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771章 三个字,办不到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听到百里茗香抵达天山的消息,龙非夜仍是垂着眼慢条斯理地收拾棋子,“这会儿,他们也该到医城了吧。”

    这问的自是韩芸汐和顾北月他们。

    “三日之后便是杏林大会,若还不在医城,就麻烦了。”剑宗老人笑着说。

    果然,没一会儿,影卫就送来顾北月报平安的信函。

    “本王很期待。”龙非夜这些日子都绷着一张脸,今日难得见笑意。

    剑宗老人捋着胡子,心下也颇为激动,杏林大会怕是要从此改写云空的历史了。

    龙非夜确定韩芸汐他们顺利抵达医城,一颗牵挂的心总算是放下来。接下来,他也该进入内功恢复的最后阶段。

    这最后阶段非常关键,稍有差池,便是性命攸关的问题,即便是尊者也回天无力。所以,他和尊者商议过了,并不打算在这里进行,而是到尊者修行的山洞。

    “师父,你过去吗?”龙非夜问道。

    “百里茗香呢?好歹亲自下去接上来吧?”剑宗老人建议道。

    “派个人下山带上来便可,这几日就让她住侧屋。”龙非夜淡淡说。

    剑宗老人纳闷了,“你确定?”

    “有问题?”龙非夜反问。

    “非夜,你不做场戏,如何让鱼上钩?”剑宗老人把话挑明了。

    百里茗香此行是龙非夜埋的一个鱼饵,目的之一便是为引出那只老狐狸。赫亦涟既然懂得利用拖延战术应对他,那么就证明赫亦涟以及九玄宫中内奸背后的老狐狸对噬情之力十分清楚,甚至有可能已经知晓了他东秦太子的身份。

    修炼噬情之力有三个阶段:一便是接受噬情之印,以印藏力,修出噬情之力;二便是掌控噬情之力,运用自如,三便是将噬情之力和原本的内功合二为一,达到无敌的境界,到那个时候,哪怕是天山的尊者都奈何不了他,更别说山下那些凡夫俗子。

    龙非夜只要把内伤养好,便算是修完第二阶,完全掌控噬情之力。但是,如果要修第三阶,将噬情之力和他体内原本的内功合二为一,达无敌境界,则必须借助一个武学奇才的辅佐,通过双修,才可实现。

    即便他有通天之法,一个人也是完成不了第三阶的。换句话说,如果他找不到这个武学奇才,或许,这个武学奇才被人控制住了,他的噬情之力就只能永远停留在第二阶。

    百里茗香……当然不是武学奇才,龙非夜不过是想借百里茗香来制造假象,误导那只老狐狸。只要那只老狐狸怀疑上百里茗香,他必定会再次出手的。

    龙非夜蹙眉朝剑宗老人看去,“做什么戏?

    “好歹得让人瞧出你重视那姑娘。”剑宗老人忽然想起了一计,惊喜地同龙非夜耳语,“非夜,噬情之力最忌动情,不如咱们来个一箭双雕,你假意收了百里姑娘,一来可避免芸汐那丫头的麻烦,二来也能蒙得过那只老狐狸!”

    噬情之力最忌动情,所以,如果韩芸汐会武功,如果韩芸汐哪天和龙非夜刀剑相对,龙非夜的噬情之力便会消失殆尽。

    若是龙非夜修到了噬情之力的第三阶,噬情之力和内功合二为一,一旦韩芸汐刀剑相向,龙非夜就不仅仅会失去噬情之力,还同时会失去所有内功。

    这原因无外乎只有一个,因为他心里有她。

    这是他最大的软肋,也是最致命的弱点,如果老狐狸了解噬情之力,想要对付龙非夜,必定会打韩芸汐的主意。

    所以,剑宗老人的建议未尝不是个好办法,百里茗香既然都上天山了,倒是不如让她来“暂代”韩芸汐的位置,来替韩芸汐背负这份危险。

    龙非夜听了这话,一点反应都没有。

    剑宗老人连忙又补充,“非夜,如果百里姑娘既是你的‘心上人’,又是可与你双修之人,那只老狐狸必定很快就会动手的。”

    终于,龙非夜斜眼朝他看来,他说了三个字,“办不到!”

    “非夜,你的身份终有公布天下的一日,你不能瞒着芸汐丫头一辈子,到时候同她说清楚,她会明白的。”剑宗老人劝道。

    “办……不……到!”龙非夜拉长了语气。

    剑宗老人还想说,龙非夜冷冷打断了,“师父,你老糊涂了吗?”

