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805章 做过的事,你得来认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顾七少和沐灵儿赶到毒宗禁地的时候,天已经大亮,韩芸汐还坐在悬崖边上,愣愣地看着深渊。

    昨夜借着月光看这深渊,黑不见底,而天亮后一看,便是深不见底。楚西风还带着一大批影卫在下面找人,时不时会有人上来禀告情况。

    韩芸汐只听,一句话都没说。

    顾七少见韩芸汐那失落的身影,心疼得都不知道如何是好,沐灵儿先冲了过去。

    “韩芸汐,昨晚上到底怎么回事?顾大夫……顾大夫还有救吗?”她心急地问。

    一路赶过来,洛醉山跟他们说的情况也不多,只知道韩芸汐他们昨夜遇袭,顾北月跌落悬崖。

    韩芸汐这才缓过神来,看了沐灵儿一眼,视线又回到深渊里,一言不发。

    这时候,楚西风正好上来,沐灵儿连忙问,“楚侍卫,到底怎么回事呢?找着顾大夫了吗?”

    楚西风叹息道,“这个深渊太深了,上部分全是峭壁,光秃秃的没有什么横生之物,到了中间,有不少横生的大树和巨石,我们花了一夜的时间,把中间这些横生之物都找遍了,并没有发现顾大夫,再往下……”

    楚西风看了王妃娘娘一眼,虽然忌惮,却还是说了实话,“目前就只找了中间的横生物,还未探底,但是在中间层听得到水声……水声……水声很急,深渊底应该是一条溪流,深浅不知。现在视线好,属下已经派人下去探路,属下……”

    楚西风又怯怯地朝王妃娘娘看去,“属下……我上来禀告一声。”

    “那……”沐灵儿眼眶忽然红了“那顾大夫凶多吉少了!顾大夫那么好,怎么……”

    沐灵儿不会忘记,她初入药鬼堂受到顾北月多少照顾!后来顾北月去秦王府医治宜太妃,她独自一人管理药鬼堂,顾北月暗地里不声不响帮她做了多少事!其实,韩芸汐和龙非夜上天山之后,不论是药鬼堂还是中南都督府,又或者是秦王府事无巨细大多都是顾北月一个肩膀扛着的。别人不知道他有多辛苦,她却一清二楚。

    那么温和的一个人,那么心善的一个人,那么安静的一个人,他怜悯了周遭所有可怜人,自己怎么……怎么就成了可怜人呢?

    “不!顾大夫不会死的!他不会!”沐灵儿冷不丁站起来,飞身往深渊里去,“我也去找,一定要找到他!”

    顾七少终于走过来了,他蹲下来,将水壶塞到韩芸汐手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才飞身而下,追着沐灵儿而去。

    他心口服的人很少,顾北月是一个。

    顾北月叫过他“小七”,就冲这份情义,刀山火海,他都得把人找出来!

    楚西风欲言又止,他特宁可王妃娘娘骂他一番,质问他一番,也不要王妃娘娘这么不声不响的。

    他不后悔昨夜只护王妃娘娘,没营救顾北月,可是,不后悔并不代表他不难受!

    他欲言又止,最后毅然纵身而下,继续去找。

    直到晌午,顾七少他们一行人才陆陆续续回到悬崖上来,沐灵儿忍不住抽泣,顾七少一言不发,楚西风低着头,禀告情况。

    “王妃娘娘,深渊下面是一条河流,最浅也有一人多深,水流……水流很急,我们的人潜下去找了很久……什么都没找到。属下……属下让他们继续往下游……”

    “你早知道顾北月是影族后人?”韩芸汐冷不丁打断了楚西风。

    这话一出,顾七少和沐灵儿皆是意外,顾北月竟是他们在天坑遇到的那个白衣公子?他们齐齐朝楚西风看去。

    楚西风昨夜已经连夜就给秦王殿下报信,他还未收到回函,不知道秦王殿下会如何处理这件事。

    而今面对王妃娘娘审视的目光,他知道自己逃不过的。他知道自己在说谎的话,只会让秦王殿下越难解释一切。

    他低下头,如实回答,“是。”

    “所以,龙非夜也早就知道了?”韩芸汐的声音透出了怒意。

    半晌,楚西风点了头,“是。”

    “那我又是什么人?”韩芸汐的怒火终于爆出来了。

    白衣公子的出现,让她曾经怀疑过自己的身份,而且也多次和龙非夜探讨过,只是,她万万没想到顾北月就是白衣公子,而龙非夜早知晓此事,竟瞒着她!

    楚西风连忙解释,“王妃娘娘,这件事是顾大夫自己要求保密的!怪不得秦王殿下!顾大夫说影族就剩下他一人,他不知道西秦皇族遗孤是否还活在世间,更不想寻找,也不想沦为楚家人的走狗。他说他的身份特殊,不想多生事端,只想平平静静留在药鬼堂当大夫。所以恳请秦王殿下替他隐瞒的。王妃娘娘,这是顾大夫的私事,他不想让你知道,秦王殿下也无奈,不是吗?”

