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511章会不会露面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顾北月的事情还未平息,沐灵儿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硬生生把在场的人震得神魂皆惊。

    从古七刹改邪归正联手秦王妃开药鬼堂,到药城沐家授予药鬼堂药令,再到药鬼堂定址宁南广招药剂师,云空医学界,甚至是整个云空大陆对药鬼堂的关注度持续上升,今日药鬼堂开业,围观的可不仅仅是宁南郡的老百姓呀!

    且不说大门口这里里外外三大圈的人混迹了多少药城医城的人,就说周遭的茶楼酒楼,所有雅座包厢房间早就都被订光了。

    在场的人,很多,而且都没那么简单,但是,都终究被沐灵儿给吓到了。

    这个臭丫头竟要挑战古七刹?

    真真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虽然她是药城有史以来天赋最高的药剂师,可是,再高也不如古七刹高呀,古七刹“药鬼”的名号不是白叫的。

    当然,如果是泛泛之辈来下战书,大家都只会当作笑话,笑笑而过。

    偏偏沐灵儿这丫头身份尴尬。

    沐家都授予药鬼堂药令了,还签了买卖协议,沐灵儿却来挑事,这是什么节奏?

    众人震惊之余,也都纷纷起了八卦之心,琢磨起这里头的玄机。

    总之,事情闹大了!

    “挑战药鬼?沐灵儿,你没开玩笑吧?”韩芸汐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虽然她只是告诉了沐灵儿一个秘密,并没有和沐灵儿通好气,但是,沐灵儿却很默契地配合了她。

    “秦王妃觉得本姑娘像是在开玩笑吗?”她傲冷的反问。

    “呵呵,既是当真。那本王妃一定告知药鬼大人,只是……”韩芸汐迟疑了。

    “只是什么?”沐灵儿问道。

    “只是……药鬼大人最近非常忙,并不在药鬼堂中……”

    韩芸汐的话还未说完,沐灵儿便打断了,“本姑娘可以等!”

    谁知,韩芸汐却又来了个“但是……”

    顾七少在屋顶上听到这里,突然莫名其闹,把她引过去。只要韩芸汐知道了哑婆婆的事情,就不会追究他的“刻意”了。

    可谁知道毒丫头当初压根就不信他,事情就那样黄了。

    而这一回,他露了真脸,毒丫头又重新询问这件事,他临走前跟她说了那么几句,亦是用心良苦呀!

    无奈,才几天呢,这丫头就又跟龙非夜合好了。合好了还怀疑个屁?

    在他们合好的情况下,她的心本就是偏的,何况,整件事分析下来,他的“刻意”显得离间嫌疑巨大。

    好吧,这些都不是他最关心的。

    他就是要离间他们,他认了。

    他最关心的是上一回他闯入幽阁的事情!

    上一回他是十拿九稳了,倾尽全力偷入幽阁带哑婆婆走,可谁知道龙非夜会来得那么快!

    那时候他是铁了心要杀龙非夜,才会不惜暴露不死之身,可是,该死的龙非夜为何没有死?

    韩芸汐可没那么大的本事救人,天晓得是哪个该死的大夫救他的?

    其实,那件事之后,顾七少最聪明的做法就是远离哑婆婆这件事,可惜,他这人最大的弱点就是记仇,不服软,不服输。

    好不容易揪住了龙非夜这个把柄,不想尽办法捅出来才怪?

    于是,最后他就这样悲剧了……

    古七刹的身份一曝光,龙非夜必定知道他就是闯入幽阁的不死黑衣人了。

    这把柄落在龙非夜手里,在没想到万全之策时,他岂能轻易露面?

    沐灵儿挑战的约定他早就忘了,谁知道会闹成这样!

