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700章鲛人之泪,执泪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韩芸汐这个强悍的敌手不是别人,正是君亦邪的师父,百毒门的前任门主白彦青。

    他和小徒弟白玉乔坐在迷途入口处的一块大青石上,并没有置身于迷途烟雾中。

    白玉乔一直都知道,也坚信师父是云空大陆最顶级的毒师,即便是这些年来在毒界声名鹊起的韩芸汐都绝非师父的对手。

    可是,今日,她的世界观完全被刷新了。

    眼前一个又一个事实告诉她,她太低估韩芸汐咯,韩芸汐年纪轻轻的就有这等能耐,远远超过她和师兄,绝对是个天才。

    同时,白玉乔发现自己更加低估的是师父。

    韩芸汐下了那么多次毒,就只有师兄肩胛上中的那种毒她认识,其他的她全不没见过。

    但是,师父却好像对韩芸汐下的每一种毒药都非常熟悉,根本无需思考就把毒给解了。

    一盏茶的时间,师父并没有在思考,而是在跟她讲解毒性。

    白玉乔已经无暇思索师父的毒术到底达到了怎样出神入化的境界,她只好奇两个问题,一个是师父这一趟来,什么都没带,哪里的药材临时配制出解药呀?

    要知道,她甚至都没有看到师父拿解药出来解毒,他不过往迷途里走入几步,迷途雾气里的毒就瞬间全没了。

    另一个问题便是师兄中的那种风湿类毒药,要知道,师兄的肩膀至今还在被毒药折磨,师父也一直在琢磨解药,却至今没琢磨出来。

    刚刚,师父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也并非在琢磨解药,而是打了个盹。醒来之后,他往迷途里几走,迷雾里的毒药就瞬间没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芸汐还继续在下毒,师父也继续在解毒。

    白玉乔实在忍不住,低声问,“师父,您……现在是不是……可以解师兄肩上的毒了?”

    白玉乔的疑问太多了,但是都没有这个问题重要。

    她实在琢磨不透呀,难不成师父那一个时辰打个盹就找到解毒的办法了?

    师兄已经被那毒药折磨两年多了,每逢天气阴冷,就会毒发,而且越来越严重。师兄认定了师父会把他这件事放在心上,所以至今都没有在追问过师父是否研制出解药。

    白玉乔每每见他痛不欲生的样子,着实心疼。

    “解不了。”白彦青如实回答。

    白玉乔惊了,“那师父刚刚……”

    “谁告诉你要让毒消失,就只有解毒一种办法?”白彦青严厉地反问。

    “徒儿愚钝……”

    白玉乔更加迷茫了,只是她立马低下头不敢再多问。她知道自己要是再多问一句,师父一定不会给她好果子吃的。

    白玉乔乖乖在一旁等着,很快,白彦青和韩芸汐又斗了好几个回合,白彦青不由喃喃自语起来,“万毒之水,一定在这丫头手上。”

    万毒之水?

    白玉乔惊了,万毒之水不正是药材森林里凭空消失的毒水吗?她之前听师兄提起过的。

    万毒之水,可培植出无数种新型毒药来。要知道,师兄找这东西找很久了。

    没一会儿,白彦青又任由毒雾弥漫,他坐回大青石上,似有些疲惫。

    白玉乔连忙递上水壶,“师父,休息会儿吧。”

    “呵呵,几十年没遇到敌手,还当真会累。”白彦青感慨道。

    韩芸汐这一回下在迷雾的毒和君亦邪中的毒属于同一品级,刚刚他休息一个时辰是故意的,为了混淆龙非夜和韩芸汐的判断,而如今他是不得不休息。

    算起来,他和韩芸汐已经连续较量大半日了,着实耗费心力呀!

    “师父且好好歇息,徒儿守着。徒儿保证韩芸汐用不了毒蚊群。”白玉乔认真说。

    就算韩芸汐不怕毒雾,她和龙非夜也走不出迷途阵法,因为白玉乔早就在周遭使了毒,方圆百里的毒蚊群在短时间里绝对不敢靠近的。

    而且,即便韩芸汐不用毒蚊群,召唤其他毒物带路,她一样有办法干扰她。

    白彦青没出声,径自合眼,其实,他今日不过是来试探试探韩芸汐而已,并没想将她怎么样。而且,以龙非夜的能耐,他也未必能将他们怎么样。

    轻举妄动,得不偿失。

    且等他休息够了,再跟韩芸汐斗几个回合,那丫头的使的毒,可一次比一次令他惊艳呀!

    白彦青在休息,韩芸汐却精神得很。

    见她下的毒药没有在一盏茶的时间里消失,她喃喃低声,“龙非夜,这毒和蚀骨属同一品级,对方不会又需要一个时辰才能破解吧?”

