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明副榜举人 第316章 广南土司侬应祖

时间:2018-07-31作者:东方寡民

    现在接到巡抚衙门公文之后,大多数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了,少数人以身体欠佳为由派出自己子侄前往参加会议。

    让大家感到惊讶的到达昆明城后大家都毫无疑问的领到一个会议日程安排表,注明总督、布政使接见时间,注明蓬侯接见时间,注明大会日程安排。

    看着衙役递过来的会议日程表,广南侬氏侬应祖看着上面列出的汉字,听一个布苏在旁边讲解:“大人,要求你在明天巳时前往布政使衙门拜见布政使老爷。

    后天午时到巡抚衙门进行盟誓,哦,这里有盟约。”

    广南侬氏是云(南三大土司之一,也是云(南历史最悠久的土司之一,侬姓本来为滇中大姓,还在南诏国的时候就被当时国王封赏为柱国。

    在元世祖忽必烈征讨大理的时候,侬氏背叛大宋投降大明,被任命为特磨道首领地位,成为广南土司的先祖。

    在沐英等进入云(南的时候,侬氏再次背叛元朝,如此被任命为广南府同知,府内设有四大布苏(内阁大臣),分管军事、行政、财政及内务等工作。土司有权处理地方民、刑事案件,衙内设有警卫部队及监狱,府门口设有鼓棚,百姓可以击鼓状诉。

    在崇祯十一年征讨凤克有功,加四品服色,被任命为广南府土知府。

    侬应祖亲自掌管军务,其军队编制号称“36营”,每营定员为100人,历代土司每次应召出征时所率士兵都是三千多人。

    在王之邦镇攻打广(西府捏招土司的时候,侬应祖(吴三桂叛乱的时候,侬应祖看到吴三桂大势已去,率部参战,活捉胡国柱)曾经调派千余土兵前往参战,谁料到义勇军火力凶猛,不到一天工夫就攻破了有五六百土兵的捏招土司,土司一家大小百余口全部被斩杀。

    看到义勇军兵锋之盛,侬应祖大感意料之外,为了维护家族利益,在那以后更是派出千余土兵协助义勇军追击流寇。

    前十天巡抚衙门公文侬应祖,让其到昆明参见蓬侯,这可着实惊得不少,一个劲怀疑是否阴谋被发觉,义勇军要秋后算账。

    回到广南土司府衙,召集四大布苏开会商议,众说纷纭,但都认为如今云(南三大土司,武定凤氏已经被剥夺武定知府的权利而日渐凋零,若这次不去的话很有可能被剥夺广南府同知的权利。

    土司的权利为世治其所、世入其流、世受其封、世统其兵,若被剥夺广南府同知的话,只有像先祖那样造反,否则的话家族将逐渐凋零。

    为了家族利益,侬应祖将土司府事务让给长子侬绍周打理之后,带着两百多个土兵与周大布苏来到昆明城。

    听着周大布苏念着,侬应祖长舒一口气道:“哦,不是杀头的,原来是要来盟誓的?”

    周大布苏摇摇头,说道:“大人,汉人一向狡诈,谁知道会不会使出什么鬼主意呢?

    大人,见到布政使的时候要特别小心,不该说的不要说,汉人睚眦必报,否则的话,我们合族大小恐招惹是非啊。

    还有,若提起当日支援捏招土司的时候不要隐瞒,就说以为流寇袭击捏招土司,自己起兵前来平叛,在半路上听到是义勇军之后就率军退回了。

    要知道汉人讲究的就是以德报怨,他们目高于顶,只要你装得服服帖帖的,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侬应祖点了点头,沉思片刻说道:“大布苏,这盟誓誓言是什么?你说说”

    周大布苏边看边念叨道:“大人,要我等忠于土司律,若有违背,甘愿接受官府的做出的处理。”

    侬应祖一听,乐了道:“哦,你们汉人就是这样,喜欢玩弄文字,那像我们土司这样直来直去的。

    本人是广南府同知,本人就是法律啊,这土司律说的是什么?”

