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731章用强,就争这一日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是的,端木瑶直飞上九重宫找师父。

    这些日子,在师父帮助下,她恢复了些许轻功,但也只是恢复轻功而已。

    她明明丹田重创,无法聚气,可是,也不知道师父是怎样办到的,在一次次输入真气给她之后,她的丹田的伤竟恢复了两成。

    恢复之后,她隐约听到师父自言自语说是需要什么找到什么东西才能让她痊愈。其实,她一点儿都不担心她的武功,她知道师父一定有办法救她的。

    九重宫,九玄宫的最后一层,也是剑宗老人真正居住之所,这个地方,即便是端木瑶都不敢轻易过来。

    但是,今日她明显是失去了理智。

    九把龙头锁将九重宫的大门紧紧锁着,端木瑶暗自大喜,只有她和龙非夜知道,一旦九重宫上锁,那就意味着师父发病了。

    师父每每发病,都会在意识尚且清晰的时候,将自己锁在九重宫里。

    端木瑶还未出声,暗卫就出现,毕恭毕敬的,“瑶公主,没有师尊的命令,谁都不能到这里来,请回吧。”

    “我有要事找师父,马上开锁!”端木瑶命令道。

    “九重宫的规矩,瑶公主应该清楚,请别为难属下。”暗卫认真说。

    一听这话,端木瑶更加确定师父是真的发病了。

    极好!

    她原本就打算来刺激师父,把师父的失心疯引出来的,如今看来,她可以省去很大的力气。

    只要师父不插手,要杀了韩芸汐,那就万无一失了。

    杀一个韩芸汐,先斩后奏,以师父对她的疼爱,还能把她怎么着?

    “好,本公主不为难你!哈哈!”

    端木瑶转身就走,暗卫分明看出端木瑶的异样,但是,只要端木瑶不强行进入九重宫,就不关他的事。

    端木瑶回到自己屋中,毫不犹豫拿出一瓶毒药来,一口喝光。

    这毒是之前君亦邪送给她的见面礼,是毒界里榜上有名的剧毒,玫瑰藤。一旦中毒,就会从十指指尖生出一条诡异的纹路来,形状如藤蔓,沿着手背蔓延上手臂,爬满全身。

    待藤蔓纹路爬满全身之后,藤蔓就会开始吸食人体之血,开出血红色的玫瑰花来。

    花开到最灿烂之时,也就是玫瑰藤杀人的时候。

    一身的鲜血会从玫瑰花中喷薄出来,喷薄得一干二净,不流一滴。

    从藤蔓长出来到花开,只有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若没有解药,必死无疑!

    君亦邪给端木瑶这毒的时候本来也给她解药的,但是端木瑶说了,她一旦用这毒,就不会给人解毒。

    她没想到会有这么一日,自己会把玫瑰藤用在自己身上。

    三天,她豁出去赌一把了,不是韩芸汐死,就是她亡!

    看着两手十指指尖开始在皮肤表面蔓延出蔓藤纹路,端木瑶嘴角勾起阴冷的笑意,直奔锁心院找苍邱子。

    也不知道她和苍邱子说了什么,苍邱子只问她一句,“这是极好的办法,但是,你确定你师父不会再突然出关?”

    “至少今日不会,我以性命担保!”端木瑶摊开双手,让苍邱子看到她的决心。

    师父每次犯病,即便是当日就好,他也会在九重宫里待几日,思念师娘。

    苍邱子非常满意,“好!瑶瑶,你果然没有让老夫失望呀!”

    端木瑶笑着笑着,忽然就哭出来,“师父,救救瑶瑶吧!师父在闭关管不了这件事,只有您能救瑶瑶了!”

    无疑,端木瑶开始做戏了。

    “哎呀,你这又是怎么了?”苍邱子很默契地配合。

    “韩芸汐她……她……她派人在茶里下毒,她想杀我!”端木瑶还真哭出眼泪。

    “岂有其理,她害得非夜受罚还不知悔改,今日这事,老夫管定了!走,老夫带你去讨解药!”苍邱子同身旁的心腹交待了几句话,便带着端木瑶直奔戒律堂。

    戒律院的弟子一见到苍邱子,立马去禀幽婆婆。

    当幽婆婆赶回来的时候,苍邱子和端木瑶已经不顾阻拦,闯到后山的戒堂去,正一间间地找。

    幽婆婆凌空几个翻身,落在他们面前,毫不犹豫拔剑拦下!

    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但是,苍邱子和端木瑶敢公认闯入戒堂,必定是有所准备的。

    今日的非夜闭关的最后一日,无论如何,她都要撑过这一日。

    这一个月来,天山上发生了不少中毒事件,也好几回毒物出没惊扰弟子练功,她知道,这些事都是苍邱子和端木瑶搞出来的。

    端木瑶和百毒门勾结,要得到这些毒,还不简单?他们的目的无非是想把韩芸汐引出去。

    但是,韩芸汐并没有让她失望,至今都没踏出戒堂半步呢。

    她不能让戒律堂的规矩、天山的规矩被如此挑衅,不能辜负非夜的托付,更不能对不起韩芸汐的坚持!

