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748章 意外,藏得够深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他是谁?

    全场就没有一个人是不好奇的,如果苍邱子没有昏迷必定会更加震惊,因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座下大弟子,赫亦涟!

    他五岁被江湖名门,赫家堡举荐上天山,因为良好的出身和难得的天赋被苍邱子直接收入门下。

    在他之前,苍邱子的锁心院曾收过不少弟子,但是,赫亦涟是苍邱子第一个承认的弟子,所以,平素大家说的锁心院大师哥,正是他。

    赫亦涟性格温和,脾气很好,待人接物都温文尔雅,十分谦虚,是天山出了名的玉面竣公子;他的一身武艺,在两阁两院的弟子里,可以称得上是翘楚。

    可纵使如此,他也斗不过龙非夜呀!

    退一万步说,即便龙非夜没有闭关一个月,没有得到噬情之力,没有得到剑宗老人的八品梵天之力,赫亦涟也不是龙非夜的对手。

    赫亦涟的内功品级顶多就五品!

    无论什么原因,排位战的规矩,只要一站上战台,就必须决斗,赫亦涟到战台上来做什么?找死吗?

    众人震惊中,赫亦涟轻叹了一口气,同龙非夜作揖,“秦王殿下,在下赫亦涟,锁心院大弟子,请赐教。”

    苍晓盈搀着苍邱子,大喊,“大师哥,你下来!你疯了吗?”

    “师妹,大师哥虽技不如人,但是,这口气必须替师父出。师父乃天山长老之首,岂容这般侮辱?”

    他说着,转身朝锁心院的弟子们看去,“师父倒下,但是,我锁心院还没倒下,也不会倒下,对不对!”

    弟子们中立马有人应和,“对!大师哥好样的!”

    随即,众人便纷纷支持,一个个被激得慷慨激扬,义愤填膺,好似龙非夜欺负了苍邱子,欺负了锁心院。

    “大师哥,你好样的,就算你倒下了,还有我们呢!我们接上!”

    “大师哥,跟秦王这等八阶高手较量,就算输了,咱们也虽败犹荣!你比他强多了!”

    “呵呵,没想到秦王殿下的武功精进如此神速,连师父都不是他的对手!大师哥,你以五品挑战八品,你是我们锁心院的骄傲!在我们心里,你比秦王强多了!”

    ……

    这一句句,听得韩芸汐满腔的怒火蹭蹭蹭不停地窜上来。

    这帮人还要不要脸啊!

    真真不愧是苍邱子交出来的弟子,都一个德行,矫情、虚伪!这一句句,简直能酸死人。

    又不是龙非夜去踹锁心院的大门,挑战他们,以强凌弱,这明明是心甘情愿,没有逼迫的排位战好不好!

    这明明就是强者的战场,赫亦涟一个弱者想为师父报仇跑上来请人赐教,勇气可嘉。但是,这都还没开战,就反复强调弱者的身份,说得好像龙非夜把他怎么了;说得好像龙非夜不让他几招,就是欺负人;说得好像龙非夜要是赢了,就是胜之不武。

    恶心不恶心?

    龙非夜冷眼睥睨赫亦涟,声寒如冰,“幽婆婆,本王和苍邱子之战还没结束,这人哪来的?”

    这话一出,全场哑然,静得无法形容。

    锁心院的弟子们一个个目瞪口呆,没人敢再说一个字。

    苍邱子已经被打昏在台下了,难不成……难不成龙非夜非杀死他不可?

    幽婆婆立马站起来,“来人,赫亦涟干扰排位战,给老身押下去,候审!”

    忽然,苍晓盈大喊,“我爹爹认输了!我爹爹认输了,锁心院认输了……呜呜……”

    苍晓盈并不是非常清楚父亲和大师哥这阵子一直谋划的事情,她只知道父亲一旦败下来,掌门人就一定会找他算账,宜太妃那一笔账,端木瑶那一笔账还有这些年来,父亲假公济私,私饱中囊的数条罪名,怕都是压不住了。

    所以,大师哥一定不能再有事,大师哥在,锁心院好歹后继有人,大师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让她一个女人家怎么办?她这些年来,利用父亲身份的便利,掌控了天山不少产业,生意上的事情她扛得住,可是,锁心院其他事务,她一窍不通呀!

    “龙非夜,我爹爹认输了!苍邱子认输了,你们的比试结束!”苍晓盈大声说。

    龙非夜面无表情,苍晓盈连忙大喊,“赫亦涟,你给我下来!锁心院认输了,你下来!”

