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明副榜举人 第335章 蒙古铁骑南下

时间:2018-09-03作者:东方寡民

    而此时义勇军东征闹得沸沸扬扬,湘西鄂西数省一日数惊,就是远在数千里之外的满清朝廷也陷入其中。

    早在当年四钏之败、汉中之败以后,连战连败,清廷内部陷入一场一场大辩论。

    一些朝臣认为义勇军声势浩大,不可力抗,且南方山道交错,水网密布,再加上气候炎热,非常不适合满清八旗作战。

    义勇军连战连胜,除了出色战场指挥与强大实力之外,主要因为南方地形不适合满蒙八旗作战。

    当日顺庆城下丘陵密布,河流交错,再加上顺庆城三面环水鞑子骑兵难以有效展开,战场上骑兵难以冲起来,如此方为义勇军所败,打破鞑子不可战胜的神话。

    在接下来发动的汉中之战鞑子虽然再次失败,但情形好多了。贝勒尼堪收拢新败之师驻防汉中,与义勇军得胜之师相遇,曾一度击垮第3协,最后只是因为义勇军援兵杀到,双方陷入死战如此方败下阵来。

    面对外面纷纷扰扰,满清皇父摄政王多尔衮显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当年诸葛亮何等英雄都被魏国困在西蜀不能进入中原半步。

    现在满清控制疆土远多于历史上的魏国,如果就这样放弃湘、粤、桂、赣、川、滇、黔数省,放弃一统中国的狂妄野心,这让野心勃勃的多尔衮显得心不甘情不愿。(李定国两厥名王之后,清廷出现这种论调)

    但杨轩野心勃勃,以岳飞自诩,誓言要匡复二京恢复华夏一统,现在要议和,即便满清统一,对方也不会统一啊。

    连战连败,清军损兵折将,特别是满洲正蓝旗、满洲镶红旗两旗早已经折损大半,兵马根本来不及补充,面对义勇军进攻捉襟见肘。

    就在多尔衮一筹莫展之际,汉奸洪承畴、范文程、陈名夏等人进言,过去中原王朝采取以夷制夷方针,清廷完全可以照搬,采取以汉制汉的方略,那就是在南方战场上重用汉臣,以化解当下困境。

    洪承畴、范文程、陈名夏等人引经据典,在朝堂之上说得头头是道。

    当年南宋君臣逃亡到广东新会崖山,灭掉南宋残余势力的是大汉奸张洪范。

    现在清廷有吴三桂、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等四位汉族王爷,何不重用这些铁杆汉奸,令其作为征讨南明与义勇军的主力?

    除了这些大汉奸,满清早已经建立汉军八旗,一些将领过去曾经为明将,对南方也颇为熟悉,何不令其为先锋?

    在这种情况下,清廷改弦易辙,顺治6年(公元1649年)多尔衮向吴三桂、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等大小汉奸颁布金册金印,做出裂土封王的承诺,也就是将南明盘踞地盘分封给这些汉奸。

    吴三桂实力最强,有35个佐领,被封为平西亲王,许诺世守云南之后,扩军四万,会同汉军镶蓝旗固山额真李国瀚驻防关中,随时伺机攻入西蜀,如同当年邓艾、钟会故事,荡平西南。

    三顺王之一的孔有德兵强马壮,改封为定南王,许诺世守广西,所部扩充为两万,作为清军先锋直下广西。

    另外两个三顺王尚可喜、耿仲明实力稍逊,过去不过二十五个牛录,扩充之后也不过万人,难以单独攻下一省,两个人合兵一处,分别为委任为平南王、靖南王,以共同攻占广东。

    多尔衮信心满满,在朝堂之上显得得意洋洋,认为满清待汉臣甚厚,远非元朝所可比拟,但谁想到这次东征义勇军摧枯拉朽,清军照样丧师失地。

    面对如今局面,多尔衮再次做出决定,那就像当年魏国防备蜀国一样,防备今日义勇军。

    平西王吴三桂、平西大将军李国瀚率领关宁兵马驻防关中,防备义勇军北伐。

    再次委任叔父摄政王多铎为定国大将军,率领满蒙八旗驻军荆州、武昌,防备义勇军沿江而下,直取湖广。

    人在湖南的郑亲王济尔哈朗为定远大将军,率领满洲镶蓝旗坐镇湖南长(沙),以防备义勇军兵出云贵东征。(历史上济尔哈朗在1648年9月被封为定远大将军,公元1650年1月班师回朝,但因为义勇军东征,南征未成功,其主力被牵制在湖南)。

