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明副榜举人 第278章 遍地狼烟

时间:2018-06-26作者:东方寡民

    经过十天时间准备,贺珍、刘体纯率部逼向宁山县,这宁山虽然只是一个小县城,但子午道从此经过,战略地位非常重要。

    由汉中进入关中共四条道路,分别是陈仓道(现在宝成线铁路沿线,从钙县也就是今日冕县经略阳、风县到达陈仓)、褒斜道(从褒中也就是今天汉中到达关中的m县傥骆道(从今日汉中羊县傥水河口,到zz县西骆峪,是所有道路之中最为快捷也是最为艰险的一条道路),子午道(从长安的子午镇经过子午关,宁山县或者到达石铨县或者到达羊县如此这宁山县乃子午道咽喉之所在,贺珍、刘体纯部乃流寇出身,善于隐藏自己,经过十天秘密行军,连续端掉鞑子的十余个窝点,突然杀到宁山县城下,守城的不过两千多老弱病残,怎么是精挑细选兵丁对手,两方一交手,贺珍等人占领宁山县夺取了鞑子大量中转物资。

    占领宁山县之后,众人大吃大喝几日之后,贺珍派出千总罗岱率部攻打子午道上的另一个关口石关,而刘体纯则率领所部翻山越岭,赶往旁边的傥骆道。

    这傥骆道乃刘备为了讨伐魏国修建,虽然路程最短,但也是最为艰险的,自从开通之后就成为一种非常繁忙的通道了,如唐明皇逃入四钏杨贵妃进入长安都走的这条道路。

    现在鞑子攻伐汉中,七八万大军驻军汉中,所需物资甚多,这傥骆道车流不息,一队队绿营兵马押运着粮食,川流不息的经过这傥骆道。

    刘体纯等人经过三天爬涉,这天来到老君岭,这老君岭乃傥骆道中间一险峻之所在,向南可控制陈家河,向北可以控制八斗河。

    躲在山谷里面,看着鞑子粮队一队一队的往前面经过,刘体纯大喜,对众人说道:“杨轩给我们选择的攻击所在甚佳啊,我们夺了这七八十车粮食,兄弟们大概可以吃上几个月了。”

    刘体纯他们在山中憋了半年多,现在看到一车车粮食,大家一个个呐喊着杀了出来,这几百个押运粮草的怎么是这群虎狼之众的对手,护送粮草的绿营把总看到刘体纯等人杀到,一个个胆战心惊的,连连挥动大刀让大家不要慌。

    但对方人多势众,整编的更是军中最为精锐的人马,现在看到一车一车粮食一个个士气甚高。

    把总连续抓住数人,但还是无济于事,最后竟然被仇恨的义军斩杀于山下。

    看着前面乱七八糟堆满百来辆粮车,粮食比宁山县还要多,刘体纯大笑不已,随后让大家将粮食推到老君岭上,大家以老君岭为据点,一面派出兵马劫掠沿途鞑子粮食,一面用这些粮车堵住主要通道,以防备鞑子来攻。

    但劫掠的粮食实在太多,刘玄初建议道:“将军,如今我们堆了这样多粮食,足够我们三千人马吃一年的,,要不,拿出二三十车粮食分给周围民众如何?

    刘体纯摇头道:“先生,我兄弟们在那深谷之中还在忍饥挨饿,我这里虽然有点粮食,若是分给不相识的民众,这是不是太大手大脚了?”

    刘玄初笑道:“将军,你现在是忠义军了,而你那些兄弟则是民众,只要我等打败鞑子,占领汉中,到时候既然而然的将军会安顿你们,会安顿你过去那帮兄弟。

    过去为何当地民众支持你们?就是因为你们散尽钱物啊,现在将军孤军深入,鞑子绝对不会甘心失败,必然会派兵前来征讨,若是我们善待周围民众,我们发给他们粮食,到时候他们定会知恩图报啊。”

