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明副榜举人 第274章 拥立风波再起

时间:2018-09-23作者:东方寡民

    这天王府左长史吴兆元、右使、右副使雷跃龙、湖北巡抚殷承柞等人居然陪同夫人朱淑颍来到武昌城中,看着风尘仆仆的众人,杨轩感到颇为惊讶。

    朱淑颍笑道:“王爷,自从你出征以来我等就在重庆府调拨粮草,保证三军无虞。

    听到王爷在猇亭大败鞑子之后,大家认为这次东征大势已定,大家带着押运粮草的队伍一路行色匆匆,方在今日赶到武昌府,想不到五天前王爷已经攻占武昌城。”

    杨轩大喜,令人将大家好好安顿,而带着夫人回到楚王府后庭之中。

    相比蜀王府,楚王府破坏不大,看着眼前的楼阁亭榭,朱淑颍偎依在身侧道:“王爷,你要怎么奖励贱妾?

    这一路之上贱妾派出人员前往游说大家,你,你怎么奖励臣妾?”

    杨轩内心一怔,瞪着对方道:“你,你,西南为根本之地,我让你留守cd,谁知道你居然带着大家不声不响来到前线,我正准备责罚你,你,你居然要奖赏?”

    朱淑颍也不避让,抬着头道:“王爷,臣妾将马妹妹留在公府里面,马妹妹刚刚临盆,给王爷诞下一个儿子呢?

    还有那个新任四(川布政使严锡命,每天派老婆前来问安,再加上樊明善诸人,怎么有危险?”

    杨轩瞪着浑然不觉的对方,不知道如何是好。

    蜀王府副使钱邦芑这两天心情异常糟糕,在听到忠义军猇亭大捷之后,蜀王府夫人朱淑颍带着留守重庆的文武百官乘船南下,众人在欣喜之余,很多人更是高唱《满江红》以抒胸中感慨。

    每日看到送上来的《大众日报》,钱邦芑闭着眼睛整个人感到一阵后怕,别的不说,在报道猇亭大捷、襄阳大捷等消息之余,在报纸角落里面常常有一段检讨当日岳武穆遇害与韩侂胄开禧北伐的信息。

    特别是开禧北伐,自从奸佞任纂提出来之后一直如同一块重石一般重重压在王爷、压在钱邦芑心头,大家虽然没有明说,但很多人明显感觉到其中变化。

    任纂提出开禧北伐提及韩侂胄遇害消息之后,王爷虽然只是将封号由黔蜀王改为蜀蜀王,但明显加强对地方控制。

    现在地方上充斥着支持称帝的官员,保守一点的或者没有明确表态拥立的官员多因为这个原因那个原因遭到罢黜。

    由于《大众日报》引导,在地方、在军中岳武穆遇害、开禧北伐成为一个非常时髦的词汇,大家公开谈论,公开检讨。

    很多兵丁,很多乡绅谈起几乎声嘶力竭的质问一些没有表态官员,难道想学史弥远那样刺杀韩侂胄,将其级送往金廷,而让整个北伐大业受挫吗?

    想当年全国同仇敌忾,韩侂胄以平章政事之尊请旨封岳飞鄂王率军开禧北伐天下景从,无奈北伐受阻,被杨皇后、史弥远设计杀害,尸更是送往金廷。

    现在东征虽然颇为顺利,难保将来不会遭受挫折,若内有对手千方百计搞破坏,外面面对满清王朝,如此北伐还未开始就注定失败。

    当日金廷内部统治不稳送上韩侂胄级尚且有嘉定和议,卑躬屈膝尚可生存,今日满清灭亡华夏之心不死,即便成为秦桧、史弥远第三?

