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明副榜举人 第333章 李定国一蹶名王

时间:2018-08-08作者:东方寡民

    勒克德浑退回城中之后,满城哀嚎一片,大家士气异常低迷。

    山道崎岖,本来就不利于鞑子骑兵作战,在遭到义勇军伏击之后勒克德浑虽然率部前来援助,但杨轩及时率领护卫镇、骑兵协,如此勒克德浑虽然击溃第11镇,斩杀副将王之邦,但也陷入义勇军重重合围之中。

    勒克德浑虽然率部退回城中,但包括贝勒贡阿贷在内的多位满蒙勋贵、八旗将领或死或伤,满蒙八旗死伤过半。

    看到义勇军源源不断逼近沅州城,汉军镶红旗固山额真刘之源自知大势已去,一个劲劝诫退兵。

    勒克德浑思索再三,任命汉军镶黄旗固山额真刘之源与绿营总兵徐勇守城,而亲率满蒙八旗退走。

    杨轩率部赶到沅州城下,打造工程器械,令人打造攻城器械,催促攻城火炮以攻打城池。

    在这期间,各镇认真总结上次伏击战的优胜得失,正如参军长吴养狐所说那样:

    第13镇总兵刘文秀诱敌深入有功。

    第11镇副将王之邦虽然出击有功,但为鞑子铁骑前后夹击惨死于乱军之中。

    对方侧击之后,由于没有足够预备兵,致使数钱绿营兵马突围而去。

    ......

    杨轩正襟危坐,认真听着,不时低头问一下,在当是否有更好的办法?

    就在大家以为总结就这样过去之后,杨轩放下毛笔,威严的扫视众人一眼道:“各位,这次伏击战大胜变为小胜,可能有的人感到非常得意,毕竟战场获胜,总比战场溃败来得好,但胜败往往在一线之间,如果不引起重视,可能下次遭遇惨白的不是鞑子,而是我们。

    老子讲道,其实战争也有规律,只是我们大家不知道,或者常常被很多文人典兵误导,如此根本不符实际。

    为何李定国、刘文秀投入义勇军之后能够连战连胜,实在因为其过去长期军旅生涯,总结过去战斗中得失,摸索战争规律而已。

    战争规律是什么?孤认为不过如此诸方面。”

    杨轩侃侃而谈,总结这几年经验教训,试图总结自己战争经验。

    如后勤保障重要性,长途行军军中伤病一二成,比起战场厮杀还要多。

    军队纪律重要性,为何一些部队能够百战百胜,有的部队为何能够百折不饶,就因为铁一般纪律。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战场之上自己将性命交给友邻兄弟,如果没有铁一般纪律保障,大家可能彼此猜忌,有的更是相互防范。

    强调演习重要性,会者不难难者不会,上阵杀敌大家如果技艺不熟悉,如此必然战场作战生疏,反而为对方所杀。

    强调歼敌需要过程,很多文人论兵,好像只要用其策略战场形势立刻陡变,实际上战场是需要从先消灭对方一个兵丁,一个小队,一个中队开始,否则四面出击,处处碰壁。

    强调保留预备队的重要性。

    .......