    幽婆婆一拔剑,她座下十名弟子便全都追过来,一个个拔剑,护在她面前。

    “幽婆婆,你这是什么意思?”苍邱子怒声质问道。

    “我正要问你擅闯戒律院,强闯戒堂又是什么意思?我戒律院的规矩你瞧不上不打紧,那是我这个院首,人微言轻。”幽婆婆说着,语气骤然转冷,“可是,戒堂的规矩,就是天山的规矩,你身为长老,带头藐视门规,老身就得办你!”

    幽婆婆说罢,立马命令身旁弟子,“上天山顶,把师尊请过来!”

    幽婆婆很清楚自己是敌不过苍邱子的,她只能尽量拖延时间,她在收到消息的时候就已经派人去请掌门人了,此时这句话是说给苍邱子和端木瑶听的。

    端木瑶装作一副孱弱的样子,不与之争辩,却在心里暗笑:想搬出师父来吓唬人,省省吧!

    苍邱子朝端木瑶看去,见她不以为然,他的底气就更足了,“呵呵,把师兄请来再好不过了!今儿个这事,让师兄好好评评理!”

    “什么事?”幽婆婆问道。

    苍邱子冷哼,“韩芸汐派人在瑶瑶的茶里下毒!”

    “胡说八道!”幽婆婆立马否认,同样的伎俩,他们还要玩到什么时候?

    “韩芸汐在戒堂中陪罚,这一个月来,寸步不离戒堂,老身可以为她作证!”

    “她寸步不离,自有人能帮她下毒!”苍邱子反驳道。

    “什么人,叫出来老身瞧瞧!”幽婆婆寸步不让。

    没想到端木瑶还真叫来了天山顶的一个侍从,侍从居然是来自首的,口口声声说得了韩芸汐的密函和毒药,谋害了端木瑶。

    人证物证若不能伪造,这世界上拿来那么多冤假错案呢?

    幽婆婆不相信,“一个下人的片面字词,何以为证?”

    端木瑶立马挽起双袖,将双手伸出来,此时,藤蔓纹路已经爬出她双手手背,蔓延到手臂上了。

    “这……”幽婆婆不懂毒,但也看得出这不是一般的毒药。

    “已经让毒医看过了,这是剧毒玫瑰藤,中毒三日,若无解药必死无疑,这种毒非常罕见,非一般人见识到。”苍邱子冷冷道。

    “除了韩芸汐,天山之上还会有谁能有这种毒药?”端木瑶哽咽出声,“幽姑姑,我今日来,一是来讨解药,二是来求一个公道,我已经和你院中弟子说明,并无硬闯之意!”

    幽婆婆眼底掠过丝丝复杂,端木瑶手上的毒那么明显,并非是作假呀。可是,她更不相信韩芸汐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来。

    这事情,极有可能是端木瑶自己服毒,要陷害韩芸汐了。

    “没有经过老身的允许,就是硬闯!”幽婆婆的语气依旧强硬,“你应该先去禀明你师父,而不是和大长老跑到老身院里来撒野!”

    “幽姑姑,师父在闭关,苍师叔为长老会之首,此事自然由他来替我做主。”端木瑶反驳道。

    一听这话,幽婆婆心下暗道不好,看样子端木瑶是算准了时间来的。

    “不是还有三日,你等你师父出关了再说!”幽婆婆又道。

    “幽敏,你说的是什么话?瑶瑶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担得起责任吗?”苍邱子怒问。

    端木瑶呜呜的哭了起来,转身就走,“我等便是,师父要是五日出关,我就等五日,十日出关,我便等十日!”

    这分明是威胁幽婆婆呢!

    幽婆婆迟疑了,端木瑶万一出事,她还真担当不起,她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戒律院的弟子们考虑,戒律院弟子们的前程可都系在她身上。

    见幽婆婆犹豫,苍邱子故作让步,“幽敏,我们不进戒堂也成,你去把韩芸汐叫出来,先把毒解了!是非对错,等师兄出关了再分辨不迟!”

    幽婆婆犹豫了片刻,道,“好,既知毒是玫瑰藤,老身去找韩芸汐讨解药来便是,无需她出面。至于这毒是谁下的,就按你们说的,等师兄出关了再辩解。”

    端木瑶在中怒骂,这个幽敏着实难缠!

    见苍邱子朝她使眼色,端木瑶立马大哭起来,“她不跟我道歉,这毒,我绝对不解!就是死了,我也不解!”

    “幽敏,此事并非你我担当得起的,你要么叫韩芸汐出来,要么就让我们进去!你自己选吧!”苍邱子失去了耐性。

    幽婆婆无计可施,又不想跟他们动武,无奈之下,她只能答应,只能寄希望于韩芸汐能为自己拖延时间,拖到非夜出关。

    “好,老身带你们过去。”幽婆婆说着,同身旁心腹交待了一句,“全院戒备,包围戒堂,这里的事,谁都不准外传!”

    她想,若是韩芸汐拖不了时间,她大不了和苍邱子拼了,端木瑶武功尽失,应该不能拿韩芸汐怎样。

    韩芸汐正在面壁,掰着手指数时间,等龙非夜出关。寂静中,门外传来了端木瑶的声音,“韩芸汐,你这个贱人,你给我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