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709章你是我的妻呀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没一会儿,唐离就缓过劲来,他竟冲宁静笑,“为夫本想杀了那巨蟒,取蛇胆给静静补补身子,如今看来是办不到了。”

    唐离居然还对她笑,所以,刚刚踹脸的事情,他并没放心上?

    宁静看着他,还是没说话,也不知道她想什么,竟不知觉咬了唇。

    唐离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却笑得邪佞,他舌尖轻轻抵着嘴角,饶有兴致地看她,确切的说是看她的唇。他很少看得这个女人会有这种小动作。

    宁静很快注意到他目光的异样,她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不明白他在看什么。

    “喂,你看……”

    她刚要问,谁知道,唐离忽然就靠近,侧低着脑袋,吻住了她的唇。

    虽然宁静早就被唐离欺负过了,而且还是在药物作用下,各种疯狂与激烈。可是,他就这么一吻,宁静怔住了。

    她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脑袋一片空白,都无法思考,却非常清晰地感觉到这个男人唇上的温度是炙热的!

    她明明得推开他的,可是,她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就傻愣愣地一动不动。

    其实,唐离自己心中也惊的。

    虽然成日言语上占她便宜,可是他真没有占便宜的想法,他早就暗自发誓永远都不碰这个“妻子”。但,刚刚……他这是脑袋跟筋搭错了吗?

    冲动个屁呀!

    好吧,吻了就吻了,且当做戏吧,放开不就得了。

    可是,该死的他居然一点都不想放开,这个女人的唇好濡软呀!他无法自制地用力允了一下,宁静似乎吓着,立马要退。唐离一急,连忙逼近,吻得更重,好似害怕一放开就再也吃不着。

    “唔……唔……”

    宁静挣扎起来,她不挣扎还好,一挣扎,反倒将唐离骨子里的坏彻底勾了出来。

    既然放不开这甜美的滋味,索性就豁出去吧!

    既然碰了,索性就碰到底吧!反正这个女人是他明媒正娶的,反正是这个女人先算计他的。

    这笔帐,他忍很久了!

    唐离一手拉住宁静挥来的手,另一手圈住宁静的脖子,将她禁锢在自己怀中,宁静想扭头,他索性抱住了她的脑袋,狠狠地……深深地吻下去。

    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索取,激烈得让宁静都没有反抗的余地,只有承受。

    吻着吻着,算账什么的,尊严什么的,唐离早就抛脑后了,他只剩下情不自禁,宁静真真太美好了。

    曾经一夜拥有,也算是食髓知味,他怎么就不知道宁静会如初开的花朵,饱满甜美?这叫他怎么停得下来?

    宁静看似老成,其实青涩得很,根本禁不起唐离这边撩拨,天雷勾动地火,两人很快就双双沦陷给彼此。

    两人都不是愿意将就之人,更不是可以逼迫得了的。可偏偏,他们就这样妥协给了对方。必是有原因的,只是两人都还未意识到。

    激情之后,唐离紧紧拥住宁静,将自己的外袍将她裹得紧紧的。

    宁静累得浑身无力,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她清醒得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这一回,唐离亦是清醒的,清醒地记住了她的味道。

    两人疲惫地躺在草丛里,宁静闭着眼,而唐离睁眼望着万里晴空,他满头大汗,气息至今都还未平稳。

    沉默了许久,宁静终于出声,“够了吗?”

    “什么?”唐离不懂。

    “够了就放开我,欠你的还清了。”宁静冷冷道,她已经开始在心中拷问自己,拷问自己刚刚的妥协。

    唐离这才从醉梦中清醒,他冷不丁翻身,再次将宁静欺在身下,“静静,为夫的表现没让你满足……”

    “唐离!”宁静怒吼,“你闭嘴!”

    “哎呀,我说错了嘛,静静别激动。”唐离痞笑起来,“我是想说,为夫的表现没让你满意吗?”

    就他这暧昧的语气,满意和满足两个词有区别吗?

    “滚开!”

    宁静想推开他,可惜,她真的没力气,恨不得就马上睡过去。

    “静静,让为夫抱会儿,你特暖和。”唐离说完,早就抱紧了宁静,宁静奈何不了他,竟埋头在他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下去。

    唐离疼呀!

    疼得嘴角都抽搐了,可是,他就是忍了,任由她咬,他低声在她耳畔呢喃,“静静,你放心,为夫一定会好好疼你,爱你,不让你受任何委屈。”

    “收起你的花言巧语吧,乐也乐了,该放开我了吧?”宁静冷冷问。

    “静静,不相信我?”唐离好委屈地问。

    “唐离,少跟我做戏了。”宁静很不屑。

    实际上,在他们离开唐门之前,唐夫人刁难她数次,都是唐离给解围的,宁静即便没记在心里,至少也看在眼里。从她嫁入唐门至今,她也确实没受过什么委屈。

    “静静,我知道过去咱们那件事……那件事我并不计较对错,我只当是缘分。你到底怎样才肯相信我?”唐离急了。

    宁静眼底掠过一抹复杂,犹豫了片刻便说,“你是唐门门主,那你把唐门的暗器都送给我,我便信你!”

