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500章解药,信我还是他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见王妃娘娘形单影只地走出来,百里茗香连忙跑去接,“王妃娘娘,上车吧,殿下等着呢!”

    “去哪?”韩芸汐淡淡问。

    “跟殿下回府呀!王妃娘娘,你自己说的只要殿下亲自来,你就回府。赶紧上车吧,殿下等着呢。”

    百里茗香虽是笑着劝,可心下却难受地紧,她万万没想到殿下会自己先出来,还上了马车。

    这两人在宫里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为何王妃娘娘会失落成这样子?

    韩芸汐没说话,认真看着百里茗香,百里茗香一开始还扛着,可很快就抗不住,避开了她的审视。

    “去告诉……他不用等我了。”

    说着就要离开,百里茗香连忙拉住,“上车吧,殿下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先让一步,殿下保准会让你十步的。”

    韩芸汐执意要走,百里茗香怎么都不放手,苦口婆心地劝,“王妃娘娘,殿下心里要没你,早走了不是?他还在车里等着呢,你好好想想呀!”

    韩芸汐看着百里茗香,眼眶突然就红了一圈,方才在御书房里的委屈全涌了上来,“茗香,我的腿好疼。”

    “腿?娘娘的腿怎么了?”

    百里茗香急了,正蹲下去要检查,谁知道车里突然传来秦王殿下不耐烦的催促,“韩芸汐,你还不走?”

    这语气,好凶好凶。

    认识他至今,他都不曾这么凶过!

    从他陪她到李太后那请安之后,他经常会催她。

    他再急,再不耐烦,却每次都会在距她三五步的地方就停下来,转头看她,冷冷地问,“韩芸汐,你还不走?”

    从来就没有丢下过她,也没有动怒过,可是这一回,他把她丢在路上,他好凶好凶。

    韩芸汐大步走到车窗前,冷冷问,“殿下稍等,我有句话问一问殿下,问完就走。”

    其实一路从韩家沉默到宫门口,她就压抑得不得了,特想问端木瑶的事,想解释顾七少的事,想跟龙非夜大吵一架。

    可是,在御书房被无情遗忘之后,她突然就无力了,突然就什么也不想说的。

    如果被一个人喜欢,需要很努力很努力地去争取得到,那么这种被喜欢有何意义?

    如今,她就只想问清楚那个问题,然后离开。

    “说。”他冷冷道。

    “顾七少给的解药,真是只有八分满吗?”韩芸汐非常认真地问。

    这话一出,车内就沉默了。

    “他说他给的解药确实是满瓶的。”韩芸汐又补充道。

    可是,车内依旧沉默。

    韩芸汐耐心地等着,不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龙非夜才开口,“所以你相信他了?”

    韩芸汐避而不答,“我只是问一问殿下而已。”

    “你相信他,怀疑本王了?”龙非夜又问。

    韩芸汐只听到他冰冷的声音,却不知道他在车里失神了许久。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从决心瞒下那件事,到哑婆婆上吊自杀,隐忍了多少仇恨,费了多少心思,乱了多少计划,熬过了多少个无眠之夜。

    从进宫至今,他故意忽略她,不过是想激将她开口,激将她冲到面前来跟他吵。

    可谁知道,这个女人不开口则已,一开口竟问了这样的问题!

    又是顾七少!又是顾七少!

    原来,在药鬼谷无条件的信任,不过是因为对方是她厌恶的古七刹而已。

    如今换成顾七少,她立马就质疑了。

    这一回,韩芸汐沉默了。

    “韩芸汐,回答本王的问题!”龙非夜怒声道。

    “顾七少带我去找哑婆婆,所以他如果是古七刹,就绝对不会私藏。”韩芸汐很客观地回答。

    她不是笨蛋,当初确实对古七刹抱有成见才一味相信是古七刹坑了他们,而面对顾七少,她不是偏袒,只是理智得思考这个问题而已。

    她虽然没有把话说白了,但是,言外之意谁都听得懂,谁私藏了糜毒解药,哑婆婆就在谁手上!藏起哑婆婆,无疑是藏起了她的身世之谜。

    “你觉得哑婆婆在本王手上?”

    不知道马车里龙非夜是什么表情,他竟开门见山地问。

    “顾七少不会私藏?那他放无效药粉做什么?为何那些无效药粉那么巧能让瓷瓶变黑?”龙非夜又质问道。

    顾七少不仅仅是药鬼,还是擅闯幽阁的那个黑衣人,做这一切就是要韩芸汐起疑心,这件事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他龙非夜从来就没必要对哪个女人说谎,但,既然对这个女人说了,就绝对不会认!

    死都不认!

    面对龙非夜的质问,又想起顾七少那天晚上说的话,韩芸汐无言以对。

    她好乱!

