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755章 那只老狐狸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韩芸汐本是秘密下天山,谁知道刚到山脚下,就遇到一帮江湖人士堵路。也不知道他们是天天在这里守着,还是得到消息,特意来拦截的。

    天山的侍卫不便出手,幸好龙非夜安排了足够的影卫保护,不一会儿便杀尽拦路人,只留了一个活口,送上山去审问。

    麻烦解决之后,剑宗老人才从隐蔽处走出来,他认真说,“丫头,看样子你这一路上,麻烦会不少,得辛苦你了。”

    “本就是我自己的事情,没什么辛苦不辛苦的。”韩芸汐淡淡说。这些麻烦都是因她的身份引来的。

    “若非老夫……”剑宗老人内疚着。若非他多年来不管是,纵容着苍邱子,或许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情。

    “天山身为武林之首,诛毒宗余孽,天经地义。芸汐还得谢师尊维护之恩。”韩芸汐认真道,“怪只怪我毒宗无能,被白白诬陷了这么些年。我既是毒宗后人,终有一日,必要医学院给一个交待!”

    剑宗老人看着韩芸汐那倔强的目光,又一次心生佩服!

    这个丫头,如今已是整个云空大陆的众矢之,已是整个云空大陆,人人得而诛之的余孽,她在天山脚下就遇到麻烦,出了天山势力范围,还会有多少麻烦?而这一路回宁南,又该有多少凶险和侮辱?

    在与天下为敌的情况下,她竟还有如此坚定的信任,竟还有勇气要声讨医学院。

    哪怕是男人,都未必她有点气度和胆识吧。

    “好!医学院那边,本尊会尽量帮你拖着。”剑宗老人也是豁出去了,医学院顾院长已经来了三封信函,追问韩芸汐身份,要他给一个明确的答复,他至今还一封也没回复呢。

    “多谢!”韩芸汐行了个抱拳仪,正要走,剑宗老人却又开口,“非夜他……”

    剑宗老人还未说完,韩芸汐便打住了,“请师尊一定看好他,让他好好养伤,千万别提前下山。”

    韩芸汐停了一会儿,又道,“帮我带句话给他,就说……”

    其实,有千言万语的,当着龙非夜的面就是说不出来,当着剑宗老人的面,亦是不知道怎么说话,最后,一肚子的话变成了两个字,“放心”。

    剑宗老人余光瞥了一旁的树丛一眼,无奈而笑,“好,本尊一定带到。”

    “告辞!”韩芸汐回头往山上望去,只可惜,除了满天星辰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再流连,终究要走,不如痛快一些。她坚信,今日的分别是为他日更好的重聚。

    她在心里默默地跟龙非夜告了别,很快就上马车离开。为了掩饰身份,这马车低调而简陋,只容韩芸汐一人,徐东临乔装打扮了一番,亲自驾车,暗地里,跟了一大帮影卫。

    当马车的背影彻底消失不见,龙非夜才从树林里一步一步走出来,他以剑为杖,每一步都走得特别费尽。

    他看着马车消失的方向,亦是在心中同韩芸汐告别。

    他本不能下榻的,更别说下山,只可惜,剑宗老人都劝不住,拦不住。

    剑宗老人连忙过去搀,“来了又不让她知道,又不送一送,你这是何必?”

    马车的背影都消失了,龙非夜还是望着远方,他淡淡道,“知道了,一样得走。”

    “那你又何必来送?”剑宗老人都生气了,龙非夜下山一趟,又该损耗多少真气?

    “才刚下山,就被围堵。看样子九玄宫那位,什么都知道。”龙非夜冷笑地说。

    剑宗老人眼底阴沉沉的,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身旁居然埋伏了细作,他这些年来,真真是太糊涂了。

    若非龙非夜打败赫亦涟,得知这个消息,他怕是永远都不会知道。

    那天赫亦涟并没有告诉龙非夜他是受谁指示而采用拖延战术,但是赫亦涟给龙非夜提供了一个极其重要的消线索,赫亦涟说的六个字是“九玄宫,有奸细”。

    “手都伸到天山来了,看样子幕后那只老狐狸,盯你很久了。”剑宗老人认真说,龙非夜却否认了,他说,“不,怕是盯云空这天下很久了。”

    盯他有何用?盯他,无非是为了跟他争云空的大好江山。

    “他的手不仅伸到天山,还伸到秦王府了。”龙非夜冷冷道,“搅了本王的局,本王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苏小玉无故失踪,他并没什么上心,并非他忙于天山的事务无暇顾及,而是早就心中有数。

    苏小玉失忆之后继续留在韩芸汐身旁,他一直都派人留心着苏小玉的行踪。宁南郡怎么说都是他的地盘,要丢一个人,没那么容易的。

    他只是拿苏小玉当了诱饵罢,将计就计罢了,之所以没将实情告诉韩芸汐,便是担心韩芸汐舍不得苏小玉那丫头。

    苏小玉落入那帮人手里,吃苦头就不必说了,最后命能不能保住都难说。

    “顾北月中毒,怕是和老狐狸也脱不了干系。”剑宗老人低声道,“芸汐这一趟,终究是凶险的。你这心,比师父狠,呵呵!”

