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716章谁比本王妃早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韩芸汐听到苍邱子这番说辞,恶心到想吐。

    这个老东西不仅仅把自己的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还婉转得把责任都推卸到她身上,搞得好像因为她,龙非夜才废掉端木瑶的。

    就算真的是因为她,龙非夜才废掉端木瑶,那也是天经地义的!

    见其他三位长老异样的目光,韩芸汐没打算再忍,有件事,她今日得说清楚!

    她冷冷问,“苍长老,你这话不对吧!什么叫做殿下一立妃就和端木瑶闹了?明明是本王妃先认识秦王殿下的,本王妃和殿下一直都好好的,怎么他来天山有了师妹,就麻烦一大堆了?”

    苍邱子不可思议,其他三位长老也都一脸茫然,她们听不懂韩芸汐说什么。

    苍邱子还是很客气的,好似个慈祥大度的长辈,他无奈笑了笑,解释道,“有些事,你还不知道吧?非夜四岁就上天山学武了,那会儿瑶瑶还抱在怀里呢,他们打小就认识,这是云空人人皆知的事。”

    韩芸汐没想跟苍邱子客气,就是连装客气她都不愿乐意!

    择日不如撞日,既然龙非夜当众把宜太妃事情说出来了,那么,她就不介意把事情闹大,闹得人尽皆知!

    让整个天山上上下下都瞧瞧,苍邱子和端木瑶是什么样的人。

    她嗤之以鼻,“没想到苍长老年纪一大把见识却这么少,本王妃和殿下的婚事也是云空人人皆知的,苍长老怎么就不知道呢?”

    她看了龙非夜一眼,又道,“本王妃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被指婚给殿下,打在娘胎里起本王妃就是秦王殿下的人,若论先来后到,谁比本王妃早?”

    话音一落,众人全被震住了,除了龙非夜。因为他在笑。他的嘴角无声无息地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明显心情很好。

    这件事,韩芸汐不说,他都还没发现。确实,这个女人打从娘胎里起,就是属于他的!

    苍邱子嘴角抽搐着,胡子一颤一颤的,被气得不轻。这个臭丫头居然刚当众骂他“见识少”,还说出这等谬论来!

    他堂堂天山大长老,在天山剑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人不敬他尊他,就是龙非夜这么骄傲的人,表面上也还得对他客客气气的。今日他竟会韩芸汐这么耻笑,颜面何在?

    “荒谬,韩芸汐你当初怎么嫁进秦王妃的,怎么自己下花轿自己进门的,你忘了?”苍邱子气呼呼地质问,然而,话一说完他就立马后悔了。

    以他的身份,并不应该非议这些东西呀!尤其是当着其他三位长老的面。他这是被韩芸汐气糊涂了!

    这不,韩芸汐不屑笑了起来,“苍长老,我和秦王殿下的婚事,与你何干?我体谅秦王事务繁忙,自己进门又怎么着了?碍着你什么事了?你一个大老爷们的跟我一个女人家争辩这种事,你要脸吗?”

    “你!”苍邱子大怒,“没大没小,目无尊长!”

    说不过就拿岁数来压人?韩芸汐最烦这种倚老卖老的人。

    她挑眉看像苍邱子,冷笑地问,“苍长老,你是我谁呀?自以为是!”

    非亲非故的,不过是年纪比她大些,就想当她长辈?就他那人品,不配!

    苍邱子彻底被激怒了,遂是扬起一巴掌,然而龙非夜立马擒住他的手腕,拦下。

    毒舌的事情,交给韩芸汐,动手的事,他自是盯得紧紧的。他向来厌恶别人那他和韩芸汐的婚事说事,以前如此,而今更甚。

    亏欠韩芸汐的,他都一直记着呢!

    苍邱子非常意外,立马运功,龙非夜毫不逊色,发力相抗衡,两人之间剑拔弩张,气氛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龙非夜,你敢跟老夫动手?”苍邱子冷冷问。他并不想真和龙非夜动手,一旦动手此事必定闹到不可收拾。

    韩芸汐不是天山剑宗的弟子,他拿她没办法,可是,对龙非夜,他这个师叔的身份,长老的身份还是压得住的。

    之前的两次动手,是在天山之外,是私下的。如今大家可是站在天山上,当着其他长老面呢!

    “非夜,不可无礼,有话好好说!”幽婆婆立马训斥。尊师重道在天山门规里可是排第一位的。

    “本王也是为苍师叔好。免得这一掌真打下去,苍师叔后悔莫及。”龙非夜冷冷道,“三言两语敌不过就出手打女人,这事要传出去,苍师叔的颜面何存,我天山剑宗的威严何在?何况,她是中南都督府拥戴的女主子,苍师叔若是伤她一根寒毛,本王不计较,中南都督府也不会轻易作罢!锁心院这是要给天山剑宗招惹朝堂的麻烦吗?”

    龙非夜最后这句话说得极重,说完才狠狠甩下苍邱子的手。

    话音一落,全场便寂静了下来。

    龙非夜对苍邱子还是客气着,但是,他比韩芸汐还坏。

    韩芸汐的毒舌顶多是把周遭的弟子们吸引过来围观,顶多是对苍邱子的直接羞辱,可龙非夜这却是赤裸裸的警告呀!