    楚西风的心终究是向着自己的主子。

    韩芸汐不害怕自己是西秦皇族遗孤,她害怕谎言,害怕阴谋。

    听了楚西风的解释,她才冷静了一些,又问,“龙非夜怎么知道的,什么时候知道的?”

    “殿下对顾大夫一直有所怀疑,毕竟……毕竟王妃娘娘跟他走得近,殿下担忧王妃娘娘的安危,所以多番调查过,后来在西周……”

    楚西风将顾北月被楚家人重伤,劫持为人质的事解释了一番,韩芸汐总算明白了一切,也知晓了龙非夜和顾北月联手降服了楚西风对付宁承。

    “宁承可知顾北月身份?”韩芸汐又问。

    “殿下审过了,楚西风没说,楚家二老也不曾提及。宁承应该不清楚此事,否则当初不会轻易放过顾大夫。”

    楚西风见王妃娘娘一脸落寞,生怕她不相信,连忙又解释,“王妃娘娘,殿下也是多番调查才知道顾大夫的身份,若非顾大夫被楚家重伤,殿下也未必知晓他的秘密。此事真的是顾大夫让殿下瞒着你的。王妃娘娘,除了属下,所有影卫都不知道顾大夫的身份,殿下真的是……”

    韩芸汐又一次打断了,冷冷道,“不是宁承,那又是谁想杀他?昨夜那人,分明知晓他的身份。”

    听了这话,楚西风悬了一夜的心总算收回心口里去了。

    幸好王妃娘娘没有在顾北月身份一事上钻牛角尖,否则,别说是他了,就是秦王殿下亲自来解释,都未必有用。

    楚西风心下感慨,不愧是秦王殿下瞧上眼的女人,和那些胡搅蛮缠的女人就是不一样。

    楚西风暗自庆幸,却不知道韩芸汐心下有多难过。

    她尊重顾北月的隐私,可是,龙非夜都知道了,为什么顾北月还要瞒她。

    她感觉自己就像个外人,被顾北月和龙非夜排除在外他们的圈子之外。

    难过归难过,韩芸汐并无责备之心,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一如她穿越而已来,一如她的解毒系统。

    她心下苦笑不已,如此看来,顾北月何须给她交待?她昨夜有何资格对他那么说?

    可是……

    可是,他不需给她交待,却也得好好的,也得回来呀!

    顾北月,你可知道,芸汐还欠你一个“谢”字!

    君亦邪的欺辱,是你舍命相救,一件白衣裹她一身狼狈;

    她和龙非夜争吵,肩膀负伤,睡得昏沉沉,是你悄无声息替她包扎,留药没留名。

    顾北月,做过的事,你得来认呀!

    楚西风连忙趁机解释,“王妃娘娘,昨夜那人使的是天山剑术,但绝非是秦王殿下……”

    话还未说完,顾七少就一把揪住了楚西风的衣领,“你说什么?”

    韩芸汐拽开他的手,将昨夜的情况解释了一遍。

    顾七少嘲讽道,“剑术那么厉害,龙非夜应该认识吧。”

    顾七少刚刚知晓顾北月的影族之人,表面和沐灵儿一样意外,内心却早惊涛骇浪了。他想起了哑婆婆的事情。

    他一直不明白龙非夜为何要杀死哑婆婆。除了沐英东和怜心夫人,哑婆婆是唯一知晓韩芸汐身世的人,龙非夜杀哑婆婆,无异于是在灭口。

    毒宗的身份,龙非夜并没有刻意隐瞒韩芸汐,他杀哑婆婆到底是为隐瞒什么呢?

    顾北月在天宁太医院安分了那么多年,他如果真的想平静过一生,当初何必自告奋勇到药鬼堂来当驻店大夫?又何必如此高调参加医斗,执掌医城,成为一方势力之首?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顾七少脑海里无法抑制地冒牙,生长。只是,他没说出来,他祈祷着顾北月和他一样,所有例外,所以付出皆对这个女人的情不自禁,没有别的阴谋!

    “龙非夜还在天山疗伤,他伤得很重,没一年半载恢复不了。昨夜,不可能是他。”韩芸汐淡淡道。

    楚西风立马急出了一声冷汗,虽然秦王殿下没有授意,但是他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将一切说出来,否则,再这么下去,误会就太大了!

    “王妃娘娘,秦王殿下早就下天山了……秦王殿下现在在沙江,他很快就要亲自挂帅和宁承开战!”

    楚西风话音一落,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韩芸汐的表情僵在脸上。半晌,她才喃喃问,“楚西风,你说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