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721章常遛狗,栓得住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龙非夜避开了剑宗老人的目光,剑宗老人只能自己和韩芸汐交涉了。

    他当然乐于看到苍邱子被折磨,只是,这事情得有个度,万一苍邱子有个三长两短,又或者今日真中毒身亡在这里,那么他今日“大事化小”这出戏就白费了。

    要知道,苍邱子人在天山顶,下面一大帮人等着叛变呢。剑宗老人不希望平静的天山出现内乱。

    剑宗老人正要开口呢,端木瑶便哭着哀求,“师父,师兄,你们救救苍师叔吧?这件事都是我的错,苍师叔都是因为我才要受这份罪。瑶瑶愿意替苍师叔受罚,如果一定要疼上三天三夜,瑶瑶愿意替苍师叔承受。”

    端木瑶巴不得苍邱子死掉,为何会突然哀求呢?显然,苍邱子刚刚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目光。

    她不得不求!

    她如此哀求的同时,心中无比期盼着龙非夜能强硬到底,期盼着韩芸汐能寸步不让。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那么骄傲的自己竟会有把希望全寄托在韩芸汐身上的一日。

    什么叫做输?这就是了吧?

    端木瑶输掉了心底最后那一份骄傲和骨气。

    看着端木瑶哭成泪人儿,剑宗老人又烦躁了,他冷声,“韩芸汐,毒是你下的,无论如何,你都得解!天山之上,容不得你这般放肆!”

    韩芸汐无奈呀,“剑宗前辈,这种毒真的没有解药,而且,就算用了麻药也止不住痛,唯一的办法就是忘掉疼痛。”

    “忘掉?韩芸汐,你,你当我等都是三岁小孩吗?”苍邱子怒声质问。

    韩芸汐连忙解释,“其实,这种毒虽然没有解药,但是一样可以化解,忘掉它就能解毒了。至于怎么忘掉,办法自是有的。”

    如果是平常,苍邱子必定不会相信韩芸汐这鬼话,可是,此时此刻被疼痛折磨得快不成人样了,苍邱子多少还是心怀希望的,他问,“什么办法,你快说!”

    韩芸汐支支吾吾起来,“这个……苍长老,这个办法实在是……其实,哎呀,苍长老,你让我怎么说呢?”

    “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剑宗老人终于彻底失去耐性。

    韩芸汐无辜地瞅了他一眼,可怜兮兮地说,“中了这种毒,注意力越集中在腹部,疼痛就越剧烈,如果苍长老定力好,心力足的话,静坐冥想,自我催眠,自然就忘掉了。”

    这话,剑宗老人,龙非夜和端木瑶都听得颇有道理,静坐冥想,神游太虚对于习武之人来说,并不困难。

    可是,苍邱子却怒得想拖掉鞋狠狠拍死韩芸汐。

    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永远都无法感同身受。连专业杀手都受不了的疼痛,让他怎么忽略?

    他从天剑大殿撑到这里来,并非忽略疼痛,而是强忍住的,现在,他快忍不住了。

    “如果可以忽略……老夫……老夫还需在这里耗着?”苍邱子的态度硬了起来,“韩芸汐,你到底解不解毒?”

    剑宗老人朝龙非夜看了一眼,然而,龙非夜依旧忽视。

    剑宗老人不由得蹙眉,腹语道,“非夜,狗急会跳墙。”

    龙非夜回他,“芸汐常遛狗,栓得住。”

    剑宗老人立马朝他瞪过来,龙非夜回了个让他放心的眼神,剑宗老人似乎还不放心,龙非夜又腹语道,“师父,要不赌一把?”

    剑宗老人这才移开眼,作罢。

    韩芸汐是永远都不会让人失望的。

    她在苍邱子面前蹲下,态度比苍邱子还要硬三分,“苍长老,我说了没有解药,就一定不会有解药。我劝你不要再动怒,静下心来忘掉腹部的疼,否则……后果自负!”

    苍邱子心下大怔,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断,拿端木瑶来威胁李剑心,让李剑心逼龙非夜拿出解药。

    可如今看来,韩芸汐并没有说谎,这毒确实无解。所以,即便他发动内乱,也都是无用功。

    掌门之位,武林至尊之位永远都没有性命的重要呀!

    退一步说,他要真死在这里,他这些年来处心积虑经营起来的一切就会白白落入他人之手。

    在生死面前,所有伟大都是渺小的。

    苍邱子终于怕了,“有……有什么办法让老夫忘掉这痛苦?你说。”

    “以痛止痛。”韩芸汐取出一枚细长细长的金针来,“苍长老,我来帮你。”

    她说着,拉来苍邱子的手,在众人都不明白她要做什么时候,金针早已狠狠刺入苍邱子的指甲缝。

    “啊……”苍邱子痛叫起来,“韩芸汐,老夫杀了你!”