    杨轩侃侃而谈,众人都说开了,如此用了半天功夫总结出十大作战原因。

    刘文秀等人心服口服,大家齐声称是。

    第11镇副将王之邦虽然指挥失当,但毕竟奋战为国捐躯,杨轩上书朝廷,追封其为侯爷,在贵州选一县作为其封地,令其子承袭其封爵。

    对于第11镇,杨轩下令对其进行整编。

    刘文秀被赏金千两,以示鼓励。

    到第三天早上,臼炮运到,杨轩集中10门臼炮炮猛轰西门,但沅州城墙实在过于坚固,但效果颇为有限。

    而听到蜀王率部攻打鞑子,四方乡绅纷纷云集,看到义勇军炮击声势虽大炸塌城楼但整个城门还屹立不倒,一个个都颇为奇怪。

    有的人更是告诉杨轩,当年洪武爷修筑沅州城墙的时候曾经用糯米汁浇筑在城墙上面,一层一层夯实之后,实心弹打在上面,效果不是很大。

    看来古人不欺,古人也有很多绝妙的,科学一时半刻难以解释的办法。

    幸好周围树木甚多,再加上一些部队正在打造攻城塔,云梯什么的,想到这里杨轩决定第二天再战。

    第十天一早,在炮火掩护下,义勇军退出20多台攻城塔,100多个云梯,经过一天鏖战,义勇军纵欲占领城墙,控制城门,大队人马一拥而入。

    守城清军乱成一团,汉军八旗固山额真刘之源这个老牌汉奸与绿营府副将杨应元被杀,汉奸徐勇率领5千兵丁仓皇而逃。

    公元1650年(永历四年)3月下旬,义勇军攻占湘西重镇沅州,杨轩正准备奖赏三军,前方来报三天前李定国在芙蓉山设伏大败满洲正红旗,斩杀满清郡王勒克德浑。

    原来勒克德浑率部退出沅州城,一路向武冈方向逃走,而根本没有防到李定国等人在芙蓉山上设伏,如此遭遇大败。

    昔日面对强大的明军,义军常常采取全面撤退,然后集中精兵设伏这一战术(历史上李定国多次采用这种战术,如斩杀蛮清亲王尼堪,在磨盘山大败吴三桂都是采用这个战术。大败孔有德,则是利用象兵作战特点)

    率部秘密赶到芙蓉山,看到长10里的山路崎岖不平,道路蔓延,李定国马上就看到巨大战机,当即与杨威等人商议,决率部在此设伏。

    还没有准备完成就听到西面人喊马嘶,远远的看见数千骑奔腾而来,杨威颇为迟疑,这芙蓉山虽然是一个打伏击的好地方,但义勇军根本没有准备好啊。

    李定国大惊,拿起望远镜看了看后说道:“杨参将,你团在两边山峰伏击吧,我团在两边阻击。

    杨威摇摇头道:“总兵,我营火炮众多,军中也有很多三轮车,车阵这些东西,再加上各大队都受够步骑对抗演练,还是我团在这芙蓉山阻击吧。

    李定国点了点头,指着远处的鞑子的旌旗道:“杨参将,要小心一点,不过鞑子也不用害怕,山路崎岖,道路狭窄,鞑子走得非常缓慢。

    杨威点了点头,率部前往前面营地布防,由于这几年大家常年都在这些大山上作战,大家不但体力非常好,而且还行动迅捷。

    李定国一面让大家准备,一面不时的拿起手中的望远镜看着远处敌寇,旁边参将王国玺看着鞑子骑兵蔓延数里,叹息道:“总兵,这,这鞑子兵马众多,别的不说,光骑兵就蔓延数里,足足超过2千余人。

    我们过去虽然也曾这样设伏,但还从未遇到这样多骑兵啊。”

    李定国呵呵一笑道:“还是老子运气好,告诉兄弟们屏住呼吸,到时候听老子命令,先将火球,滚木、石头什么的,能扔的都给老子扔下去。

    个小子这次带来了十担桐油,告诉兄弟们不要吝惜,全部给老子用上”。

    王国玺一听,当即跑过去,让大家赶快准备。

    过了半个时辰,鞑子骑兵缓慢的来到前面那一条深深的山沟,由于山路崎岖,再加上北方马匹身材高大,不习惯于在这种山路行走,如此走得比步行稍稍快一点而已。

    李定国用望远镜不断搜索着鞑子的目标,加入义勇军之后,每个千总都配备了这种望远镜,最初拿到这个之后,李定国就特别爱惜,有了这个3,4里的东西能够看得清清楚楚的。

    看见对方一路行军,突然在前面停下来,王国玺摇头道:“大人,是不是鞑子看到车轮印了,我们两个营可有两百多辆三轮车,车辙来不及清理,是不是鞑子发现了。

    鞑子只有一半进入伏击圈,若现在攻击的话恐怕会陷入一场恶战的啊。”

    李定国示意大家安静,拿着望远镜仔细的看着鞑子的动向。

    突然,看到部分鞑子调转马头之后,李定国一声令下,大家纷纷点燃火球,铺天盖地的火球沿着山路滚下。

    在那之后,大家纷纷的向山下扔巨石,一排排巨石扔下,鞑子乱成一团,被火球烧死烧伤的,被巨石砸伤的更是不计其数。

    看到很多鞑子准备逃跑,李定国带上头盔,对王国玺说道:“王千总,你在这里指挥辎重营向下面扔东西,我率领兄弟们杀过去,截住鞑子退路。

    想不到竟然煮成夹生饭,有这样多鞑子没有转进来。”