    最后,她淡淡道,“殿下当我没问便是。”说完她便无力转身走了。

    龙非夜却下车来,怒声,“韩芸汐,你站住!”

    韩芸汐真就站住了,“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你还没回答本王的问题!你觉得哑婆婆在本王手上?”龙非夜黝黑的双眸里写满了固执。

    可是,韩芸汐沉默着。

    龙非夜狠狠抓起她的手,“回答我!”

    可是,韩芸汐终究是低头的。这个男人在青楼里那一抹轻蔑的笑刺痛了她的心,她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会痴愣愣看着他的傻女人了。

    是是非非还没有分辨清楚之前,她不相信顾七少,也不相信他,谁都不信了!

    终于,龙非夜松开了手,冷冷下令,“来人,送她回韩家去!”

    韩芸汐心头一咯,嘴角却泛起一抹自嘲的笑意,她猜对了嘛,百里茗香一直在骗她。

    回去就回去!

    龙非夜,我回去了就永远不回来了!

    百里茗香被吓坏了,不敢劝秦王殿下,只能去追王妃娘娘,可惜,她追过去的时候,车夫也过去了,而龙非夜早已不见了。

    看着背后空空如也,百里茗香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劝说,此时此刻,任何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

    秦王殿下,真的走了。

    韩芸汐没坐马车,忍着腿痛一路走回了韩家,百里茗香一路都跟着,在韩家住了下来。

    而龙非夜一回到秦王府,立马吩咐楚西风去办一件事。

    “药鬼堂所有工程全都停下来!”他冷冷道。

    楚西风明显感觉出秦王殿下怒火滔天,但是,他还是怯怯地问了一句,“宁南郡那边的也……”

    “统统停掉!”龙非夜怒声。

    楚西风只能照办了,殿下之前才让他偷偷在宁南郡建一个大药堂,比帝都这里的还要大一倍,而且图纸都是殿下和药城王老一道设计的。

    看样子,这一回不是闹别扭那么简单了……

    楚西风只能默默去办,他刚离开,唐离就过来了。

    唐离在幽阁快闷出病了,一得到赦命,就像是出笼的鸟儿,非常欢乐,“哥,等你把伤养好了,咱们兄弟联手,干掉那个姓顾的!我就不相信他真那么命大!”

    “替我去趟天山。”龙非夜淡淡说。

    唐离脸色大变,“干嘛?”

    他逃婚,让唐门得罪了新娘子那边的势力,他父亲一边稳住女方,一边让茹姨带了一帮人出来找人。而他躲在最危险也最安全的幽阁,每个月放出一条假行踪,引得那帮老人家团团转。

    这个月,茹姨他们估计都会去天山吧。

    他这个时候去天山,无疑是找死!

    “替我去看看我师父。”

    龙非夜颇为忧伤的语气让唐离也有些沉重了,他轻轻叹息,“好吧,我去!”

    随后,龙非夜又见了百里将军,两人在闭门密谈,至于谈了些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百里将军一回百里军府,就调用了几个鲛兵,潜入了韩家的湖中待命。

    而龙非夜回到寝宫继续疗伤,而这一闭门便是整整十天十夜。

    这十天里,帝都先乱了,最后整个天宁也乱了!

    三天后,穆大将军在兵械库发现火药爆炸点位于兵械库之内,而非墙外。

    天徽皇帝得知此事之后,雷霆大怒,当朝质问穆家是否私藏火药,穆大将军自是否认,称就爆炸点不能构成证据,实情到底如何,是手下的人私藏了火药,还是有人栽赃陷害,还得继续调查。

    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天徽皇帝自是无法定穆家的罪,但是,他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削减穆将军的兵权,将守护帝都围外的第一炮兵交给兵部尚书吴大人代管,火药库自也是交给了兵部。

    同时,因为禁军至今没查出弩箭手的下落,天徽皇帝罢免了穆清武禁军大将军一职位,改由禁军副将孟战接任。

    不得不说,这一回穆家栽了一个极大极大的跟头!

    禁军,第一炮兵那可都是精兵,都是直接关系帝都安危的重兵,就这样没了,能不心疼?

    穆家父子的心在滴血,而更加心如刀割是太子龙天墨。

    一下朝,太子就沉不住气了,直接冲到穆家去质问穆清武,“那个禁军统领到底怎么回事?说!”

    穆清武一脸愤懑,没出声,龙天墨怒目朝穆大将军看去,“大将军,你说!”

    穆大将军表情凝重,亦是沉默。

    “你们不说,本太子如何帮你们?父皇这只是第一步而已!你们知不知道楚贵妃已经得到宠幸?枕边风再吹下去,私藏火药的罪你们就只能认了!”龙天墨暴怒。

    终于,穆清武忍不住了,“父亲,此事太子殿下有权知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