    连年征战,满蒙八旗损失甚重,为了稳定前方形势,多尔衮派出使者前往蒙古各部,抽调蒙古骑兵南下,或者防备战略要冲,或者直接加入战团。抽调南下的蒙古骑兵主要包括:

    调派喀喇沁、土默特蒙古兵土2000人守兖州

    喀喇沁、土默特两部1000名兵士守江宁。

    3000蒙古守军荆岳

    副都统苏朗率蒙古兵1000往镇安庆

    调派蒙古兵1700人守河(南

    2000蒙古骑兵驻守粤东

    2000蒙古骑兵进驻关中。

    1000蒙古骑兵驻防长(沙)

    ......

    此时听到勒克德浑兵败被杀,驻守长(沙)的蛮清叔父摄政王济尔哈朗暴跳如雷。

    这可是继豪格、罗洛浑、尼堪被杀之后蛮清皇族又一位将帅被义勇军杀害,听说李定国利用象兵之利阿哈尼堪,然后截止鞑子后路,更是连呼不可思议。

    定南王孔有德一听,摇头道:“叔父摄政王,我军连战连败实在因为西南地区高沟深壑,道路崎岖不平,利于步兵作战,而不利于骑兵作战。

    杨轩利用地形之利,层层设防,诱敌深入,然后集中主力致命一击,如此我八旗健儿虽然英勇,但难以展开,最后反而为其部所败啊。”

    济尔哈朗老谋深算,现在也从愤怒中平息,摇头道:“定南王,杨轩能够斩杀豪格、罗洛浑、尼堪、勒克德浑诸人,大败我满蒙八旗,想来也有过人之处啊。

    风闻其采用精兵策略,现在虽然占据云贵川三省与陕甘湖广一部,所部不过十万,料想其部也十分精锐,大家战场相遇也要小心谨慎为上啊。”

    定南王孔有德一听,拱手道;“叔父摄政王教训得是,杨轩起于军伍之间,狡诈异常,料想难于易于之辈。

    如今天下,我大清已经占据其中八分,当年诸葛武穆尚且无功,杨轩困守西南一隅,要想与我大清抗衡,难上加难。”

    提起诸葛武穆,济尔哈朗等人浑身来劲,大家虽然读书不多,但常常听说书匠讲述其中故事。

    现在想不到竟然遭遇到当年困境,济尔哈朗抓耳捞腮的,不知如何是好。

    出京之际,多尔衮可给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分了目标,如果孔有德能够占据广西全境,那将裂土封王,广西为其世袭所有。

    为了这块偌大封地,定南王孔有德拼了,拱手劝诫道:“天下十分,我大清早已经占据八分,如今南明不过龟缩在西南、华南部分地区而已。

    我军只要先荡平华南地区明军,将对方困在西南一隅。

    义勇军虽然兵强马壮,杨轩虽然奸诈异常,但如同当年司马仲达那样,以至愚胜至巧。”

    济尔哈朗颇为犹豫,摇头道:“话虽如此,但你也看到义勇军连连大败我蛮清,严重挫伤我军士气啊”。

    孔有德沉思片刻说道:“叔父摄政王,前日皇父摄政王就声言山西大同叛乱已经平息,北方无忧亦。

    既然如此,我们就只需要在南方用兵。

    杨轩前年只是控制川北之地,去年利用杨展被杀事件控制全川外加云(南之地,今年控制贵(州之地,如此强势做法必然遭致诸多人不满啊。

    风闻杨轩为了分封事宜与那个永历帝搞得沸沸扬扬的,杨轩最先请求被任命为川陕甘云贵湖广总督,永历帝下面那个叫陈邦传的大臣伪造圣旨分封其为黔国公,川陕甘云贵湖广总督。

    永历帝感到其权利太大了,只同意川陕甘总督,为此双方争吵不休,杨轩在乡绅支持下自称为蜀王,而永历帝根本不予以承认”。

    济尔哈朗一听大笑道:“这个永历帝防备大臣也没有这种防法啊,黔国公,川陕甘云贵湖广总督有什么大不了的。

    就像我们蛮清就没有这么多忌讳,你封为定南王、尚可喜为平南王、耿仲明封为靖南王,吴三桂封为平西王,像杨轩这样的大功,当然更应该裂土封王啊。”