    刘体纯等人本为流寇出身,分发官府钱财乃常有之事,只是因为刚刚在深山之中受尽苦头,现在听刘玄初如此一说,当即令人拉出几十车粮食分给周围民众。

    而此时在满清中军大帐,满清叔父摄政王、豫亲王多铎焦头烂额的,在与忠义军沿汉江对峙两个月之后不能胜,到现在感到再也不能坚持了。

    前两日西河坎渡口一战,清军损兵折将,从上到下不但意识到忠义军火器犀利之外,更明白水军重要性,如同骑兵在平原上纵横驰骋一样,忠义军水军在汉江上来回巡弋随时就可以截断渡河清军后路半渡击之。

    面对滔滔汉江,除非从其他地方调来优势水军,或者气温陡降整个汉江结冰大军能够顺利渡过汉江,要想击败对岸清军难上加难。

    除了前方战事苦恼之外,多铎最苦恼的就是粮食供应,真正品尝到千里馈梁的恶果。

    从西安到汉中本来有近千里的路程,相比这近千里路程,更艰难的是沿途到处是驿道,沿途到处是崇山峻岭,大军粮食运输十分困难,一担粮食送西安运到汉中,其中有一大半在路上被吃掉,而运到前线的不过三四成而已。

    为了保证粮草运输,陕甘总督孟乔芳征发了十万劳役,即便如此也难以保证大军粮道顺畅。

    除此之外,更头痛的是粮食征集,明末陕省连年遭遇天灾人祸,地方经济本来异常疲惫,各地粮食比起四钏来说还要少。

    为了征集粮草,地方怨声载道,而趁这个机会,回民将领丁国栋与米喇印等人设计杀死甘省巡抚张文衡,拥立明延长王朱识锛,以“反清复明”相号召,发动叛乱。

    现在米喇印领兵东进,连克凉州(今武威)、兰州,陕甘震动,陕省巡抚孟乔芳告急文书早已经堆满案几。

    这天正准备找吴三桂商讨退兵事宜,突然传来消息,贺珍、刘体纯突然杀出,现在相继占领ns县占领老君岭,一下截断了子午道,截断了傥骆道后。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多铎整个人从椅子上跌倒。

    重新坐起,本来想听听吴三桂有什么好的注意,谁知道这个汉奸居然说道:”叔父摄政王,如今我军只有褒斜道一条山道,若这褒斜道再次被截断,我十万大军恐无归路,豪格就是这样被杨轩斩杀的啊。”

    多铎狠狠的摇摇牙道:“平西王,你说说怎么办?

    吴三桂笑道:“豫亲王,当日诸葛武侯何等英雄,司马懿只要守住各个谷口,最后诸葛亮不是病死五丈原吗?

    数年前高英祥将大明捣得天翻地覆,那个孙传庭不是堵住谷口,将其擒杀吗?

    豫亲王,当日尼堪请我们进入汉中,那是因为南郑还在我大清手中,现在杨轩已经夺取南郑,与我军对峙于汉水两侧,如今战机已失啊。

    多铎长叹一声,狠狠的说道:“杨轩连续斩杀我大清国公爷国公爷贝勒,实在是可恼可恨,我欲劫掠当地民众迁往关中,如何?”

    吴三桂大惊,连连阻止道:“亲王,若是如此,我等可能要葬身这汉中之地啊。”

    多铎显得颇为不解道:“平西王,我军有镶败旗、关宁兵马,兵力数倍于杨轩,我等可以从容而退,你怎么说我们会葬身这汉中之地啊?”

    吴三桂摇头道:“豫亲王啊,杨轩怎么夺取ns县控制这傥骆道的,主要是那帮流寇啊。

    这些流寇常年生活在这商洛山区,翻山越岭如履平地。

    亲王,若说八旗兵马在平原上天下无敌,那么这些人在这山地也是天下无敌啊。

    若杨轩听闻我等要劫掠百姓回到关中,必然会派出人马截住褒斜道,大人,褒斜道一断,我十万大军恐葬身这山谷之中啊。

    多铎直到再也不能耽搁,当即令吴三桂率部断后,自己统帅大军拔营而起,向关中逃去。
小说推荐