    “这……”唐离为难了,实则心中冷笑不已,宁静的尾巴总算露出来了。

    “骗子!”

    宁静趁唐离不注意,冷不丁推开他,自己裹紧了他的外袍,任他光了膀子。

    “我不是骗子!”唐离较真起来,“我虽为唐门门主,可是,唐门排行榜上的暗器还是掌控在我父亲手里,设计图则在长老会手里,我其实……唉,静静,你就没瞧出来吗?我不过虚有其名罢了。”

    “说什么和云空商会联姻,说什么不会亏待我?宁静自嘲起来,“如今看来,我这个门主夫人才是真的虚有其名吧?”

    一听这话,唐离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沉默了。

    宁静一脚朝他的脚去,“说话呀?口口声声不会让我受委屈?我这个门主夫人敢情是唐门有史以来最憋屈的吧!”

    唐离没说话,宁静轻哼一声,转身就要走。

    “静儿!”唐离认真起来,“如果你还愿意相信我,你现在就跟我回去,我们回唐门去争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宁静没回答,头也不回往前走。

    唐离大步追过去,“静儿,你是我的妻呀!”

    宁静原本计划耗他个几天再让步,可是,听到这话,她竟鬼使神差地回过头去,撞上了唐离那双诚挚的眼睛。

    “静儿,你是我的妻,你不信我,信谁?我不信你,又该信谁?我父亲这一回退位,不仅仅为了给我长脸,唐门的内斗没你想象那么简单。你跟我回去可好,你给我一个机会,一个为你而战的机会!”唐离一脸真诚,可是,心底早就笑翻了。

    他之前怎么就没发现自己这么能扯谎呢?搞定了宁静,他估计可以采遍天下名花了,当然,他嫂子就算了。

    他等着宁静提这话题很久了,而唐门那边,父亲和母亲也都做了充分的准备,随时可以配合他做戏。

    宁静想要唐门的兵器,他们可盯着她的兵械行呢!

    宁静一脸勉强,“成,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咱们说好了,你要是不能把唐门的暗器掌控在自己手上,一年之后,你随我回云空商会住!”

    一年之后,兄长的禁令解除,她多的是办法回娘家。其实,她已经没有带唐离回云空商会的必要了,婚事已经成定局,云空商会的人休想再把她嫁其他男人。

    但是,她就偏偏想把这个聒噪的混蛋带回去,好好折磨!

    看着唐离,宁静在信中暗暗发誓,一年后,她不仅仅要通过唐离掌控唐门低端暗器,以发展云空商会兵械行,她还要把唐离带回云空商会去。

    两人就这么说定了,唐离十分欢喜,大步朝宁静走去,宁静总算给了他点好脸色,将外套还给他。

    然而,唐离不要,“你穿着,山里风凉。你上来,我背你回去。”

    两匹马都没了,这里到码头还有一大段距离,宁静是真的疲了,她求之不得呢,立马跳上唐离的后背。

    她这才注意到他肩上的咬痕,都流血了,是她留给他的记号。

    “乖乖睡一觉,到了船上我再叫你,给你准备好吃的。”唐离宠溺的语气,真的会让人沉溺。

    宁静没回答,脸色挂着冷笑,她始终都没有入睡,不是不信任唐离,而是盯着他肩上的伤看,忽然就睡不着了。

    最后,她还是取出汗帕来,小心翼翼替唐离拭去了血迹。

    唐离和宁静的兵械之争,很快就要开始了,而龙非夜和韩芸汐正在赶往天山的路上。

    他们日夜兼程,一路上龙非夜就做两件事,一是处理了不少急件,二是跟韩芸汐讲解天山的内部派系争斗。

    而韩芸汐也只做两件事,一是听龙非夜讲天山的情况,二便是睡觉修炼。

    赶了十多日的路程,他们还真就在计划的时间里抵达了天山脚下。

    天山,是一片连绵的山脉总称,也是这片山脉里最高峰的称呼。

    天山山脉之天山,便是天山剑宗所在。

    这个山脉一共有五座山,从南到北,像是阶梯一样,一座挨着一座,一座比一座高,位于最北端的第五座山就是天山!

    龙非夜的马车停在第一座山山顶,韩芸汐一下车惊被眼前的景物所震撼到了。

    只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