    韩芸汐连忙退开,幸好苍邱子疼得浑身无力,否则还真有可能一掌劈死她。

    韩芸汐那一扎,几乎穿透指甲,苍邱子疼得满脸冷汗林漓,恶狠狠地瞪着她,目光如刀,可杀人。

    韩芸汐没说话,远远地站着,看着,微笑着,无害得像个天使,却又让人想起恶魔。

    剑宗老人看她的目光多了些好奇,少了先前的不屑。

    苍邱子正要发怒,却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他腹部的疼痛似乎没刚刚那么疼了。

    他看了看自己血流不止的手指,又看了看韩芸汐,狐疑地问,“怎么会这样?”

    “苍长老,你若没有足够的定力忽略疼痛,就只能以痛止痛。十指连心,所以针扎十指所造成的瞬间疼痛远远强于你腹部的持久疼痛。毒药所致的疼,会疼出人命。这等外力所致的疼痛,以苍长老的承受能力,怎么说都是皮肉之苦而已,相信苍长老撑得住的。”

    韩芸汐说着,又补充,“一针可以撑一个时辰,这枚针送给你吧。”

    韩芸汐特意将金针放在苍邱子手里,一室寂静,苍邱子看着金针,似乎在犹豫。

    剑宗老人和端木瑶也看着,表情各异,就龙非夜一人的目光始终落在韩芸汐身上,他越看越喜欢,真真移不开眼。

    针扎十指,这简直是酷刑。

    什么以痛止痛?根本就是以酷刑来止痛!

    苍邱子很不愿意相信韩芸汐的说辞,可是,效果就摆在眼前,他的腹部没有方才那么疼了。他不得不相信。

    苍邱子犹豫了下,朝剑宗老人看去,“师兄,我且相信她一回。”

    这话,是要剑宗老人担责任呢。剑宗老人虽然也不怎么相信韩芸汐,但是,他还是果断地点了头,“来人,送大长老回去。”

    苍邱子一下天山顶就被锁心院的人接走,他立即取自己几滴血滴在宣纸上,连同韩芸汐那枚金针包在一起,让人以端木瑶的名义飞鹰传书送到北历去。

    以端木瑶和君亦邪的交情,君亦邪一定会帮他这个忙的。

    他并不知道白彦青的存在,在他看来,韩芸汐下的毒,只能找君亦邪解。

    虽然暂时缓解了疼痛,可是,他终究无法完全相信韩芸汐,他不仅仅想知道腹部的毒是否真的无解,更想知道,韩芸汐刚刚那一针是否有毒。

    这个女人的毒术惊人,只要让她逮住机会,她会杀人于无形呀!

    九玄宫中,苍邱子一走,剑宗老人便冷冷对龙非夜和端木瑶道,“你们俩,跟本尊过来。”

    端木瑶心下微喜,连忙起身跟去,苍邱子的事解决了,师父必定是要追究龙非夜伤她的责任。

    关上面门来私下追究,韩芸汐就没插手的份儿。

    “等我。”龙非夜低声对韩芸汐道。

    韩芸汐不想放手,刚刚剑宗老人知道端木瑶丹田重伤的时候,杀气那么重,若非苍邱子在场,他自己有所约束,想必失心疯早犯了。

    现在,剑宗老人是冷静下来,可是,冷静并不代表他会不生气,天知道他会如何惩罚龙非夜呢。

    “伤她我也有份,剑宗前辈若要偏心,我跟你一起担。”韩芸汐低声说。

    “放心,师父有分寸。”龙非夜淡淡道。

    韩芸汐不相信,龙非夜又道,“师父若不公正,我今日便不会上天山了。”

    如果剑宗老人不是有分寸的人,龙非夜有岂敢在伤端木瑶之后,毫不避讳地带韩芸汐上天山呢?

    只要失心疯不犯,剑宗老人在龙非夜心中,永远都是父亲一样的存在。

    韩芸汐这才放手,“我等你。”

    剑宗老人的身影都已经淹没在周遭的黑暗中,他却还是止步了,回头朝韩芸汐看来,他好奇地问,“丫头,当真有以痛止痛这种办法?”

    端木瑶微惊,如果她没记错,师父就只叫过她一人“丫头”过,师父居然也会叫韩芸汐“丫头?”

    除了顾七少那声她已经习惯了的“毒丫头”,韩芸汐其实并不喜欢别人唤她丫头,怎么说也是已为人妇了呀。

    可是,今日听剑宗老人这声“丫头”却无端觉得亲切。

    她笑着回答,“以痛止痛,不过是我蒙苍邱子的把戏罢了。这种毒有解药,刚刚给扎他那一针就是帮他解毒了。只是这种毒的解药见效慢,疼痛只会慢慢减少,不会一下子就消失。

    以苍邱子贪生怕死的性子,他一定会继续用针自残。”

    韩芸汐解释起专业领域的东西,尤其自信,昏暗中,她的眼眸里闪烁着动人的光华,神采奕奕的她仿佛就是一道光,照亮了整个大殿。

    剑宗老人看了她许久,最后淡淡说了句,“除了本尊和非夜,也就你能骗得了苍邱子。”

    这是在夸她吗?

    韩芸汐还没明白过来,剑宗老人就带着端木瑶消失不见,龙非夜给了韩芸汐一个放心的眼神,亦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韩芸汐,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