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明副榜举人 第317章 自废名节

时间:2018-07-31作者:东方寡民

    在上次沐天波回到黔国公府后,曾经将黔国公府重新翻修一遍,侬应祖则根本没有心思看这个,拿出自己凭证登记之后来到承天殿。

    沐氏虽然不是亲王,但由于镇守边陲,其居所常常与亲王无二,这承天殿非常大,足足可以容纳两百余人在此议事,如此可见昔日沐王府之繁荣。

    让侬应祖感到惊讶的是承天殿里面已经有40 多个人,大家不像往常那样聚在一起聊天,而是分别坐在两列4道案几旁边。

    这个师爷将侬应祖引到右首第四位坐下,这可让侬应祖颇为恼火,小声询问道:“先生,我广南府侬家是云(南三大土司之一,先生你怎么让我在右首第四位坐下呢?”

    师爷指着桌上的牌子道:“侬土官,你看看,上面有牌子,那个坐哪里。”

    侬应祖定睛看了看,上面写着广南府土官侬应祖,虽然座次比过去要低,没有办法只得忍气吞声的弯腰坐过去。

    坐在案几旁边,看了看左右两边不过是比较陌生的两个彝族土司,再加上相隔约一个人距离,根本不能够交头接耳的大声交谈。

    看到这里,侬应祖心七上八下的,再看看旁边几个土司随着时间推移,看着其他土司不断涌来,侬应祖内心七上八下的,莫衷一是。

    到午时时分,门房高声喊道:“蓬侯到,大家跪迎。”

    听到这个,众人纷纷跪下,杨轩带着殷承柞、詹天颜、钱邦芑、雷跃龙、吴兆元、范文光与一干幕僚来到大殿之上,说道:“大家坐,大家坐,让大家久等了。”

    众人纷纷告坐之后,杨轩笑道:“各位,吾必奎、沙定洲相继叛乱,流寇兵入滇中,我大明军队兵伐滇中,又出现李干德、袁韬、武大定刺杀杨展总兵之事。

    迫于无奈,我义勇军只得在汉中大败鞑子之后再千里杀到云(南,以平定滇中之乱啊。

    现在孙可望裹挟滇国公遁走,李干德、袁韬等人逃到蒙自与沙定洲等人汇合,本候今日就借这滇国公府这宝地与大家聊聊,听听滇中各位豪杰的声音啊。

    各位,言者无罪,大家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侬应祖从座中起来,出列道:“侯爷,小的广南知府侬应祖,见过国公爷。

    听闻国公爷莅临滇中,不甚惶恐,特的将这祖传佛珠鲜于国公爷,还望国公爷笑纳。”

    杨轩呵呵一笑,摆手道:“侬土司不要多礼啊,侬土司,你一上来就给孤送这样名贵的东西,是认为孤爱好珠玩,还是做了什么亏心事,特的前来请罪?”

    旁边吴兆元笑道:“各位,我们侯爷举人出身,更是蜀王府仪宾,处事当然公正严明。”

    侬应祖跪在大厅之中:“侯爷,小的有罪啊,当日义勇军讨伐捏招土司的时候,我等误以为是流寇到此,曾经率部驰援,后来听到是义勇军方率部退回啊。”

    王祥怒斥道:“侬应祖你实在是狡辩啊,你自恃有3千土兵,在我义勇军杀来后竟然攻打捏招土司的时候竟然派兵对抗大军,看到我义勇军两日不到攻破捏招土司之后才退兵,侬应祖,你,你说说这是不是?”

    侬应祖连连揩掉脸上汗珠道:“侯爷,小的无心之过啊,无论如何还要国公爷宽恕为上啊。

    旁边吴兆元出列道:“侯爷,这广南知府侬应祖包藏祸心,实在可恶,我等建议将其降为安宁洲同知吧。

    侬应祖大惊道:“侯爷,这,这处罚也太重了吧。当日我先祖反叛大明也不过降为通判啊,这一下降为安宁洲同知,这降得太重了吧。”

    杨轩站起来,笑道:“侬土司,你在公堂之上说你先祖反叛大明,难道今日你以为我大明内忧外患,你也想学学你先祖那样反叛大明不成?”