    他自己不能违背门规,却纵容韩芸汐毒舌;他不会与公然与锁心院为敌,却借助韩芸汐向锁心院宣战!他明明是幕后大佬,却一番好心提醒“苍师叔”。

    几个长老面面相觑,总算是看出龙非夜是有备而来的了。苍邱子无话可辨,计较也不是,不计较也不是,特别憋屈。

    他的耐性一直都很好,遇到天大的事都能冷静应对,今儿个怎么就被韩芸汐这个小丫头三言两语就给激将了?

    看着周遭围观了不少弟子,苍邱子真心后悔。

    不过,他也冷静了下来。他不想这件事再继续闹下去,再闹下去,他和端木瑶的计划就全被打乱了,掌门人还在闭关,过早谈论这件事,对他们百害而无一例。

    “罢了罢了,你们年轻人争风吃醋的事情老夫管不了,也懒得管。等你师父出关了,再让你师父管吧!”苍邱子说着,便要离开。

    龙非夜往前一步,没有动手,用身体挡住了苍邱子。

    韩芸汐冷冷道,“这不是争风吃醋的事,而是事关人命的大事!苍长老你勾结端木瑶劫持宜太妃的事,今日当着几位长老,和两阁两院弟子的面,咱们还是说清楚吧,免得大家多加猜想,影响不好。”

    “韩芸汐,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老夫刚刚就说了,劫持宜太妃的事是端木瑶一人所为,老夫劝不住她。瑶瑶也不过是一时任性,也没真对宜太妃做出什么事来,老夫万万没想到你们夫妻二人竟如此狠心,废她武功也就罢了,还要娶她性命。若非老夫及时赶到,掌门人怕是再也见不着爱徒了!”

    苍邱子说得义愤填膺,理直气壮,一旁三位长老仍是不明情况,都不敢多言。女儿城冷月夫人被杀,龙非夜将女儿城送给韩芸汐一事,他们早就听说,只是没想到这件事会和端木瑶和苍邱子有关。

    如此看来,龙非夜和韩芸汐上天山,就是为复仇来的了。幽婆婆早就看苍邱子不顺眼,无奈一直抓不到他违背门规,行贿受贿的证据,这一回如果龙非夜能拿出实实在在的证据,她戒律院虽然不会偏袒,但也一定严格追究苍邱子的罪行。

    藏剑阁和藏经阁两位长老,这些年来虽然他们依附苍邱子,却也过得憋屈,如果龙非夜能扳倒苍邱子,他们倒是愿意帮忙。只是,若非十全的把握,他们绝不轻举妄动,万一龙非夜扳不倒苍邱子,他们而阁就得跟着遭殃了。

    掌门人还在闭关,端木瑶回来之后至今没露面,事态到底会如何发展,只能耐心地静观其变。

    “那请问苍长老是怎么知道端木瑶要劫持宜太妃的?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韩芸汐很有耐心地问。

    周遭围观的弟子越来越多,苍邱子知道今日这事是躲不过了,反正端木瑶已经要认罪了,他如今要做的就是洗清自己的嫌疑。

    他早就准备好了说辞要应对掌门人,如今提前便拿出来应对韩芸汐。

    “老夫对此事一直都不知情,那日刚好遇到瑶瑶的侍女,才得知瑶瑶劫持了宜太妃想威胁非夜交出玄寒宝剑,老夫立马找到瑶瑶劝阻,只可惜,没拦住。老夫一不留神,那丫头就给跑没了。老夫还是严刑拷打了侍女,才得知瑶瑶去了迷途空湖。”

    苍邱子一边说,一边摇头,无奈至极,“可惜啊,可惜老夫赶到迷途空湖,瑶瑶已经被非夜废了,若是老夫再迟一步,瑶瑶必是性命不保!非夜,她好歹是你师妹呀,你怎么就这么狠心?”

    韩芸汐蹙眉看着苍邱子,真真没想到苍邱子会这么不要脸!堂堂剑宗大长老竟满口谎言,胡编乱造。越是有权势者,越是会做戏呀!他提及了侍女,想必是做了周全的准备,那个侍女便是他的证人了。

    当时除了女儿城的人,就他们三人,女儿城的证人死了不少,仅留的几个龙非夜早就派人审了好久,她们倒是骨气得很,宁死也不作证。

    所以,此事,难不成真得由着苍邱子胡编乱造?真的让他三言两语就摆脱罪名了?

    见韩芸汐那脸色,苍邱子眼底掠过一抹不屑,他又道,“你们若不相信老夫,老夫多说无益。瑶瑶和那个侍女就在天山顶跪着,等掌门人出关。此事,瑶瑶自是大错,可是,非夜的罪也不小。待你师父出关了,老夫可不会偏袒你们任何人。”

    苍邱子简直太不要脸了,韩芸汐不甘心!

    她眉头紧锁着回忆着迷途空湖的一切细节,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绝对完美的谎言,苍邱子的谎言一定有破绽!

    一定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