    民间开始公开谈论谁是秦桧、史弥远第三,由于钱邦芑未曾公开表态支持自立而被很多书生点名批评。

    由于多次阻扰王爷自立,钱邦芑更是成为拥立派面前最大的顽石,很多人公开谈论谁是史弥远,而被点名最多的则是钱邦芑。

    望着两岸群山峻岭,钱邦芑摇了摇头,茶杯拿起又放下,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在这时,公府门房来报,夫人派人前来相请,说有什么事情请先生过去商议。

    昔日杨轩屡立战功,朝廷又不愿意封赏,如此封郡主朱淑颍为长公主,有了公主的名号。

    最初朱淑颍对长公主这个名号颇为喜欢,但自从假封事件之后对外多自称公府夫人,自称蜀王府郡主,而不用朝廷所封长公主名号。

    钱邦芑微微一怔,整理好衣冠随着来人坐上小船来到夫人朱淑颍所坐大船,见礼之后大家分左右坐下。

    见礼之后众人分两排坐下,蜀王府主事何镇国将一封书信递给众人,吴兆元一看连连点头道:“王爷用兵如神,不但取得猇亭大捷,不到一个月时间竟然又取得襄樊大捷,五天前王爷夺得襄阳,现在正率兵直逼武昌啊。”

    众人一听纷纷道贺,带着面纱的郡主朱淑颍摇头声音哽咽道:“各位先生,前方将士能征善战,王爷更是殚精竭虑,但,但这又有什么用呢?

    北宋朝廷有不杀大臣的传统,即便如此岳武穆遇难风波亭,韩侂胄被奸佞史弥远等人谋杀,现在看到王爷连战连捷光复故土,难保没有奸佞之人一心想要做秦桧、史弥远第三吧。”

    朱淑颍蜀王府郡主,更是当今皇帝朱由榔亲封的长公主,身份当然不同于他人,现在听起说起众人无比感概,大殿之上更是传来一阵隐约的哭声。

    钱邦芑感到两脸热辣辣的,迫于无奈起身道:“公主殿下,王爷内修政治外修武功,王爷率军东征北伐,岂是那个韩侂胄之流所可比拟的?

    各位先生,公主殿下,微臣知道一些人对微臣颇有非议,但自隆武元年以来微臣追随王爷鞍前马后,期间所遭遇的患难不比各位少。

    各位,我所做的只是希望王爷能够千古留名,而不要背上恶名而已。”

    任纂一听,连连摇头道:“岳武穆当然千古流芳,你钱邦芑一心不过想要王爷做岳武穆韩侂胄第三而已。

    韩侂胄头不足惜,但国体足惜!若无王爷,我大汉遗民谁又能保全?若无王爷,北伐大业岂能保全。”

    韩侂胄头不足惜,但国体足惜!是当时朝臣对史弥远等人竟然将韩侂胄人头送往金廷所出的最大反对声音,现在提出,众人更是暗中抽泣不已。

    钱邦芑一时语塞,手舞足蹈的不知如何是好。

    龚完敬拱手道:“钱邦芑真的冥顽不灵,大明朝廷贪官污吏横行,百姓困苦不堪,更不能对民众进行救济,如此自崇祯二年以来各地叛乱风起云涌,再加上满清鞑子虎视在侧,如此崇祯帝自尽,弘光帝北掳,隆武帝、绍武帝相继被杀。

    从古到今,那有一个朝廷连续四次被灭而能够重新中兴的?如今虽有人拥立永历帝朱由榔,实在是天下臣民不甘受满清鞑子屠戮而找一个精神依托而已。

    王爷本是川北一介寒士,乡试时因考官贪赃枉法而只被取为副榜,投身军伍以来,北驱姚黄,西征张献忠,期间更是斩杀罗洛浑、尼堪、勒克德浑(虽被李定国斩杀,但主将还是主角)等满蒙王爷贝勒,立下如此功绩,居然被朝廷戏弄,先封黔蜀王世袭镇守云南,后来又无辜撤封。

    凡此种种,王爷以只手逆转乾坤,王爷未曾负大明,而大明负王爷多亦。”

    众人一听更是哭声一遍,任纂拱手道:“如今天下大乱,天下诸多王府宗室后人只因为如此身份而被拥戴为监国。

    王爷本蜀王府仪宾,郡主更是洪武爷十一世嫡亲孙女,现在王爷立下如此功绩,我等拥戴王爷,将来继承的必然为王爷与郡主所出嫡子啊。

    难道大家真的想与大明同亡,做鞑子手下的顺民乎?以鞑子残暴,大家能够独活吗?”

    众人哭声一片,大家纷纷商议,如何才能让王爷同意自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