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小毒妃 第427章以贱制贱

时间:2018-06-26作者:芥沫

    不管是穆琉月,还是楚清歌,在这样的场合当着韩芸汐的面讨论“嫁妆”的事情,无疑是指着鼻子羞辱韩芸汐。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韩芸汐和这二人后宫的“新贵”会一场撕逼大戏,可谁知道韩芸汐就是无动于衷。

    他强由他强,我自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我自明月照大江。韩芸汐此时云淡风轻,面带微笑。

    她是喜欢热闹的人,但绝对不会让自己成为别人眼中的热闹。

    韩芸汐不回答,楚清歌有些尴尬,她正准备自答自话,穆琉月却立马给她铺来台阶下。

    穆琉月笑道,“这还用问,当初迎亲大队里就没瞧见抬嫁妆的,全帝都的人都瞧见了!”

    穆琉月等这一天等很久了,她早就豁出去了。

    这段日子她在东宫守活寡已经受够了,太子妃的名号风光无限,真正的苦楚唯有她自己知晓。

    即便太子将来登位,她以娘家的势力保住太子妃的位子,顺利晋升为皇后,那又怎么样?日子还是一样苦!

    她如今就只有一个念头,韩芸汐毁了她,她也要毁了韩芸汐!联手楚清歌是她最好的选择。

    今日这场子,只要她帮上楚清歌,给楚清歌留下好印象,将来合作起来就顺畅多了。

    韩芸汐不说话是吧,她就逼到她说话为止。

    穆琉月特意转头朝韩芸汐看去,大声问道,“秦皇婶,你不会不敢承认吧?”

    楚清歌毕竟初嫁过来,还有些收敛,穆琉月这单刀直入,简直就是吃果果的约架节奏呀!

    好可怕!

    全场顿时一片安静,大家都纷纷朝韩芸汐看过来,不少人都莫名地紧张起来。

    韩芸汐慢条斯理地喝完杯里的茶,优雅地放好了杯子,才道,“有什么不敢承认的?我确实没嫁妆。我嫁给殿下已经是殿下的荣幸了,还要嫁妆作甚?”

    这话一出,原本就安静的大殿变得更加寂静,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到。

    穆琉月瞠目结舌,楚清歌目瞪口呆,全都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韩芸汐真心不想搅后宫这趟浑水,可是,没办法,人家都逼到面前来了,她只能“以贱制贱”啦,所谓人至贱则无敌嘛!

    李太后一党等着她和楚清歌撕,楚清歌等着她和李太后一党撕,她两边都不动。

    她选择得罪秦王,拿秦王殿下来挡箭,至于秦王殿下会不会咬她,那就是秦王和她私下的事情了。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楚清歌,她着实忍无可忍,怒声,“你未免太自以为是了!”

    韩芸汐笑了,她朝太后看去,“太后娘娘,芸汐是你赐给殿下的,您的赏赐不是殿下的荣幸吗?有人说芸汐自以为是,您怎么看?”

    韩芸汐简直是天才呀!

    三言两语就把难题丢给李太后了,一直旁观的李太后始料未及,一时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她若反驳了韩芸汐,那便是自踩脸面,承认自己不如秦王尊贵;她若顺了韩芸汐,那损楚清歌的面子就损得太直接了。

    李太后思来想去,着实没有办法,最后只能以和事佬的态度忍痛结束这个话题,“好了好了,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

    她说着,又拉来楚清歌的手,笑道,“女人呀,不管是嫁入寻常百姓家,还是嫁入皇族,其实图的就是个宠爱!楚贵妃,如今皇上可是最疼你了,赏的首饰,绸缎都是双份,就连奴才也是双份。”

    李太后大笑起来,“来哀家这请安的人不少,就属你有贵妃的样子!”

    看是夸,其实是捧杀!

    楚清歌眼底掠过一抹怒意,哥哥说的没错,后宫里这老太后的嘴最毒,口蜜腹剑,豆腐嘴刀子心!

    最该提防的就是这个老太婆了。如果没有哥哥的提醒,不知道立场冲突,她必定会被老太后骗了的。

    楚清歌正要回答,谁知道穆琉月又开口了,“皇奶奶说的对!贵妃就该有贵妃的样子,王妃也就得有王妃的样子!尤其是来你这请安的,那些个穿戴随意,带个小孩子也进来的,那是对您不尊重呢!”

    穆琉月这话一出,大家又一次把目光集中到韩芸汐那边了。

    全场女人一个个都身着端庄的宫装,佩戴得体,随从也都是各宫里的管事嬷嬷,而就韩芸汐一人,衣服穿得漂亮,首饰却一件都没戴,而且,她带来的婢女就是个小屁孩!

    这种年纪的婢女宫里也有不少,但是绝对是没资格到这种场合伺候的。

    韩芸汐心下无奈,以茶解闷。

    她发现穆琉月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怨恨她呀!