    顾七少发现打从遇到韩芸汐开始,自己的人生中就充满了无数的“谁知道”。

    七日之后,露不露面?顾七少陷入了沉思。

    而此时,站在韩芸汐背后的龙非夜嘴角泛起了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

    就这样,药鬼堂的开业大典在两场震惊中结束。

    当日,药鬼堂就开始营业,生意火爆,有几样药材竟卖到断货,找顾北月看病的人也排起了长队伍来。

    韩家的人过来帮忙,人手都还不够,韩芸汐在后台帮忙,大忙人龙非夜居然坐在她身旁,学着抓药。而他背后站了一帮暗卫,仆奴全都闲着,没事做。

    秦王殿下,这样真的好吗?

    顾北月进驻药鬼堂的消息传到天徽皇帝耳朵里,天徽皇帝顿是背脊一凉,后怕不已。

    他知道顾北月和韩芸汐有交情,可是也一直敬顾北月是个医德高尚的大夫,相信他不会胡来。如今这形势看,顾北月先前没趁职务之便行刺谋杀,真真的万幸呀!

    万幸归万幸,病患天徽皇帝因为这件事更加多疑了,他身旁的太医全没好日子过。

    “啪”

    一声巨响,卧榻的天徽皇帝狠狠摔碎了一大碗药,吓坏了一群伺候的奴才。

    “皇后人呢?”他怒声。

    楚清歌就在寝宫外面,她深吸了几口气,调整好情绪才进门,示意所有仆奴全退下。

    天徽皇帝的病情越来越不稳定,脾气也越来越大,而她的肚子却还不争气,怀孕的事情其实一直都只是传言。

    她恨,她痛,她恶心,却不得不把这件事当作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她必须想尽办法怀上龙种。

    只有她怀了龙种,天徽皇帝才可以死!

    “皇上,臣妾在呢,来,喝药……”楚清歌亲自端来一碗新的药汤,天徽皇帝一喝完,她便将垂帐落下,很快一室就充满来暧昧声。

    并非楚清歌的心不会痛,只是,她已经渐渐成为一个会对自己狠的女人。

    但凡对自己狠的,哪个不是藏着滔天的恨呀?

    历史上死在女人手里的皇帝太多太多了,天徽也即将是其中之一了……

    顾北月的事顶多影响到天徽皇帝那,而沐灵儿挑战古七刹的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了云空大陆每一个角落,简直是轰动云空,成为各个圈子里议论的热点,更有不少大赌坊大开赌局,赌古七刹到底会不会应战。

    就连盛怒的沐英东也忍不住在心底琢磨起古七刹会不会露面了。

    于是,已经打算不露面的顾七少顿感压力山大,他又陷入了天人交战中。

    至于韩芸汐和龙非夜嘛,开业那天龙非夜跟着韩芸汐忙到了天黑,第二日,韩芸汐正打算早早起床,继续帮忙,可谁知道,眼睛一睁开,就发现自己居然睡在江南梅海了。

    她猛得就坐起来,一脸恐惧,“龙非夜!”

    坐在一旁的龙非夜立马过来,“我在,怎么了?”

    韩芸汐一见他,立马就往他怀中扑,抱住真真实实的人,她的心才落下来,却依旧是心有余悸。

    她将他抱得好紧好紧。

    “怎么了……”龙非夜抚拍着她的背,柔声询问。

    “殿下,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韩芸汐记得昨晚上他们回的是秦王府的,这一觉醒来就换了个地儿,穿越过的她能不恐惧吗?

    时间和空间这两个维度是非常神秘的东西,两个维度结合在一起会创造出无数种可能。

    她怕!

    她怕一觉醒来,世界变了,人……也变了。

    “昨晚上连夜过来,见你睡得沉就没叫你了,这七日都在这儿住吧,药鬼堂的事交给顾北月便可。”龙非夜解释道。

    韩芸汐这才明白,她并不知道昨夜龙非夜抱着她坐马车有多小心翼翼,只以为这几日忙药鬼堂的事太疲了,睡沉了。

    “吓成这样?”龙非夜狐疑地问,这女人的心理没那么脆弱吧?

    “做恶梦了。”韩芸汐有些闪躲,穿越这种事怎么说?说清楚的。

    “梦见什么了?”龙非夜又问。

    “梦见……”韩芸汐迟疑了片刻,低声道,“梦见……梦见殿下永远离开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