    周布苏爷翻开书本道:“大人,这就是《土司律》,上面列明了我们土司有四大权利,分别是“世治其所、世入其流、世受其封、世统其兵”

    除了这四点好处之外,还要求我们遵守二十条规矩,这,这就是杨轩的狐狸尾巴。“”

    侬应祖点了点头,听着这20余条规矩念完以后,周布苏说道:“大人,这,这《土司律》比过去严苛多了,

    比如说允许汉人自由通商

    允许汉人与其他族自由婚嫁

    汉人犯事后应押送官府处置,土司不得私自处置

    两个土司发生争执时需要接受地方官府调解,不得随意发生械斗

    不得冲击,捣乱汉人开办的学堂

    土司大人发生变更的,需到中央确认

    继承土司职位的,必须达到文秀才武举人的。

    每年需向地方政府缴纳双方约定的赋税

    服从地方官府要求讨伐不服从土司

    ………

    大人,除了要求严苛多了,若违背《土司律》,轻者罚银,重者另选大人,或者取消土府、土知州封号,最重者的直接取消土司封号。”

    侬应祖呵呵一笑道:“哦,汉人不是讲究新官上任三把火吗?这个蓬侯所烧的几把火而已。

    再说了,除了允许汉人自由通商之外,除了允许自由婚嫁之外,除了不得随意处置犯事汉人之外,其他的过去都执行了啊。”

    周布苏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大人,我们不要当这个出头的橛子,出头的橛子先烂,这义勇军真是邪门,打起仗来厉害得很。

    捏招土司我去看过,基本上被烧毁完了,几千人的大土司就在半天时间摧毁了。

    还有昆明城,城池如此之高,听说义勇军真正攻城的时间还不到一天呢?

    前两天我们到城墙上看,有的地方还坑坑洼洼的,听说是被火炮炸伤的。”

    侬应祖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如今虽然大明名存实亡,但入滇的汉人一个比一个狠。

    先不说沐天波沐公爷将追随吾必奎,追随沙定洲的剥皮萱草,斩首数千人。

    就是这蓬侯入滇以来,稍稍不服从的,无不将一个一个土司灭掉。”

    这两个月下来足足灭了6个土司,杀了上万人啊。我才不学吾必奎、沙定洲,当什么出头的橛子呢?

    给蓬侯府,给巡抚衙门该送的礼物送到没有?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可不要功亏一篑啊。”

    周布苏摇摇头道:“哎,这次邪门得很,我送了几次,那些人都不敢接。

    声言若是要送礼,那按照《土司律》要求定期准时缴纳税赋就是最好的礼物。”

    听到这里,侬应祖更是胆战心惊的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到布政使衙门,在常常走廊上看到大家一个个站在最外面,看到侬应祖这样大的一个土司竟然到巡抚衙门,众人显得颇为惊讶。

    一个土司问道:“侬大人,你是我们云(南三大土司之一,怎么是巡抚接见呢?按理说也应该是总督接见啊。”

    侬应祖揩了楷脸上的汗珠,连连尴尬笑道:“这,不论是巡抚还是总督大人,不论是那个都是我们大人,我们应该好好效忠啊。”

    说道这里,侬应祖自己也感到颇为奇怪,是啊,自己三大土司之一,怎么是一个小小的布政使大人接见呢?

    恰在这个时候,唱名官喊道:“广南同知侬应祖派拜见。

    侬应祖连忙整理一下衣冠,弯弯腰向唱名官低声细问几句之后,随着一个唱名官来到大厅之上,低头拜见。

    让侬应祖感到惊讶的是布政使与他拉起了家常,如自己属于什么族啊,先祖什么时候封为土司,土司有多大范围,有多少人口,收成如何,自己可曾读书,周围有那几个土司,相处得如何?

    到最后就是《土司律》是否看过,感觉如何,能不能遵守?

    这可让侬应祖心慌不已,一字一句的答道:“大人,小的一来就看了,看了几遍,非常不错,非常好,小的完全赞成。

    殷承榨赞扬了两句,说道:“哦,侬大人,如果没有意见到前面书记处画押,声明对这《土司律》没有意见吧。”

    侬应祖一听,显得颇为迟疑道:“大人,那么,那么蓬侯的宴会?”

    殷承榨呵呵一笑道:“哦,侬大人,你看我这个性子,竟然将这样的大事情忘记了。签完名之后书记官会发放请帖的,要提前到,不能迟到了。”

    侬应祖一听,连连点头哈腰,在书记官指点之下画完押,满脸笑容的走了出来。

    在城内诳了几圈,侬应祖感觉不对。

    自己过去参见滇国公的时候那可是要准备礼物的,这杨轩也是蓬侯,再说了汉人特别重视礼数。

    侬应祖咬咬牙,将祖传的一串佛珠拿出来,令人包好,然后早早的来到黔国公府,以拜见蓬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