    侬应祖连连揩掉脸上的汗珠道:“侯爷,小的口不择言,还望侯爷海涵,侯爷,这处罚实在太重了啊。

    杨轩摇头道:“处罚重不重,不是你说了算数,而是孤说了算数。

    各位,朝廷建立土司制度,就是希望各位成为朝廷的屏障,对内安抚百姓,对外抵御外敌。

    你看看你侬应祖可好,吾必奎、沙定洲反叛的时候你不像禄永命禄土司那样为朝廷,为滇国公爷分忧,孙可望入滇以来,你也未能抵抗。

    这次可好,孤率领大军入滇,你竟然率部阴谋偷袭我军之后,你说说,这与反叛何异?”

    听到杨轩大声斥责,侬应祖惊得连连抹掉脸上的汗珠,吓得连连叩头道:“侯爷,小的有罪啊”。

    杨轩坐下来,深思一口气,说道:“各位,自大明以来黔国公沐氏一家治理云(南270余年,对待大家一向宽厚,宽厚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完全凭借个人好恶对待各位土司,这种状况非常不好啊。

    孤这次入滇,与众位贤士商议,拟定了这《土司律》,主要目的就是对那些忠于朝廷的,勤于王事的土司进行奖励,对那些作奸犯科,阴谋叛乱的土司进行处罚。

    这土司律大家都看了吧,禄永命在吾必奎、沙定洲叛乱时能忠于朝廷,现在特授予知州职位。

    这侬应祖包藏祸心,在大堂之上竟然公开提起其先祖反叛朝廷,特降为安宁洲通判。

    各位,如此处置,大家可有不服?”

    众人看得胆颤心惊的,想不到不到须臾功夫这云(南三大土司之一的广南侬氏就从知府降为安宁洲通判,可以说连降数级,惊得大家大气都不敢出。

    另一方面禄永命毕竟还是被提拔为宁州知州,看来大家最为担心的改土归流不会发生,想到这里,众人连连跪下,一个个声言蓬侯处置颇为公道。

    看侬应祖跌跌撞撞的回到座中后,杨轩继续说道:“各位,沐氏治理云(南,毫无章法,布私恩于滇中,但有功者没有奖励,有过者没有处罚,长期以往才酿成吾必奎,沙定洲叛乱。

    孤这次入滇,特制订《土司律》,现在征求大家意见,大家看是否有什么不妥”

    刚刚升为知州的禄永命当然毫无保留的支持,云(南三大土司之一的丽江土司木懿起身说道:“侯爷,这是善举啊,有了这《土司律》之后,我们也可以知道如何约束自己行为,免得惹起是非”。

    杨轩一听,哈哈大笑,当即下令摆上筵席,吃完之后让大家沐浴更衣斋戒七天,然后与大家盟誓于九华山上。

    看着众土司离去之后,吴兆元显得颇为不解道:“大人,难道你想依靠这《土司律》就能约束这帮土司,达到改土归流的效果吗?”

    杨轩摇摇头,对旁边的众官员说道:“各位,可能很多认为这《土司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若真正执行起来,必然问题多多。

    打铁还要自身腰杆硬啊,那种说半部论语可治理天下的简直是无知者无畏啊。

    我们现在要发展在滇中的势力,裁并下来的这两万多俘虏全部分散到各个要津之地进行屯耕,如此以增加我们汉人力量。

    云(南不是大量出产白银啊,可以鼓励大家开采啊,开采出来的白银按照七税一征收矿赋,对收入超过标准的则征收十五税一的所得赋。

    各位,大军这次入滇,这云(南也不是遍地瘴气,山水秀丽,四季如春。”

    乌蒙知府杨有仁向众人拱拱手说道:“各位,侯爷屡立大功,朝廷应该实封侯爷才是,我们向朝廷请求实封侯爷,大家说说如何?”