    “你!”剑宗老人气结,这小子越发的不客气了。

    “你觉得如此荒唐的戏码,老狐狸会相信?”龙非夜冷冷说,“找人把百里茗香带上来,以行针之名留在这里便可,其他的不必刻意高调。”

    越是刻意,越会引起怀疑,想要抓住那只老狐狸,得徐徐图之,急不得。

    逍遥城倾城而出,围杀韩芸汐这件事应该就是老狐狸的手笔,幸好有顾七少相助,如今顾七少就在韩芸汐身旁,至少能保韩芸汐安全。

    他宁可欠顾七少一份人情,也不屑为难自己玩那种无聊的戏码。想到韩芸汐误会的样子,他心中竟有丝丝……恐惧!

    剑宗老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呵呵,非夜,你呀,是一头藏着狐狸心的狼!”

    剑宗老人是习武之人,亦是靠实力当上剑宗宗主,虽然见多识广,阅历丰富,可是对于这些权谋之斗,还真得自叹不如龙非夜。

    剑宗老人立马派人去山下接百里茗香,师徒俩人一边从密道离开房间,一边闲聊。

    “非夜,你同师父说实话,东秦的事……为何至今瞒着芸汐丫头?”剑宗老人低声问。

    这,怕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直白地问他这个问题吧。

    唐子晋和茹姨,甚至唐夫人和唐离他们也好奇过,他们甚至猜测是因为他不够信任韩芸汐。

    东秦的事,确实是秘密,没到最佳的时刻,没有公布的必要,可是,到了他认定的时间,就一定会公布。

    这身份,是他的骄傲,也是他的负担,更是他的责任。

    即便他梦想着建立新的皇朝,开启云空新的纪元,但是,他仍旧得承认他的身份,仍旧得尊重东秦的历史。

    他肩上扛了太多的希望,他可以叫累,却不能叫屈,因为这些都是与生俱来的,他生为东秦的太子,就必须承担这些。

    为什么不告诉韩芸汐这些?

    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如果韩芸汐知晓他的身份,会是什么反应,以他对她的了解,猜得到她会开心,会惊喜。

    可是,如果她知晓了自己的身份,又会如何?他猜不到。

    每一件事只要一开始,他便心中有数,有结果,独独这件事,他掌控不了。

    他也不知道他是掌控不了自己,还是掌控不了她。

    见龙非夜走神,剑宗老人推了他一把,“想什么呢?”

    “在戒堂那丫头护你的劲,可是有目共睹的,怎么,你连她都防?”剑宗老人问道。

    龙非夜不想聊这个话题,敷衍了一句,“我的命在她手上,能不提防?”

    剑宗老人大笑起来,“你若防她,她便不是可伤你之人了!哈哈!”

    是呀,如果还有心提防,那便不是真的真心交付,不是真的真心交付,韩芸汐如何能让他的噬情之力消失呢?

    “那不正好!”龙非夜说了违心话。韩芸汐的身世,他连剑宗老人都瞒。

    哑婆婆死之后,这个世界上就剩下他一个人知晓韩芸汐的身世,而不久前,他却发现另一个人也知晓,虽非同道之人,他仍希望那个人不要辜负他的信任。

    师徒俩沉默了许久,出了密道,又走了一段山路,便抵达尊者修行的玄冰洞,即便是盛夏,寒气还是迎面扑来,堪比腊月的北风,刺骨的冰冷。

    有一位尊者已经在门口等候了,尊者一心修武,修武道,不问俗世之事,更不插手。之所以出手相助,全是看在噬情之力的面上,噬情之力一出,武林无敌。

    东秦皇族至今都没人修成此功,而在噬情之力落在东秦皇族手中之前,武林中更没人修成。尊者希望有朝一日,能在龙非夜身上看到噬情之力真正的威力。

    剑宗老人送龙非夜到洞口,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何时才能找到能与你双修之人。”

    能和龙非夜双修,助他达到无敌境界之人,必是武学奇才,这个奇才具体表现在拥有可以承受噬情之力的丹田。

    剑宗老人疼爱端木瑶,真正的原因是端木瑶的天赋和洛青灵很相似,但是,多多少少也有龙非夜的因素在里头。

    虽然端木瑶还达不到承受噬情之力的水平,但是他一直都暗暗地希望端木瑶能把底子打好,有朝一日能和龙非夜双修。

    看着她有个归宿,看着她比青灵过得好,他心中多少有有些安慰。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那夜的疯狂之后,他至今都没有再提及端木瑶,并不代表他忘了伤。

    疯,是把伤口暴露出来,把疼痛宣泄出来;不疯,就得将伤口藏住,捂着疼!

    到底是疯了好,还是不疯好呢?个中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龙非夜都要进洞了,忽然回头看来,“师父,我已经找到这个人了。”

    剑宗老人非常震惊,脱口而出,“是谁?”

    他脑海里不自觉开始搜索武林中的高手,拥有那样天赋的人,必是一等一的高手,可惜,他把武林中他知晓的高手都想了一遍,还是猜不到会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