    龙非夜没回答,其实,如果他留得住韩芸汐,他一定会留。他宁可中南都督府乱,宁可满盘皆乱,也不要让韩芸汐去冒险,也不要韩芸汐独自却面对天下人的责骂。

    可是,即便把真相都告诉韩芸汐,那个女人也一定会无所畏惧回宁南。

    不是他不拦,不是他舍得,更不是他狠心,而是他留不住。韩芸汐和别的女人,终究是不一样的。

    她不会怕事,更不会躲在男人背后避风雨。

    他几乎把能调派到的影卫都调派去保护韩芸汐了,同时,他也监控着锁心院,藏剑阁藏经阁的动静,只要这三方势力不出手,天下还没什么世俗势力能对抗得了他这一回安排的影卫团。

    惟愿,她这一路顺利。

    这时候,一个白发尊者从暗处走了出来,他是来催龙非夜回去的。

    这位尊者是来帮龙非夜掌控噬情之力的。

    “非夜,噬情之力的忌讳,你又忘了吗?”尊者冷冷问道。

    龙非夜和剑宗老人对噬情之力都不了解,却没想到尊者在帮龙非夜疗伤的时候,发现了噬情之力,尊者对噬情之力的了解,远远多于他们。

    噬情之印,最忌讳的是一个“欲”字,所以,还未解封,还未掌控噬情之力之前,一旦破身,便会前功尽弃。

    而噬情之力则最忌讳的是一个“情”字。噬情之力是云空武力的最高级别,一旦掌控噬情之力,便意味着武林无敌。但是,面对至爱之人,噬情之力便会被完全抑制。

    也就是说,如果哪天韩芸汐和他刀剑相向,他面对韩芸汐,必是内功尽失的状态。

    所谓噬情,便是情可噬人。

    换句话说,如果有人想杀他,最好的办法不是和他刀剑相向,而是借韩芸汐之手!

    “记着呢!”龙非夜认真回答尊者。

    因为这个忌讳,他怕是要开始收敛对韩芸汐种种公开的宠爱了。

    赫亦涟背后那只老狐狸,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才会让赫亦涟故意拖延时间,万一,那只老狐狸也了解噬情之力,韩芸汐的麻烦会更大的。

    龙非夜又往远处看了一眼,终究压下满心牵挂,跟尊者回山上去。

    这个夜晚,格外的漫长……

    韩芸汐坐在马车里,虽然一而再告诉自己,要利用这空闲的时间,潜心修行,熟识熟识储毒空间的第二阶,可是她怎么都无法平静。总是忍不住会想,龙非夜在做什么。

    天下,有没有一种解药,可以化解相思之毒呢?

    至少,韩芸汐是研制不出来的。但是,她很快就无暇长相思了,因为,一出天山地界,天都还未亮呢,她就又遇到了麻烦。

    一大帮名门正派忽然冒出来,将马车包围得严严实实的。

    “消息竟传得那么快!看样子咱们的行踪是保不住了。”韩芸汐低声道。

    “主子,你继续歇着,不是什么大事!”徐东临认真说,他一直坐在马车上没动,由着随行的影卫去应对那些所为的名门正派。

    龙非夜挑选来随行保护的影卫,自然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一个足以对抗十人,很快,就将一群人消灭干净。

    影卫想灭口,韩芸汐拦下了,“反正行踪是保不住了,饶他们性命把,免得落人口实。”

    天知道她这一路上还要遇到多少拦路人,要是把这帮人全杀了,医学院必定会拿这件事大做文章的。

    “不杀他们,也得给点颜色瞧瞧,让他们知道咱们不是好欺负的!”徐东临说着,驾起马车便从一堆伤者身上撵了过去。

    果然,消息走漏得非常快,韩芸汐他们走了三日,就遇到了整整二十次埋伏和围攻,几乎是两个时辰不到就遇到一次。

    哪些骂人的话她都能背出来了,无非是什么“妖女”、“祸水”、“祸害”、“假好人”之类的,说什么她开药鬼堂是别有用心,说什么她得药王老人疼爱是用了蛊惑之术……

    如果不是龙非夜的影卫足够强大,韩芸汐早死在乱剑之下了;

    如果不是韩芸汐的内心足够强大,她早被那帮正义之士的口水淹死了。

    一切都还顺利,可是,第五日清晨,他们被逍遥城的人包围住了。

    出人意料的是,逍遥城……倾城而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