    杨轩一听,连连说道莫要害自己。

    都指挥使佥事殷承柞摇头道:“侯爷,万不可推辞啊。这云(南乃蛮夷之地,民心未附,昔日黔国公依靠大明声势尚难镇住各个不同土司,民间叛乱时有发生。

    现在吾必奎、沙定洲相继发动叛乱,孙可望也率军进入滇中,大明颓势早已经人尽皆知。

    现在义勇军驻军云(南,还可以稳住局势,若义勇军离开之后,这滇中恐再次陷入内乱之中。

    那帮土司看到滇中无主,必然会再生枝节,如此反而不好啊。

    侯爷为蓬侯,现在侯爷就应该开府治事.”

    杨轩被逼无奈,只有看了看旁边的义勇军都监军钱邦芑、高级参议吴养狐、王祥,云楠布政使詹天颜、按察使雷跃龙、前任云(南巡抚吴兆元等人,心想这些人乃大明官吏,正好听听他们意见。

    钱邦芑叹息道:“侯爷,自北周以来除了这黔国公开府治世之外,其他国公爷多是有名无实的名誉爵位呢?

    侯爷,如今天下十分鞑子占了八分,而在这滇中黔国公被孙可望掳走之后生死未卜,侯爷这个时候开府治世,恐惹他人非议啊。”

    杨轩内心大怒,但也不好特别表露,只是两声哈哈,以义勇军入滇平定流寇、沙定洲之乱为由,向朝廷表奏:

    元谋土司吾必奎、蒙自土司沙定洲相继作乱,恳请朝廷罢黜其世袭土司职务,改封

    殷承柞世袭元谋县知县。

    杨璟新世袭蒙自县知县。

    众人一想也合乎大义,没有什么好反对的?

    这些土司先祖或者是当地土司头领,或者是从征有功汉人将领。

    除此之外,少数民族地区文化知识水平落后,很多土司有委任汉人为布苏,打理各种事务。

    反叛?各地早已经建立卫所制度,有大量汉人军户居住,到时候可以从营中抽调500老弱病号,委派心腹将领留守,若土人发动叛乱,可以就近镇压啊。

    现在以杨璟新、殷承柞参赞有功为名委任其为土司,这也符合常理,大家没有理由反对。

    听到这里,众人方恍然大悟,大声称妙,有的感叹自己脑袋没有转过弯。

    特别是钱邦芑坚决要求杨轩也成为一个汉司,为此专门说出两个典故,一个是王翦攻打楚国,为了安秦王之心,每日派人前往所有田地。

    汉初萧何为了安抚刘邦之心,不惜自污名声,收受贿赂。

    现在抗击蛮清已经进入关键时刻,杨轩无论如何也要为自己子孙后代着想,如此朝廷方放心,账下众官方安心。

    特别很多土司更是如此,一些人受尽汉官凌辱,如果权倾一时的总督大人也成为土司头领,自己也感觉与有荣焉。

    众人纷纷下跪恳求,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杨轩不以为然,但既然大家这样一说,那也不好推辞。

    看着地图良久,杨轩笑道:“既然如此说,那么我也干一个土司吧。

    这川南不是有一马湖府吗?我向朝廷请求世袭马湖知府,这样总可以了。

    不过,我虽然从朝廷之中要了这马湖之地,这每年税赋什么的,我会将3成留给地方建设,7成用于抚恤义勇军将士啊。”

    一听杨轩如此说,众人颇为不干,吴兆元说道:“蓬侯,这马湖府虽然有一县四司(在今天宜宾,包括屏山县、泥溪长官司、平夷长官司、蛮夷长官司、沐川长官司),收成有限,你居然还要拿出如此财产抚恤将士,如此让将士们做何想法?”

    杨轩摇摇头,笑着说道:“各位,我既然自污名声了,大家就不要再说什么了。你们现在要我自污名声,将来我也要你们自污名声的。”

    众人一听,大笑不已。

    如果过去大家可能还对土司名声有所抵触,现在看一个个土司如同土皇帝一样称雄一方,世世代代荣华富贵,很多人颇为眼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