    王国玺一看,劝诫道:“总兵,你还是居中指挥吧,国公爷多次讲冲锋陷阵是我们这些千总的职责。

    而你们这些总兵、参将应该做到运筹帷幄。”

    李定国笑了笑,拍了拍王国玺肩膀道:“王千总,国公爷不是不让我们冲锋,而是未到最关键的时刻不能冲锋。”

    当即上马,率部杀向缺口。

    乙种镇有两个骑兵大队,现在已经装备滇马,这滇马虽然高度、速度方面比起北方马匹有所差距,但在山地中那远非北方马匹所可比拟的。

    李定国年轻时射杀了四(川)副总兵神弩张令,每战必定冲锋在前,骑射功夫那更是了得,远远的看着对方正往缺口边涌出后,搭起神弩,在百五步开外远远的射向对方一个牛录,对方牛录应声栽倒马下。

    义勇军士气大振,大家奋勇杀过去,扑向正向缺口边逃出的鞑子。

    突然遭到袭击,手下将士死的死,伤的伤。

    蛮清郡王勒克德浑更是结结实实的被一个碗口粗的滚石击中,差点从战马上滚下来。

    看着两边不断滚下的巨石,看到前面山口喊杀声阵阵,看来对方伏兵早已经出动,而后方则有数百骑奔杀而来,勒克德浑知道若不能尽快逃出去,那等待自己的将像豪格、罗洛浑、尼堪那样被义勇军擒杀。

    想到这里,勒克德浑抽出马刀,身体紧贴在马背上,吆喝着让众人向谷口方面冲过去。

    但对方着实勇猛,不知道用了什么魔法竟然在这崎岖山路上骑在马背上如在平地那样健步如飞,远远的摆着各种姿势,将一枚枚仇恨的弓弩射过来。

    但对方人马越来越多,在缺口边,在两侧山坡上都是人,大家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冲过来杀伤鞑子骑兵。

    由于道路非常狭窄,大家拥挤在一起,每一轮射击就造成满蒙八旗大量伤亡,看到这些兵丁受伤,勒克德浑感到一阵心痛,吆喝着,不断打马向前冲锋。

    勒克德浑好不容易冲到缺口,远远的看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义勇军将领率领百余骑杀了过来,而跟在后面的则是上前兵丁。

    他们大量装备了三眼铳,逼近之后,迅速的点燃三眼铳,三铳齐放,大量杀伤蛮清八旗。

    在那以后,有的将三眼铳当做铁棒使,有的则干脆拿起长枪厮杀。

    勒克德浑内心急,带着几个亲兵迎过去,准备先压制住这个义勇军将领,然后趁着对方逃跑的空隙撕开缺口。

    看到十多个鞑子向自己扑来,李定国大吼一声迎上去,看对方刀砍来,李定国大吼一声,借着战马冲势迎了上去。

    正如刚才所说,在这山地滇马行动自如,不受什么影响,反观鞑子战马严重不适应这种山地(雪峰山会战,鞑子为了逃命,遗弃1600多匹战马),借着战马冲势,大刀一碰,勒克德浑感到虎口双儿轰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都手中那柄大刀也这样被对方震飞在地。

    勒克德浑双手死命的拉着马鬃准备调解马头逃跑,但道路本来就非常狭窄,再加上马匹行动不便,没有等勒克德浑调转身体,这个蛮清最有才干的郡王就这样被李定国一刀砍成两半。(历史上李定国也是如此斩杀蛮清亲王尼堪的。

    多铎遭到南方汉人反对撤退之后,勒克德浑接替多铎负责南方军事。勒克德浑也曾多次指挥湖(南战事,可以说是继多铎、豪格、阿济格之后的蛮清将领)。

    在斩杀勒克德浑之后,李定国挥军杀入鞑子阵中,随后杨威率部再次杀来,大败鞑子正红旗,在护军统领博尔辉率领下逃往武冈州。

    这就是李定国一蹶名王,在斩杀勒克德浑之后,与随后赶到的郭崇烈一道逼近武冈州。

    清军早已经如同惊弓之鸟,全军上下士气低落,根本不敢抵抗,看到义勇军全线杀出之后,纷纷后撤,义勇军趁乱占领武冈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