族之女?

    甚至顾北月影族的身份曝光后,她都还没有怀疑。

    楚西风告诉她,影族就剩顾北月一人了,顾北月只想平平静静过一生,她信了!那时候,她还想,如果她的西秦皇族之后,顾北月没有理由一直瞒着她呀!所以,她信了楚西风的说辞。

    可如今……

    龙非夜呢,龙非夜他知晓多少?

    韩芸汐双手按在桌上,紧张得气喘吁吁,她努力地回想,回想关于哑婆婆的一切!回想起当初沐灵儿拦她马车时的谩骂和指责。

    沐灵儿指责过她和龙非夜杀了哑婆婆……

    韩芸汐连连深呼吸了好几回都无法冷静,她想不了事情,“灵儿……灵儿……”

    她得去找沐灵儿,谁知道,她一开门,便将楚西风和徐东临带了一批影卫,拦在门口。

    她没多理睬,可是徐东临拦下了她,“王妃娘娘,你哪都不能去。”

    “谁给你的权限限制我?”韩芸汐怒声反问,“龙非夜吗?”

    谁知道,楚西风的语气很冷,“不是。”

    楚西风……什么意思?

    楚西风的先祖在东西秦战役中,险些遭西秦皇族保皇灭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