    没有把握的情况,龙非夜很难回答。

    “要不,我试试更高品级的毒?”韩芸汐认真问。

    比蚀骨更高品级的毒她有很多,但是新型的就一两种,不到万不得已不用的。

    “不需要。迷途里不仅有毒雾,还有阵法,意外太多,我们最好别从迷途出去。”龙非夜向来都喜欢冒险,也敢于冒险,但是带着韩芸汐,他总会选择危险系数最小的办法。

    对付毒术那么精湛,和冷月夫人之前埋伏的人根本没有可比性。敌在暗,他们在明,怎么都是他们吃亏。

    龙非夜认真说,“你一直下毒,他一直解毒。你已经暴露太多了,咱们没必要继续玩下去。”

    “不走迷途,还有其他路?”韩芸汐无奈地问。

    谁知,龙非夜竟回答她,“有,有别的出口。”

    龙非夜那表情并不像是开玩笑,而且他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开无聊的玩笑,只是,韩芸汐无法相信。

    周遭全是密林,雾气浓得伸手不见五指,就迷途还勉强可以看得到路。她现在只后悔把小东西留在顾北月那儿了,如果小东西在,或许那小家伙可以带他们穿过迷途阵法。

    “哪里?”韩芸汐狐疑地问。

    龙非夜坐下来,脱掉靴子,韩芸汐越看越迷糊,她发现龙非夜的身材好到就连脚踝都充满了力量感,但是,她很快就发现这家伙脚踝上赫然钉着一颗淡蓝色的晶石。

    “这是……”

    韩芸汐很不可思议,她和龙非夜认识这么久,都不知道他脚上还藏了这么件宝物,就这晶石的色泽看,并不输她手的白玉晶石呀。

    他可别告诉她,这是从未出现过的蓝玉晶石。

    龙非夜一把将蓝晶石拔出来,脚踝立马渗出鲜血,韩芸汐这才发现这东西和女子戴的耳钉大小差不多。龙非夜的脚踝并没有穿孔,而是直接将晶石钉在血肉里。这东西一拔出来,伤口就流血了。

    韩芸汐连忙取出消毒药水和纱布来,龙非夜却已经要穿上袜子了。

    “不急,先处理伤口。”韩芸汐拦下。

    “这点小事不必……”

    “你身上的任何伤,对我来说都不是小事!”

    韩芸汐很霸道,一把将龙非夜按回去,挽起他的裤脚,脱掉他的袜子,认认真真替他消毒伤口,然后包扎。

    龙非夜真乖乖坐着了,他看着韩芸汐那认真的小脸,不自觉缓缓地撅起了她的下颌。

    韩芸汐随手打开,“别吵!”

    她认真地包扎,给龙非夜包得很结实,然后又替他穿上袜子,靴子。

    处理好了,她一抬头,龙非夜便问,“现在可以吵了吗?”

    韩芸汐忍不住笑了,还未回答,龙非夜便撅起她的下颌来,轻轻咬了下她的唇,才将她拉起来。

    韩芸汐很想忽略,却还是不知觉会抿唇。当然,她还是很快将注意力放在龙非夜手上的蓝晶色上。

    “这是什么?能带我们离开这里?”她好奇地问。

    龙非夜将蓝晶石放手心里,只见那蓝晶石光泽温润,堪比最上等的珍珠,虽然小,可是那淡淡的蓝给人神清气爽,豁然开朗的感觉,令人看久了就会想到天空,想到大海,想到一切宽广无边的东西。

    这东西像是有某种魔力,韩芸汐被深深吸引了。

    龙非夜问说,“像什么?”

    “像……眼泪。”韩芸汐很肯定,“像一滴眼泪。”

    “这就是一滴眼泪,鲛人之泪里的一种,叫做执泪。”龙非夜解释道。

    韩芸汐好吃惊,“百里家族的东西?”

    鲛族有诸多分支,百里家族算是一个,他们可以在陆地上像人族一样正常生活,而一入水便可自由显现出鲛人的特性。

    “百里鲛族是鲛族中的泪鲛,平素落泪并不会形成执泪。当他们生命陨逝之时,因心中未了的执念而落泪,才会形成执泪。执念越大,执泪蕴含的能量就越大。”龙非夜淡淡说。

    他手上这颗是父皇交给母后,母后交到他手上的,是当年鲛族先祖为感恩东秦皇族的救命之恩献给皇室的。是迄今为止,鲛族里能量最大的执泪。

    “什么能量?”韩芸汐很震惊,百里鲛族和她了解的鲛族差别太大了,这颗执泪和他们能不能离开空湖,有何关系吗?

    龙非夜带她走来空湖泊,他竟随手将执泪丢到空湖里。

    “这是鲛族迄今为止能量最大的执泪,只要将它放入水中,周遭水系的泪鲛必定会感性到它的存在而找过来。”

    龙非夜望着空湖中的小湖泊,淡淡道,“这湖中有湖,远看似镂空之地,如果本王没猜错,这湖下必定通往其他水系。”

    “你的意思……只要鲛族的人感应到执泪,就可以从水路找过来?”韩芸汐总算明白龙非夜的意思了。

    龙非夜点了点头,他虽知晓迷途空湖,却没有真正进来过,若早知这里的湖泊通往外面的水系,当初也不必走迷途阵法了。

    白彦青和白玉乔还在外头等着,龙非夜的执泪,可否将救兵召唤过来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