    楚清歌看着穆琉月,眼底掠过丝丝复杂,太后一直给她树敌,暗讽她,而穆琉月却一而再把话题引到韩芸汐身上,找韩芸汐茬。

    虽然穆琉月是太子妃,和她立场完全对立,但是,就今日这形势看来,她还是可以私下是可以会一会这个穆琉月的。

    既然麻烦从自己身上转移到韩芸汐身上,楚清歌自是不会错过,她笑道,“哎呀,太子妃不说,我还没注意到。秦王妃身旁就没个像样的奴才伺候吗?”

    韩芸汐随即跟着“哎呦”了一声,“楚贵妃,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

    楚清歌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韩芸汐特意把苏小玉拉出来,“楚贵妃,这小丫头本是个丐儿,在客栈跟你乞讨,你很慷慨地赏了她一巴掌,你忘了吗?”

    韩芸汐今日特意带苏小玉来,只是想让苏小玉见一见她的仇人,让她记住而已,并不打算怎么样的。

    可是,楚清歌打了人还把人忘得一干二净,她着实要好好提醒一下。

    “今日我带她来,正是专程来找你谢恩的,如果不是你当初赏那一巴掌,我也不会心软收她到府上伺候了。”韩芸汐笑道。

    苏小玉没料到韩芸汐竟会这么玩,虽然她是楚天隐的人,可是她一贯不喜欢主子这个高冷的妹妹,韩芸汐这玩法,她喜欢!

    苏小玉连忙上前,下跪磕响头,“苏小玉多谢楚贵妃巴掌之恩!楚贵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她那认真的表情,恭敬的动作,看得在场不少人都幸灾乐祸地笑起来了。

    还有比这更加讽刺的事情了吗?

    楚贵妃心胸狭窄至极,非但不可怜乞丐,还出手打人,堂堂楚家大小姐,天宁贵妇跟一个小乞丐这么计较,着实可笑,可悲!

    想必这件事很快就会传遍后宫,甚至传出宫去的。

    楚清歌的脸色全黑了,她当然记得客栈那件事,但是她只记得自己被沐灵儿和韩芸汐整得好惨,若非哥哥及时救场,她早把沐灵儿扒光衣服了。

    至于当初那个被打的小乞丐,她哪记得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呀!

    苏小玉这么认真地谢恩,她无法解释,无法否认,无法道歉,她一解释,一否认,韩芸汐必定会把她被整的事情捅出来,至于道歉,她怎么可能办得到?

    韩芸汐这招“捧杀”玩得比李太后不知道好多少倍。

    哪怕心中有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楚清歌还是得对苏小玉说三个字,“平身吧!”

    见楚清歌被韩芸汐气得脸色大变,太后和雪贵妃相视了一眼,非常满意。

    她们最想看到的就在这一幕。

    岂料,韩芸汐突然站起来,非常认真地说,“太后娘娘,臣妾也觉得楚贵妃是最有贵妃的样子,可惜,座上有人却没把她这位贵妃放在眼中,依臣妾看,当罚!”

    韩芸汐既然和楚清歌撕了,怎么会不和太后这一党的人撕呢?

    她这个人是个真正的中间派,要么两边都不得罪,要么两边都得罪得彻底!谁也别想独善其身,看她好戏!

    “胡说,座上谁那么大的胆子?”雪贵妃立马驳斥,她可不想韩芸汐转移话题。

    “你!”韩芸汐直指过去。

    雪贵妃大怔,“秦王妃,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太后娘娘在此,说话要有证据,你别信口胡诌!”

    “如果芸汐没有记错,按后宫典规,唯有皇后和四妃之首才有资格得双份赏赐,太后娘娘刚刚说了,皇上给了楚贵妃双份赏赐,那便是四妃之首的规格。皇后不在宫中,太后娘娘身旁的位置便是四妃之首的。雪贵妃你霸道了四妃之首的位置,胆子不小呀!”

    这话一出,雪贵妃气岔了,一时间没认真,站起来怒声,“皇上只册封她为贵妃,又不是四妃之首!”

    这话一出,李太后的手便僵了,而雪贵妃也立马后悔了,只可惜迟了。

    她们玩的是阴的,一直在避免和楚清歌有直接敌对,谁知道一不小心就被韩芸汐给捅破了面具? [^*]

    韩芸汐又“哎呦”了一声,“没有加封四妃之首吗?我还以为加封了,不过以皇上对楚贵妃的宠爱,加封也是迟早的事了。雪贵妃你别那么激动嘛!”

    “我……我……我不是激动,我只是……我只是……”

    雪贵妃刚刚的反应大家都看着,连她自己都觉得任何解释都是徒劳的了。

    韩芸汐笑道,“雪贵妃,不用解释。是我误会了,这个位置你暂时还是可以坐的。”

    有这么说话的吗?

    雪贵妃藏在袖中的手抓得紧紧的,恨不得冲过去给韩芸汐一巴掌,这个女人够了!

    她朝楚清歌看去,只见楚清歌也正朝她看来,眼底充满了不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