    孔有德笑道:“是啊,还是我们大清英明,明朝这帮人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上男盗女娼的。

    过去在明朝做官的时候步步小心深怕被抓住小辫子,现在皇恩浩荡,无以为报啊。”

    而就在这时门房来报,杨轩派人送来书信,与六个木匣子。

    看着哭丧着脸的这个满蒙佐领,济尔哈朗指着这三个匣子道:“苏柄额,这,这几个匣子装的是什么啊?”

    苏柄额哭泣道:“摄政王,这是勒克德浑郡王、刘之源统领的尸首啊,杨轩残忍的将郡王斩首,然后,然后涂上盐巴让小的给摄政王送来啊”。

    济尔哈朗一听,双手缩回来,骂道:“苏柄额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你拿这个吓本王吗?

    快,快拿走,让人好好厚葬,真是晦气”。

    续顺公沈永忠指了指旁边三个木匣子道:“苏柄额,另外三个木匣子呢?”

    苏柄额答道:“公爷,杨轩说了,他将大举东进,将与王爷回猎于湘江之上,要用这三个木匣子来装三位尸首啊。”

    沈永忠一听,大惊失色,浑身颤抖不已。

    旁边的孔有德则大笑起来,并且还亲自打开这三个木匣子,带了带,点头道:“这,这个木匣子还比较合适啊。”

    沈永忠大怒道:“定南王,你疯了,杨轩如此侮辱我等,难道你疯了?”

    孔有德笑道:“各位,本王当然没有疯啊。

    摄政王,你想想,兵贵神速,如果杨轩真的有实力东进,会先给我们打招呼吗?

    如果真的有实力东进,可能兵马已经杀到长(沙)城下了。”

    济尔哈朗疑惑的看着孔有德道:“定南王,你的意思是?”

    孔有德乐呵呵的一笑道:“摄政王,杨轩叛经离道在群臣拥戴下自称蜀王,地位不稳啊。

    摄政王,杨轩这两年连年征战,可以说力量已经穷了。在汉中,他派出贺珍、廖启芳、刘体纯、马潮、赵得胜等人连连出兵与豫亲王大战。

    但那不过自恃地势之利,若非地势之利,这两年早被豫亲王打败了”。

    杨轩以为杨展报仇为名进入滇中,占据贵(州,虽然地盘扩大很多,但是实力受损颇为严重啊,在这种情况下杨轩根本没有实力东进啊。

    杨轩过去大败罗洛浑、豪格、尼堪等人无不借助地势之利,在崎岖的山区杨轩把握战而胜之,但在平原上,义勇军力量根本难以抗衡我八旗铁骑啊。

    摄政王,你看看,为了对抗义勇军,我们派驻多少兵马。

    在关中地区,有蒙古上万铁骑。

    平西王率部进驻关中,而摄政王率部进驻湖(南。

    豫亲王坐镇潼关,随时可以支援襄阳,汉江。

    我们主力是骑兵,而义勇军主力是步兵,只要我们稍微抵抗一阵,到时候豫亲王、平西王大军杀到,敌强我弱,如此义勇军必败无疑啊。而如果在山区,听人说马匹跑得根本没有步兵跑得快,如果真的这样,那么我们必败无疑啊。

    王爷,义勇军虽然勇悍,四(川)地势虽然艰险,但只要我们铲除两广大明残军,到时候可以后顾无忧亦。”

    济尔哈朗沉思片刻说道:“定南王分析有理,本王差点着杨轩小儿之当,定南王,你说说,怎么办吧。”

    孔有德沉思片刻说道:“摄政王,可令平南王、靖南王迅速攻占广东。

    令续顺公沈永忠督率绿营兵马防备义勇军,小王率部攻占桂林、广(西,,如此定收复两广地区啊。”

    济尔哈朗笑了笑,说道:“为今之计,只有如此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