    苍晓盈将苍邱子放在一旁,冲到幽婆婆面前,“幽姑姑,排位战的规矩,一认输就之战!我爹爹认输了!我是他女儿,他可以代表他认输。”

    这心甘情愿认输的话,听得在场不少愤愤不满的人都舒畅极了,尤其是韩芸汐,锁心院这帮人纯粹就是自找羞辱。

    幽婆婆看了龙非夜一眼,又朝一旁裁判席上三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看去。

    那三位老者,是天山退位的长老,他们在真正超脱世俗的尊者,常年闭关苦修,十多年来都不曾露面过。

    虽然他们不会参与任何世俗争斗,包括天山的派系争夺,但是,剑宗老人还是将他们请出来了,希望能震慑震慑蠢蠢欲动邪剑门。

    剑宗老人一直都盯着赫亦涟看,表情有些严肃。很快,一个人尊者就点了点头,宣布道,“此局,龙非夜胜。”

    此话一出,被侍卫押住双臂的赫亦涟立马挣脱开,他大声道,“那我以个人的名义,挑战秦王殿下!可以了吧?”

    真面露,总算露出来了!

    苍晓盈怔住了,在场的人亦都意外、不解。但是,龙非夜的眼睛透彻得很,早在赫亦涟跳上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赫亦涟的脚力,这家伙的武功必定比众人想象中的要好。

    既敢上台来战,必有所准备。

    龙非夜知道,自己一样得速战速决,刚刚为了和苍邱子速战速决,他发力太猛了,而今,噬情之力又似乎隐隐有逆行的迹象。

    他,并没有多少时间了。

    玄幻宝剑指赫亦涟,龙非夜声冷如命令,“拔剑吧。”

    谁知道,赫亦涟并没有拔剑,他眼底掠过一抹阴险,谦虚地作揖,“还请秦王殿下手下留情呀!”

    龙非夜毫不犹豫一剑劈去,速度快如闪电,可是,出人意料的是,赫亦涟身影如影,竟瞬间躲开了,只碎了衣袂。

    好快的速度!

    众人看不清楚龙非夜的剑,更看不清楚赫亦涟的身影。

    这下子,众人才真正意识到赫亦涟的不简单,他并非想为苍邱子复仇,他是真真正正想挑战龙非夜,想争夺排位战的位置呀!

    这个家伙,藏得好深!

    要耍出这么快的轻功来,至少得六品内功,换句话说,赫亦涟的武功已经可以和其他三位长老匹敌了!

    太出人意料了!

    二长老和三长老面面相觑,“苍邱子把这弟子藏得够深啊!”

    “没想到,呵呵,没想到啊!这真是苍邱子教出来的吗?”

    幽婆婆激动得都站起来,她惊叹赫亦涟年纪轻轻内功深厚的同时,也在琢磨着一个问题,“赫亦涟这身轻功是谁教的?印象中,轻功可不是苍邱子的强项?”

    龙非夜亦是意外,他的剑没有停,连打了好几剑,谁知道赫亦涟闪躲的速度比刚刚还要快。

    赫亦涟这种速度,让不少人开始想到了影族!曾经的影族,西秦皇族的守护者影族!

    一时间,各种猜测声四起。

    赫亦涟虽然武功不如龙非夜,但是,有这等轻功,完全可以避开龙非夜的攻击,只要他有足够的耐力,就可以跟龙非夜耗持久战。

    他虽然不会赢,但是也不会输!

    这一场决斗拼到最后,拼的可能就是耐力了。

    韩芸汐不可思议极了,难不成曾经救过她的白衣公子,是这个家伙?怎么可能?

    她连连摇头,虽然像极了,可是,她还是希望不是。

    白衣公子,是她生命中的惊艳,是她生命中无法遗忘的偶遇,是她这辈子或者再也遇不到的美丽的意外,她宁可永不再相见,也不想赫亦涟破坏了这份美好。

    她想将小东西召唤出来,让小东西认一认,但是,小东西还睡在毒水池里不醒,她终究不忍心打扰。

    龙非夜连着好几剑都是在试探赫亦涟,在观察赫亦涟的轻功步数,若非曾经见识过真正的影术,又和顾北月熟识,曾经探讨过影术的修炼,估计早就误会了。

    除了影族之人,谁都练不成影术,顶多就是学到皮毛而已,赫亦涟绝非影族之人。

    龙非夜的剑越来越快,明明就只有一把剑,却因为连续的劈斩速度快,幻化成了数十把剑影,围攻赫亦涟周遭,赫亦涟只能往后退。明显,他后退点速度并没有像左右移位的速度那么快。

    虽然赫亦涟是个意外,但是,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龙非夜还是揪住了对方的弱点。

    很快,龙非夜就一剑劈在赫亦涟肩上,硬生生就卸下了赫亦涟的一条胳膊。

    在场不少女弟子都大叫起来,只是,她们的叫声还未停下,龙非夜骇人的剑气就又卸掉了赫亦涟另一条手臂。

    赫亦涟就这样成了无臂之人,但是,出人意料的是,他的情绪平静得令人害怕,这两条胳膊好似不是他的,他完全不介意。

    他的心也依旧专注得很,专注于闪躲,逃避龙非夜的剑。

    聪明的人都看出来了,赫亦涟并没有奢望依靠以逃为攻的躲避战术赢得排位战,他似乎已经预料到比试的结果,那么,他上台来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他这么拖延时间,耗着,到底为了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